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卑鄙的圣人曹操(1-10全集) > 卑鄙的圣人曹操1 > 第十三章   做一个埋头苦干的小县令

第十三章   做一个埋头苦干的小县令



判断疑案


匪风发兮,匪车偈兮。顾瞻周道,中心怛兮。

匪风飘兮,匪车嘌兮。顾瞻周道,中心吊兮。

谁能亨鱼?溉之釜鬵。谁将西归?怀之好音。


卞氏边歌边舞把一曲《匪风》演完,笑道:“‘谁能亨鱼?溉之釜鬵’唱的是你!”

“那么‘谁将西归?怀之好音。’说的自然是你啦!”曹操不禁莞尔。卞氏捧过食案,恭恭敬敬跪在曹操面前,将食案举得高高的递到他手里。

曹操接过来,顺势抚摸了一下她的手:“你要学梁鸿、孟光举案齐眉呀!”

“妾身不敢……”卞氏的脸一红,越发显得妩媚动人。

“我看那孟光可比不上你,”曹操挟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孟光虽是才女但毕竟相貌不美,年纪也比梁鸿大。你可不一样,相貌好,又能歌善舞,我得了你是天大的福分。”

卞氏抿嘴一笑:“瞧你说的!”

“虽有千般好,可是咱们两个怎么能长久呢?”曹操大吃大嚼了几口,又正色道,“我也是有正经家室的人,放着丁氏、刘氏两个正经的妻妾在家,把你带在身边,不主不仆的,还跟着个不着四六的小舅子,算是怎么回事儿呀?”

卞氏听他这么说,小嘴立时撅了起来:“你乐不乐意已经这样了,当初可是你把我抢回去的!我们在谯县藏了这么久,要不是德儿和夏侯兄弟周济,早就被官府拿去了。我们姐弟为你受了这么多苦,你就不往心里去吗?”

曹操原是故意逗她的,见她一副娇嗔的样子,心中暗笑,却不变颜色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呀……你不知道,到现在桓邵、边让还把这件事到处嚷嚷,父亲要是知道了,以你的身份岂会容你进家门?我们曹家好歹也是公侯之后,名声还要不要了?”

“曹阿瞒!”卞氏生气了,“我还以为自己托身到一个堂堂君子怀-里,原来你也是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负心汉!当初为了保全你功名,我们姐弟在茅屋受了多少苦?你要进京了,跑到我那里信誓旦旦软磨硬泡的,还说要和我永远在一起,想起来就恶心……纵然我是个歌伎,几曾做过下作的事?你不是人!你是畜生!呜呜……”说罢捂着脸哭起来。

曹操见这玩笑开大了,连忙换了一副笑脸道:“你别哭,我是逗你的!我岂能做负心之事?再说我哪里舍得你离开……别哭了……我刚帮你画的眉,哭了就不好看了……”

卞氏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杯盘盏碟都打翻了,她丝毫不理会,低声抽泣道:“不准你胡说……人家多想你……一别就是好几年,我住在那没人烟的地方……吃的都是德儿驾车送来的,一个月才送一两次……冬天和阿秉守在茅屋里,寂静时都能听见狼叫……全都是为了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曹操一手紧紧-搂-着她的腰,一手温存地摩挲着她的秀发,“以后我再不会说这样的话,我会永远把你带在身边……以后见了丁氏她们要和睦,知道了吗?”

“嗯。只要能跟着你,我什么都答应。”卞氏仰了仰头,一下子歪在曹操不怎么健壮的肩头。曹操这会子欲火中烧,用脚轻轻蹬开食案,把卞氏慢慢压在身-下,亲着她的香腮鬓角……

这时隔着门传来了楼异粗重的声音:“大人,人犯刘狼已经拿到!请大人升堂问案!”

曹操暗骂一声不是时候,慢吞吞爬起来整整衣衫嚷道:“知道了!大晌午的嚎什么?我这就升堂!”说着在卞氏楚楚动人的脸上摩挲了一把,推门去了。

一出来正看见楼异满头大汗跪在门口,曹操在他头上狠拍了一下,戏谑道:“你小子也长能耐了!刘家这么硬的家室,说拿人你就拿来了,真不简单呀!”

“我哪有这本事?要是依我的,打进去拿人,姓刘的早跑了……这都是舅老爷的功劳。”楼异低头答道。

这时卞秉也笑嘻嘻走过来:“是我出的主意。拿这等土豪人物是要动脑子的。想当年大名鼎鼎的强项令董宣,那么厉害的人物,在北海为拿一个地头蛇都吃了亏,衙门险些叫人家砸了!咱们能不小心吗?”

“你还真是长进啦!”曹操连连点头,“竟还知道本朝史事。这些地方上的土豪确实是太过跋扈了。”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对付这等为富不仁之辈,就得我的叫花子手段!”卞秉一攥拳头,“我打扮一番跑到他府上,说新任县令的内弟求见他家老爷。这不,他以为上人见喜,屁颠屁颠就出来了,楼异他们一哄而上没费劲儿就拿下啦!他那些走狗家丁还他妈要抢人,我把刀片子往姓刘的脖子上一放,吓得他爹娘祖宗一通叫,那些狗腿子就不敢过来了。现在已经把人关在了牢里,恐怕这会儿他还没明白什么事儿呢!”

“有你的!”曹操朝他一笑,“抓差办案那一套全会了。”

“那是!咱现在也有半挂子能耐啦!”卞秉一拍腰板,“跟着姐夫咱得长本事不是?要不然饭岂不咽到狗肚子里去了?我这都是要饭的把式,要不是您当年一棒子废了桓家那老龟蛋,这会儿我他妈早不知道埋哪儿了呢!”

曹操连连摇头:“我说你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一嘴脏话!你如今好歹是算个官亲了,满市井这么胡说八道,你不要面子我还要呢!”

“是是是!”卞秉诺诺连声,不敢再说什么了。

“我要升堂了,你不是衙门口的人,老爷问案舅爷掺和像什么话?到配房陪东阿县的官差说说话吧!”说罢领着楼异转到前衙。

曹操到任都半年多了,却还有一桩遗案尚未了结。

佃农王三状告顿丘县地主刘狼杀人,这王三家四代都为刘家种田,仅仅因为王三他爹丢了刘家两头耕牛,刘狼一气之下竟唆使家丁将王老爹活活打死。王三去理论,被刘家揍了一通,还被逐出田地断了生计,无奈之下跑到县衙状告刘家,可前任县令不敢招惹刘狼,只扔给他点儿钱了事。原来这刘狼不仅是一方地主,更是刘家宗室之后,一般县令不敢管。王三不服几番来告,县令就是不准,整整耗了一年半,直耗到县令爷一场暴病死了,闻听曹孟德上任,王三又来接着告。

曹操现在深知土豪之害,而刘狼又是顿丘县最张狂的地主,若要树立声威治好顿丘,必先拔掉这颗钉子。正愁抓不到题目,一听王三告状当时案子便准了。可拿人却是问题,刘家府大人多,又勾着上层的官儿,别说不能进去捉拿,就是进去拿人刘狼也能趁乱脱身,左不过拿个家人管事出来顶罪。多亏卞秉花花肠子多,竟不费吹灰之力将刘狼诓了出来。

“升堂!”楼异冲着堂口一声喊叫,少时间袁、方两位顿丘县班头带众衙役列作两行,一色青衣小帽齐整,个个站立笔直。曹孟德-撩-衣弹袖当中而坐,县功曹徐佗一旁侍立观审,堂上一片威严肃静。县衙外面可开了锅了,别说县城里的百姓,就是十里八村受过刘家欺压的人都涌到了。

虽是八月天气,毕竟秋老虎赛过伏,真真化金流火的天气,万里晴空纤云不见,一轮火红的太阳照下来,晒得大地焦烫,几百号人堵着衙门口往里张望,人挨人人挤人,热得汗透了薄衫。衙寺外院大门敞着,来得早的老百姓都挤到了大堂口,楼异带着几个兵丁把住大门维持秩序,连声喊叫:“别搡了!别搡了!大堂口观审得讲规矩,谁要再挤进来留神我鞭子抽!”好半天百姓才渐渐安静下来。

曹操微微一笑,对徐佗说:“天热人情也热!看我这新任县令断下这遗案,开个好彩头!”言罢倏地转过脸来,圆睁鹰目,断喝一声:“带人犯!”

几个衙役应声而去,顷刻间便押着刘狼进来,按倒在地,叫他跪好。刘狼到这会儿还一肚子懵懂,但隐约感到这位新任县令打算要自己的命,低着脑袋不敢言声,暗自盘算该如何应对。这时,耳边炸雷震聋欲聩,听曹操冷森森问道:“刘狼!你可知罪?”

“草民不知何罪。”刘狼强打精神,抱着没病不怕吃凉药的心理顶了一句。

“不知何罪?”曹操突然变得和颜悦色,一点都不像问案的样子,探身伏在公案上,口中娓娓问道,“你是真不知道何罪,还是亏心事儿做多了,不知道哪件犯了案?你回头看看这堂外的百姓……方圆几十里的穷人都招来了,你刘某人的人缘走得不错呀!你瞅老乡们看你是什么表情?这会儿要是把你炖锅汤,恐是不够分的了。”

刘狼还真斗胆扭头看了一眼——黑压压一片!前排还有几个面熟的,都是被他压榨过的佃农,其他的必定也不是好交情。他心头一颤,但毕竟虎死尸不倒,马上镇定住:越下软蛋越吃亏!于是回过头来战战兢兢嚷道:“大人所言草民不解,若有人状告于我,自当请人当面对质。大人摆下这么一个阵势,是要诓我刘某人不成?”

“我只诓过名士重臣,诓你这样的势利之徒?你也配!带王三!”

王三抢步上堂,慌忙跪倒:“求大人为草民做主!”

“别着急,慢慢讲。”曹操对他的态度倒是相当好。

王三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指着刘狼的鼻子将他平日怎样欺压佃农,如何强租耕牛,如何打死他爹,怎样把他痛打逐出田庄,连带着别人家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一五一十地道了个明白。

曹操也不打断,待他全说完,才一拍惊堂木:“刘狼!打死王三父亲之事可有?”

“此事我不知情,打死他爹是我家仆人所为,去年这几个人已经离开我家,另投别处去了。”刘狼摇头晃脑,说得满不在乎。

“哦?投到别家去了?”曹操一笑,“投到谁家去了?”

“这我不知道,腿长在他们身上,想去哪儿岂由得我?”

“胡扯!你这披着人皮的畜生!”王三见他抵赖,勃然大怒,爬起来扯住刘狼的衣带抡拳就打。刘狼是容养已久的人,两拳下去脸颊已被揍得乌青。顿时堂上乱哄哄,两旁衙役赶忙将两人拉开。

“大人!这狂徒诬告在先,还敢搅闹公堂,当众打人,他眼里还有王法吗?还不把这个狂徒拿下问罪!”刘狼捂着脸,兀自扯着嗓子大呼小叫。

“这堂我说了才算。”曹操不慌不忙道:“肃静!都给我闭嘴……刘狼!你放纵家人行凶,至少还有治家不严的过失,叫他打两下出出气也无妨嘛。”

“大人做的是哪里官?放纵狂徒殴打无罪之人?”

“住口!”曹操拍案大吼,“你当真无罪吗?你说你不知那几个仆人的下落,本官却知道,把人带上来!”

几个衙役应声而去,顷刻间便押着四个铁锁锒铛的人犯走了进来。这四个人不知已经过了多少次堂,瘸的瘸拐的拐,衣衫褴褛不能遮体,头发散乱得像枯草,汗渍血迹布满全身,一个个面色惨白委靡不振,半死不活地垂着脑袋趴在地上。

“刘狼!睁开你的眼,看看是不是他们几个?”曹操似笑非笑道。

刘狼一见他们,身-子已然木了半边,正要抵赖,却听曹操笑道:“没想到吧!你以为给他们钱把他们打发走就完了?怪只怪他们几个不争气,到东阿县犯歹,让县令万潜逮了个正着。这不是叫人家披红挂彩礼送回来了吗?”笑罢又问那几个人,“你们几个也说说吧!是你们挟私怨打死王老汉,还是听了你家主人吩咐干的?”

“是听了我家老爷吩咐干的。”这四个人因为滋事,已先被东阿令万潜拷打两顿,扛枷戴锁硬生生被押回了顿丘,又让曹操再过一堂,这会子早就被收拾得服服帖帖了。

“你们胡说!血口喷人!”刘狼眼中已经流露出恐惧了。

“老爷您不要再抵赖了……”一个被打得脸上满是血印的仆人劝道,“您留神皮肉之苦吧……我们刚进来时比您还横呢?这会儿您瞧瞧……”

刘狼脸色霎时雪白,但依旧振振有词道:“我认罪……不过大人,此案系去年发生,年初已有大赦,纵然杀人罪实,您也断不得我的罪。”他这么一讲曹操倒是呆住了。年初大赦的事属实,这该怎么办?扭头看看衙门里姓方的、姓袁的两位班头,俩人都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治罪。曹操心中一阵恼火:这衙门的老人平日必定与姓刘的有牵连!想至此轻轻扭转身-子,斜了一眼徐佗,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徐功曹,您以为如何?”

徐佗是老刑名,何等八面玲珑?曹操还未上任,他便把曹操的根底、履历、脾气秉性打听了个八九不离十。这会儿听他如此阴阳怪气地问自己,情知事发赦前曹操若断便坏了规矩,却一概不管故意顺着他的心思道:“国家大赦,不可不察……然此案前任县令并未审查,下官认为当以今日之时为立案之期,刘狼等人之罪不在赦中。”

要的就是这句话!

曹操咬牙狞笑道:“刘狼纵家奴害死人命,又咆哮公堂百般抵赖,将他连同四名共犯游街三日,然后……打入死囚牢!”又是死罪,又要游街,满堂哗然。兵丁扯着几个人就往堂下拉,刘狼这下真是吓傻了,蹬着两条腿大叫:“大人饶命,饶命呀……袁班头!方班头!收了钱为什么不救我?”

“且慢!”曹操一听连忙叫住,狠狠扫视了一眼两个班头。方、袁二人被他看得身-子一矮!袁班头一张青脸唬得煞白,慌忙跪倒,口中嘟哝道:“岂有此理……血口喷人……罪不容诛……大人您不要听他的。”曹操不理他,对刘狼道:“你把话说完!”

“袁班头、方班头,你们怎么答应我的?绝不会叫县令治我罪,这话是不是你们说的?”刘狼一席话,门里门外顿时开了锅。徐佗也倒吸一口凉气:好险!衙役班头吃黑钱是常有的事,自己原做过这样的事,幸亏自曹孟德上任就不再沾了,要不然像袁、方二人一样撞在曹操手里,岂还有下场?

果不其然,曹操笑呵呵地看着袁、方二人道:“怪不得一上任你们就撺掇我断这案子,后来又说刘家势大劝我缓办呢!”

“大人!我来替他们解释一下吧。”徐佗也笑了,“翻出这案子是为了放出风叫刘家塞-钱,当然要撺掇您快办,后来钱到了手要与人消灾,自然就主张缓办。”

曹操点点头:“好心计呀……你们两个可知罪?”

“小的、小的知罪了。”袁班头慌忙叩头,“求大人饶了我们这一遭吧,往后不敢了。”

“可惜没有往后了……”曹操腾地站了起来,“各打二十板子,游街三日,然后……卷铺盖回家吧!你们都听着,今后谁再敢收受贿赂,四十板子,游街六日!再有者,八十板子,游街十二日!我就不信小小一个顿丘县贪婪俗吏打不绝!堂内堂外的人都给我听着,以后谁再听说衙门有贪赃收受之事,告到我这里来,我扣贪赃人的俸禄奖赏他!”

“好!”也不知哪个百姓带头喊了一嗓子,顿时人群里热闹起来,百姓欢悦的声音此起彼伏。

楼异亲自操棍把两个班头打得皮开肉绽,然后一干人犯扛枷戴锁,被押出去游街。百姓见了恶霸、俗吏哪个不恨——这个扔石块,那个上去踹一脚,没一会儿工夫刘狼等人就被打成花瓜了!

衙门诸人直跟到大门口,见百姓围着人犯兴冲冲去远了,徐佗赶紧提醒曹操:“县令大人,这么处置恐怕不妥。用不了两天,这几个人不被打死也得被折腾死。”

“罪有应得!”曹操狠狠咬了咬牙,“若不是他们罪孽深重,百姓岂会为难他们,熬不过这三天——死了活该!”

“这……”

“不用说了!要是人犯死了被朝廷追究,我一人担当!阳球、王吉的本事我都见识过,只要见成效,学他们当个酷吏也无妨……不说这些了,你随我到后面坐坐。”

徐佗知道他的性子,多说也无益,便垂手随着他往后衙去。刚过二门,就见卞秉和一个看样子三十来岁的官人在一处说笑。

“来来来,徐功曹。”曹操拉过那个年轻官人,“我为你引荐,这位官人名唤程立,字仲德,乃东阿县功曹,万县令派来给他们送人犯的……这位就是本县功曹徐佗。”

徐佗听是万潜打发来的人,不敢怠慢,上前施礼并细细打量,见这程立个头甚高,相貌英俊,非似衙门口的俗吏。

“徐功曹,刚才我一直在后面听着。您对那两个班头缓办严办的解释还真是鞭辟入里呀!”程立笑呵呵地说,“但是阁下既然是老刑名了,能见人之未见,为什么既见端倪而不提醒曹大人呢?”

徐佗一愣:这人精明刻薄!连忙跪倒低头道:“下官有罪!”

“罪倒谈不上,只是这样的用心不好。”曹操接过了话茬,“你虽然未受贿赂,但多少也是帮着他们欺上了。现如今是我在这里当官了,过去你在别人手底下,也未必手里就干净吧!”

徐佗吓得连气都不敢出,却听程立又解劝道:“当官的捞钱现在都快成天经地义的事了。这样的大案徐功曹没有插手已经是很难得的了。再说这也是前任县令时的龌龊事,既往不咎嘛!您已然把两个班头的命豁出去了,难道真想把这县衙里旧员全撵走吗?那以后谁还敢在您手底下效力呢?”

“唉……起来吧!”曹操搀起了徐佗,“这事就算了,不过就像我刚才在堂上说的,从明天起这衙门里再不可有一点蝇营狗苟的事儿!老方、老袁栽了,给两家送点儿钱,别叫人说跟着我做事没好下场,明天起楼异补班头。”

徐佗诺诺连声,总算松了口气:“属下以后必当忠诚做事,再不敢欺瞒大人。”

“行了,老兄,放轻松点儿!”程立拍了拍他肩膀,“跟着曹大人是你的福分!各种的差事放胆去做,管他什么宗室、土豪,该办就办!哪个督邮下来敢说个不字?曹老卿爷的大公子,他们惹得起吗?”说罢哈哈大笑起来。

徐佗脸上带笑,心里却暗暗叫苦:“好你个程仲德,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真有你的!”

曹操浑然不觉,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我虽行得正走得直,但也仰仗父亲的关照……还是贵县万县令,清如水明如镜的官儿,真把个东阿治理得夜不闭户,曹某人心服口服。”

“用我们万大人的话说,他这辈子就是吃亏在直上了,若是能巴结好上差、不得罪权贵,这会儿早当上列卿了……可是能造福一方黎民,切切实实干点儿实事又有什么不好?现在他受人爱戴,就是给他个体面的京官他也不去了!”程立感慨道,“得了,我的事也办完了,这就回去交差。曹大人、徐功曹、卞公子,咱们后会有期,卑职告辞了。”

“一路走好,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去拜访万大人!”曹操关照了几句,想要送他出去,卞秉却拉住他的手耳语道:“秦宜禄给老爷送信回来了,刚才问案没告诉您,他带了老爷的回信,在屋里等着您呐。”

曹操听了,便叫徐佗、卞秉相送,自己赶忙进去看信。

“小的给大人问安!”秦宜禄最会来事儿了,“几日没见大爷,爷您好像瘦了。”

“真心为民办事,自当操劳辛劳,既然已经许下志愿,瘦了总比食言而肥的好。”

“您说的是,大人是好官清官。”秦宜禄永远不会忘了拍马屁。

“叫你自京师采买的东西可办来了?”

“回爷的话,一应吃穿用品置备已齐!”秦宜禄笑答。

“起来吧!差事办得不错,这么快就回来了。明儿起个大早,带着东西速往长垣县桑园,赠与郭景图先生,多说好话!”曹操微然一笑,“再给你个新差事,等你回来,跟着楼异一块当班头……记住,手底下干净点儿!”

“谢爷的栽培。”

“嗯。父亲身\_体还好吗?心情怎么样?这次进京见没见到鲍信?有桥公他老人家的消息吗?”曹操接过曹嵩的书信问个不停。

“老爷身\_体康健,见了您的信还颇为愉快呢。”

“这就好。”曹操离京时父亲闭门不见,这会儿听秦宜禄说他愉快,总算是放宽了心。

“另外,这次小的特意拜谒了鲍公子,他大哥鲍鸿上个月刚得了官,正庆贺呢!”秦宜禄继续道,“桥公仍然是托病不任事,听闻皇上就是不放他还乡,有意叫他转光禄大夫与杨公对调。还有王儁公子被三公征辟,却一概不受,好像是不打算当官了……”

“啪!”曹操看着半截信突然拍案而起,“狗奴才!你回去怎么说的?我收留卞氏姐弟的事我爹怎么知道的?”

“小的不知!”秦宜禄扑通一声跪倒。

“你不知?顿丘洛阳远隔千里,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

“小的实在不知,我怎么有这样的胆子?”此事却是秦宜禄告知曹嵩的,他却故作一脸无辜,“况且将此事告知老爷也与我无益呀!爷一定要明察。”

曹操死死盯着秦宜禄,平日谄媚的笑容还是迷惑了判断,他良久才诺诺道:“应该不是你……那他是从何而知呢……到这里都逃不出他老人家的手心……”毕竟曹嵩的眼睛长,当初护送何颙都能知道,曹操便没再怀疑秦宜禄,而是把这件事往二叔曹炽的身上联系。

“您不要多心,”秦宜禄松了口气,眼珠一转道,“我料老爷不过是想为您周全些事!”

“唉……”曹操将书信放在了案上,“周全?真是周全!他叫我把卞家姐弟撵走,我怎么能如此不义……”这时外面一阵说话声,想必是徐佗、卞秉回来了,他连忙将书信卷好,塞-在袖子里。



抗诏县令


熹平六年(公元177年)八月,大汉对鲜卑发动了战争。这一仗动用了汉军六万,兵分三路。以匈奴中郎将臧旻、护乌丸校尉夏育、破羌中郎将田晏为统帅;还特请南匈奴屠特若尸逐就单于,征调并州八郡的匈奴部族配合汉军行动。

虽然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战争的起因却是由一桩丑事引发的。中郎将田晏因事获罪,为了摆脱牢狱,以重金贿赂中常侍王甫。王甫见钱眼开,但却无力挽救,搜肠刮肚数日,竟想出煽动对鲜卑作战,借机保举田晏将功赎罪的荒唐主意。

鲜卑虽与汉庭小有冲突,但其首领檀石槐倚仗武力暂时统一部族,内部矛盾重重,基本上对汉朝没有重大威胁。王甫以封狼居胥、燕然勒石的旧事怂恿刘宏,引发朝议。以蔡邕为首的老成大臣纷纷上书表示反对,可宦官和一心往上爬的中下级武将势力却大唱赞歌。最终,利令智昏的刘宏还是做出了错误决定,对鲜卑宣战。

皇帝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天下可就开了锅。因为数年来大汉针对的敌人一直是羌族,所以如何从胶着的西北战场收手,并转移到东北成了难题。苦于兵力严重不足,刘宏下令自河朔诸州征兵。政令一下,冀、青、幽、并四州都开始强征男丁入伍。

朝廷政令下至顿丘县,曹操马上找来徐佗商量对策。

“今朝廷要征兵入伍,但我顿丘县人丁甚少。虽说整治了几个豪强大户,但是前几年的饥荒还没有恢复,眼瞅着冬天又到了。韩非子有云‘故冬耕之稼,后稷不能羡也’,这要是耽误了可不得了。一场仗打下来,几年都缓不上这口气。”曹操颇为忧虑,“您资历比我深,在县里待的年头也比我长。遇上这样的事,当如何上奏呢?”

徐佗嘿嘿一笑:“大人,您想得也太多了。既然朝廷有政令到此,照章办事就行了。”

曹操一皱眉:“话虽如此,只是苦了我顿丘的百姓。”

“国家有令,岂可不从?百姓即便受苦也是职分应当的。”

“什么应当不应当的?”曹操瞥了他一眼。“若以我的见解,这一仗就不该打!檀石槐的这个鲜卑单于是靠杀人杀出来的,部族本身就对他不服。而且他也一把年纪了,将来老了或者死了,鲜卑群龙无首马上就会内乱。到时候用不着打,册封他几个首领,煽动他们内乱,用不了几年的工夫鲜卑就瓦解了。现在出塞-打他们,他们本来不和,反会因为有外敌而团结起来。再者,咱们汉军不适合草原作战,征兵劳民伤财不说,动静也太大,只怕还没出兵消息就传到檀石槐那里了,他们准备好了跟咱玩命,那还怎么打?要是一仗败下来,兵、粮、财三伤,到时候连掉过手来对付羌人都难了。”

徐佗赶紧解释:“话虽如此,但是……”

曹操根本不听他讲话,兀自阐述着自己的看法:“坚守边防以待其内乱才是上策!城墙该加筑的加筑,边郡可以组织民兵巡查、保护百姓和良田,这花不了什么钱,只要皇上把修园子的钱挪出一点儿来就全有了……”

徐佗这半年多已经被他训斥惯了,早明白他的性情,也不敢打断,索性给个耳朵,有一搭无一搭地听着。直等到他没什么可说了,才插言道:“大人说的都对,但是圣上听不进去呀!如今政令已经下来,您即便不乐意,又能如何?”

“我上疏言事,看能不能挽回圣心!”曹操气哼哼道。

“大人,朝中岂能无有忠良耿介之人?那杨公、桥公、马公、蔡大人,哪个不是忧国忧民股肱栋梁?属下恕个罪说,他们都不能挽回圣心,您区区一个县令,别提能不能说动皇上,就是表章能不能递到他手中都很难说呀。”

这倒是实话,当初他的表章不是半路上就被曹节扣押了吗?曹操叹了口气:“即便如此……这等差事,如何能办?”

“大人,冀、青、幽并多少个县?人家都在征兵,咱们也该遵令行事才对,不能在这件事上出毛病,这可是关系前程的大事,倘若抗诏行事,王法无情啊!”

曹操把手一摊:“大不了我不当这个官了。”

徐佗知道今天这曹孟德的倔劲又上来了,若是硬顶下去,他急了能给自己一个嘴巴,眼珠一转,改口顺着他讲:“属下知道您爱民如子,自上任以来行下不少善政。可是您若不做这个县令,顿丘的百姓还指望谁?不为自己想,也得为百姓的今后想想。您顶到最后,左不过换一任县令,到那时该征兵还是要征兵的,一个人少不了。”

这两句话才算是打到曹操心坎里,他低下头默然不语。徐佗赶紧趁热打铁:“大人,俗话讲长痛不如短痛,这件事情越拖,朝廷就越要催促追究。到时候官兵抓、皮鞭打、绳子拉,百姓遭的罪更大,而且您的前程也耽误了,以前做的那些善政也就前功尽弃了。”

“天要下雨谁能奈何?要想马儿跑得快,先得喂好草料,不给草料一个劲拿鞭子赶,早晚它脱缰而逃……你不要再说了,去吩咐楼异、宜禄他们办吧。”曹操这才勉勉强强答应下来,“不过,照章办事切不可骚扰百姓。”

翌日起,自顿丘县衙遍贴朝廷文榜,招集各乡啬夫、有秩按数抽丁,由徐佗带领楼异、秦宜禄督办。曹操是不忍亲自办这等差事的,苦闷在衙门里等候民词。

哪知政令攽下三天,诉讼之事没有,却有大量的百姓跑到衙门来请愿,要求赦回自家亲眷不要上战场。曹操刚开始还硬着头皮开导他们,说是朝廷的政令不可违抗。到后来百姓越聚越多,曹操也只好紧闭大门,强自忍耐。半年多的善政毁于朝廷一纸诏命,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没脸再面见乡亲们了。忽又见楼异慌里慌张跑来道:“大人,我瞧见太平道的人了。”

“哦?”

“今日我和宜禄带人在南乡征丁,恰遇见太平道的一伙人传道。我已经打听过了,那帮人专在征兵之地活动,鼓动不愿从军之人随他们离乡修道。”

“这还了得!我看这个太平道是别有用心。”

“我看也是。”说着楼异自怀-里掏出几张帛书、黄纸交到他手里,“小的不识字,您看看吧,这是太平道的人散发的符咒。”

曹操拿过来细看,黄纸上所书皆是咒语文字。奇怪的是这些字不是常人看得懂的,尽是天、地、人、金、木、水、火、土的组合体。再看那帛书,倒皆是成语句,宣扬中黄太一之道。他把玩了半晌,吟道:“中黄太一……中黄太一……”

“大人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吗?”

“我听父亲念叨过,先帝重用宦官五侯的时候,有个叫襄楷的平原人曾经以布衣之身跑到皇宫进谏。他虽是一介平头百姓,却威风凛凛毫无惧色,把满朝的--奸-臣、宦官骂了个遍,要求皇上励精图治亲自理政。当时还带了一本书,美其名曰是方士于吉在阳泉得仙人所赐,书名《太平清领书》。”说罢曹操指了指这两张帛书,“我年纪尚轻未曾得见,不过《太平清领书》所述就是中黄太一之事。想必这几张帛书便是从那书中抄录下来的……要真是这样,这些都是朝廷严令收缴的邪书。”

“邪书?”楼异大吃一惊。

“当年襄楷进谏,先帝不纳。时隔一年之后,他再次上疏,这一次措辞极为胆大,甚至直接骂了皇上。先帝大怒,将他打入天牢,后来多亏陈蕃竭力挽救才得免一死。可是《太平清领书》因为涉及五行方术,却被定为禁书,严令收缴焚毁。民间还流传一些,都是残缺不全的。”

“哦,原来如此。难怪张角一派势力叫太平道呢!”

“哼!想那襄楷乃是一代不屈的名士,怎么可能以邪道蛊惑人心呢?”曹操把杏黄的符咒举起来,“《太平清领书》本没有什么妖异之处,倒是这些牵强附会的咒语才是应该禁绝之物。”

楼异接过去,又仔仔细细相了一阵子面:“那些人把它传得神乎其神,什么又能治病了,又能驱邪了,又能祈福了。我看不过是胡编瞎写的破玩意!别看我老楼不识字,闭着眼睛也能画出几张来!这等低劣的把戏,骗小孩儿还差不多。”

“你想得真简单!”曹操冷笑道,“当年王莽兴图谶,开始时世人也道是邪术,后来怎样?把我大汉江山都篡夺了,光武爷复兴汉室靠的不也是图谶启示吗?邪书本身不可怕,但是却能附会于正道。古往今来,邪术附会正道是最能移人心智的。”

楼异眨巴眨巴眼,这些深奥的话题他是弄不明白的,却赶紧提醒道:“大人,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你去把传教之人抓起来,以蛊惑人心之罪惩处。缴获的邪书一律焚毁!”说罢曹操又看了看那些帛书,“你注意到这些缣帛的质地了吗?这绝不是一般家织的粗布。想想吧,一张传教的帛书尚且这样讲究,他太平道里面岂皆是穷苦人?必有心计深远之人在其中谋划,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属下这就带人往南乡去抓人。”楼异请示道。

“等等!”曹操冷笑一声,“我这就更衣,亲自带人去。倒要领教领教他们有多大本事。”

曹操后堂换武弁,挎了青釭剑,又挑了十个精干衙役兵丁。可刚一开门就被请愿的老百姓团团围住。这些人除了老汉就是老妪,一把年纪晃晃悠悠的,兵士也不便推搡。还有几位啬夫、里长也来了,劝着自己村里的老人赶紧回去。

大家见县太爷出来了,齐刷刷都跪倒一大片,请求留下自己的儿孙。这些乡下老人也真有办法,不拉不扯,只跪得严严实实,就是不叫县太爷出去。曹操带着诸兵丁搀起这个跪下那个,搀起那个这边的又跪下了,安慰的话说了半车还是出不去。最后楼异急了:“诸位乡里百姓,大人现在有要案去办!大家速速闪开,等大人拿了人犯再和大家叙谈。再不闪开,误了公事是要下大牢的!”老人们这才闪开道路,可还是坐在衙门口,就是不肯走。

曹操这会儿也顾不得他们了,带着众衙役急急渴渴往南乡赶。

出了顿丘南门,还未到南乡,又见一群人拉拉扯扯而来。有衙门的兵丁,也有百姓,大人哭孩子闹,吵得沸反盈天,徐佗、秦宜禄也在其中。只见秦宜禄挥舞皮鞭驱赶百姓,兀自骂道:“这是国家的法令,你们都不要脑袋了吗?土豹子都给我滚开点!”

曹操看了心里光火,过去一把揪住秦宜禄的脖领子,甩手就是一巴掌:“好兔崽子!在这里作威作福,你说的那是人话吗?”

秦宜禄被打了个满脸花,自他跟随曹操以来,凭着一张好嘴从未被他发作过。今天见他真急了,赶紧跪倒在地:“大爷,小的错了……小的错了。”众百姓一见做主的来了,都连滚带爬围到曹操膝前,七嘴八舌地哭诉:

“我兄弟冤枉,他还没成年呀。”

“我两个儿子全被他们抓了,求太爷做主!”

“老爹爹年纪大,上不得战场了。”

“你们已经抓了我一个儿子走,再不能抓第二个了。”

曹操越听越生气,自兵丁手里拉过一个小男孩来,指着秦宜禄的鼻子咆哮道:“你他妈瞎了眼还是黑了心?这么小的孩子也能上战场吗!你们就忍心叫他送死去?”

秦宜禄吓得脑袋都要扎进裤裆里了。

“你他妈说话呀!”曹操一脚把他踹倒在地。

秦宜禄捂着被他踢得生疼的肩膀,哆哆嗦嗦支吾道:“都是、是……徐功曹吩咐的。”

曹操听罢,刀子一样的眼光扫向徐佗。

徐佗吓得身-子一矬,辩解道:“这些家的男丁都逃了,属下也是迫于无奈才……”

“放屁!你家未成丁的孩子能上战场吗?”

徐佗也是满肚子的牢骚,自在衙门当差以来,也跟着几任县太爷做过事。虽说也有两个顾及清官名声的,可都是雨过地皮--湿--,没有一个像曹操这样钉是钉铆是铆的。征兵这样的事天下的郡县都是一样的,怎么到了他手里就这么难呢?

“大人息怒……历来这等差事都是这样做的。”

“到我这任就不能这样干!”曹操嗓子都喊哑了。

徐佗听他句句话都是横着出来的,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得把头一低等着他吩咐。

曹操环顾了一圈四下的百姓:“我曹某人行事有失、用人不当,我给大家赔礼。但是各家的男丁不要再出去躲藏,在咱这顿丘县什么事都可以商量,可是跑出去再被别的县抓了壮丁,我可就束手无策了。还有,谁家的人跟着太平道的人跑了?都给我寻回来,那些太平道的人不可以接触,早晚是要招惹是非的。”

一个腆着大肚子的女-人过来抱-住那孩子,哭哭啼啼道:“大人啊,我们不想打仗。我家里的田地全指着我男人,也就是这孩子的哥哥了。他要是走了,家里公公婆婆、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有这未成丁的小叔叔,我们都得受罪呀!”

“是啊是啊……”众百姓又议论起来。

曹操叹了口气:“大家不要再说了,这两天征的兵,还有被抓的壮丁全部释放回家!”又回头扫了一眼徐佗,“这件事咱们还得再议,看能不能争取自愿。”

争取自愿?那就一个兵都征不来了。徐佗话都到嘴边上,却没敢说,又咽了回去。

“都回府吧!”曹操赶散了众人,这才想起今天出来的目的,赶紧领着自己的人又往南乡赶。半路上又喊又闹折腾了这半天,那些太平道的人得到消息,早跑得一个不剩了。曹操询问百姓,谁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却有四五个逃兵役的人跟着跑了。他只得挨家挨户探望,说明情况,希望各家能把逃出去的人寻回来,又把啬夫找来仔细交代了一番才算完。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曹操一行人耷拉着脑袋往回走。他谋划着怎样才能在顿丘县禁绝太平道,这些人都是四处流窜摸不到踪迹。忽又想起县衙外面还坐着一大群老人呢,曹操的脑袋疼得都快要炸开了。

好不容易灰头土脸回到县城,大老远就见县衙大门敞着!

有几个老汉肩并肩坐在门槛上,旁边一个人点头哈腰好像在跟老头说好话,细一看是卞秉:“列位大爷,您老几位快回去吧!事儿你们也跟我讲清楚了,等我们大人回来,我一定转告还不成吗……您、您别在这儿冲盹儿呀!哎哟大爷,您是我亲大爷!您是我亲爷爷还不成吗?您快点儿走吧,爷爷!”

“嘿!你在这儿瞎认什么亲戚呀?”曹操都叫他气乐了。

“姐夫,您可回来了。我想过来看看您,衙役开门的工夫,大爷大娘们都涌进去了。衙门全乱了!”

曹操看看坐在门槛上的几位老人道:“老人家,你们都回家去。本官已经下令将这两天征的男丁都放回去啦。”

几个老人面面相觑,又问道:“大人说的可是实话?”

“本官怎会欺瞒各位?快回家跟儿孙团聚吧。”

“这兵不征了?”

这句话该如何应对?曹操想了想才道:“今天先不征了,待我们几个商量商量,明天一准给大家个说法!”

“好!您说啥我们都信,明天等着您的好消息。”几个老汉这才起身让开大门。

可进了门更热闹,上到大堂,下到院落,老头老太太都坐满了。曹操又把刚才的话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这些上岁数的人,耳聋得厉害,徐佗、楼异、秦宜禄、卞秉带着众衙役一个一个对着耳朵嚷,好半天才把众人都劝走。曹操不放心,又叫众衙役兵丁俩人搀一个,把众老人安全送回家。

卞秉总算松了口气:“姐夫你忒好心,平日里对他们太好了,他们才敢闯到衙门里来。”

“罢了,一群老人,计较些什么。”

“不是这层道理,”徐佗也插了话,“县衙之地叫百姓随随便便的闯,这为官的脸面都失了。”

曹操白了他一眼:“老百姓不得安生,为官的才没脸面呢!老百姓哭,为官的富得流油作威作福,那不叫官,那叫畜生!”

“那从古至今,天底下的畜生可真不少!”秦宜禄赶紧逗趣。

“少理我!”曹操狠狠瞪了他一眼,怒道:“媚上欺下,瞧你那奴才样儿!”

“我可不就是您的奴才吗?”

曹操瞧他嬉皮笑脸的,也拿他没办法,道:“快把大堂收拾收拾,乱死了!”

“大爷,刚才好像有几个老妇,跑到后堂去了。”

“啊?”后堂就不能谁都去了,曹操只带着卞秉奔后院。转过后堂,刚到院子里,就见几个老妪盘腿坐在地上,卞氏一脸和蔼陪着她们说话,还有丫鬟捧过成匹的丝布锦缎,挨个分给她们。

卞秉一见可咧了嘴:“姐姐,虽说您善良大度,也得有过日子的心呀!这都是特意从洛阳弄来的好料子,留着给您裁衣裳的,这就都给分了?你们两口子可真是天造的一对。”

“少要啰唣。”卞氏一蹙娥眉,“咱们爹妈去得早,想孝顺还没机会呢!这几位大娘都慈眉善目的,几匹缎子算什么,就算我尽尽孝道了。”三人把好话说了几车,又是哄又是劝又是送东西,总算是把最后留下的这几位老妪请走了。曹操觉得自己唾沫都干了:“这县令还真是难做。”

“姐夫,刚才老徐说得对,要都像您这么办事,天底下就没人愿意当官了。您是公卿之子吃过见过不在乎钱,但是那没根基的谁肯像您一样?这么当官,活活把人累死!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您没个威严才惹得他们这样胡来。天底下哪个县令不是一拍惊堂木,嘴撇得跟个烂柿子似的?”卞秉边说边比画。

“阿秉!您忘了本呀!”卞氏叹口气,“您先到前面去,我有话跟你姐夫说。”

待卞秉去了,卞氏才缓缓道:“夫君,您可知我们姐弟的身世?”

“你不是跟我讲过吗?”曹操最不喜欢她说这个,她每提一次总要哭一场。

“夫君,当初也是朝廷下令征兵,要打羌人。我爹娘眼瞅着我哥哥被抓走,说是打完仗就回来。可一去就没再回来,都十四年了,还不知道埋在哪儿了呢?”卞氏说着又要落泪。

“你别哭,你别哭,最看不得你哭。”

“刚才那几个大娘说到他们的儿子都眼泪汪汪的,这仗能不能不打了呀?”

“朝廷大事岂容朝令夕改?”

“那……那咱们县的兵就不要征了。天底下的事儿是管不周全,可眼下的还是要图个心里平静的。一道征兵令搞得整个顿丘鸡犬不宁,咱们心里岂过意得去?”

“你这都是妇道人家话。”

“妇道人家话?”卞氏擦了擦眼泪,“抗诏行事又能如何?难道做官就一定要违心办事?大不了这官咱们不当了,我陪着你,咱们回乡过平常人家的日子。朝廷若要追究,什么罪过咱们认了,你若是死了,我替你守寡!”

她这几句话对曹操的触动太大了,卞氏此等气概岂是寻常的妇道?眼望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这等刚毅的表情,他仿佛又回到那个打死桓府管家的夜晚。同样是这个女-人,同样是泪眼蒙眬,同样又是几句慷慨激昂的话……曹操又一次折服了。

他没再说什么,转身奔了前堂,对着兀自收拾东西的众人朗声道:“我决定了!顿丘县不参与此次征兵。”

“什么?”徐佗怀疑自己的耳朵,这曹孟德是不是疯了?

“你们不要担心,抗诏之罪由我曹某人一力承当!”说罢他一甩衣袖又回后宅了……

可是命运对于曹操不知是好还是坏。抗诏之罪由于曹嵩、曹炽兄弟的遮掩还是躲了过去。

又过了两个月,汉军出关作战,被鲜卑人击败。所带兵马十损七八,就连南匈奴单于也身受重伤不治而亡。不管胜败,兵是不用再征了,曹操总算是缓了一口气,可又在为太平道的猖獗担忧了。但在洛阳京师,曹嵩兄弟担忧的是宋氏地位不稳,而皇帝刘宏发愁的却是庞大的西园工程久久不能完工。

当官的各愁各的事,百姓却在水深火热之中。朝廷暴敛、官吏横行、战乱烦扰、土地兼并,更多流散的伤兵和难民流入中原,大汉王朝自此役已经彻底走向衰败……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