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摆渡人 > 摆渡人2 > >Chapter 26

>Chapter 26

没事的,崔斯坦想,没事的。

然而,离开迪伦还是费了他很大的心力。他不愿带迪伦进入荒原——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这么做——可是视线以内看不到迪伦,同样让他很难受,因为他知道这附近就有恶鬼。

他不知道当他又潜回荒原后会发生什么事,将他们两个紧紧连在一起的不可思议的命运纽带又会怎样。但他现在下定决心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必须干到底。如果他要平息审判官的愤怒,拯救他们两个人的性命,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他在生自己的气——无比愤怒。要是当时他带着摆渡人应有的,也是自己一贯的冷漠超然的态度,规规矩矩地把迪伦送过荒原,送到那条界限边,她现在就能平平安安地在那儿待着了。肉-体虽已死亡,灵魂却安然无恙。当然,那样他也就永远无法体会她的微笑、她的爱抚、她的亲-吻带给自己的感觉了——那感觉犹如忽而溺水将亡、忽而飞行天际。但这些都不重要。他爱她,所以他本应保证她的安全,不应该僭越,有非分之想,希求得到生命和爱人。

但是一切都已无法回头。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力挽救自己造成的乱局,祈盼自己和迪伦能活着重返人间。

尽管已经下定了决心,在荒原的入口处,他还是迟疑了一下。万一,他一旦穿过去就和迪伦隔开了怎么办?万一又给他指派了新的灵魂怎么办?万一把他抛到荒原的另一边,永远也找不到这条隧道了怎么办?到那时迪伦又会怎样呢?万一,他穿越回去就等于割断了他们两个之间的纽带,他们都因此送命又该如何?

这些问题的答案无法知晓。他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感受到了荒原更加黑暗、更加冰冷的空气,然后走了进去。

什么也没有发生。

意识到这点,崔斯坦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活着,依然在迪伦的那个荒原上。这在他看来,就说明迪伦也安然无恙。伸手一探,那条围着腰的绳子还在。尽管匪夷所思,但他还是有种奇怪的感觉:他系的这条绳子——他和迪伦之间这实实在在的联系,防止了两人分开后再次出现那些虚脱、眩晕的症状。在开始干活前,他先让自己轻松了片刻。

只走了十几英尺,他就跪在地上,把手电放在地上,拉开了另一只背包的拉链。他忙而不乱,把各种瓶子和电线摆在周围手电灯光照得到的地方。他对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只有一些粗浅的了解,但愿有“鸽子”的指导就够了。最关键的一步是引发化学反应,就跟把曼妥思投进可乐瓶里差不多吧?(1)

他动作敏捷,但手兀自微微发抖。他把一小杯结晶体稳稳地放在一个液体容器上,然后设置了一个类似于捕鼠夹的装置——一旦定时器倒计时结束,它就会弹开并将那些晶体倒进去,然后就是……轰隆一声。

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他慢慢向后退,手里抓着汽油罐。他在自己的小小科学实验区——围墙、枕木还有两者之间,都洒上汽油,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身上被溅到一星半点。最后送上一声祈祷,按下了定时器。

三十秒、二十九秒、二十八秒……

他对时钟能正常运转感到满意,转身开始快步向大门走去。他面带微笑,简直不敢相信一切会如此轻而易举。可才过了一秒钟,他就感觉到有一双利爪在抓自己的肩膀,撕碎了他的外套,刺入了皮肤中。

是一只恶鬼。

根本来不及有什么想法,崔斯坦的第一反应是极度恐慌、四肢无力。他犹如被闪电击中了一般,体-内肾上腺素狂飙。

现在要阻止炸弹爆炸已经太晚了——这个装置没那么高级专业,就只是用胶带粘在一起的。一旦他按下了计时器,就没有回头路了。他只能把恶鬼甩掉,就现在。

他急转身,想正面迎敌。但那爪子已经嵌进了他的衣服和皮肉里,恶鬼也跟着他转身,想让他失去平衡。崔斯坦又气又恼,大吼一声,伸手去抓那一对利爪,打算把它往下一拽,自己便可直取它身上薄弱的眼睛和脖子。可他根本没有抓住,自己的手反而径直穿过了那凶残的魔爪——就好像现在他是人类一样,他成了荒原上的魂魄,而非摆渡人。

恐慌又重新涌上心头,从未如此强烈。他知道,普通亡魂是没有办法击退恶鬼的。没有摆渡人的保护,他们免不了会被拖到地下,魂魄的精华任由恶鬼吞噬,最后也变成面目可憎、愚蠢凶残的怪物。此时唯一渺茫的生存希望就是赶紧逃走。

道理他当然明白,但无边的恐惧感让他的身\_体压倒了理性,不再听大脑的话。他拼命扭-动挣扎、搏斗扑打,使出浑身解数想站稳脚跟,不让恶鬼有机可乘,把他拖到地下。

还剩多少秒?二十秒?十五秒?十秒?

他赶不走恶鬼,甚至连碰也碰不着它。隧道爆炸时他仍将在此与恶鬼搏斗。即使恶鬼杀不了自己,爆炸后的烈火也会要了自己的命。

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崔斯坦腰间一拽,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他手脚并用地在碎石砂砾上爬着,肘部擦着枕木一阵剧痛。头顶的恶鬼得意地咯咯直笑,旋即俯冲下来,直取崔斯坦的小-腹。他的身\_体在外界刺激下收缩着每一块肌肉,压迫得肺部无法呼吸。尖锐的石头刺进了他的手掌,他大吸一口气,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然而恶鬼又一次抓住了他,不停地把他往下拖、拖、拖。身-下的地面似乎正在融化,如同黏稠的糖浆。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抬起手,一只膝盖向前挪……

他在下沉。

他要死了。

那股拉力又来了,把他向前拉、向上举,刚得到片刻的解脱,恶鬼随即又用牙齿咬着他,重又把他往下拽。

就这样被拉来拽去,崔斯坦感觉自己正在被扯成两半。他的身-子猛然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向前方,他感觉到了空气的变化,原来他正好从人世与灵界之间的破洞穿了过去。

他躺在地上,昏迷了一瞬间,醒来时听到身后的恶鬼发出狂暴的嘶喊。它也随着他一道穿过来了,爪子还嵌在他的肋部。他现在不在荒原上了,现在可以摸到恶鬼了。他撑着胳膊想起身,但砰然一声巨响,又把他撂翻在地。

是那颗炸弹。

一道光闪过,火焰从那道大门蹿出来,烧焦了崔斯坦的头发,然后就是一片漆黑、一片死寂。崔斯坦静静地趴着,几乎不敢动弹。

“崔斯坦!”他的名字在隧道里回响,“哦,天哪!崔斯坦,你没事吧?”

他猛抬头,一时默然无语,注视着站在身前的女孩的轮廓。因为她背对着隧道口,崔斯坦只能看到她的剪影。

不过,崔斯坦是不会弄错她是谁的。

“苏珊娜。”他用沙哑的声音说,“原来是你。”

————————————————————

(1) 将曼妥思薄荷糖扔进可乐,会引发瓶中大量可乐瞬间喷涌而出。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