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股票书籍 > 艾略特波浪理论:市场行为的关键 > 第二章  波浪构成的指导方针

第二章  波浪构成的指导方针

 

    本章中介绍的各项指导方针都是以牛市为背景进行讨论和图解的。除了特别指出的以外,它们同样也能应用于熊市,在这种背景中,各种图解和推论就得颠倒过来。

交替

 

    交替的指导原则在应用中十分广泛,它提醒分析人员总是要预期在相似波浪的下一个表现中会有所不同。汉密尔顿博尔顿曾写到:

    作者并不确信交替在各类波浪构成中是不可避免的但褒替出现的频率之高说明人人应寻找它,而非相悖。

尽管交替没有精确说明即将发生什么,但它对于那些不要期望的事提供了宝贵的提示,所以在分析波浪构成以及估计未来的概率时牢记它很有用。它主要是指导分析人员,不要像大多数人那样,仅因为上个市场循环以某种风格发展,就相信这次的情况肯定一模一样。正如“反对者”不停指出的那样,大多数投资者“理解”成一种明显的市场习惯行为之时,就是市场对投资者完全变化之日。然而,艾略特更进一步地说明,交替事实上是一种市场规则。

推动浪中的交替

如果一个推动浪的第二浪是急剧调整,那就得预计第四浪是盘档调整,反之亦然。就像交替指导方针说明的那样,图21是推动浪——无论向上还是向下——最典型的调整方式。急剧调整从不包含新的价格极端,即超过先前推动浪正统的价格终点的位置。它们几乎总是锯齿形(单锯齿形、双锯齿形或三锯齿形)调整浪;有时它们是以锯齿形开始的双重三浪。盘档调整包括平台形调整浪、三角形调整浪、双重三浪和三重三浪。它们通常包含新的价格极端,即超过先前推动浪正统的价格终点的位置。在少数情况下,处于第四浪位置的正规三角形调整浪(不包含新的价格极端的二角形调整浪)会取代急剧调整,并与处在第二浪位置的另一种盘档模式交替。调整浪中的交替观点可以选样来概括:两个调整过程中的个会包含回到或超过先前的推动浪终点的运动,而另一个则不会。

    倾斜三角形不会在子浪2和子浪4之间显示出交替。它们通常都是锯齿形调整浪。延长浪是交替的一种表现形式,因为驱动浪交替它们的长度。通常第一浪是短浪,第三浪是延长浪,而第五浪还是个短浪。一般出现在浪3位置的延长浪有时也会作为浪1或浪5出现——交替的另一种表现。

调整浪中的交替

如果调整以a-b-c结构的平台形调整浪的浪A开始,那就得预计浪Ba-b-c结构的锯齿形调整浪,反之亦然(见图22和图23)。略为考虑一下,这种调整的合理性就很明显,既然图22反映的两个子浪都偏向上.那么图23反映的就偏向下。

 

    更常见的是,如果一轮大调整以简单的a-b-c结构的锯齿形调整浪的浪A开始,那么浪B就会展开更加精细细分的a-b-c锯齿形调整浪,以实现一种交替,如图24。有时浪C会变得更复杂,如图25。但顺序相反的复式形态调整浪就比较少见了。它出现的例子可以在图216中的浪4中找到。

   

调整浪的深度

 

    “一个熊市预计会跌多少?”除了波浪理论,没有哪种市场手段能给这个问题满意的回答。解答这个问题的主要指导方针是调整浪——尤其当它们本身是第四浪的时候,会在先前小一浪级的第四浪的运动区域内达到最大的回撤,大多数情况下是在其终点的位置附近。

119291932年的熊市

    我们对178919北年这段时期的分析,使用了在19771月号的《循环(CycIe)》杂志上介绍的,由格特鲁德·舍克(Gertrude shirk)制作的,按不变美元校正的股票市场走势图。这里我们发现,1932年大循环浪级的最低点,在先前循环浪级的第四浪——跨越18901921年的扩散三角形调整浪——的区域内触底(见图54)

21942年的熊市最低点

在这种情况下,19371942年的循环浪级熊市是一个锯齿形调整浪,它在19321937年牛市的第四个大浪区域内结束(见图55)

31962年的熊市最低点

1962年,浪④的暴跌刚好把平均指数带到了19491959年的五浪结构的大浪序列在1956年形成的最高点之上。正常情况下,这个熊市本该跌进浪(4)的区域——浪③中的第四浪调整。不过,这次小小的失败说明了为什么这个指导方针不是一种规则。先前强劲的第三浪延长,以及浪(4)中回撤不深的A浪和强势的B浪,都指明了这个波浪结构中的力量。这种力量延续进了适度的净调整深度(见图55)

41974年的熊市最低点

1974年的最后一跌,结束了19661974年循环浪级的浪Ⅳ从1942年涨起的整个浪Ⅲ的调整,它把平均指数带入了先前小一浪级的第四浪(大浪级的浪④)区域。图55再次说明了这次调整的深度。

5:伦敦黄金熊市,19741976

    这里我们有一个来自另一个市场的例子,说明调整在先前小一浪级的第四浪的运动幅度内结束的倾向(见图611)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我们对浪级较小的波浪序列的分析,进一步证实了任何熊市的通常极限是先前小一浪级的第四浪的运动区域——尤其是当被研究的熊市本身是第四浪的时候。但是,在对指导方针的合理修正中,如果一个波浪序列中的第一浪延长,那么第五浪后的调整会以小一浪级的第二浪的底为极限也是常见的情况。例如,跌至19783月的DJIA,正好在19753月形成的第二浪的最低点位置筑底,而这个第二浪跟在从197412月的最低点涨起的延长的第一浪后而。

    有时,平台形调整或三角形调整——尤其是那些跟在延长浪后而的调整,通常会以微小的跌幅到达第四浪的区域(见例3)。有时,锯齿形调整大幅下跌并深入到先前小一浪级的第二浪的区域,尽管这种情况几乎仅发生在这个锯齿形调整浪本身是第二浪的时候。“双重底”有时就是这样形成的。

第五浪延长后的市场行为

 

    有了对DJIA每小时的变化二十多年日积月累的观察,本书作者确信艾略特不严密地交代了他有关延长浪的发生和延长浪后的市场行为的某些发现。能够从我们对市场行为的观察中提炼出的最重要的源自经验的规则是,如果上升行情的第五浪是延长浪,那么继而发生的调整将非常急剧,并会在延长浪中的第二浪的最低点找到支撑。有时调整会在那里结束,如图26所示,而有时只有浪A会在那里结束。尽管存在一定数量的实际例子,但A浪在这个位置反转的精度是不同寻常的。图27表示的不仅是锯齿形调整浪,还有扩散平台形调整浪。在图55中,可以在浪Ⅱ中的浪(A)的最低点发现一个涉及锯齿形调整浪的实例,而在图216中,可以在浪4中的浪(a)中的浪(a)的最低点发现一个涉及扩散平台形调整浪的实例。正如你会在图53中目睹的那样,浪()中的浪a在浪⑤中的浪(2)附近筑底,而这个浪⑤是19211929年的浪Ⅴ中的延长浪。

    既然一个延长浪的第二浪的最低点通常处于或接近于紧连着的先前大一浪级的第四浪的价格运动区域,那么这个指导方针包含的市场行为与先前的指导方针包含的相类似。但是,这个指导方针更精确。第五浪延长后通常会出现快速的回撤,这一事实又提供了额外的价值。因此,第五浪延长的发生是对市场戏剧性地反转至一个特定水平的预警——对波浪理论知识的有力综合。如果股市在一个浪级之上走完第五浪,那么这个指导方针就不需要运用,然而图55中的市场活动(见上面的说明)说明我们仍应将这个位置至少看做是潜在的支撑或暂时的支撑。

波浪等同

 

    波浪理论的指导方针之一是,一个五浪序列中的两个驱动浪在运动时间和幅度上趋向等同。在五浪序列中,如果其中一个驱动浪是延长浪,那么另外两个驱动浪通常就出现这种情况,如果第三浪是延长浪,这种情况尤其明显。如果完全等长达不到,那么0.618很可能是下一个倍数关系(见第三章和第四章)

    当波浪处于中浪级以上时,价格关系通常必须用百分比来交代。这样,在整个19421966年的循环级延长浪的上升行情中,我们发现大浪级的浪①运行了120点,也就是在49个月里上涨129%,而大浪⑤运行了438点,也就是在40个月(见图55)里上涨80(129%涨幅的0.618),这与持续了126月的第三个大浪的324%的涨幅相差甚远。

    当波浪处于中浪级或中浪级以下时,价格等同通常可以用算术刻度表示,因为百分比长度也几乎相等。因此,在1976年底的股市反弹中,我们发现浪147个交易小时内运行了35.24点,而浪547个交易小时内运行了34.40点。波浪等同指导方针常常极为准确。

绘制波浪

 

    A·汉密尔顿·博尔顿总是坚持绘制“每小时收盘价”走势图,即表示每小时结束时的价格的走势图,本书的作者也是如此。艾略特本人无疑也有同样的习惯,因为在《波浪理论》中,他出示了一张193822333160分钟股价走势图。每个艾略特波浪理论的实践者,或任何对波浪理论感兴趣的人,都会发现绘制DJIA60分钟波动十分有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巴伦周刊(Barron's)》都出版这种走势图。这是项简单的任务,只需每周花上几分钟时间。柱线图(Bar charts)虽好,但可能使人误人歧途,因为它揭示是发生在每条柱线时间变化附近的价格波动,而不是柱线时间内的价格波动。实际印刷数值必须全部绘制。那些所谓的DJIA“开市(opening)”和“理论日内价格(Theoretical Intraday)”数值是统计上的发明,并不能反映任何特定时刻的平均指数。这些数值分别代表了一堆可能在不同的时候发生。的开盘价,或是一大堆单个指数股每天的最高价或最低价,而不管这些价格极端是在一天中的什么时候产生的。

    波浪分类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确定股价在股市行进中所处的位置。这种练习非常简单,只要波浪数像在快速运动、急剧振荡的市场中,特别是像在推动浪中那样清晰明了,此时微小的波浪运动通常以不成熟的方式展开。在这些情况下,就必须绘制短期走势图来观察所有的子浪。但是,在低靡或波幅很小的市场中——尤其是在市场调整中,波浪结构很可能发展得复杂且缓慢。在这些情况下,长期走势图常常能有效地将波浪运动精炼成一种使行进中的波浪模式清楚明了的形态。正确理解波浪理论,有时可以预计盘档型调整浪的走势(比如,当第二浪是锯齿形调整浪时的第四浪)。但即使能够预测,复杂性和缺乏生气也是最使分析人员灰心丧气的事。然而,它们是现实市场的一部分,而且肯定会遇上。本书作者极力建议你在这样的时期从市场脱身一段时间,享受在快速展开的推动浪中获得的利润。你不能“希望”市场进人运动;市场可不在听。当市场休息的时候,你也休息。

    追踪股市的正确方法是用半对数刻度绘制走势,因为市场的历史仅以百分比相关联。投资者关心的是盈亏的百分比,而不是市场平均指数运行的点数。比如.1980年时DJIA10点,只是百分之一的运动。但在20世纪20年代初,10点意味着百分之十的运动,相比之下重要得多。但是为了作图方便,我们建议仅用半对数刻度绘制长期走势,这时的差别非常显著。算术刻度相当适于跟踪60分钟走势,因为按百分比计算,DJIA800点反弹40点与DTIA900点反弹40点的差别不大。这样,在波浪的短期运动中,价格通道技术就可很好地运用在算术刻度上。

价格通道

 

    艾略特曾提到,两边平行的趋势通道,常常可以相当准确地标出推动浪的上下边界。你应尽早画出一条价格通道来帮助确定波浪的运动目标,并为趋势未来的发展提供线索。

一个推动浪的最初通道至少需要三个参考的点。当第三浪结束的时候,先连接表示着13的两点,然后做一条平行线触及标示着2的点,如图28所示。这种方法提供了第四浪的预计边界。(大多数情况下,第三浪在会走得很远,以至于它的起点被排除在最终价格通道的接触点之外。)

    如果第四浪的终点没有触及平行线,为了估计第五浪的边界,你必须重建通道。首先连接浪2和浪4的终点。如果浪1和第3发育正常,那么触及浪3终点的上平行线就能精确预示浪5的终点,如图29所示。如果浪3异常强劲,几乎垂直,那么由它的浪尖做出的平行线就会太高。经验表明,与触及浪1终点的基线相平行的线更有效,如我们绘制的19768月至19773月的金价走势(见图612)。在某些情况下,画两条潜在的上边界线有助于提醒你特别注意这些位置上的数浪和成交量特征,然后根据实际的波浪数采取适当的行动。

   

    永远记住,所有浪级的趋势总是同时运转。例如,有时一个大浪级的第五浪中的中浪级的第五浪会在这两个浪级上同时在到达上边界线时结束。或者,在大循环浪级出现的翻越会正好在市场到达循环浪级通道的上边界线时终止。

翻越

 

    在平行通道或倾斜三角形的汇聚线内,如果第五浪在成交量萎缩中向它的上边界运动,就说明波浪的终点将要到达或到达不了上边界线。如果在第五浪向上边界运动时成交量巨大,就说明第五浪就可能穿过上边界线,这就是艾略特说的“翻越”。在翻越点附近,小一浪级的第四浪会紧贴在平行通道下部盘整,使第五浪在最后的成交量巨放中突破通道。

5的第二浪或浪4产生的“翻下(Throw-under)”常常能预示翻越的发生,取自艾略特的《波浪理论》的图210同时描绘了这两种情况。翻越可用即刻回到通道线下方的反转来确认。同样特征的翻越也会在下跌的市场中出现。艾略特曾正确地警告说,发生在大级数波浪中的翻越会使翻越期间的浪级较小的波浪难以识别,因为最后的第五浪会时常向上穿过浪级较小的价格通道。本书中的图117119211都是翻越的实际例子。

刻度

 

艾略特认为,在半对数刻度上确定价格通道的必要性是为了表明通货膨胀的存在。时至今日,没有哪个波浪理论的学者怀疑这个显然错误的假设。一些对艾略特来说的明显差异,可能应归咎于他绘制的波浪的浪级差异,因为波级越大,通常就越有必要使用半对数刻度。另一方面,192l1929年的市场在半对数刻度上形成的完美价格通道(见图211),以及19321937年的市场在算术刻度上形成的价格通道表明,只有选择适当的刻度绘制走势,同一浪级的波浪才会形成正确的艾略特趋势通道。在算术刻度上,20世纪20年代的牛市会加速至上边界之上,而在半对数刻度上,20世纪30年代的牛市却达不到上边界。

    至于艾略特的有关通货膨胀的论点,我们注意到20世纪20年代实际伴随着轻微的通货紧缩,因为消费者价格指数(con-sumer Price IndexCPI)平均每年下降0.5%,而19331937年这个时期却是轻微的通货膨胀,CPI平均每年上涨2.2%。这种货币背景使我们确信通货膨胀并不是采用半对数刻度的必要原因。实际上,除了价格通道中的这种差异以外,这两个循环浪的尺寸惊人地相似:它们创造了几乎相同的价格倍率(分别是6倍和5),它们都含有延长了的第五浪,而且在每个情形中,底部至第三浪的顶点的涨幅百分比相同。两个牛市的本质区别是每一个子浪的样子和持续时间不同。

    至多,我们能说半对数刻度的必要性表明了一个处于加速过程中的波浪——无论出于何种大众心理原因。给定一个单一的价格目标和一段特定的时间,任何人可以通过调整波浪的倾斜与波浪通道相适应,从同样的起点在算术刻度和半对数刻度上圆满地画出假设的艾略特波浪通道。因此,用算术刻度还是用半对数刻度来预测平行通道的问题,在明确的规则尚未产生以前仍然悬而未决。如果任何一点的价格发展都不能在你所采用的刻度上有序地落在两条平行线内,那么为了从正确的角度观察通道可以采用其他类型的刻度。为了纵览全局,你应永远同时采用这两种刻度。

成交量

 

    艾略特用成交量来校验波浪计数并预测波浪延长。他认为,在牛市中,成交量随价格变化的速度有自然放大或萎缩的倾向。在调整阶段后期,成交量萎缩通常表示卖压正在下降。在市场中,成交量的最低点常常与转折点同时发生。在大浪级以下的正常第五浪中,成交量往往比第三浪中的步。如果大浪级以下的处于上升中的第五浪的成交量与第三浪的相比持平或放大,那么第五浪延长就有效。如果第一浪和第三浪的长度基本相等,至少可以预测第五浪延长很可能出现,同时,在少数情况下,这种成交量也是第二浪和第五浪都延长的最佳警告。

    在大浪级和大浪级以上,成交量往往会在上涨中第五浪的放大,而这仅仅是因为在牛市中参与者的数量自然地长期增加。实际上,艾略特注意到,大浪级以上的牛市终点的成交量常常创天量。最后,如前面讨论的那样,成交量常常会在趋势通道的某条平行线或是倾斜三角形的某条阻力线上的翻越点处短暂骤放。(有时,这样的点会同时出现,比如当倾斜三角形第五浪正好在包含大一浪级波浪的平行通道的上边界线结束的时候。)

    除了这几个颇具价值的观察以外,我们还在本书的不同小节深入探讨了成交量的重要性。就用成交量指导数浪和波浪研判而言,成交量是最为重要的。艾略特曾说过,成交量独立跟随在波浪理论的各种模式之后——一个本书作者没有发现任何可信的证据的论断。

“正确的外表”

 

一个波浪的完整外形必须与适当的图解相一致。尽管我们可以通过把最初的三个波浪分支表示为单一的浪A,从而将任何五浪序列强数成三浪,如图213所示,但这样做不正确。如果允许这样的扭曲存在,那么艾略特理论分析就会失去根基。如果第四浪在远高于第一浪顶部的位置结束,那么这个五浪序列就必须归为推动浪。在这个假设情况中,既然浪A由三个浪组成,浪B就可能像在平台形调整中那样跌到浪A的起点附近,但浪B明显没有这样走。尽管波浪的内部波浪数是其分类的指导,但合适的完整外形常常时其正确内部波浪计数的指导。

    必须用我们到目前为止在前两章中阐述的所有因素来控制一个波浪的“正确的外表(Right Look)”。在经验中我们发现,仅仅因为波浪理论中的各种模式相当灵活,就让我们对市场的冲动使我们接受反映不成比例的波浪关系,或扭曲的波浪模式的波浪计数,是极其危险的。

    艾略特警告说,“正确的外表”并不一定在所有浪级的趋势中同时显现。解决方案是专注于最清晰的浪级。如果60分钟线含混不清,那就应回过头去看看日线和周线。反过来说,如果周线提供了太多的可能性,那就注意短期的市场运动,直至周线清晰明朗。一般来说,你需要用短期走势图来分析快速运动市场中的子浪,并用长期走势图来分析运动缓慢的市场。

波浪个性

 

    波浪个性的观点是对波浪理论的重要扩展。它具有把人类行为更加个性化地带入方程的优势。

艾略特波浪序列中每一浪的个性是反映它所包含的群体行为的必不可少的部分。群体情绪从悲观到乐观,再从乐观到悲观的行进,在每个时间轮回中沿相似的途径发展,这就在波浪结构中的相应位置产生相似的环境。每一种波浪类型的个性通常会显示出该浪属于超级循环浪级还是亚微浪级。当由于其他原因数浪不清,或存在不同的解释时,这些性质不仅可以预先警告在下一个波浪序列中要期待什么样的市场运动,而且有时可以帮助判定在整个波浪行进中市场目前所处的位置。在波浪展开过程中,有时根据所有已知的艾略特规则会有几种相当可行的数浪结果。正是在这些交汇点上,波浪个性的知识可能非常宝贵。认清单个波浪的性质常常使你得以正确解释更大波浪模式的复杂性。下面的讨论基于牛市的走势,如图214215所示。当作用浪向下,反作用浪向上的时候,这些观察资料反过来同样适用。

图2—14

    1)第一浪——粗略估计,大约一半的第一浪是“打底(Bassing)”过程中的一段,因此它们常常被第二浪大幅度地调整。然而,与先前熊市中的反弹相比,这个第一浪的上扬在技术上结构特征更强,常常显示出成交量和广泛性的轻度增加。此时大量的卖空显而易见,因为大多数人最终开始确信大势向下。投资者最终“又多了一次反弹做空”,并从中获利。另外百分之五十的第一浪,或是从先前的调整浪筑成的大底部涨起——像在1949年那样,或是从下跌失败形态涨起——像在1962年那样,或是从极度的压制中涨起——像在19621974年那样。这样开始的第一浪非常有力,仅被略微回撤。

    2)第二浪——第二浪常常回撤掉几乎整个第一浪升幅,从第一浪获得的大部分利润会在第二浪结束时丧失殆尽。这在看涨期权(CALL Option)的交易中尤其明显,因为在第二浪的恐慌环境下,权酬(Premium)猛烈下跌。此时,投资者彻底相信熊市又回来了。第二浪常常以非常低的成交量和价格波动结束,这表明卖压已经消失。

    3)第三浪——第三浪令人敬畏。它们走势强劲,广泛性强,此时的波浪趋势准确无误。因为投资者的信心恢复,向好的基本面在走势图中逐渐显现。第三浪通常产生最大的成交量和价格运动,而且大部分时候是序列中的延长浪。当然,它符合第三浪中的第三浪,诸如此类,在任何波浪序列中都是最具爆炸性的一浪的规律。这个阶段总免不了产生突破、“持续”跳空、成交量放大、异常的广泛性、主要道氏理论(Dow Theory)趋势的印证和失去控制的价格运动,它们根据浪级在市场中带来巨大的60分钟盈利、日盈利、周盈利、月盈利和年盈利,基本上所有的股票都参与第三浪的运动。除了B浪的个性以外,第三浪的个性在波浪展开时能提供最有价值的数浪线索。

    4)第四浪——第四浪的调整深度(见调整浪的深度一节)和形态是可预测的,因为根据交替指导方针,它们应该与先前同一浪级的第二浪不同。第四浪往往呈横向趋势,为最后的第五浪运动筑底。表现不佳的股票在这一浪做头并开始下跌,因为首先只有第三浪的力量才能使它们运动。市场中的这种初步恶化开始了得不到印证(Non-confirmation)的阶段,并发出第五浪走软的微弱信号。

    5)第五浪——就广泛性而言,股市中第五浪的力度比第三浪的小。通常它们的价格变化最大速度也较低,尽管如果第五浪是延长浪的话.那么第五浪中的第三浪的价格变化速度可能超过第三浪中的第三浪的价格变化速度。相似地,成交量常常在循环浪级或循环浪级以上的推动浪中持续放大,而在大浪级以下,成交量只有在第五浪延长中才会出现相同的情况。否则的话,寻找比第三浪的成交量少的成交量是判定第五浪的规则之一。市场戏水者有时指望在长期趋势的尽头出现“喷发行情(Blowoffs)”,但股票市场没有在顶部达到最高加速度的历史。即便第五浪出现延长,第五浪中的第五浪也缺乏产生这种现象的活力。在上升的第五浪中,尽管它的广泛性逐渐变窄,但投资者的乐观情绪仍然异常高涨。而且,市场的反映也确实比前面调整浪中的反弹增强了。例如,1976年道指的年末反弹并不激动人心.但相对于先前分别从479月涨起的调整浪,它无疑是驱动浪,而那些调整浪相比之下对二级指数(Secondary Indexes)和累积腾落指标(Curmulative Advance-Decline  Line)的影响也较弱。作为对第五浪能够产生的乐观情绪的纪念,在那次反弹结束二周后,对投资顾问机构的民意调查取得了在有图表记录的历史上最低的“看跌”百分比:4.5%,尽管那次第五浪未能创新高1

    6)A浪——在熊市的A浪期间,投资界总体确信这次反作用浪只是下一腿上升行情前的退却。尽管个股的形态有技术上的破坏性裂纹,但大众仍蜂拥般地买入。A浪为随之而来的B浪定下调子。五浪结构的浪A意味着浪B是锯齿形调整浪,而三浪结构的浪A意味着平台形或三角形调整浪。

    7)B浪——B浪是假牛市。它们是无知者的举动、牛市陷井、投机者的天堂、零股投资者心态的放纵,或愚蠢的投资机构者自满情绪的显露(或二者兼有)。它们通常只涉及少数股票。而且常常没有被其他平均指数“印证”(见第七章对道氏理论的讨论),技术上也极少是强势,而且注定要被浪C完全回撤。如果分析人员可以毫不费力地对自己说,“市场出问题了”,那很可能是B浪。X浪以及扩散三角形中的D浪——都是上升的调整浪,有着相同的性质。几个例子足以说明这一点。

    ·1930年的向上调整是19291932年的ABC锯齿形下跌行情中的浪B。罗伯特·雷亚在他的巨著《平均指数史话》(The story of the Averages1934年出版)中对那次情绪冲动的高峰刻划得淋漓尽致:

    ……许多观察者把它当作牛市的信号。我能够记得,在1929年10月建立了盈利的空头仓位后,12月初我一直在做空。当1月和2月的缓慢但稳步的上升行情超越了(前一个高点)时,我变得惊恐不安而且已损失不小。……我那时忘记了,一般应指望这次反弹回撤掉1929年暴跌幅度的66%或更多。几乎所有的人都说这是个新的大牛市。各种投资服务机构更是牛气冲天,不断放大的成交量甚至超过了1929年时的高峰。

    ·19611962年的升市是(a)-(b)-(c)扩散平台形调整浪中的浪(b)。在1962年初的头部,股票卖到了空前绝后的市盈率。而腾落指标早巳在t959年第三浪的顶部达到高峰。

·19661c)68年的升市是循环浪级调整模式中的浪(B)。与第一浪和第二浪中次级公司(Secondaries)股票有秩序而且通常是有调节的参与不同,感情主义紧紧抓住了大众,而低价股(Cheapies)。在投机的狂热中火箭般地飚升。道琼斯工业股指数在正个上升过程中摇摇晃晃地爬升,而且最终拒绝印证二级指数中的显著的新高。

    ·1977年,道琼斯运输股平均指数(DJIA)B浪中爬到了新高,但不幸的是它没有得到工业股指数的印证。航空公司和卡车运输公司的股票行动迟缓。只有运煤的铁路公司股参与了部分的能量运动。因此,指数中的乏广泛性明显匮乏,这再次印证了良好的广泛性通常是推动浪的而不是调整浪的特性。

    ·对于黄金市场中的B浪的讨论,见第六章。

    总体观察,中浪级和中浪级以下的B浪通常显示出成交量的逐渐萎缩,而大浪级和大浪级以上的B浪显示出比伴随先前牛市的更大的成交量,这通常表明股票的广泛参与。

    8)C浪——下跌的c浪摧毁性极强。它们是第三浪,而且有第三浪的大部分特性。就是在这段跌势中,实际上除了现金以外无处可藏。投资者在浪A和浪B中持有的种种幻想都在此时灰飞烟灭,恐惧控制了一切。C浪持续时间长,广泛性强。19301932年的走势是一个C浪。1962年的也是一个C浪。19691970年的,以及19731974年的走势也可归类为C浪。在大熊市中,向上调整浪中的上升C浪强劲有力,可能会被误认为是新一轮涨势的开始——尤其是因为它们以五浪方式展开。例如,197310月的反弹(见图137)就是一个颠倒的扩散平台形调整浪。

    9)D浪——除了扩散三角形调整浪中的之外,所有的D浪常常伴随成交量的放大。这很可能是因为非扩散三角形调整浪中的D浪是一种混合物,是部分的调整浪,但因为它们跟在C浪后面而且没有被完全回撤,所以又有第一浪的某些特征。在调整浪中上升的D浪与B浪一样都是假牛市。19701973年的升市是循环浪级的浪Ⅳ中的浪(D)。此时,平庸的机构基金经理的“唯一决策”的自满情绪得到了最好的证明。参与的股票范围仍然很窄,这回是蓝筹股五十家和时兴股。1972年,腾落指标就像运输股平均指数那样早早见顶,拒绝印证五十家蓝筹股授予的高得离谱的市盈率。为了准备总统选举,华盛顿在整个涨势中开足马力维持虚假的繁荣。就像对先前的浪(B)那样,“假牛市”是对浪D的合适评价。

    10)E浪——三角形中的E浪,对大多数市场观察者来说,是做头后一轮新跌势戏剧性开始。E浪几乎总是受消息面的巨大支撑。这些消息连同E浪将要对三角形调整浪的边界线形成假突破的趋势,在市场参与者本应准备大势实质上向上运动的当口,坚定了他们看跌的信念。因此,作为终结浪的E浪的参与心理同第五浪的一样容易激动。

因为这里讨论的各种倾向并非必然出现,所以它们称作指导方针,而非规则。它们缺乏必然性,但这丝毫不能贬低它们的效用。例如,看看图216这幅近期市场的60分钟走势,它是DJIA197831日的最低点涨起的最初四个小浪级波浪。这些波浪从头到尾都是教科书式的艾略特波浪:从波浪长度到成交量模式(未显示)、趋势通道、等长的指导方针、延长浪后的(a)浪形成的回撤、第四浪的预期最低点、完美的内部波浪数、交替、斐波纳奇时间序列,再到内含的斐波纳奇比率关系。它唯一的超常之处是浪4的规模。值得注意的是,914点是个合理的目标位,因为它是19761978年跌势的0.618倍回撤。

    这些指导方针也有例外,但如果没有这些例外,市场分析就成了一门精确性的科学,而不是一门概率的科学。然而,有了波浪结构指导方针的完整知识,你就能对自己的数浪有足够的信心。实际上,你可以用市场活动来确认数浪,就像用数浪来预测市场活动一样。

    还要注意,艾略特波浪的指导方针可以覆盖大部分传统的技术分析,如市场动量和投资者的情绪。结果是,传统的技术分析现在大幅增值,因为它可以帮助研判市场在艾略特波浪结构中的位置。从这个意义上讲,使用这些方法应该得到鼓励。

从基础学起

 

    了解了第章和第二章中的各种分析方法,任何专于此道的学者都可以进行专业的艾略特波浪分析。那些忽视彻底学习这个理论或严格应用这些方法的人,在实际尝试以前就已经放弃了。最好的学习过程是坚持绘制60分钟走势,努力用各种艾略特波浪模式来解释所有的价格振荡,并愿意考虑所有的可能性。慢慢地,刻度应当从你的跟中减弱,同时你会不断为自己的发现而感到惊奇。

    要记住,当投机策略必须永远配合最有效的波浪计数时,各种替代的研判知识任对突发事件做出的调整中可能极为有用,它将突发事件置于观察之中,因而适应了不断变化的市场框架。波浪构成的严格规则在将无尽的可能性缩入相对较小的范围的过程中意义巨大,而各种模式中的灵活性又排除了叫喊无论市场现在怎么走都是“不可能的”。

    “一旦你排除了不可能的因素,剩下的无论多么不可能都必定是真实。”在阿瑟·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的小说《四签名(The Sign of Four)》中,夏洛克·福尔摩斯对他忠诚的伙伴华生医生就是这么雄辩的。要想成功运用艾略特波浪理论,你就需要这条言简意贼的建议。演绎是运用波浪理论的最佳方法。知道艾略特规则不允许发生的走势,你就可以推断剩下的走势必定是市场适当的发展方向——无论看起来多么不可能。运用延长、交替、重叠、通道、成交量以及其他所有的规则,你就有了比初次看上去能想像得到的强大得多的武器库。不幸的是,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些方法需要思考和劳作,而且很少提供机械的信号。然而,这种基本上是排除过程的思考可以挤出艾略特理论必须提供的精华,除此之外,这种思考乐趣横生。我们真诚地鼓励你做出尝试。

    作为这种演绎的例子,请回到图114,遮住19761117以后的价格活动。如果没有波浪标识和边界线,市场就显得没有条理。但有了波浪理论作为指引,各种波浪结构的含义就会变得清晰明了。现在问问你自己,你会怎样预计下一步波浪运动?这里有罗伯特·普莱切特在写给阿尔弗雷德·弗罗斯特的私人信件中对那以后走势的分析,这封信概括了他于16日提交给美林证券的分析报告:

    你可以从附件中发现我目前对近来趋势线图的看法,尽管我只靠60分钟走势图就得出了这些结论。我的观点是,从1975年10月起步的第三大浪尚未走完,而且这个大浪中的第五中浪目前正在运行之中。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我相信1975年10月至1976年3月的市场是三浪,而非五浪,而且只有当5月11日走出失败形态时,才有可能完成那个五浪。然而,这个可能的“失败形态”后的波浪结构不能使我相信这种研判是正确的,因为到达956.45点的第一个向下的一腿是五浪结构,而且随后产生的整个的波浪结构明显是一个平台形调整浪。所以,我认为从5月24日以来我们一直处于第四调整浪中。这个调整浪完全符合扩散三角形构成的条件,它当然只可能是第四浪。相关的趋势线在表示下跌目标时异乎寻常的精确,这个目标是把第一次重要的下跌长度(3月24日6月7日,55.51点)乘以1.618,结果得到89.92点。从第三中浪的正统头部的1011.96点下跌89.82点,给出了下跌目标位922点,这个位置正好在上周的11月11日到达(实际的60分钟最低点是920.62点)。现在这可能意味着第五中浪将回到新高位,从而完成第三大浪。对这种研判我看到的唯一问题是,艾略特认为第四浪的下跌通常在先前小一浪级的第四浪的最低点上方止住——在这种情况下就是2月17日的950 57点,这个点位显然已被跌破了。但是,我发现这条规则并非牢不可破。反对称三角形结构后应该有一波高度大约是三角形最宽部分宽度的上升行情。这样一个上升行情的目标大约在1020点至1030点,远远达不到1090点至1100点的趋势线目标。而且,在第三浪中,第一子浪和第五予浪的运行时间和幅度趋向等同。既然第一浪(1975年10月至12月)在二个月内上涨10%,那么这个第五浪应当上涨大约100点(1020点至1030点)并在1977年1月到达顶峰,这也达不到趋势线上边界线。

    现在请揭开走势图的其余部分,看看这些指导方针是如何有助于估计可能的市场轨迹的。

    克里斯托弗·莫利(Christopher Morley)曾经说过,“跳舞对于女孩子来说是一项绝佳的训练。这是她们学习在男人行动之前就揣摩出其意图的第一途径。”同样,波浪理论可以训练分析人员在市场行动前就看出它的趋势。在你获得了艾略特“触觉”后,它就会伴你终生,这就像一个学会了骑车的小孩子以后永远不会忘记一样。此后,抓住机会变成了一种颇为平常经历,而且真的不难实现。此外,对于你在市场行进中的位置,艾略特理论通过给你一种自信的感觉,使你对价格运动振荡性质做好心理上的准备,并使你避免在犯下永远线性地将今天的趋势预测至未来的这种普遍的分析失误。最重要的是,波浪理论常常可以事先指出下一个市场行进或后退阶段的相对大小。在各种金融事务中,与这些趋势和谐共处是成败的关键。

实际应用

 

    任何分析方法的实际目的是确定适合买入(或空头回补)的市场最低点,以及适合卖山(或做空)的市场最高点。在建立种交易或投资方法时,你应当根据环境的要求.采用某种能使你灵活果断、能攻能守的思维模式。艾略特波浪理论不是这样一种方法,但作为创造这样一种方法的基础,它是无可匹敌的。

    尽管许多分析人员认为波浪理论不是一种客观的研究,或像柯斯所说的“是一种技术分析的严谨形式”,但是博尔顿曾经说过,他要学习爿的最难的事之一就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就很可能会把自己出于其他原因认为想当然的东西,硬塞-入自己的分析之中。此时,你的数浪变得主观,而且毫无价值。

    你怎样才能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中保持客观的态度?一旦你理解了分析的正确目的,那就不难做到。

没有了艾略特理论,市场活动的可能性看起来就会无穷无尽。对于市场未来可能的运行轨迹,波浪理论提供的是一种首先限定可能性然后按相对可能性排序的手段。艾略特理论的非常具体的规则把可行的替代方案减至最少。在这之中.最佳的研判——有时称为“首选数浪”,是满足数量最多的波浪指导方针的那一种。而其他的研判也相应地排序,因此,而对在任何特定的时候出现的种种可能,客观运用波浪理论规则和指导方针的合格分析人员通常应当同时考虑可能性名单和概率顺序。这种顺序通常可以明确说明。但是,不要以为概率顺序的确定等同于出现某个特定结果的确定。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你能确切知道市场将会如何运行。你必须理解而且接受,即使一种方法可以对一种相当具体的事件得出很高的概率,有时也必定出错。

    你可以通过不断更新第二最佳研判——有时称“替代数浪”,来为这种结果做好心理上的准备。因为应用波浪理论是一项涉及概率的练习,所以不断修正替代的数浪是正确使用波浪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市场打破了预期中的情形,替代的数浪就会将意外的市场活动纳入观察之中,并即刻成为你新的首选数浪。如果你被自己的马摔了下来,骑上另一匹马可以使你继续前进。

    请永远用首选数浪投资。时常地,两个甚至三个最佳数浪和谐地指示了相同的投资立场。有时,不断对替代数浪保持敏感甚至可以使你在优选数浪出错的时候盈利。比如,在一个你误认为非常重要的次要最低点之后,你可能会在更高的层次上认识到市场还会创新低。在次要最低点后面跟随的是清楚的三浪反弹而不是必须的五浪反弹之后,这种认识就会出现,因为三浪式的反弹是一种向上调整的信号。因此,市场转折点后出现的情况常常有助于确认或取消这个最低点或最高点的假设身份,这远在危险出现之前。

    即使市场不允许这种轻易的观点转换,波浪理论仍然能提供额外的价值。其他大多数市场分析方法——无论是基本分析、技术分析还是循环分析,都没有使你在出错时强制改变观点和仓位的良好途径。相比之下,波浪理论为没置止损点提供了内置的客观手段。因为波浪分析基于各种价格模式,所以一个确定为已经完成了的模式或是结束或是延续。如果市场改变方向,分析人员就已经抓住了转折点。如果市场超过了一个明显完成的模式允许的范围,那么你的结论就错了,因而任何处于风险中的资金都能够立即收回。

当然,时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尽管有了严格的分析,但还是没有一种明确的首选研判。在这种时候,你必须等着让波浪自己去数浪。过会,等杂乱的走势变成了一幅清晰的图案时,那么即将到来的市场转点的概率可以猛增至近100%。

    波浪理论确定这种交汇点的能力出类拔萃,而且它还是唯一一种还提供了预测指导方针的分析方法。这些指导方针中的大部分是具体的,而且时常可以得出精确的结果。如果实际的市场是模式化的,而且这些模式有可识别的几何形状,那么即使不考虑允许出现的变体,某些价格和时间关系也很可能会重演。实际上,经验表明它们的确如此。

    事先确定下一个波浪运动很可能将市场带往何处是我们的实际任务。设定目标价位的一个好处是,它能给监控市场的实际轨迹提供一种背景。这样,你就可以在市场出现问题时迅速得到警告,而且市场如果不是按你预期的那样运行,你也能转向更合适的研判。提前选择目标价位的第二个好处是,它能使你做好心理准备,在其他投资者绝望地卖出时买入,并在其他投资者在一片喜气洋洋中自信地买入时卖出。

    无论你的信仰是什么,它永远不能让你的视线离开现实中的波浪构成。从本质上讲,市场本身就是消息,市场行为的变化可以指示市场前景的变化。那时,一个人真正需要知道的是做多、做空还是离场,有时迅速一瞥走势图就可做出这个决定,但有时只能在艰苦的工作后得到。

    然而,拿自己的钱在市场中冒险的这种痛苦,除了你所有的知识和技能之外,绝对没有其他东西可以使你对此做好充分的准备。纸上谈兵不会,观察他人不会,模拟游戏更不会。一且你掌握了专业运用一种方法的本质工作,你就可以比为工作而收集方法成就得更多。当你运用那种方法时,你就会遇到实际的工作;与你自己的情绪战斗。这就是为什么分析和赚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技能。没有人能在岸上学游泳。只有金融投机本身才能使你为金融投机做好准备。

如果你决定从事只有千分之一的人才能做的事——在市场中成功地交易或投资,那么你就应投入大大少于你的净资产总值的钱。这样一来,即使你在第一阶段中血本无归,你也能有钱生活,而且同时研究损失的原因。当你开始领悟亏损的原因时,你就最后进入了第二阶段:让你的理智战胜情感的长期过程。这是一项没有人能替你做工作;你必须自己完成。然而,我们能为你的分析提供的是一个良好的基础。无数的潜在交易生涯和投资生涯从选择一种毫无价值的分析方法开始就已经厄运难逃了。我们要说:选择波浪理论。它使你开始正确思考,而这是你在通向成功投资的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