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AI迷航 > 第十五章 海底牧场

第十五章 海底牧场

1

我已经有三个小时一言不发了。我时刻提醒自己,我是程成,程成本就是一个话很少的人,所以,没有话说才是常态。我之所以提醒自己,是因为我的心不停地悸动,未知的恐惧像是一只大手,一次又一次地捏着我的心脏。

开始的一个小时,坐在导航台的我,先后看见十几种叫得出和叫不出名字的动物在我的眼皮子下出没,夸父农场竟然成为了一座海底动物园,而且,饲养的还是一群早就已经在地球上灭绝的动物。

复活灭绝的动物已经不是新鲜事。在我那段似真似假的记忆深处,战争还未爆发,父亲难得地能带着我,妈妈抱着“妹妹”,一家四口去过一个大型动物园。我已经忘记了动物园的名字,只知道那里面的动物全是通过基因技术复活的史前动物。

我还记得给我们讲解的导游是个年轻人,他对动物抱有极大的热忱,却十分讨厌孩子向他提问题。

父亲跟我说过,史前动物园的缔造者之一,就是我爷爷程文浩,他在几十年前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古生物学家。

凭着这段模糊记忆,我认出了剑齿虎、大树懒、大角鹿,还有一种把幼崽装入腹下袋子里的猛兽,可能是叫袋狮……叫不出名字的更多。猛犸象沿着河流向下游走去之后,两头身上长满绒毛的犀牛溜达着越过河流而去,但犀牛是不长毛的;当我正对着十几只头上长着三支角的鹿状动物出神之时,一只剑齿虎悄悄地从河流上游的水草间靠近,它扑向了鹿群,锋利的牙齿将一只可怜幼鹿的脊椎咬断。

第三人忽然发出了一声“哟呼”,没有丝毫情绪,我听不出它是在为剑齿虎欢呼,还是为幼鹿遗憾,它紧接着说:“昨天是一只巴塔哥尼亚后弓兽,今天是一只三角鹿,这只刃齿虎显然已经找到了捕猎的秘诀。”

原来是刃齿虎,但是我不知道刃齿虎和剑齿虎之间的差别在哪儿。想到这个问题,我焦虑的心在嘲笑自己,面对着重重的迷雾,剑齿虎和刃齿虎的区别,有那么重要吗?

我不敢询问,更不敢通过计算机去查阅资料,因为我知道,我的所有行为肯定都在监控的范围之内。

我不说话,领航员姜慧也没主动找我说话。我们应该都是同时被清洗记忆来到夸父农场,姜慧肯定是她母亲的名字,她的眉头总是微微皱着,嘴唇紧闭,我很好奇她有着怎样的记忆,能让她工作的时候如此惆怅。

但我依然不能询问。事实上,程成就是一个好奇心不是很强的人,我是程成。

我和姜慧这种无言的状态也确实符合已经在一起工作了三个月的状态。其实,两个人只需要相处一个月,基本上就能把这辈子能说的话全都说光了。

不说话最安全,我现在就是一只披着虎皮的兔子假装森林之王,话说得太多,就会被环伺于暗处的猛兽发现我孱弱的事实。

我喝第三杯咖啡的时候,第三人已经调整好航行参数,夸父农场进入自动驾驶模式,它则过来为我按摩肩背。当它的手触摸到我的后背之时,我就意识到了一些不同,之前第三人都是从肩胛骨向颈椎按摩,而现在它的双手却先按摩了我的脖颈,而且手法力度完全不同——第三人一定也被调整过系统,之前的记忆被清除,或者被封锁起来。

“船长,请您放松颈部肌肉,不要紧张。”

姜慧朝我这里看了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咳咳,咖啡太烫。”我编了一句谎话,然后依言让自己放松下来,但是姜慧看我的眼神,却让我心里仿佛长了一根刺。

之后,我离开导航台,假装听着音乐溜达到健身房,在全息影像制造的邦迪海滩快跑一小时。这里是我之前最喜欢跑步的地方,我选择邦迪海滩,是想测试运动系统的反馈。跑完之后,显示的运动效果位列之前所有成绩的第十七名,我最好的跑步状态是两个月前的一个傍晚。

我假装无聊似的去翻之前的系统记录,我已经在这里跑步97次,其中选择澳洲邦迪海滩62次,丽江泸沽湖15次,秋叶城自由公园10次,并没有古城运动系统的数据。看完历史记录,我推断他们给我设定的性格特征和趣味基本与我之前相同。

知道了这一点,心里稍稍放松,通过演戏,或许能够在表现上蒙混过关。不过,未知的问题太多了,只要一想,心头就又重新压上了一块巨石。

夸父农场已经不在天空追逐太阳了,反而来到了海里充当潜水艇?为什么还载着一群史前动物?联合政府的动机何在呢?

姜慧说,我们现在距离目的地只有二百多海里,后来第三人将航速提升到40节,也就还有三四个小时,我将抵达一个目的地,这个目的地又是哪里?

抵达目的地之后,我做什么?返航,还是……将这一船的动物卸货?或者,拉上其他动物,或者货物,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除了我与姜慧之外,船上是否还有其他人?之前导航台之下,每天8点都会有犯人来种植农田,可今天除了野兽,我没有看到一个人。

还有,夸父农场之下的B区和C区又是怎样的一幅景象?是否还关押着犯人,是否还有人被用来种植人体器官?抑或,来到了海底,犯人们会有其他的作用?

在海滩跑步的时候,我梳理了这些问题,梳理完不禁自嘲,此时的我真是一个无知到尴尬的角色,我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内心,不知道外面的世界。

对了,我至少知道我妻子的生日,但这有什么用?

我回去冲了个温水澡,之后在床上躲到下午两点。曾经的夸父农场N33在这个时间,会飞临东经98°,两艘飞船进入农场底部的交接舱。

今天,显然不会了,来的话也是潜水艇。

我回到导航台的时候,只有第三人面对着一堆红红绿绿的数据发愣,姜慧并不在内。领航员的工作时间在1点半就开始了,看来这个姜慧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

“还有多久到?”我又倒了一杯咖啡,然后琢磨着如何能从第三人嘴里套出一些信息,还要掩饰自己的“无知”。

“报告船长,两个小时之前,我们途经夏威夷北部海底,遭遇海底火山活动,我已经根据数据反馈,做出绕行右15度的决定,现在的路程比之前多了184海里,距抵达目的地的时间还有5小时46分钟。”

“很好!”我走到它的身后,轻啜着咖啡。第三人的脑袋机械地随着眼前闪动的数据,以及前方出现的各种鱼类和海底山脉,为夸父农场更改航行参数。

“很无聊是吗?”我看着第三人的背影,替它抱怨了一句,第三人的脖子动了一下,似乎分析了我这句话并非命令,然后又回归驾驶状态了。

它连接话茬儿也不会。

我想起樱子那句话——“我是慧人,不是机器人”。以前我对这句话没有深入的了解,但看到第三人的表现之后,我明白了——它是个名副其实的机器人,虽然能够与人类交流,但只是在执行命令。樱子不同,如果我抱怨一句无聊,樱子可能会回头和我探讨无聊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第三人?”

“船长,请下达指令。”

我拍着它的肩膀。“你有其他模式吗?”

“您问的是什么模式?请明确您的指令。”

“我指的是,你的语音啊,你的性格啊之类的,能有其他选择吗?”

“没有,”第三人说,“我是军事任务机器人,您说的功能在娱乐和服务型机器人才会有,我的任务是帮助人类提高工作效率,并不是讨人欢心。”

我忽然想到了工作犬与宠物的区别。

“或许是我把你当成一个人了,所以总希望你有些改变……对了,你服役也有段时间了吧……”

“是的船长,今天是我在夸父农场服役的第2083天14小时9分。”

“你不无聊吗?”

“报告船长,我们机器人无法理解‘无聊’这个词的含义,这种情感是人类特有算法,我的运行系统不支持情感算法,情感于工作无益,而我的任务就是专注工作。”

“你说,感情是一种算法?这……”我刚想说,这倒是第一次听说,这句话被我生生咽了回去,还是不要轻易对某些事情表态最为安全,我换了个口吻问道,“你是如何理解这句话的?”

“报告船长,这句话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事实,一个事实不需要理解,也无法解析。”

和第三人聊天会让无聊变得更无聊。

“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此时发笑会不会显得生硬,“真不知道你是如何伺候之前的船长的。”

“我和之前的两位船长合作密切,他们在离开夸父农场时都给了我最高的评分。”

“两位船长?都是谁?”

“报告船长,前两位船长的数据我无权查看。”

我就知道它会这么说,但我还是问了下去:“一丁点记忆都没有?”

“您所关心的问题,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所以我无法给您提供帮助。”

14∶40,姜慧才来到导航台,一言不发地坐在座位上,扫了一眼航行数据,然后就点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读了起来。

我刚想装作发怒,以表达对她消极怠工的不满,可转念一想,如果之前的记忆里,我已经默许过她这么做,岂不极为反常。

但是,一句话不说,似乎永远也不会了解她。

“你知道吗?”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第三人看向了我,姜慧反而一动不动,“我刚才和第三人谈到了情感问题,它说,情感只是一种算法。”

第三人确认我并没有和它说话的时候,才转过头去。可姜慧的眼睛依然盯着书本,似乎对我的主动聊天没有多大的兴趣。

“是吗?”她淡淡地回应。

我有点不习惯这种沟通模式,这里除我之外唯一的人类竟然还没有机器人说话多,我觉得有必要去调动下气氛。“对了,你是怎么理解情感是算法这个问题的?”

她抬起头,眼睛盯着屏幕上闪烁的数据愣神,过了十几秒才说:“你是怎么理解的?”

“哈哈!”我干笑两声,没想到她会踢皮球回来。我脑子急速转动,想象我作为一个二十年前的程成,是如何理解情感算法的。

“机器人再如何进化,也不可能成为人类,原因就是它们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

“你认为情感不是算法?”

“破解感情的前提是,人类要了解自己的情感,事实上,目前的科学研究,只知道情感的发生与大脑神经元放电有关,但具体是怎么运行的,谁又能说清楚?毕竟,我们大脑皮层有将近200亿个神经元。”我起身溜达到导航台前方玻璃下,看着河边休憩的两只豹子似的动物,“浩瀚如茫茫宇宙,人类太渺小了,自己都不了解,又怎能赋予机器人感情……”

姜慧没有说话,导航台只传来第三人时不时敲击键盘的声音。

“但你刚才的问题,不是问情感是不是算法吗?你回答的,却是人类不了解情感,”她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所答非所问。”

“呵呵,我就是一个军人,除了开飞机……”

“除了杀人放火,也不会干别的。”她依然头也不回。

“你……好像有情绪?”

“我们不是在探讨情感是不是算法的问题吗?”她终于回过头来,眉头皱着,但是嘴角却仿佛是在笑。

“嗯。”

“你想听我的看法?”

“当然。”

“我的情感不是算法,但你的,一定是。”她语言冰冷。

“哦?说说看。”

她冷笑了一声。“还要我帮你回忆?”

“你尽管说。”

“程成,当你把核弹扔向数千万无辜平民的时候,你当时的情感是怎样的?”

我愣住了,脑子里想着我该如何回应她,我也大概知道了她对我冷漠寡言的原因,原来她是个反战人士,至少,是个反核人士。

她厉声追问:“是怎样的?你回答我!”

我左手中的咖啡杯一颤,赶紧用右手稳住,她眼睛里泪水迸发而出。

我哑然道:“我……十分抱歉,当时情非得已,箭在弦上。”

“好一个箭在弦上!”她笑着流泪,“你就是个冷血无情的机器,杀人机器!”

他们竟然派来一个反战人士给我当领航员,显然,是想让我天天过不上好日子。姜慧无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算了,工作期间不谈感情的事,之前约定好的。”

“我们本在谈算法和感情的问题,谁料到你联想这么多?”

姜慧刚才好像平复了心情,可听到我这句话之后,忽然吼道:“我说过,工作期间,不谈感情!”

手里的咖啡被吼出半杯,全泼在裤子上。

第三人不知从何时已经不再敲击键盘,将头机械地转成90度,像是一位观众一样看着姜慧和我吵架。

“抱歉……”

“程成,事已至此,给各自留点尊重吧,”姜慧擦着眼泪走到了导航台一扇永远也无法从内部开启的钢化玻璃门前,“我去巡视一下C区。”

然后,门自动打开了。

我大脑一阵发麻,这扇曾经隔绝我数年的“牢门”,竟然自动打开了?

这艘夸父农场与之前的有太多不同了。这个惊喜瞬间将姜慧带给我的不快冲击得烟消云散。

“等等,我陪你一起去!”我朝着姜慧的背影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真是傻瓜。

“留一点尊重,保持一些距离,让我静一静,可以吗?”

第三人“饶有兴致”地看完了我们的争吵。待我看向它的时候,它说:“恕我无法为您提供帮助,因为我无法解析你们的情绪。”

“你不了解情绪,但你总知道她为什么生气吧!”我没有用疑问语气,“也不是头一次了,对吧?”

果然,第三人顺着我的话说了下去:“任何问题都有合理的解决方式,船长,您还是要思考问题的根源。”

“我头很疼!”我抓着两侧的太阳穴摇了摇头,“你说,我该怎么办?五朵金花都爆炸了,你能送我穿梭时空,去阻挠自己?”

“船长,这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

它蠢得让我无言以对。我分析着第三人的逻辑,试图让它讲出更多有用的信息。“但这已经影响到工作了,不是吗?”

“您和姜慧73天之前就已经向总部申请过分开,可你们的角色都太重要了,总部没有同意,因为一旦进入夸父农场,就要将任务执行完毕才能出来。”

我心中一惊,我和姜慧的矛盾在两个月之前就已经爆发过,那说明……可能刚上船的时候,她就已经看我不顺眼了,看来她的设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反战分子。

却听第三人继续说:“不过我们还有4小时15分钟就能抵达目的地,您可以再次申请。另外,抵达之后您和姜慧有64%的概率会获取全新任务,有68%的概率您会和姜慧分开,所以,您应该为此而感到开心。”

第三人说话比我还含糊,仿佛知道我在套它话似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那目的地在哪儿,做什么的,为什么去那里。我轻叹一声:“十分抱歉,刚才,我们打扰你了。”

“您无须向我道歉,我的程序和工作并未受到你们的干扰。”

“不知道她现在的情绪如何?是否还在生气?”我知道第三人能够通过芯片测量船员体内的各项生理数据值。

第三人回答:“姜慧体内的去甲肾上腺素水平已经比五分钟前降低了30%,这表示她的情绪虽然在恢复,可依然处在一种激动的情绪之中,我建议你们最好还是保持一段各自无法感知的距离。”

“她在哪儿?”

“她在C区的‘新生代冬眠舱’,正在检查冬眠者的生理数据。”汇报完毕,它又加了一句,“她在检查别人的数据,而我却在检查她的数据,她完全不知道,就像一个睡去的冬眠者。”

我不知道后半句是不是它表现幽默的一种方式,但我从它的口中捕捉到一个重要信息——冬眠者!冬眠……

他们是之前的犯人吗?是我父亲的战友吗?

“冬眠者的情况怎样?”

“请您下达准确指令,您指的是活体冬眠者还是胚胎冬眠者?”

“所有!详细报告。”

“报告船长,活体冬眠者24小时内出现3例死亡,处于正常死亡范围内,目前还有466位;胚胎冬眠者在昨天的洋流影响下,造成21例死亡,超出正常值6例,目前还有4831位。”

我轻叹一口气。“真是遗憾。”

“船长,您不用难过,夸父农场N33已经在限额之内完成任务,抵达新大陆,您一定会受到政府的嘉奖。”

政府和新大陆又是什么?

我干笑两声,“其实最大的功劳,应该给你,辛苦了。”

“职责所在。”

我又看了一扇玻璃门,外面的世界似乎正在朝我招手:“你继续驾驶,我去C区看看。”

“船长,请采纳我的建议,请您继续和姜慧保持距离。”

“我去视察一下冬眠者,总可以了吧。”

“自然可以,只是您之前都是在上午才去视察。”

我愣住了,第三人的这句话在我看来就像是一个提醒。“算了,我承认我心乱如麻。”我端着咖啡,又走到了“史前动物最佳观赏台”,松林的外缘,一只美洲大地懒和一只洞熊,不知什么原因,打了起来。

“船长,您今天喝了几杯咖啡?”

“四杯吧。”

“您在工作区喝了四杯,我记录在案,在非工作区域,请问是否喝过咖啡?”

“没有。”

“谢谢船长。”

“你问这干吗?”

“刚刚收到总部的信息,他们关心你的身体健康,让我如实汇报你的相关数据,”第三人说,“我检测到您的心率不稳,请问身体是否出现不适。”

“还好……不,不是很好,不过你尽可放心,我中午跑步,还有喝了一天的咖啡,心率不稳是这些引起的,请将信息如实汇报总部。”

“好的,船长。”

2

他们果然在监视我。

一定是什么行为,引起了他们的怀疑,所以他们通过第三人去获取我的详细情况。或许是我这一天说的话太多了,也可能是我动了去B区、C区的念头,让他们对我产生了警觉。

我的猜测在夸父农场距离目的地还有45海里的时候,获得了进一步验证——导航台接收到总部指令,停船待命。

我尽量克制自己的心态,否则哪怕生理上的某些激素的升降,都有可能出卖我。第三人虽然不是人,却可以是他们监视我的监视器,而我竟然还傻到想从它的嘴里获取一些信息。或许今天我与第三人对话的时候,一些人已经通过第三人的眼睛,了解到我的一举一动。

“总部没有说停船原因?”

“报告船长,没有。”

“好的,你坚守岗位,有消息随时通知我。”

“收到。”

“姜慧呢?现在出现情况,她一个领航员怎么可以不在工作台?”

第三人指了指导航台下方,曾经的棕榈园的位置。“她现在的心情平复了。”

如果是父亲,面对着一个对自己有意见的人,一定会冷静地去化解和她的矛盾。可问题到了我的头上,我却有些踟蹰。现在我已经引起了总部的怀疑,如果多说话,可能会露出更多的破绽。

我就是程成。

他们提防我,正是因为他们无法控制我。我不是机器人,我的感情也不是他们能够解析的算法,所以,我现在做出的一系列行为,都来源于我难以捉摸的心,既然我自己都无法捉摸,他们又怎能看透呢?

外面的空气有些潮热,大概模拟的是几万年前地球上的普遍气候。

导航台下方,是一方悬空的花园,花园的外侧是一重透明的围栏。姜慧正倚着栏杆站着,眼睛看着斜上方,潮湿的风撩拨着她的头发,额头上淡淡的皱纹乍隐乍现。

我抬头看看“天空”,深邃的黑蓝色,若是以前我会以天气为由头和她打招呼,现在显然不行。“看鱼?”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将头别过去。

“我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有问题难道不能立刻解决?哎,我竟然和你这样相处了三个月。”

“还会更久。”

我靠在她旁边,她没有避开。“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你这种状态,令我非常苦恼。”

“你会苦恼?”

“何止苦恼,我非常痛苦!”我挤了挤眼睛,“我知道下面有平民,但没有办法,如果我不这么做,合成人与Ai就会彻底战胜我们。”

“别和我谈战争。”

“我只想化解你心中的怨气,事情已经发生,你若真的气愤,不妨揍我一顿。”

“打你?”姜慧冷笑,“你渴望得到我的原谅?死了这条心吧。”

“姜慧!”我声音也大了一些,渐渐进入了角色,“在这里,我命令你,不允许再有任何负面情绪。”

“你已经彻底将我的人生毁了,你还要怎样?”姜慧的眼泪再次流出眼眶。

“人生……放下过去,重来不可以吗?”

“死心吧!”姜慧刚要离开,却被我拽住了胳膊。

“我忏悔行吗?请你原谅我,代表那些死去的亡魂,原谅我……”情绪上来,我的眼眶也红了,“你以为我就心安吗?”

啪的一声,姜慧甩给我一个嘴巴,“难道你的心中,就没有为艾丽斯留下一点位置?”

“艾丽斯……”这又是个什么人,“我怎么会不想念她!”

姜慧冷笑。“想念?你毁了艾丽斯,毁了我,你的忏悔,根本就没有丝毫作用,我根本不可能原谅你!”

姜慧挣脱了我的胳膊,手臂搂着颤抖的双肩,跑上了导航台。

艾丽斯?怎么又多了一个艾丽斯?我毁了艾丽斯?我也毁了姜慧!战前难道我是个多情浪子?他们到底给我设置成了一个怎样的渣滓?

大海暗了下来,时间已经快到晚上8点,夸父农场还悬停在距离海底几十米的高度,没有丝毫前行的迹象。曾经的这个时候,我的妻子都会与我通电话。

我回到寝室,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拿起床头的拜伦诗集随便翻开来读,等待着视频电话带来的通知,可是我一直看书到晚上八点半,也没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电话来了。

不可能是信号的原因,要么,就是今天是属于姜慧的通话日。看她的年纪,应该是结过婚的人了,所以此时,她或许正在和丈夫进行通话,可能还会抱怨我今日对她的“欺侮”。

20∶40,我放下书本,开始整理床铺和行李,为21∶00的准时休息做准备。由于喝了咖啡的缘故,我现在没有丝毫的倦意,但程成就是一个生活极端规律的人,即便我不想睡觉,也要机械地把所有行为都执行一遍。

就在我整理枕头的时候,我发现了枕头之下还压着一张冲洗照片。>>更多新书朋友圈免费首发微 信xu eba9 87

是一个五六岁的、有着中国血统的女童,她怀里抱着一个棕色的毛绒熊玩具,坐在一座木制房子的台阶之上,朝着镜头温暖地笑着。

照片背面是一行字:艾丽斯,5岁,硅城。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艾丽斯?5岁的女孩,在我枕头之下?她……她难道是我的孩子?硅城!五朵金花的爆炸之地!姜慧说,我毁了艾丽斯,难道是因为——我炸死了自己的女儿!

所以姜慧说我冷血,那她到底是谁?她怎么会知道艾丽斯的死因?为什么会表现得那么激动?她和艾丽斯到底是什么关系?老师?保姆?或者……亲人?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给程成编造这样一份记忆,难道这份记忆里,就没有程复存在?

照片颤抖起来,在卧室的某处,一定有个摄像头拍下了这一切。我将照片平放在枕边,穿好衣服,又回到了导航台。

我是不可能睡着的,索性就装作一个受伤的父亲。

出乎意料地,姜慧竟然也在导航台上。

“这里有第三人,你怎么没去睡?”我问她。

她靠在座椅上,眼睛似睁似闭地对着斜上方黑乎乎的大海发呆。

我见她不想说话,便不强求。刚在座位上坐定,前面的屏幕上忽然闪出一行字:

“船长,明天7月9日,是姜慧的生日,您可以借机修复你们的裂痕。”

我回复:谢谢你,第三人。

刚将这六个字发过去,我见第三人朝我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右手按向了斜上方的一个红色按钮。

警报长鸣。

“第三人,你在做什么?”

第三人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似的,双手在键盘上飞速地敲击,夸父农场一晃,推进器启动,竟然徐徐向后退去。

“你究竟在做什么?没有我的命令,你敢擅自驾船?”

警报还在号叫,可是姜慧却像是木头人一样纹丝不动,我看见B区通道有红色的点子在朝着导航台移动,显然,那是人!

我暴露了?否则第三人为什么不理会我,为什么会有人奔向导航台?显然是来捉我的。

但是问题出在哪里?

我看向屏幕。“明天7月9日,是姜慧的生日……”

生日?脑子里另一个声音瞬间回响起来:“你妻子的生日,是9月12日!”

艾丽斯?我想起了姜慧朝我大吼:你毁了艾丽斯,你毁了我!

难道她是……

我朝着第三人喊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但我必须纠正你,姜慧的生日是9月12日!”

第三人停下敲击键盘,转头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麻木的微笑,如果那也算是微笑的话。停了几秒,它的双手又在键盘上敲了一行指令,刺耳的警报声立刻消失。

第三人说:“船长,夸父农场N33号的指挥权重回您的手上,请下指令。”

“我……可以吗?刚才你……”

“船长,刚才只是总部的突发事故应急反应演习,没有提前知会您,在此我代表总部向您表示歉意,现在总部发来命令,允许夸父农场N33进入新大陆,是否前进,请指示。”

我微微一笑:“好的,向新大陆前进,你来驾驶。”我走到姜慧身旁,将她从座位上抱起,姜慧没有丝毫的动静。“她未免睡得太沉了。”

姜慧很轻,身体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

我抱着姜慧离开了导航台,第三人目送我离开,脸上的微笑就像凝固了一般。

“船长!”冰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还有20分钟抵达新大陆,安置好姜慧,请立即回到导航台,准备登陆事宜。”

“好的。”

其实“遵命”,更合适。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