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密查1938 > 第二十节

第二十节

玄风桥的军统陕西站大院,基本收拾停当,人员各归其位,称得上安居乐业。徐亦觉派人到附近馆子叫了饭菜,在新家共进工作午餐,他吃饭谈饭,筹划近期建起食堂,陕西站的人都可以免费吃饭,并且由组织从经费上贴补,保证吃饱吃好。大家一阵欢呼,人生在世,吃穿二字,就算再辉煌,还是离不了。新官新地方,他踌躇满志,还要干几件大事,只是不适宜在这种场合公开说。

武伯英带着罗子春进来,徐亦觉看见连忙招呼同吃,他却撒谎说吃过了。徐亦觉命人招呼泡茶,把两人请进了会客室,加快吃饭,紧嚼急扒拉。他吃完到了新办公室,武伯英正背着手在三间房子里转悠,会客室、办公室、休息室,地方大,功能全。原来四科长办公室的几件家具,分别摆在三个房内,显得空荡荡。按照摆设来看,预留了地方,要进新家具填补。

武伯英笑盈盈看看他:“你保密工作做得不错,我一点都不知道风声。”

“不是保密,也是突然。蒋主任答应了,我就赶紧组织搬家,先占下。木成舟,米成饭。他想改主意,别人再要,就都来不及了。”

“我指的是你这站长,也不让我恭喜一下。”

“有啥喜的,不是啥喜事。责任大,劳神多,肯定没有以前快活。再说张毅一走就该我了,还耽搁了几个月,我都不好意思给你说。和房子一样突然,蒋主任亲自打电话向戴老板要的,他给我要站长,我反倒问他要房子,实在不好意思。”

“那你得请客,科长是中级,站长就是高级干部了,跨过这个门槛,值得庆贺。”

“还说呢,你当专员也没请我,扯平了。”

“就算,升迁之喜的饭不吃了,乔迁之喜的饭你得请。”

“那也得你先请我,给你留下了多大一个地方,你也算乔迁之喜。唉,我还真舍不得呢,你得补偿我。这地方就是个大,除了大真没原来好。”

“那咱俩换一下?”

“你这话说的,和没说一样。哈哈,主任欣赏你,你离主任近一些。主任讨厌我,我离主任远一些,免得惹他不高兴。”

“主任哪里欣赏我?”

“真的,你看,让我给你腾地方,也就意味着要提携你,要发展你。你看,我要搬,他就说那块地方要留给你。真的老武,你和主任的关系,将来肯定不一般,这是没说的,你也知道为啥。不过我搬闲的办公室,你还真要上个心,赶紧填补了。黄楼是杨虎城建的,他当时就光想把他公署的人住进去,没给将来留余地。后来给里进的人越来越多,到了蒋主任现在,身兼党政军保一把手,填的人更多。和蜂巢蚂蚁窝一样,人挤人,人摞人。我可实话告诉你,很多人都盯着呢,几个处长科长上午打过电话来了,都问那些空房,小心和你抢。”

武伯英笑着喝了口茶:“来人倒不怕,就是怕没有你这么好的老邻居了。”

徐亦觉也笑了,喝茶咂味,尤为得意。自己虽然干着千夫所指的事业,人缘还很不错。不像刘天章任人都讨厌,得不到人情的人,关键是不近人情。闲话说得差不多了,茶水也喝淡了,武伯英提出:“走,带我到你的新地盘上,转一转,看一看。”

徐亦觉欣然带路,二人就着房屋的阴影,在院子里转看,罗子春拖后跟着。玄风桥一带,早年被高桂滋圈占建房,围着高公馆周围,亲信从属也都造了庭院。后来张学良来,占了一座,又扩建了几座。近两年被瓜分殆尽,军统陕西站的新址,不知原主是什么达官贵人,足有三四亩大小,紧挨着南城墙。建筑不甚华丽,却结实耐用都是好材料,怪不得当时能做变相监狱,虽然闲置两年,也不见破败景象。房屋足有四五十间,鳞次栉比,过道狭窄,都在东边拥挤在一起,西边却留了一大片空地。这块空地看来是想建西花园,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兴建,也许还未建成,家就败了。西空地南头,就是南城墙根,几个雇来的苦力,正在墙上掏洞,已经掘进了两丈多深,超过了底基一半。洞外放着一具门框门扇,门楣上用土坷垃写了“安门大吉”四个字。武伯英站在洞外看了片刻,城墙是黄土干打垒,经过数百年沉压已如铁石,几个苦工很吃力,抡镢头-撩-铁锨,半天才出一推车土。

徐亦觉解释道:“日本轰炸太频繁了,附近又没防空洞,不得不自己挖个。挖太大怕塌,挖太小装不下,干脆挖透在南边装个门。平时从里边锁着,日本飞机来了,开门大家跑出去,到南郊避空袭。”

武伯英面露赞赏,话却刺人:“你这不是又开了个城门吗,还谁都管不上?”

徐亦觉愣了一下,知他打趣:“就是跑个人。”

“走私也好得很嘛,军粮吃紧不让酿酒,你这要运个私酒进来,方便得很,都不用给守城部队打招呼,黑市酒价高着哩,月进一万没麻达!”

徐亦觉有些不高兴:“我是查这事的,还能执法犯法?”

“那朝外运个啥也方便嘛!”

徐亦觉脸色铁青,明显有些生气:“运啥呢?”

武伯英笑得直不起腰,虚点他道:“和你说个耍话嘛,你看你那样子,原是个开不起玩笑的,哈哈!”

武伯英带着罗子春从军统陕西站出来,开车走了一段,找了个街边小店吃午饭。吃完回到破反专属,罗子春到大办公室一说,四个手下听说四科彻底搬家,专署办公室调整,都很兴奋,这某种意义代表着单位的发展壮大,也意味着个人抱负的有望实现。众人协力,先把专员办公室的东西,搬到了原先的科长大办公室。武伯英派罗子春到电讯处找师孟,去取那张领袖照片。罗子春拿着照片回来,说师孟不在,电话科长转交的照片,很羡慕总裁的亲笔题字。武伯英没在意,言说和四科一起办公,没好意思悬挂,似乎照片早都让师孟保存。众人都觉得照片意义重大,二楼东部全成了破反专署天下,确实该挂起来展示曾经的辉煌,也有镇署之宝的涵义。

五个精壮小伙,大半下午时间,就按照武伯英的意思,把办公室调整完毕。最后挂起了领袖照片,悬在专员座位的后墙正上方。暮色降临,拉亮电灯,先前的委员长现时的总裁,一身戎装,英姿飒爽,半侧身-子轻笑,威武而宽容。只要有人来访,他就和武伯英一起看着,有压迫气势。蒋领袖的两行亲笔题字,更显示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观之顿感大义凛然、正气昭然。一边是“伯英同志存念:有才而性缓”,另一边是“有智而气和。中正赠”。

忙完,武伯英以犒赏之意,请手下们吃饭。一帮人两辆车,到了城东南角外的太乙村,这里如今是江浙京沪躲避战祸人家的聚居区,几个原在上海滩经营饭店的老板,合股开了家锦江饭店。原来在上海,一家主打一个菜系,颇有名气,如今合在一起,八大菜系就都有了。酒席丰盛,武伯英颇为慷慨,既有犒劳又有庆祝。饭后带着手下去护城河边小解,更觉畅快。护城河无水成了城壕,多雨积了些死水,存于壕底。壕下壕上,草木茂盛,灌木长成了乔木,被拉藤扯蔓的杂草缠织,形成了一层厚厚的绿垫子。

武伯英看着城墙,估摸了军统新院子,盘算出尚未打透的防空洞位置,指着给赵庸说:“这段墙里面,就是徐亦觉军统陕西站的新地方。估计明天这块儿,就将打一个洞出来,也是他搞的。”

众人才懵懂中明白,武专员在这里请饭的另一层意思。

武伯英继续交代:“你们四个今晚就不回去了,在附近找个旅馆住下。要白天通过窗子,能看见这里。轮班值守,给我看紧-了。晚上看不见,就到城壕边来隐蔽监视。隐蔽不隐蔽倒不打紧,关键是眼睛不离。不怕军统那边发现你们。洞一打通,空人出来不管。要是抬东西,一定拦住。用啥方法都行,包括开火。打死打伤,责任尽在我。”

四个一听都皱眉,赵庸怕被误解畏难,解释道:“蚊子太多了。”

武伯英指着河岸边的苦蒿草说:“就藏在臭蒿里面,蚊子怕那味道,不敢进去。”

两辆汽车,武伯英开巴克轿车,罗子春开吉普车,一前一后没有开灯,绕道南门回了武宅。玲子来开大门之前,罗子春附嘴上来说:“老处长,我在中统胡躇躇的事,听说刘天章已经知道了。他扬言,要扭我的腿,今后我就不去了吧?”

二十六号整整一上午,武伯英都在家中,推敲蚯蚓降龙的走法。当前局已至此,棋子和路数所限,招法只剩下一半,较之前思考更见简单。但棋局的奥妙,却怎么也不能穷尽,只要自己黑棋想赢,总是要输。葛寿芝的红棋也一样,只要想赢就会变招,变招就会露出破绽,最终导致输棋。目前双方走法都没有错漏,奔着和局而去,没有打破平衡。只有自己来打破平衡,出一招看似想赢的走法,让他看到赢棋希望吸引进攻,然后再反攻他进攻时留下的错失,才是唯一取胜之道。这样太冒险,葛又是高手,如果不上当,自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只能满盘皆输求和而不得。就算有了这个想法,也是找不见那个妙法,既能诱使葛冒进贪功,又能起死回生一击成功。苦思冥想,也许根本不存在那个招数,就像宣侠父失踪案一样,或许根本就没有个结果,只是徒劳无功。

下午上班后,武伯英在新办公室还想打打棋谱,勤务兵来通知蒋主任召唤上去谈公事。一进办公室,刘天章居然在座,略一寒暄后蒋就提起宣案。武伯英立刻想起打草惊蛇,看来刘确实被惊到了,但是惊蛇之后如何捉蛇,还没有具体办法。刘天章明显是个反击:“武专员,你原是党部调查处处长,我中统西安室的前身。目前有个事,需要你来帮忙,我已经请示了蒋主任,所以叫你来,商议这次绝密事务。是件和原调查处有关的事情,我是新调来的,对以前的人和事知之甚少,所以还要靠你帮忙。”

武伯英看看蒋鼎文,点头道:“你说吧。”

刘天章轻笑即逝:“在延安秘密安插的人,最近有了一个大的收获,接触到共党的一批绝密文件。因是绝密,不被无关人看到,所以文件和电报里面,隐意和密语就少了很多,更容易读懂。咱这个人,也是藏了多年的,从江西跟到陕北,终于有了一定官衔和资历,得到了充分信任,最近才有幸看到这批文件。其中有几份,证明了一件事情,就是在你原来的调查处,潜伏着共产党的间谍。”

刘天章说到这里,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变化,武伯英凝眉沉思,-吮-咂着话里的味道。“你是说李直?”

“不是,李直过后,还有一个。化名叫做陆浩,继续给共产党刺探情报。特别其中有份文件,关于当年进攻陕北的计划,居然也被他搞到了。”

“怎么能证明,从调查处流失出去的,这文件我都没听说过?”

“可能当时中共办事的,为了给他们领导表明此件的可靠性,用铅笔注了七个字。后来被橡皮擦掉了,还是被辨别了出来,陕省党调处陆浩,就是这行字,就是这个出处,定死了泄密点就在调查处,定在了陆浩身上。”

武伯英不再分辩,避事态度已经做够,再回避就是有问题,凝眉静思了很久,才看着刘天章道:“想不起来,想不起来谁有可能。”

蒋鼎文看着他缓缓说:“小刘不是给你栽赃,不是给你历史上抹黑,这是事实。本来开始此事报到我这里,我还怀疑过是你,但是小刘首先把你排除了。他说实际事变过后,就没有放松对你的怀疑和调查,一年多的时间,没发现你身上有通共疑点。”

武伯英长舒了一口气,自己蛰伏的那段空白期,现在显示了作用。

刘天章见他轻松,笑笑道:“武专员,对不起,我的工作,和你的工作一样,是上面派下来的,不要见怪。”

武伯英苦笑看看蒋鼎文,然后转头冲刘天章摆摆手:“没什么,你可以继续秘密监督我,这也是你的重要任务。”

蒋鼎文心下不悦,想起这些特务机构的秘密监视功能,自己也在目标之列,刘天章不像徐亦觉那样容易控制,也许正在秘密监视自己。

刘天章又道:“我把这个疑点,集中在了师孟身上,他曾是党调处机要科长,有条件向共党输送这样的情报。还有一点,他是共党潜谍李直提拔起来的,难免不受其赤化。目前就你事变前夜中毒之事,有很多不可理解之处,如果把师孟填补进来,一切就顺理成章了。你在北郊毒死了日本潜谍吴卫华,拿到了她的绝密情报,同时得到了兵变的确切消息。你觉得十万火急,又无法阻止张学良和杨虎城,也来不及向临潼的总裁报告,只有直接去找共党刘鼎撤火。而之前你信任的一科长师孟,偷偷给你也下了毒药,等你找到刘鼎刚掏出枪来,就毒发昏迷。”

武伯英低下头静听,不置可否。

“我查阅了当时的卷宗和记录,你的枪还没发射子弹,人就昏迷在牙医诊所的诊床-上。而在你身上携带的情报,被刘鼎搜到,交师孟传给了陕北共党中央。现在基本可以判明,师孟就是那个陆浩,下毒传电,给共产党立了大功。当时情况非常复杂,很多人都弄不清自己的归属,反倒是张学良让人救了你。也许他不想把事情做绝,就像他也没把兵变做绝一样。”

蒋鼎文点点头:“张汉卿要是做绝,当时我蒋铭三也就死了。”

刘天章看看低头不语的武伯英,继续道:“后来传闻,你不忍心杀刘鼎,反被刘鼎用毒暗算,这不符合事实。应该是你中毒后,有心杀贼,无力回天。造成这一切的,正是化名陆浩的共党潜谍师孟。我就是不明白,除了共产党那边,最清楚内幕的,就是你本人,为什么一直不说明呢?我知道你和他感情非同一般,但大是大非,不可感情用事。要不是师孟被调到新城,又露出了马脚,你再隐瞒下去,只能给党国造成更大的损失。”

武伯英还是低头不语,用右手食指挠着眉心,面带惭愧。

刘天章有些得意:“昨天下午,师孟已经被我秘密逮捕,今天中午已经全部招认,承认就是共党潜谍陆浩。现在不要你指认,只要你说明,当时给你下毒的是他,一切供词就和事实吻合了。你说明也好,不说明也好,他都逃不过惩罚。反正他是共党潜伏者无疑,仅从到新城后的一些事情,就可以定罪。我已经秘密调查他几个月了,因为蒋主任暗中防备,他已经无有大害,属于可抓可不抓之列。抓了他,共产党一定还会发展新的,我们不清楚是谁,更不好办。不抓他,只要控制住,反倒更好。但是现在不同,他是陆浩,就有大罪。我们再纵容他,将会殃及我们在陕北的潜伏人员,那个看到绝密文件的同志就非常危险。不得不抓他,你的证明,有助于办成铁案。目前国共合作,像宣侠父那样的人失踪一个,共产党就会吵闹不休。但是像师孟这样的人损失一个,他们无理在先,反倒不敢声张,你不要顾虑。”

武伯英沉默了很久,苦脸看看二人,低声细语道:“你都说在了点子上,关于隐瞒师孟下毒一事,我不想解释。”

刘天章更加得意地笑了,终于赢了一招。

蒋鼎文把一张纸推了推:“你不解释可以,在此材料上签字,成为证据之一。”

武伯英灰头黑脸回到办公室,刘天章的反击果然凶猛,自己输得一败涂地。对于师孟是潜伏者的事实,他不愿相信,更不能理解替陆浩顶罪。怪不得前晚他提起陆浩,应该对刘天章收网已有感觉,隐约知道在密查陆浩。我是陆浩,无疑属党内最高绝密,他不可能也没机会知道。但是通过审讯,他肯定意识到了陆浩的重要性,所以愿意冒名顶替而保全之,舍生为党存留更有力的秘密武器。

武伯英坐在办公桌后发呆,罗子春进来过一次,见他极不高兴,再没进来过。只身涉入国民党情报机构,那些觉得可交之人全是秘密同志,可爱而可敬。而这些表面上的同志,先前的胡汉良、马志贤之流,后来的徐亦觉、刘天章之辈,可恶而可憎,让人有挥之不去的孤独和排遣不掉的寂寞。而可爱总是要败在可恶手里,一个个身败名裂,看不到结束的尽头。一个月内秘密战线损失了三个同志,宣侠父、郝连秀和师孟,都让人惋惜不已。更何况后两个,一个是自己直接杀的,一个是自己间接害的。

这里是不敢表达悲喜的地方,也不是哭笑的时间,笑不可尽兴,哭不可倾情。唯一可安慰的是个推论,就是自己还没暴露,如被发现应和师孟一起被捕了。无论自己戴着怎样的光环,曾经的调查处处长也好,目前的破反署专员也好,都敌不过共党潜谍的罪名,这是一票否决的机制。在情报机构反间谍,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不存在一丝手软的理由。这也说明自己是隐蔽的,是安全的,也可能暂时,但现在一定还没露出马脚。师孟必死无疑,只是时间迟早,而且组织不会救他,因为也救不了。自己将来也是这样的下场,就像当年孪生弟弟武仲明一样,待到组织知道损失时,已经来不及弥补。

武伯英枯坐了一下午,直到刘天章来请吃晚饭,他还没从思考中缓过来。刘天章神情轻松,完成了清除内--奸-的任务,也是特情机构最难的任务。“我下午回去,办完了最后手续,师孟在供词上画押,把你的证言归档,把判决书送过来,蒋主任批了字。”

武伯英默默点头,一切已经晚了,放弃了及时报告以便积极展开营救的念头。他脸色很不好看,想起了当年弟弟的事情,也和今日有几分相似。

刘天章话里有话:“我知道,你和师孟有感情,但是我不能因私废公。就像你,调查宣侠父案,也没有因为和我的交情,而不调查我。”

武伯英眯眼看他:“师孟之后,我原来调查处的老部下,就只剩罗子春了。”

“不不,武专员,不是我搞清洗,你误解了。自我上任之后,确实使用了很多新人,那也是不得已的。原来的人,要么不愿意干了,要么不适宜干了。罗子春就是不愿意给我干了,他更想跟你,我只好放行。我也很不舍得,但没办法,人各有志,就像师孟,他要是忠于党国,我何苦伤人一命?”

“怎么,要处决他吗?”

“是的,蒋主任批示,死刑立即执行。”

武伯英脸色一下变得刷白,要是无动于衷反倒不正常。

刘天章看看他的反应,强调里带着些微得意:“武专员,正是你助我完成了此事,所以特来请你吃饭,表示我个人的感谢心意。”

武伯英脸色越发难看:“应该做的,你太客气。”

刘天章站起来,不管武伯英答应不答应,就做出要去的样子。他并腿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武伯英知道不是对自己,而是对身后墙上的领袖照片。刘天章万分崇敬:“我一直没机会亲聆总裁教诲,武专员真幸福,这不仅是过去党部调查处的光荣,也是现在中统调查室的光荣,我们是个有光荣历史的单位。”

巴克车让罗子春开回家,武伯英坐着刘天章的汽车,来到了中山门吃饭地点。包间里就只两个人,武伯英想他有话要说,果然滔滔不绝。刘天章从兵变一直谈到现在,以西安为主但不光是西安的事,以特情为主但不光是特情的事。最后说到宣侠父失踪,也觉得调查宣案比挖掘师案更难,并且目前已经走不下去,而且没有走下去的必要。

刘天章比较客观:“宣侠父失踪,一定是自己人干的。决定干的,一定是大人物。具体干的,一定在西安城。你的调查,一定没有结果。四个一定,是我的看法。假说有了结果,我也要个说法。表面看洪老五杀了我的人,实际上是他们杀了我的人。他们要搞宣侠父,没想到我的人在后面跟着。所以他们先搞了我的人,再搞宣侠父。我两头不落好,林组长死了,还被你怀疑。”

他把自己诱入背巷里,猫在黑影处打了一棍,只是没料到师孟救了一驾。武伯英慢条斯理咽干净嘴里东西,意味深长看看他问道:“师孟就这样被定罪了?是不是蒋主任批示处死,就是最后判决,不用再上报复核?”

刘天章低头边吃边斟酌:“不是,对师孟可以,对宣侠父不行,他决定不了。”

武伯英若有所思,让刘天章有些许不安,抬腕看看手表,面带难色道:“定的九点秘密枪毙师孟,刑场设在浐河滩,我下午带人去选的地方。现在都快八点了,估计人已经带到了。我是监刑官,得去现场指挥。和你聊得投机,时间就过得快。先送你回家,就赶不上了。我抓的我杀,不到场不好。武专员,要不这样吧,你跟我去一趟。就在车里远远坐着,完事后我再送你回家。你要实在觉得不忍心,就叫个洋车先回家。我得过去,真是不好意思。”

武伯英有种被强迫的感觉,只好长叹一声:“我也去吧,好歹曾经上下级一场,就算最后送他一程。”

月黑风高杀人夜,汽车驶出城郊,除了车灯照出的光柱,天空大地没有一丝光亮。土路虽是通往蓝田县城的古官道,却也崎岖坑洼,加之前不久多雨,车辙和脚窝把汽车颠簸得像摇元宵。武伯英这才意识到今天闰七月初二,一个月中最黑暗的时段。好在刘天章来选过刑场,道路和地形熟悉,不至于迷失方向或冲入田中。刘天章把车开得飞快,武伯英感觉心脏都要被颠出来了,而心本来就一直提在嗓子眼,强压着,维系着。

刘天章选的地方很好,快到浐河边时,已经能听到激烈的水声。从官道的分岔南拐,朝上游走了两里左右,就到了刑场。岔道用来过河的季节性土木路桥,已经被新下来的山洪冲垮,不会有行人经过,行刑场非常方便也非常隐秘。河水在此处拐弯,冲出了一个高塄,中间留着的河滩不宽,一边是河水一边是土崖,很好警戒。一辆卡车停在路边,两个中统的喽啰提着手枪警戒,看见车灯赶忙迎了过来。

刘天章关灯、熄火、下车,没管武伯英,他也没有下车的意思。一个喽啰报告说:“主任,不肯跪,先把干腿打断了,硬叫跪下了。”

刘天章边朝河边走边答应着:“不跪下不好开枪。”

武伯英充眼全是黑色,因为太黑以至于变成了翠绿。想起五年前上海龙华河边那个夜晚,特工总部特派员齐北枪毙孪生兄弟武仲明,应和面前这个行刑场面相差无几。都是一样的大好青年,都是一样的残酷敌手,都是一样的悲惨结局。武伯英怕自己流泪,竭力睁大眼睛朝河滩看去,却什么也看不到。隔了片刻,一道红光亮起,刹那能看到河对岸的矮树,随即巨响传来,瞬间压住了轰鸣水声。柯尔特手枪特有的枪声,监斩官刘天章也充当了刽子手,随后七八个人影模糊地从河滩上来,一个走到轿车旁边,其他的爬上了卡车。

刘天章打开车灯发动轿车,一手操方向盘,一手摸摸后脑勺,没回头随口说:“一枪打在这里,一脚踹到河里,干净利索。”

刘天章随着话音踏下了油门,就像蹬尸体下河一样,发动机发出刺耳的轰鸣,轿车朝前蹿了一下。此时后面卡车大灯亮起,明晃晃照着他的后脑勺,武伯英看着用发胶梳理整齐的后包头,突然也有把柯尔特枪口顶住然后扣动扳机的冲动。经过交换,自己这把枪是刘天章的枪,刘天章杀师孟的枪是自己的枪。从师孟被捕到枪毙,算起也不过三十个小时,刘天章迅速敏捷,手段不是一般的毒辣。武伯英不敢接触任何人,连师孟最后一面都不能见,自己肯定被盯上了。也许刘天章想将师孟案办成窝案,牵连上自己,一定有此想法。要反击密查,最好就是先将自己打倒,幸好当着他面,打死了郝连秀,表明了和共产党的明晰界限,还可抵挡。也许刘天章申请逮捕的人,也包括自己,被蒋鼎文挡住,有这可能。

伍云甫得到师孟被枪决的密报消息,已是午夜过后。他睡意立刻全被驱散,起来到办公室呆坐。站起来踱步,再也坐不下来,走走停停,反复丈量地面。屋外黑暗,屋内明亮,站在窗前看不到院中熟悉的景物,只能看见玻璃中的自己,就和八办在西安城里的情形一样。夜间警卫敲门报告,有个自称名叫师孔的人求见,才让伍云甫吃惊之后暂停了悲伤。“快让进来!”

师孔进来卸下伪装的胡子,摘掉假发套,正是师应山,非常焦急地问:“师孟被刘天章抓了,你听说了吗?”

急病碰见了慢郎中,伍云甫过去关上房门:“听说了。”

师应山带着怨气,将假发套摔在桌上:“我申请组织批准,允许我暴露兄弟关系,利用身份营救他。”

伍云甫眼睛里浮上一层悲伤:“来不及了,几个小时前,已经被秘密处决了。”

师应山不相信耳朵,走过来了欺近问:“谁说的?”

“潜伏同志,绝对可靠。”

师应山头晕,伸手想扶东西却扶空,腿蹁跹着跌坐在椅子上。“那就一定错不了,已经是事实了。”

伍云甫任他痛苦,知道劝慰不了,隔了良久才道:“如果他还活着,我一定想办法。哪怕用在延安抓住的内--奸-交换,也要保住师孟性命。但是已经迟了,刘天章的手太狠太快。你俩的关系还没有暴露,一定要保住你,不能被牵连。”

师应山侧头盯着地面,目光愤愤不平。“如果不是被抓的消息,我还不知道他也是地下党。现在迟了,说什么都没用,说什么都白搭。事后诸葛亮,再多办法都换不回他的命。我只想问一句,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加入党组织的?”

伍云甫理解他的心情,也接受埋怨:“有四五年了,我接手时,他已经是了。”

师应山失神道:“一年多前,我向你提起过,希望由我发展他,因为他还算是个倾向于进步的青年。可你不同意,认为万一不成功,就会暴露我自己。他是我亲弟弟,就算曾经是调查处的,也不会出卖我。可你还是不同意,我当时认为你有道理,谁承想原来他早都是了。如果你把实情告诉我,我会提醒他,我会保护他,不至于今天这个结果。”

伍云甫不接受自由化责备:“师孔同志,你是十几年的老党员了,知道组织纪律的重要性。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纪律不允许。搞秘密战线工作,更要讲求纪律,不然什么成绩都取得不了。你们分属于不同的两条线,肯定不能互相知晓真正身份。就算两根线都在我手里,也不能告诉你。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师孟也向我提起过发展你。他说你在大革命时期,是陕北第一次党代会的代表。后来因为和组织失去联系,才到西安谋生,他正是你带上革命道路的。我同样也拒绝了,告诉他此一时彼一时,风筝断了线,就别想再收回来了。”

师应山心中最柔软部分被打动,抬头看着他,嘴咧得很大,却发不出哭声,眼泪如断线的珠子。“那他到死,都不知道,我是被组织派到西安来的,并没改变信仰?”

伍云甫看着泪眼,心中非常难过,还是狠心点点头:“不知道。”

师应山仰身靠紧椅背,抬头紧闭双眼,挡住汹涌的眼泪。把嘴唇咬在牙间,压抑无声地哭着,浑身抖动,痛不欲生。伍云甫走到他身边,把一只手搭在肩上,想要给些安慰。师应山伸手想扒掉,没有扒动,继而抓住用力攥着,压制住浑身颤-抖。良久后他终于平静下来,一时从悲伤中走不出来。“我就是感觉,我像断了线的风筝。”

伍云甫把手抽了出来,慢慢攥成拳头:“不,组织一直紧握着你的线,只是不到风最大的时候,不会轻易放飞。”

师应山看着他有力的手掌,青筋暴露,关节嶙峋,似乎看见了组织无形的大手,他相信组织,也相信这只手。伍云甫又安慰道:“如果早知道已经暴露,我们一定会把他撤离出西安,正因为种种迹象表明他很安全,而且一直没有任务派给他,所以我们才犯了错。我们的对手相比起以前,更狡猾了,更难对付了。徐亦觉和刘天章,都是一步步从小特务干上来的,脑子和手段,都是非同寻常的厉害角色。现在再加上个武伯英,他是老牌调查处长,经过了韬晦,也非同小可。组织保留你隐藏你,就是希望在未来的西安,给他们潜伏一个强劲的对手。”

师应山郑重点头,重任在肩不敢再儿女情长,擦擦眼泪。“我和武伯英前段时间,打过交道,觉得他和徐亦觉、刘天章不同,身上还留有一些正气。我想发展他,如果成功更好,将来在西安,就是二对二的局面。”

伍云甫不会透露秘密,连珠发问:“你觉得能成功吗,你有把握吗,他会听你的吗?”

师应山点头道:“我觉得有把握。”

“不行,太冒险了。”伍云甫坚决不同意,“这种事情,要十二成的把握,你有几成把握?”

师应山有些丧气,他的决定代表组织。“我有八成把握。”

“不要因为他带些正气,就认为能成为我们的人。要不国民党稍带点正气的人,岂不都成了自己人,例如你认识的张毅,能行吗?不要因为他有良知,就认为能成为我们的人。要不国民党稍有良知的人,岂不都成了自己人,例如你认识的胡宗南,能行吗?”

“是,我欠考虑。”

“别忘了,他是老牌特务,难度最大。他虽不给蒋介石卖命,但是还在给民国卖命。他虽有反日思想,却没有亲共思想。目前他在查宣侠父同志失踪案,不是主持正义,不是捍卫良知,他是替蒋介石在查,是替戴笠和徐恩曾在查!”

师应山沉默了半晌,才点头道:“前几天,徐亦觉抓了郝连秀,说是地下党,正是武伯英打死的。我觉得郝连秀不像地下同志,所以就没有报告,也没有采取行动。不管郝连秀是不是地下党,不管他是不是为了洗脱前妻和自己,也说明他是仇共的。那个郝连秀,是不是地下党?”

伍云甫斩钉截铁答:“不是。”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