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卑鄙的圣人曹操(1-10全集) > 卑鄙的圣人曹操1 > 第十五章   家族走向没落

第十五章   家族走向没落



二尸还乡


四叔曹鼎给曹操的第一印象是潇洒倜傥,当年他在谯县家乡蹴鞠的那一幕永远印在曹操脑子里。他一动一静透着洒脱,似乎张扬的活力从未因为年龄的增长而磨灭。当然,除了这种气派之外他还是一个贪婪跋扈的人。在曹操的记忆里,从未有人像他那样,贪得光明正大,跋扈得毫无忌惮。

可是现在呢……曹鼎就一动不动停在当院中。刚刚从洛阳天牢运出来的尸体,衣服破烂得像个街头乞丐。原本富态雍容的宽额大脸已经蒙上了一层惨灰,稀疏焦黄的头发如枯草般松散开着,嘴唇几乎成了迸裂的白纸……他再不能对别人大呼小叫了,再不能把手伸向金钱和女-人了,当然也不能和侄子们一起说笑蹴鞠了。

曹洪亲手为他的伯父脱下囚衣。曹鼎身上伤痕累累,有些是擦伤,有些是磕伤,还有一些明显是皮鞭抽的,令人发指的是他右手的指甲竟然全部脱落!

“混蛋!”曹洪一拳打在停尸的板子上,“这绝不是抱病而亡,是被他们活活折磨死的!”

曹操瞥了一眼那只布满血痂形态扭曲的手后,觉得一阵眩晕,赶紧把脸转开了:“太过分了……即便他老人家有罪,也不能这样对待他呀。刑不上大夫,他们不懂吗?”

曹嵩此刻坐在堂屋里,惆怅地闭眼倚着桌案,听到儿子问话,抬手捏了捏眉心:“这不是朝廷的法度,恐怕是段颎吩咐人干的。”

“那老贼落井下石?”曹操怒火中烧。

曹嵩睁开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没办法,他们说是病死的就是病死的。对罪人而言,哪还有什么天理?当年陈蕃被宦官乱拳打死,记得官簿也只不过是‘下狱死’三个字。段颎如今炙手可热,谁也奈何不了他。要怪只怪我们当初不该与他翻脸,招惹了这条恶狼。”他看了一眼呆坐在一旁的曹炽,“我糊涂啊……要是当初听你一句劝,老四何至于有今天呢?”

曹炽对他这句话没有什么反应。更确切地讲,这些天他一直没有任何反应。他发髻蓬松呆坐在那里,两只眼睛瞪得像一对铃铛,神色充满了恐惧,大家的话一句都没能钻进他的脑子里。他就始终那么一动不动地坐着,恰似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曹操突然觉得这座破房子里的气氛十分恐怖:堂外躺着一具尸体,堂内坐着一个活死人!父亲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熬过这几天的。

曹洪擦拭着曹鼎的尸体,用一块--湿--布抹去血迹和污痕。擦着擦着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嚎叫起来:“我受不了……这帮禽兽!”随着喊叫,他竟从曹鼎肋下抽出一支两寸多的钢针来!

“妈的!决不能便宜姓段的。”曹洪叫嚣着拔出佩剑,“我要将王甫、段颎这两个老贼千刀万剐!”

一直没有插话的夏侯惇见状,赶忙起身夺过他的剑,抚着他的背安慰。曹操再也看不下去了:“爹爹,咱们回乡吧!不要在这里待下去了,回去给二叔看病。”

曹嵩摇摇头:“我不能走。”

“走吧,再这样下去,孩儿怕您受不了。天也越来越冷了。”

“我没事。”曹嵩喘了口大气。

“您这又何苦呢?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不是放不开,是没有退路了。咱们曹家好不容易混到今天,绝不能因为宋家的牵连一个跟头栽下去。真要是不能官复原职,后辈还指望谁?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儿孙呀!”曹嵩一咬牙,“我不能走,绝对不能走,我要把咱们失去的东西夺回来!”

“您有什么办法吗?”

“曹节……现在只有靠曹节了,我得设法买通曹节,让他帮咱们洗脱罪名官复原职。”

曹操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初父亲原指望脚踏两只船,一边和宋氏结亲,一边党附王甫。谁料到最后宋氏覆灭、王甫反目,落得个双脚踩空。可被王甫害了还不算完,他又要去巴结另一个大宦官曹节,二次-吮-痔献媚,再受屈辱。虽说是为了后辈儿孙,但这样不顾廉耻的出卖脸面,真的值得吗?

这时楼异和秦宜禄回来了,曹鼎的棺椁已经置备妥当。曹嵩点点头道:“孟德,明天你们仨还有楼异带着尸体走,把宜禄给我留下。这小子能说会道脑子快,我各处走动还用得着他。”

曹操见他如此坚定,也知道阻止不了,看看痴呆的曹炽,道:“二叔也随我们回去吧,他这个样子留下来也帮不上忙,回到家见见儿子,他可能还能恢复。”

不知道为什么,曹嵩用一种厌恶的眼光瞅着曹炽,好半天才冷笑道:“如此也还……你二叔一辈子谨慎小心,到头来却还是获罪罢官九死一生,他这是吓傻了!这病治不了。”他说这话的口气不是同情,而是挖苦。

曹操浑然不觉,仅仅安慰道:“没关系,咱们死马权作活马医,治好了对子孝、纯儿他们有个交代,治不好也算尽心尽力了。我最担心的还是爹爹您,您千万别苦了自己……”

曹嵩甚感宽慰:不管怎样,父子天性,儿子终归还是对我牵肠挂肚的。心里虽这么想,嘴上却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我才不会像你二叔这么没出息。谁叫我指望不上别人呢!”他又莫名其妙地瞥了一眼呆傻的曹炽,徐徐道:“只有我自己活得好好的,才能横下心来救大家。”

曹操觉得老爹挑自己的不是,赶紧许下承诺:“待孩子回去将四叔安葬,马上回来陪您。”

“不必了……”曹嵩说到这儿,突然道出了一句谁都想象不到的话,“从今起你是你我是我。如今我又要舍着脸去钻营,你要是陪着我连你的名声也坏了。”

“爹爹,您这样讲话叫孩儿如何为人呀?”曹操不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还是故意挖苦。

“哼!莫看你是我儿子,事到临头才知道,你面子比我大得多呀!”曹嵩说着站起身,“有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桥玄前不久告老辞官了。”

“哦?老人家还是走了……”曹操心中一阵失落。

“他临走之前来看过我。”

“来看您?”曹操不敢相信。

“是啊!他虽然来看我,但为的全是你。”曹嵩从书柜里取出几卷书,“这是他给你的书。”

曹操接过来一看:“《诗经》?”

“这不是一般的《诗经》,是东海伏氏注解的。他知道咱家坏了事,特意叫他弟子王儁到伏完那里求来的。”

曹操知道,琅邪伏氏,乃经学世家。其显赫名声一直可以上溯到汉文帝时代的伏胜。伏湛更是帮光武帝刘秀打天下的元勋之臣。如今伏湛的七世孙伏完,娶了孝桓皇帝的长公主,乃正牌子的国之娇客。该家族批注的《诗经》是公认的正解,也是朝廷征召明经之人的依据。

“你知道桥玄为什么要送你这套书吗?”曹嵩又坐下来,拍了一下儿子的肩膀,“他这是为你起复创造机会。”

“起复!?”曹操眼睛一亮。

“他辞官前曾上疏朝廷,提议征召明晓古学的年轻才俊,并赦免蔡邕之罪,叫他来主持征辟,将熟知《古文尚书》、《毂梁春秋》、《诗经》的宣入京师,若有才干直接可以当上议郎。你想想吧,桥老头为了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呀!”

曹操顿时哽咽住了,顷刻间桥玄他老人家对自己的关照和鞭策全都涌上了心头,泪水在眼圈里转着。

“他和我聊了很长时间,谈的都是你的事。那老家伙还真是臭脾气,一开口就直言我是宦官遗丑!真是个倔老头!”曹嵩说着说着笑了,“但是他的话打动了我,他说我不管花多少钱、托多少人情,只能给子孙买来官,却不能给子孙买来好名声。他说得对!所以,现在只有靠你自己了,靠着勤勉,靠着钻研古学,才能改换别人对你的看法,这也是改换别人对咱们曹家的看法!那书你一定要好好读,咱们曹家改换门庭洗雪前耻的大任全靠你啦!小子,勉力吧!”

曹操捧着书,已经泪眼蒙眬。

“哼!你小子也知道哭……”曹嵩冷笑一声,“带着这书,回去好好学,不到朝廷征召,绝不要到洛阳来找我。从此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还是脚踏两只船。你听见没有!这可是咱们曹家的大事。”

“孩儿我记下了。”曹操擦擦眼泪,他对父亲脚踏两只船这种说法,还是觉得很别扭。

“还有,如今你在小一辈中年龄最长,记得要和兄弟们相处好。我也盼着你的兄弟们能够帮持你、维护你,成全你的功名。毕竟是同宗兄弟嘛!”曹嵩这几句话虽是对儿子说的,但这会儿眼睛却看着夏侯惇。

夏侯惇会意:虽然没直说,但他总算是承认了。

曹操也明白了,马上补充道:“不但族里的兄弟,对于元让兄弟他们,儿子也还要多多倚仗。”

“很好,那我就放心了。”曹嵩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明天一早,你们就起程吧。”

曹操觉得自己跟冬天似乎有缘。两年前往顿丘赴任就是冬天,现如今载着四叔的棺椁回家,又是在冬天。虽说这次比顿丘那一回的车马脚力强得多,但是载着尸体,又带着痴呆的二叔,这一路的行程实在是令人压抑。

曹炽呆傻傻地坐在车里,不知饥-渴困睡,任凭曹操、夏侯惇、曹洪这帮人怎么呼唤就是不理。后来大家也都放弃了,各自上马,低头想自己的心事。

哪知车马离了河南之地以后,曹炽突然说话了!

“得脱虎狼之地,终于可以回家了。”

曹操正骑着马在前面引路,听得清清楚楚,吓得差点从马上掉下去。他立刻下马,跨在车沿上,掀开帘子一看:曹炽早就不呆坐着了,优哉游哉翘着腿躺在车里。

“二叔,您、您……”

“我什么事都没有!”曹炽的神色已经恢复,“我那是装的!”

“您为什么疯?”

“为了回家,我不想再跟着你爹蹚浑水了。”

曹操恍然大悟:若是他不装病,爹爹岂能轻易放他回乡?不过他故意装疯卖傻,这样的心计却也叫人觉得可怕。

“我累了,真的累了。”曹炽打了个哈欠。

曹操冷笑道:“是啊,您为了骗我爹,一连几天不吃不喝不睡,能不累吗?”

“你小子也不要怪我,我是真累了。”曹炽听出他话里有责备之意,“我装疯卖傻又何止这几天?自入宦途,二十年来如履薄冰,早就有意弃官还乡,今日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曹操打小就对曹炽十分忌惮,可今天却觉得他格外丑恶。索性进了车子,坐到他身边,挖苦道:“您以为我爹是瞎子吗?我这会儿才想明白,他旁敲侧击说了那么多闲话,原来都是冲着你说的。他早就看出你装疯卖傻了!”

“那又如何,我不还是走了嘛。”曹炽憨皮赖脸满不在乎。

曹操见他死猪不怕开水烫,越发感到厌恶,所有往事涌上心头:七叔曹胤说过,当初就是这个人打着老曹腾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是他向父亲泄露卞氏之事,他数年来积累资财一毛不拔,论起对族人的情义远不及父亲和四叔曹鼎……想至此,曹操忽然喝问道:“您也真的放得开手?!”

“那是自然。”

“侄儿倒要问一声,当年是谁最先打着我祖父的旗号钻营为官的?又是谁第一个跑去向王甫献媚的?”

这句话可正打在曹炽的软肋上,他把脸转开,看着窗外:“你从哪里知道这些事的?”

“七叔早就告诉我了。”

“是啊,我是始作俑者,是罪魁祸首!可是我……我怎么知道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他脸上露出一丝-羞-愧,但转瞬即逝,“罢官也好,大家干干净净。我曹元盛怕了,这辈子再也不离开谯县了。我可不想再这么下去,官复原职又如何,王甫能跟咱们翻脸,曹节也能。我要逃活命!实在不行就躲到深山老林里,别人的死活我管不着!反正我现在是族中首富,有的是钱怎么花不行?”

曹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万没想到二叔会说出如此无耻的话。人的本性原来可以这样深藏丑恶!猛然间,这几个月的郁闷、积愤、悲苦都涌了上来,他喝骂道:“呸!你……你太叫侄儿失望了。当初我任洛阳尉,你嘱咐我那些话都多好听呀!可是你自己是怎么做的?你以为一走了之就完了吗?你当年打着我祖父的旗号四处钻营,败坏了他老人家的名声,你如何对得起我祖父?你搞得家族声名狼藉,毁了七叔的前程,你对得起七叔吗?四叔当时还年轻不晓事,你带着他四处巴结钻营,现如今他落得惨死,你就没有责任吗?对得起他吗?我父亲乃恩荫出身,提携你做到长水校尉,如今遇到事情,你却弃他而去,对得起我爹吗?你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你还有什么脸面见七叔、见乡亲,有什么脸面见你两个儿子!亏你一把年纪的人了,就不知道害臊吗?”

“噗!”一股鲜血像箭打的一般从曹炽口中喷出!

曹操也吓呆了:“二叔……二叔……”

“你骂得好!”说完这句话,曹炽的气就缓不上来了,心有不甘地瞪着他,“可是……我……对得起……你小子!”

曹操脑子里轰地一声:是啊,谁都对不起,他对得起我。当初若不是他为我遮掩桓府命案,我岂能入仕为官?想至此他赶紧抱-住曹炽:“二叔,侄儿说话过了,您……”

曹炽想推开他的手,但是已经使不上力气,终于软下来道:“不怪你,我这病……许多年了……”

“侄儿不知您真的有病。”曹操后悔不已,“侄儿错了!”

“我要回家……回家……”曹炽一边说,口中的鲜血一边流,早把衣衫染红了一大片,“仁儿……纯儿……我不能死在这儿……快……”他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已经老泪纵横。

曹操抱着叔父,感觉曹炽的身-子越来越沉,意识逐渐模糊,情知不好。他一掀车帘,从行进的马车里跳了出来,摔了个大跟头。

“大爷,您怎么了?”楼异吓了一跳,赶忙停车。夏侯惇、曹洪也赶紧过来了。

曹操顾不得解释,抢过自己的缰绳上了马:“二叔不好了,恐怕……快走!快走!”

一行人用力加鞭,急匆匆往谯县赶。马不停蹄直赶了一天一夜总算是到了家……可惜,曹炽还是没能完成他的夙愿,这个精明一世的家伙昏昏沉沉死在了马车里。曹操、楼异抱他的尸体下车时,他身上还是温热的。就差一步,就能见到两个儿子了……



联姻夏侯


当丁氏看到卞氏第一眼时,她就意识到自己恐怕再也得不到丈夫的爱了。首先卞氏比自己年轻,自己比丈夫大一岁,而这个女-人比孟德小三岁,丈夫自然会更加宠爱她。其次是她太漂亮了,如此的花容月貌,只要是男人恐没有不动心的;论容貌莫说是自己,就连自己的丫鬟,被丈夫收房的刘氏也比不了。再有一点,她是歌伎出身多才多艺,曹操本性风雅,而她精通音律又善唱曲,这更与孟德相得益彰。

丁氏眼望着这个比自己强之百倍的女-人,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低下头拍着怀中熟睡的女儿。

“姐姐,这就是大丫头吧!”倒是卞氏先打破了尴尬。

“是。”丁氏稍微抬了一下眼睑。

“有四岁多了吧?”

“嗯。”

“长得真像夫君,尤其是这双毛毛乎乎的大眼睛。不用问,将来一定是个美人胚子。”卞氏摸着孩子的脸说道。

丁氏本是通情达理的人,见她这样夸奖女儿,便客气道:“瞧你说的……妹子,听说你为夫君在那破茅屋里吃了两年多的苦,这两年来又多亏你照顾着他,真是难为你了。”

“嗐,姐姐说的哪里话来?服侍咱夫君还不是当然的?”卞氏侧身坐在她身边,“再说孟德救过我们姐弟的命,我这也是报答他,理所应当啊……姐姐是正经人家的姑娘,恐也难知道我这等人家的苦。”

“妹妹既然已经进了门,就不要再提过去的事了。”丁氏这话里多少透着生分。

卞氏心思灵敏,见她这等态度,低头思索片刻笑道:“姐姐,大丫头实在是可人,能叫我抱抱\_她吗?”

丁氏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女儿轻轻交到了卞氏手里。卞氏抱过孩子,微微地摇了摇,轻声道:“大丫头真乖,长得真漂亮,又有爹娘疼,不像我……姐姐,一瞧大丫头我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

“哦?妹妹小时候一定也这么可人。”

“我哪里比得上她。”卞氏这就顺势打开了话匣子,“我是琅邪郡开阳县的人,家里就是种地的。我五岁那年……也就像大丫头这么大的时候,哥哥叫当兵的抓去打仗,一去就再没回来。

“后来村里闹瘟疫,爹娘就都死了,当时我弟弟阿秉才两三岁,两个孩子没爹没妈可怎么活呀?好在我还有个叔,他也没个孩子,就把我们收养了。我那婶子人特好,因为不能生养倒是把我们当亲生儿女般看待,一家四口虽不富裕但还算过得下去。

“可是好日子不长,转年瘟疫越闹越厉害,村里的人死了小一半儿,我那婶娘也没了。我叔后来又续娶了一个女-人,人都道后娘狠,就更何况后婶娘了。成天不是打就是骂的,小小年纪就支使我缝缝连连,吃饭的时候就丢给我们俩一人一块饼子,我那叔生性老实懦弱也做不了她的主,最多私下里塞-我们点儿吃的。阿秉正是长身\_体的时候,常常闹着吃不饱,我就饿着自己紧着他吃。

“记得有一次,半夜三更的阿秉实在是饿坏了,我就从缸里偷了一把生豆子拿火烀烀给他吃,也不知怎么就叫我那后婶娘知道了,一个巴掌打掉我一颗牙,过了好几年才长出新的。后来稍微大点儿了,我们俩就跟着叔父种地,耕种锄刨什么活都干,可婶娘就是不给饱饭吃。又过了两年她怀了孩子,要是她有了亲生儿女那还能有我们的活路吗?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我们俩就合计着逃出家门。正巧村里路过几个卖唱的,我就偷着求他们带我们姐弟走。

“记得那是年底下的一个夜里,正是最冷的时节,我和阿秉一人穿了一件破衣服偷偷溜出来,就朝着叔的屋子磕了三个头就跑出来了……去年我差秦宜禄替我打听了,我那叔叔如今也故去了,那个遭恨的婶娘据说活活饿死了。”她说着将大丫头放到床榻上,并为她垫好枕头盖好被,又接着说,“从叔父家逃出以后,我跟着师傅学唱曲,阿秉就学着吹笛子,我们跟着这队艺人游遍豫、兖、青、徐四州,走街串巷到处卖唱糊口。十四岁上我们过泰山郡,夜里无处投奔就夜宿荒山,正遇上一伙子山贼强盗,师傅一家子人都叫他们杀了,我拉着阿秉逃了一夜,连鞋都跑丢了。其他人也都跑散了,我们姐俩就沿街乞讨,好不容易凑了点儿钱,先给阿秉买了支笛子,我们俩就相依为命接着卖唱为生,常遇到纨绔子弟泼皮无赖,阿秉为了保护我没少挨打。

“后来我们就在谯县桓家遇到了孟德,那天要是没有孟德他们,我就叫恶奴才糟蹋了,阿秉也得叫他们打死……受人之恩涌泉相报,当时这事要是翻出来孟德的前程就完了,我们就由德儿兄弟带着藏在了西边山上。唉……我没有办法报答夫君,只有在他身边伺候他,别说当小妾,就是做个使唤丫头那也是本分呀!”说着说着卞氏已经眼泪汪汪。

“没想到妹妹的身世这样苦……换了我是你又能怎么样呢?细想起来,咱们女-人除了这身-子还有什么呢?”丁氏听了她凄惨的身世也红了眼圈,这样一来两个女-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丁氏释然不少,安慰道:“妹妹,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咱好好跟孟德过日子,过去的事不要多想了。赶上年节,你跟我们一块回娘家,咱们就做对亲姐妹吧!”

“嗯。”卞氏扭身跪了下来,轻声细语道:“好姐姐,那真是感谢您的大恩大德了!”

“起来起来。”丁氏赶紧低头相搀。

正在这时门一响,刘氏走了进来,见丁氏这样对她心里一阵不快:“姐姐也忒好心了,人家跟着夫君在外面当官儿太太,什么样的人不巴结她,还用得着您费心吗?”接着又一蹙娥眉冲卞氏嚷道,“你这人怎么一点眼力都没有,夫君在外面招呼客人,你也不去厨下里张罗,跑到这儿来向姐姐献巧,难道使坏光耍我一个人不成?”她嚷的嗓门不小,把大丫头都吓醒了,孩子小不省事,咧开嘴哇哇哭起来。

丁氏赶忙抱起孩子拍着道:“大丫头,乖……不哭不哭,是姨娘说话呢……你也是的,怎么这么跟卞妹妹说话?”

“妹妹?奴家有您这个姐姐,不缺什么妹妹。”说着瞥了一眼卞氏,“走!随我去前面忙活去。”

卞氏见她这样,心里颇为不快,但毕竟人家是姐姐,自己是新来乍到,于是笑着脸说:“刘姐姐您别急!是奴家我的不好,难为您自己忙了这半天。这样吧,干脆你陪着姐姐哄大丫头睡觉,我自个儿去张罗就成了。”说着给俩人道万福,袅袅去了。

“你看你,怎么这样挤对人家?”丁氏见她走了埋怨道。

“姐姐忒好心了!她本是歌伎出身,天生的狐媚子,那眼睫毛会说话,最能迷惑人了,你千万不要信她的话。”刘氏说着拿出一块帕子俯身为大丫头擦拭眼泪。

“唉……咱们都是女-人家,你何必难为她?她也不容易,别的且不提,为了孟德的前程在那破茅屋里藏了两年。冬天冻夏天热的,换你去试试?”丁氏方才听了卞氏的话心里已经有些同情她了。

“姐姐不要这么心善,将来的日子还不知道什么样呢!别看她现在这等模样,日后要是生下一男半女的,哪里还会把咱们姐妹放在眼里?奴家原不过是伺候您的下人,吃再多苦受再多罪也是本分应当的,可姐姐不能受罪呀!出门子的时节老爷夫人怎么嘱咐我的?该想到的我得替姐您想呀!”刘氏委屈道。

“我也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看她实在不像是两面三刀之人。”丁氏低头想了想道,“咱们姐妹和和气气过日子难道不好吗?像你这样挤对她,也难免她回头算计你,这样下去哪儿还有个完呀!”

“话虽这么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姐姐!大丫头,还有将来再有别的孩子,可千万不能叫她抱,要是她使坏您可怎么办呀!我的亲姐姐!”刘氏叹了口气,忽然趴到姐姐耳边,“我可能也有喜了。”

“真的?可得留意身-子啊。”

“那是自然。”刘氏虽这样说,但眼神有些暗淡。前番曹操举孝廉之时,与她颇有鱼水之欢,因此产下一子,起名叫做曹烁,可是没过月就死了。刘氏不但没得儿子,反弄了一身病,这次又怀孩子,时而感觉身-子不支,恐怕这孩子不容易生。

丁氏了解她的心思:“你要是感觉不好,可得赶紧……”

她话未说完,环儿忽然连蹦带跳跑了进来:“丁姐姐,我给大丫头刻了一个小木人!”说着递给丁氏。

“好妹妹,你真懂事。”丁氏摸摸环儿的小脸。

刘氏却又悻悻道:“大丫头睡觉了,环妹妹先出去玩,一会儿她醒了你再进来。”

“那好吧!”环儿蹦蹦跳跳又去了。

“你看你,跟个孩子也这么凶!”丁氏抱怨她。

“我不是冲她!她姓环,狐媚子姓卞,真不知道他们算是哪一门子亲戚,主不主仆不仆的!咱们夫君也是,竟带回来一家子,又是小舅子又是小姨子的。夫君也太荒唐了……”

丁氏叹了口气,她也对曹操有许多不满。姐俩就这样对坐着各想心事,半天没再言语……


这会儿客堂里分外热闹,曹操、卞秉、夏侯惇、夏侯渊、曹德这五个一同遮掩桓家人命案的兄弟又凑到了一起,两位叔父的大丧忙完,大家总算可以坐下来推杯换盏了,有谈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情。

“不管怎样,现在也算是风平浪静。子孝、子廉服孝不能饮酒,今天就咱们五个吧。看了父亲新来的书信,他跟曹节接洽得不错,咱们曹家有东山再起大有希望。大家该缓口气了吧。”曹操边说边思量,他大致也猜得出父亲又破费了多少。

“兄长,你还没罢官回来那会儿,知道家里乱成什么样了吗?皇后被废,宋酆下狱就已经人心惶惶了,诏书一下来全族的官都给罢了,这还了得?七叔私底下把毒药都预备好了,要真到了事不可解的地步,就一家老小凑在一块自杀算了。”曹德说到这儿大伙都笑了。

说到曹胤,曹操一皱眉:“七叔的病越来越厉害了。大家可要留心点儿。”他心里不由得升起一阵沉重:曹家虽然地位显赫,但毕竟是靠宦官起的家,曹嵩、曹炽、曹鼎虽然都曾身居高位,却未见得有什么才学德行,唯有七叔曹胤是这个家族中的奇葩。他德才兼备为人和善,在乡里有良好的口碑。但就是这样一块无瑕的美玉,却因为顾及家世一辈子都没有为官。如今两个兄长的死,又给他带来沉重的打击,卧病在床几乎不能走动,这对于曹家无疑是一个遗憾。

曹操喝了一口酒,又接着道:“阿德,你多预备些东西,另外我从顿丘带来些驴胶,明天咱们去看看他。”

“成!”曹德忙着给大家满上酒,“先不提七叔的事,兄长前不久把我害得好苦呀!”

“怎么了?”曹操莫名其妙。

“还怎么了?我问你,我那卞氏小嫂的事儿是如何被爹爹知道的?连累得我跟着倒霉,爹爹一连来了两封信,骂得我狗血淋头,说我不诚实不孝顺,和你一块骗他,还说我人小鬼大窝藏罪人。”

“好兄弟,这事儿我也不知情,我前脚叫秦宜禄来接人,后脚爹爹就知道了,多少有点儿邪!”

“邪什么?爹爹的眼线到处都是,过去在洛阳你一言一行他全能知道,我早就说过这样的事儿瞒不过他,不如实话实说。你就是不信,怎么样?把我也搭进去啦!你正正经经纳人家当妾也不要紧,来信告诉我一声呀!你那儿都没事儿了,爹爹来信问我。我这儿还帮你编瞎话呢!全都露馅了,他能不火吗?”曹德啧啧连声,“依我看,你派的那个秦宜禄本身就有问题,那小子精得眼毛都会说话,到了爹爹那儿还不知道说什么了呢?”

“不会吧……他有这么大的胆子?”曹操还是对秦宜禄坚信不疑。

“你们听听!他还是纳妾了吧!”夏侯渊听了他俩的话,朝卞秉挤了挤眼,玩笑道,“当初我就说你这姐夫心思不正。你现在琢磨琢磨这事,在桓府看上你姐姐了,然后就借着杀人抢亲,抢完就藏起来,让他弟弟把你们看得死死的,再一步一步往小妾过渡!瞧他多--奸-诈呀!”

“哈哈……”卞秉嬉笑道,“你说得对!我这就上衙门告状去,告你们四个!”

“这里怎么还有我们的事?”夏侯渊不解。

“你想这道理呀!我姐夫是杀人在逃又是强抢民女,二哥是窝藏要犯知情不报。元让大哥从中教唆,定下--奸-计。大个子你呀,是代罪顶替,也得挨板子!”

大伙闻此言全乐了。曹操猛然想起连累夏侯渊坐了这么久的牢,经过这两场丧事都忘了,忙端起酒道:“妙才呀,你为我受苦啦!”

夏侯渊端起酒来一口灌下去,抹抹嘴笑道:“受苦倒谈不到,就是闷得慌!整天跟衙役班头们吃肉喝酒,连牢门都不锁,想出来就出来,晚上回去睡觉就成了。说是坐牢,一年半下来长了一身肉!哈哈……要说王吉那是鼎鼎大名的酷吏,对咱们家可算是天大的面子了。”

说到酷吏王吉,曹操不禁后怕。生死原只悬于一线,要是王甫彻底翻脸要曹家满门下狱,恐怕都等不到朝廷处置,就得被王吉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祸害死。

夏侯惇却没想那么多,见兄弟得意扬扬便劈头训道:“你小子也是,闲着没事练练武,跟那些衙门小人厮混什么?”

“冤枉我喽!我可练了!”夏侯渊满不在乎。

“练了?”

“就跟那些衙役牢头练的。”夏侯渊一扭嘴,“我把他们都练趴下了,后来都不敢跟我来了,要不怎么请我喝酒吃肉呢?”

众人不禁哄然大笑,曹操灵机一动,也笑道:“妙才,我可得好好报答报答你。”

“孟德莫要提报答的话,”夏侯惇插了嘴,“我家老祖宗夏侯婴就曾经替高祖爷顶过罪,我们夏侯氏顶罪可是有历史有经验的。”

曹操却笑得很神秘:“这一次,我可一定得报答。”

“客气什么?咱们兄弟间还提什么报答。”夏侯渊一摆手。

“那不行,这事我琢磨很久了,你到现在还没有成家,我想做主把我妻子丁氏的亲妹妹许配给你。”曹操认真说道。

“哦?”夏侯渊一愣。

曹操凑到他耳边说:“你小子放心,跟我那婆娘不是一母所生,比她漂亮多了,你艳福不浅呀!”别看夏侯渊外表粗狂,却也是个薄面子的人,一听这话脸都红到脖子根了,用大手挠着后脑勺嘴里支支吾吾:“我不讨婆娘、不讨婆娘!”

“胡说!”曹操抓住他的手说,“婚姻大事乃人之常情,哪儿有当一辈子活鳏夫的道理?成了婚才不愧那‘大丈夫’三个字呢!”

“这个事……这个……”

“这个事就这么定了!”夏侯惇一拍大腿,“你这大傻子,还笑话人家抢亲,人家给你提亲你都不会应承。孟德,我做主了!这亲事我们妙才答应了!”

“好!”曹操端着酒站了起来,“咱们可连了亲了!”

“孟德!你先坐,我也得向你提一桩婚事。”夏侯惇神秘地一笑。

“向我提?谁家姑娘看上我了?没关系,我是多多益善。”

“我可不是玩笑,是诚心诚意向你家求亲的。”

“哦?”曹操不太相信,“你说说。”

“我给我二小子求亲,要你们家大丫头给我当儿媳妇。”夏侯惇表情严肃,直勾勾瞧着他。

曹操愣了一会儿:“这……成!你们老二懋小子嘛!那孩子长得俊,岁数也合适,这个娃娃亲不错!既然元让开了口,从今儿起,你家夏侯懋就是我曹孟德的娇客啦!”

“好好好!都端酒!都端酒!咱们都做了亲!”夏侯渊也站了起来,伸手就拉一左一右的卞秉和曹德。

“这里怎么还有我们俩的事儿呀?”卞秉个子矮,生生被他提拉起来。“怎么没有?你姐姐嫁了孟德,就跟嫂子算是干姐们了!你姐姐的干姐她亲妹妹嫁我,你也算我小舅子啦!”夏侯渊笑道。

“这怎么这么乱呢!越听越像绕着弯骂我。”卞秉一吐舌-头。

夏侯渊又道:“看我们这儿定亲,你心里痒痒了?要不我替你向环儿也求个亲?省得你天天追在人家-屁-股后面吹笛子。”

卞秉臊了个大红脸:“你可别瞎说,我们是干兄妹。”

“你哄谁呀?少废话!喝!”夏侯渊提着他耳朵要灌,又见曹德不声不响把盏撂下了,便嚷道,“子疾,你别撂下呀!要不咱俩也做亲,你婆娘不也生了个闺女嘛,将来我有了儿子让她当我儿媳妇。”

“嘿!我曹家的闺女都给你们夏侯家呀!”曹德冲曹操笑道,“哥!你听见没有,他儿子连影儿还没有呢就把我闺女定出去了。你闺女嫁给元让他儿不说,连小舅子小姨子都搭进去了,咱这买卖可赔大方了!”诸人哈哈大笑,唯有夏侯惇与曹操相视无言,有些秘密只有他们两人知道:曹嵩是曹家养子,实际上原本就是夏侯家的孩子,是夏侯惇的叔叔!这是夏侯惇的父亲临死前告诉他的,此次进京曹嵩也含含糊糊承认了这回事儿,所以曹操的女儿嫁到夏侯家等于嫁回本家,这门亲戚也就算是落叶归根了!

可是他们俩也没有料到,夏侯渊的几句戏言日后也做了真:十五年后曹德的女儿真就嫁给了夏侯渊的儿子夏侯衡。不论曹氏与夏侯氏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两家的亲戚关系却注定世世代代纠扯不清了。至于环儿日后的郎君,他们却全都估计错了!

当晚曹操喝了不少,但他已经跟丁冲、鲍信、楼圭这些酒鬼练得好酒量,并没有什么醉意。夜已经深了,他轻轻踱进后院,本想蹩进卞氏的卧房,一抬头却见正房里还闪着灯光。他轻轻蹭到门前微微推开道缝往里瞧。丁氏正坐在织机前忙着穿梭,这位夫人虽然容貌平庸才识浅薄,但勤劳贤惠倒是无可挑剔的。

“你还没睡?”曹操轻轻走了进来。

“哦?”丁氏没有想到丈夫会来自己房中过夜,“你来了。”

“白天伺候这帮闲人、照顾孩子忙一天了,还不睡?”曹操说着准备宽衣。

“大丫头白天睡多了,晚上不困了,我哄了她半天,才刚交她奶娘抱走。”

“你这又是做什么?”曹操好奇地问。

“织些布,做些鞋和香囊!”丁氏边忙边说。

“你真是瞎操心。”曹操笑了,“家里的东西都是京城带回来的,全是上好的,哪儿还用得着自己做?”

“那可不一样。”丁氏停下手里的活儿,接过曹操脱下的衣服道,“现在你也不是官身了,虽然家里积蓄不少可毕竟没了俸禄,大手大脚惯了,光指着田产怎么成?有道是坐吃山空,我闲下来做些东西,交些贩夫也算是一笔小钱。积少成多,谁知道将来什么时候就能用上呢!”

曹操看着妻子,暗暗思量:“她真是傻得可爱,曹家根基这么硬,只要躲过此难,将来还会有什么难处?要是躲不过此难,再多的积蓄也是便宜了他人。”夫妻俩躺在床榻上,只有榻旁一盏微弱的油灯还亮着。两个人都没睡着,仰着头想着各自的心事。

此刻屋里静悄悄的,甚至可以听见彼此的喘息声。就这样熬了一阵子,丁氏才叹息道:“时辰不早了,快歇息吧!明儿我去帮七婶子熬药,再回家把妹妹跟妙才兄弟的婚事说一说。”

“嗯。”曹操翻身吹灭了灯。

这会儿丁氏的手已经不安分地伸了过来,可是曹操对她没有一点反应。丁氏见丈夫不理她,只得把身-子转了过去。

没了灯光,曹操心里平和了许多,但依旧没什么睡意,脑子里乱乱的。扭过头来,望着背对自己的妻子。那朦胧的月光透过白色的窗纱撒在她身上,她总是把被子拉得很高,只露出丰腴的脖子,在她散开的乌黑长发装点之下,那张平庸的面孔似乎已变得朦朦胧胧。

丁氏突然说话了,那声音好软弱好无力,而且还带着点酸楚的味道:“夫君,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奴家没读过什么书,但也知道仕途的事要慢慢来,这急不得的。”

一瞬间,曹操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无数情景:当年是她精心照顾着自己的起居;是她张罗着为他纳娶刘氏;是她十月怀胎给他生下女儿;是她每日在织机前辛勤忙碌……

曹操猛地掀开被子从后面抱-住她,随即扳过她的身-子——在月光下曹操看见她眼里正噙着泪水。他不再犹豫什么,轻轻吸-吮-着她的泪水,在她的耳畔吐露着情话……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