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卑鄙的圣人曹操(1-10全集) > 卑鄙的圣人2 > 第十章   皇帝卖官,曹嵩出价一个亿

第十章   皇帝卖官,曹嵩出价一个亿



买官风波


中平四年(公元187年)十一月,由于暴发了渔阳张纯、张举的大叛乱,刚刚上任五个多月的太尉崔烈成了替罪羊,刘宏借口其失职将之罢免。但接下来的事情却令曹操兄弟咋舌——老爹爹曹嵩承诺出资一亿钱买太尉一官!

此事一出何止洛阳、沛国两地,全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州郡县乡大街小巷无不议论纷纷:曹巨高本为宦官养子--奸-竖遗丑,位列九卿把持朝堂,党附阉人恬不知耻,竟以亿万家财贿赂小人取媚昏君,换取上公之位,哗天下之大然!再说两千石俸禄的人,亿万家资又从何而来?无非贪赃枉法巧取豪夺,欺压良善狠榨民财。崔烈买官出自无奈,他曹巨高--奸-诈小人不择手段,哗众取宠毫无廉耻……

士林同僚无不齿冷,黎民百姓无不唾骂!

老曹嵩一封要钱的文书打到谯县家乡,曹操、曹德、曹纯-羞-得家中一坐,连门都没脸出了。

“哼!这可真是天要下雨,爹要买官呀!”曹操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偏要买咱也拦不住。”曹德耷拉着脸,“既要钱,打开库房拿给他吧!《孝经》有云‘谨身节用,以事父母’,咱们兄弟把心尽到就是了。”

“你说的是庶人之孝,非士人之孝!”曹纯插话了,“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

“不对,《孝经》还说……”

“行啦!行啦!”曹操听不下去了,“什么节骨眼儿?你们俩还有心思辩经……”

曹纯把嘴撇得高高的:“我还没出仕呢,先摊上这么一档子窝心事,有这么个伯父,将来同僚百官怎么看我呀?”

“你这孝廉谁给的?”曹操白了他一眼,“他是你伯父,他更是我亲爹!我们俩当儿子的能怎么办?事情已经出了就别计较谁对谁错了,先解决问题才是真的!”

曹德虽然满口表示应承,但心里也很不满:且不说买官一事对错,单这亿万家财,不少钱是他辛苦操持家业才有的,虽说是老爹伸手多少都该给,但岂能事先连个招呼都不打。人言随心不越矩,老子用儿子情理得当,但也得为儿孙留些福禄、存些阴德呀!想到这里便坦然道:“我看没什么问题,咱们的钱粮、绢缯库里本就有不少,再把这俩月的开支控制一些,老爷子京里还有不少梯己,凑一凑就够了。咱家还不至于砸锅卖铁!”

“你说得可真轻巧,”曹操见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钱不难凑,可是怎么给他送呀?”

这一言可把曹德点醒了:对呀!现在是什么年月?强盗横行匪患猖獗,这亿万财产拉开队伍有几十车,现如今此事天下皆知,多少亡命徒沿路等着这笔财呀!这么一想,曹德汗下来了,拍着脑门道:“不好办……这该如何是好?”

曹纯也吓了一跳:“这数目太显眼了。”

“爹爹糊涂呀!”曹操一拍大腿,“如今这年月万不可露财!这个名声嚷嚷出去,谁人不知咱曹家有钱?穷朋友要伸手,乡里乡亲更得求周济。贼人就是不偷不抢还得惦记咱呢,更何况天下尽是亡命徒。从此以后,咱曹氏一门多事矣!”

曹德唏嘘不已:“远的顾不上,眼前这事儿可怎么办呢?答应了不给钱,宦官岂能善罢甘休,皇上还不得抄了咱的家?都换成金银细软成不成?”

“那肯定不行!”曹纯先给否决了,“小小谯县有什么宝物?你把丁斐的金库换空了也没多少东西,一亿钱呐!那得多少东西?再说金银在咱们这里稀罕,在京师之地就不算什么了,到了洛阳一准儿换不出这么多,要是那么干咱们赔大方了。依我说,找郡将老爷借兵护送。”

“没听说过!”曹德简直气乐了,“哪儿有国家的兵替财主押运东西的?”

曹纯到这会儿也满不在乎了:“咱也别顾那么多,干脆我也豁出我这孝廉的脸面不要了,憨着脸去找郡将试试吧。”

“咱不要脸,人家还要脸呢!”曹德头上汗涔涔的,“袁忠是个什么人,你心里不清楚?他把名声看得比性命都重,因为耿直与同族的袁逢、袁隗都绝交了,岂会帮咱办这种事?”

曹纯眉头拧成个大疙瘩:“那咱找夏侯家、丁家多凑点人?大不了咱再出点儿钱就是了。”

“这不是多少钱的问题,”曹德连连摆手,“人家也是有脸面的,夏侯惇一方名士,丁斐的族叔丁宫如今也是九卿之位了。就是人家肯帮忙,你好意思折人家的脸面吗?这事不光彩,越是好朋友越不能牵扯进来。”他这么一说曹纯也没主意了,哥俩默默无言都盯着曹操。

曹操一拍巴掌:“咱自己运!”

“什么!?”哥俩吓一跳。

“没问题的。子和,你去把楼异找来。”

曹德见曹纯犹犹豫豫地去了,问道:“阿瞒,你真的有把握吗?咱家的仆僮都去才多少?种地的佃户不顶用的。”

“哼!”曹操冷笑一声,“已经露了财,干脆咱学孟尝君吧!庄门口竖起大旗招募家兵,咱家也当土豪啦!不管是流民、逃犯,只要有力气咱就收。”

曹德是老实人,眼睛都瞪圆了:“这成何体统?”

“你以为这趟子事完了就天下太平吗?咱家从此得有个防备,以后这些人就给咱家护院啦!此为长久打算,这年头你不强硬人家就要吃你,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曹操讲到这里突然有些兴奋,“等人招来,我选出几百强悍人物,带着他们押运财物进京。就这么定了。”

说话间楼异匆匆忙忙来了:“大爷您有何吩咐?”

“带人竖起旗帜,招募穷苦之人和流民。好酒好肉招待他们!”

“诺。”楼异只管应承,不敢多问。

“再有,你还记得辕车、突车吗?”

楼异低头想了想:“是什么东西?”

曹操提醒他:“当初在皇甫嵩营里……”

“哦!小的知道,守城之物,布置辕门、突门之用。”

“就是这个!你……”曹操回头看弟弟,“德儿,你说这些财货得有多少车?”

“若都换成四出、五铢不易,恐怕还得有些绢帛,差不多有三十多车吧?”

“楼异!”曹操一转脸,“你去找匠人,也把会干木工活的人全动员起来,打造五十辆辕车、八辆大的突车,备好二十丈粗麻绳。”

楼异吓得一哆嗦:“您这是要打仗啊!”

“对喽!押着这么多财货,岂不就是打仗?”曹操拍拍他的肩膀,“多找些刀枪棍棒,天冷准备厚衣服,告诉厨下置备炒麦口粮。押运的人你去选,挑胖的挑壮的,先选三百人。走吧!”

“诺。”楼异一溜烟去了。

曹德不禁感叹:“我们都不成,还是哥哥你能办事!”

竖起招兵旗,自有吃粮的。十里八村没着落的汉子全来了,曹家的庄院比集市都热闹,只要选上了二话不说先给一斗粮一匹布。楼异站在大车上一边招呼选人,一边催木匠干活。三天下来该置备的也算差不多了,楼异的嗓子也喊哑了。

临出发的前一晚,在曹家庄院里摆开了流水席,三百壮士连同家人仆僮都开了荤。夏侯家拉来的牛羊一口气宰了三十多头,又把丁冲藏的好酒赊来几十坛,大冬天在院子里外烧起火堆,这些粗人吆五喝六甩开腮帮子这通吃呀!都是饿久了的,见了酒肉比见了爹都亲。

曹德、曹纯坐在主家席上看得直哆嗦,曹昂、曹安民俩孩子吓得不敢出家门。左右当家的夏侯廉、丁斐都不愿意来。倒是夏侯渊、丁冲来了,一个是大老粗、一个是有酒就来,俩人倒很受用。

气氛太乱,曹操扯着脖子对弟弟喊:“子疾,你是当家的,对大家讲两句吧!”他岂敢发一声,只道:“大哥,你来吧!”

曹操便不推辞,迈腿站到了桌案上,开口便嚷道:“肉肥不肥?”

“肥!”这一句话就把穷汉们的注意力集中过来。

曹操作了个罗圈揖:“列位兄弟,我曹某人请客,是想请大家帮个忙!我家老爷子如今当了太尉了!”他说到这儿故意提高了声音,“但是他妈狗阉人要勒索我爹的钱财,若不然就要把我们家刀刀斩尽刃刃诛绝,抢劫一空!”

曹德身-子都木了:阿瞒的瞎话怎么张嘴就来呢?哆哆嗦嗦拿起酒来呷了一口,却听到不知谁喊了一句“那咱反了吧!”吓得他一口酒全喷了出来。

“反不得!反不得!”曹操直摆手,“我老爹的命还攥在人家手里呢!现如今老爹叫人家关起来了,连块饼子都吃不上,十常侍倒是大鱼大肉。我得拿钱换老爹的命呀!我从小没娘,是我爹一把屎一把尿把我们兄弟拉扯大的,当年没钱读书我爹把裤子都卖了。所以我要对得起良心,咱实话实说……”

曹纯把头扎到桌案下面偷着乐:你有一句实话吗?

“兄弟们!”曹操端起一碗酒,“明天,大家跟着我到洛阳送钱。为了咱老爹,一路上要是有强盗咱就跟他们玩命!我先干为敬。”大伙吵吵嚷嚷都把酒灌下去,却听曹操话锋一转,“但是丑话我也得说在前头,这钱是救我爹命的!送到了洛阳,回来我还请大家吃肉喝酒,还给你们粮食。若有谁趁火打劫,敢偷敢抢……”

他话未说完,只见穷人堆里站起一个大个子,嚷道:“那谁他妈是狗娘养的!曹老爷对俺不薄,谁敢偷钱俺第一个跟他没完!人家财主跟咱讲良心,俺们也得跟人家讲良心,对不对啊?”

“对!对!”所有人都随声附和。

曹纯一看喊话的是秦邵,不禁又是狂笑。这必定是事先安排好的。

“好!”曹操又端起一碗酒,“只要大家帮我这个忙,以后大家的困难我也帮!缺房子、缺地、缺钱、缺老婆都有我呢!我给大家唱个曲,助助大家的酒兴,明天一早咱就出发!”说罢回头招呼曹德、曹纯、吕昭,“一块唱一块唱!”

“唱什么呀?我们哪儿会呀?”仨人面面相觑,却听曹操已经扯开了嗓子:“倬彼甫田,岁取十千。我取其陈,食我农人……”

“是《甫田》!”吕昭拍着手笑了,“咱们跟着唱吧!”

四人放开了嗓子,越唱越高兴:


倬彼甫田,岁取十千。我取其陈,食我农人。自古有年。

今适南亩,或耘或耔。黍稷薿薿,攸介攸止,烝我髦士。

以我齐明,与我牺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农夫之庆。

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谷我士女。

曾孙来止,以其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尝其旨否。

禾易长亩,终善且有。曾孙不怒,农夫克敏。

曾孙之稼,如茨如梁。曾孙之庾,如坻如京。

乃求千斯仓,乃求万斯箱。黍稷稻粱,农夫之庆。报以介福,万寿无疆。


“田亩大无边,收粮万万千,仓中取积谷,供与我农夫……有田有粮有儿孙。”一首《诗经・甫田》唱出了穷汉们共同的期盼。真唱得那些铁铮铮的汉子们热泪盈眶,唱得他们顿足捶胸,唱得他们推杯换盏,不知不觉间也把这帮人对曹家的亲近感唱出来了!

丁冲早醉得不成样子了,两眼发直呆愣愣坐在那里,模糊不清地喊道:“喝酒!”

“喝!”所有人都端起了碗——玩命灌吧!

这场酒直闹到亥时才散去。曹孟德长出一口气,回头对弟弟道:“这帮人现在能用了。”

曹德叹服得五体投地,作揖道:“哥!从今往后,这个家你来当吧!小弟心悦诚服。”

“非常之时非常之用,弟弟你还是一家之主。”曹操说到这儿有些感伤,“为了咱爹……不论是非对错……咱俩……”

“咱俩且愚孝一次。”曹德笑着接过话茬。从小相依为命,可谓心有灵犀。“阿瞒,明天上路,你早些休息吧。”待兄长走了,曹德却带着家丁收拾东西,把余烬的火星一处一处踩灭……

曹操回到丁氏房里,见她还在织布,便带着醉意从后面抱-住她:“夫人,别忙了。”

丁氏今晚却很高兴,微笑显得格外灿烂,平庸的相貌在灯下更觉朦胧:“你今天终于笑出来了。你知道自己多长时间没笑过了吗?”

曹操叹了口气,没说话。

“你是个俗得不能再俗的人,”丁氏依旧推着织机,“当隐士,你想都不要想。”

“那可未必。”曹操一耸鼻子,“此行不过是事到临头不能不管罢了。子疾是个书呆子,子和还小,其他族里兄弟都是废物,不指望我还能指望谁?”

“你看看,你还是舍不得家吧?”

“但我舍得国。”

丁氏一转身:“舍不得家的人自然舍不得国!”

曹操在她额角吻了一下:“咱们歇息吧!”

“你去妹妹那边吧。”

“我偏不!”曹操在她胸前摩挲着。

丁氏推了他一把:“你去陪陪她吧,生了儿子都不给人家一个笑脸。她跟我哭了多少次了,你还有个当爹的样儿吗?”

曹操停下了手:“那我……”

“去吧去吧!”

“我去去就来……”说着他便匆匆忙忙走了。

丁氏手中的梭子不动了,自言自语道:“说得好听,到了那边你怎么还能回来……”



废帝阴谋


转天清早,三百壮士列队齐整,每人一条枣木棍。曹家心腹家丁赶出拉财货的马车,马车后面再挂辕车、突车。曹操、楼异各自乘马佩剑,刚要出发,夏侯渊带着几个人赶来了,还说若不是丁冲喝多了叫不醒也会去的。曹操千恩万谢,总算是离了家园。

沛国与洛阳相隔一千二百里,曹操不知走过多少次,但只有这一次最迟缓而紧张。虽照旧取道柘杞之地,可这样繁复的队伍拉开了足有半里地,步行护送缓慢得很,加之冬日天短,一天走不了多远。更要紧的是人多货多,一路上绝不可能入城休息,驿站也收容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露宿。

曹德已经提前为大家备好充足的干粮,到了夜晚曹操止住队伍,喊一声:“落驮打盘,安营扎寨!”三十辆马车围一个圈,牲口解下来单栓,这样就是有人行抢都不可能整车带走了。然后将五十辆辕车解下,在外面再围一个大圈,这就成了一座流动的营寨,东南西北让出四道门,以麻绳绑缚突车竖起,就又有了四座突门。里面的人汲水遛马自由出入,外人想要进来,突门边却有专人把着。夜深人静时,另有值夜之人,只要点上火把爬上辕车一坐就可以了。

夏侯渊看得咋舌:“这简直像是座营寨。”

“这就是营寨,”曹操笑了,“只不过是古人之法,如今打仗不用战车了,这样的车营也就不常见了。不过咱们用来保护财物却是再合适不过。”

“你跟谁学的?”

“墨子。”曹操摇头晃脑。

“磨子?还碾子呢?”

楼异都笑了:“您可真是个白地,我都知道墨翟,兼爱、非攻嘛!”曹操连连点头:“不错,墨子其人虽倡‘非攻’,却是格外善守。这车营之法就是他留下来的。”

就这样,白天大家举着棍子护卫,晚上扎下车营休息。如此安排可谓针插不透。夜晚也确有勘视的匪人,无奈望营兴叹铩羽而去。队伍行了六天,总算是平平安安到了豫州,待过了中牟,至河南之地,曹操便不让那三百汉子再往前走了。一来河南之地天子脚下怕惹是非,二来更是怕他们到京看见太尉府,那编的瞎话可就被戳穿了!

夏侯渊先带着三百汉子回转,曹操、楼异则率领心腹家丁继续前进。入了关就不必再担心贼人了,没了步下之人,马车也可以放开些脚程,第二天晚上就赶到了都亭驿。再往前十里就是洛阳城了,但这一路行来人困马乏,夜晚又关了城门,大家只好再露宿一夜。

转日天还未亮,曹操就起来了,他把大家都叫醒,吩咐将所有的辕车、突车都烧了。

“为什么?留着以后还可以用呢。”楼异不解。

“冕弁兵革,藏于私家,非礼也。此是谓胁君也。”曹操说着跨上了马,“快烧了吧,叫人看见是要惹麻烦的。”

“诺。”

“咱们自己人这几日受累更多,你就带他们在洛阳多休养几天,不忙着往回赶。”曹操抖开缰绳调转马头。

“大爷,您不同我们进城吗?”

曹操摇摇头,望了一眼十里外那巍峨的京师城郭:“洛阳城我不想再去了。趁着天色未明我赶紧走,免得遇见熟人。”

“难道您都不去见见老爷吗?”

“爹爹已经如愿以偿问鼎三公了。你替我转告他老人家,亿万家财已尽,叫他好自为之吧。”说罢曹操在大宛马身上狠着一鞭,奔东南而去。回家的路上,完成护送的喜悦感渐渐褪尽,随之而来的,那种难耐的空虚又一次侵占了他的心绪。

曹操一路上都在想,自己究竟想不想回到洛阳呢?难道当初辞官的选择错了?多少次他想驳回马头,但还是忍耐住了。丁氏说他是个俗人当不了隐士,在崔钧面前他又大话说尽覆水难收,这样灰头土脸地跑回洛阳,脸面又置于何地呢?最后他还是下定决心不回去,既然有了选择就不能够再回头……他不停地纵马狂奔,一定要追上夏侯渊他们,生怕没有人同行他会忍不住再改变主意。

到家后的第二天,忽有天使驾到,朝廷征他入朝为官。

曹操躲在夏侯家不肯面见,心中暗暗咒骂崔钧多事。

待天使走后,他才回到家中。曹德笑嘻嘻地问:“阿瞒,你还真像个隐士,即便不肯应征,面总是要见的。”

“见什么?不见心里更踏实。”

“你知道朝廷调你当什么官吗?”

“不想知道。”曹操赌气道。

“典军校尉。”

“什么什么?”曹操听了一愣,“你再说一遍?”

“典军校尉。”曹德一字一顿道。

“怪哉!有司隶校尉,北军五个校尉,步兵、越骑、屯骑、长水、射声,哪儿来的什么典军校尉。这是个什么官呀?”

“典军的呗!”曹德凑到他跟前,“大哥,您就去吧!领兵典军不正合您的脾气吗?”

曹操扭头不理他。

曹德却道:“哥,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那日你给侄儿起名字,为什么把那个丕字写成……”

曹操立刻打断:“我一时不慎写错了,不行吗?”

“行!”曹德见他一把年纪竟耍起小孩子脾气,暗自觉得好笑,也不与他争辩,径自去了。

一个人静下来曹操越发觉得难耐,想要回到草庐,却见卞氏抱着孩子倚在马厩前。

“你抱着儿子在这里干什么?”

“怕你跑了!”卞氏娇嗔道,“你又想回你那个草庐了吧?”

“嗯。”曹操低下头。

“我也想去,你再等一年好吗?等咱丕儿大些,我陪着你,咱们一起去住。”说着她将孩子塞-到丈夫怀-里,“你看看,小家伙多胖呀。”

曹操抱上儿子心就软了,还不待说什么,就听身后传来丁氏的声音:“你走吧,永远别回来。这个家装不下你啦!天天给我们脸色看,我们哪一点儿对不住你了?去你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编你那个没人看的破书去吧!儿子你也别要啦!”

“姐姐也别轰他走,”卞氏笑着接过话茬,“不就是为了编书嘛,叫他在家编。家里还有竹子,明儿咱们一起削些竹简,好不好?”

“我无所谓,你问他呀!”丁氏抛了个媚眼。

这姐俩一问一答,曹操苦笑不已。他对两个老婆各有不同,怕丁氏来硬的,更怕卞氏来软的。这两个夫人串通一气同时使出看家本领,就只能百依百顺了。他心里清楚,弟弟也好,妻子也好,都是希望他打起精神来,便支吾道:“好,我不去了,不去了。”

于是第二天,丁氏不再织布,卞氏也把孩子托给了奶娘,两位夫人亲自为他削竹简,卞秉和吕昭也放下自己的事来帮忙。四个人都是有说有笑的,排遣了曹操不少郁闷。

大家正干得起劲的时候,楼异自前院跑来说有故人求见,并说此人是他回来时在途中碰见的。曹操颇为诧异,忙叫大家散去,少时间却见楼异引来一位四十多岁的人,模样像个老书生,却相貌生疏并不相识。

“敢问阁下是……”

那人颇为谦恭,拱手肃然道:“吾与曹大人并不相识,乃有故人之信相送。”

“莫称大人,在下现是乡野村夫。快请!”曹操将其让入客堂落座,“敢问书信何在?”

那人缓缓摇头:“并无书信。”

曹操一皱眉:莫非此人戏耍我?还是另有图谋?

“此事干系重大不敢落笔,因此在下特来口授。”

“哦?”曹操倒有点儿好奇了,“不知是何人口信。”

那人捋髯道:“南阳许攸、沛国周旌二人。”

曹操大为诧异:许攸乃桥公门生,京师之友;周旌乃师迁外甥,家乡旧交。这两个人怎么会同时差他来送口信呢?

那人微微一笑:“许攸在京师谋刺十常侍,事泄而逃,现得冀州刺史王芬保护。周旌自昔日师迁被王甫陷害,一族蒙难,辗转流落,现也在王使君处任从事。二人在高邑相识。”

“那阁下一定也是王使君麾下喽?”曹操觉得这事诡异,“敢问先生名姓。”

那人低头谦恭道:“在下汝南陈逸。”

“原来是陈……”汝南陈逸?曹操突然意识到这人是谁了,赶忙起身离座大礼相见,“不知陈先生驾到有失远迎。”

陈逸双手搀起曹操,反给他施了一个大礼:“孟德贤弟为家父昭雪才不得不弃官,逸深感大德,今日一为送信,二是特意登门道谢。逸来得唐突,望贤弟海涵。”汝南陈逸就是老太傅陈蕃之子。当年陈家满门被王甫、曹节害死,只他一人在陈留名士朱震的保护下逃出洛阳,事后朱震一家因此被害。多少条人命才换了这陈家的唯一骨血。曹操自济南辞官,直接原因也是因为想给陈蕃翻案。

曹操又连忙搀他:“陈先生,我可当不起您这一拜。”

身份已明确,曹操便放心了,忙问:“先生与许周二人有何事要操效劳?”

陈逸道出来意后,可把曹操吓坏了:

当今天子刘宏本是河间王一脉,在翻修南宫之后,竟要扩建昔日河间王府,命冀州刺史王芬办理此事,却是工费自筹。如今冀州民不聊生,王芬数谏,皇上不从,竟还要北巡回旧宅居住。冀州吏民无不激愤,因此王芬与许攸、周旌、陈逸歃血为盟,要借昏君北巡之际将其扣留,另立宗室合肥侯为帝。现闻朝廷欲征曹操典军,特意来请他加入,以为内应,同谋废立之事。

“孟德贤弟,正因此事机密他们才不能亲自前来。世人多知你与他们相识,可你我二人素未谋面,我来不会有人怀疑。你可愿与我等同为此谋?”陈逸迫切地望着他。

曹操从惊诧中清醒过来,起身踱了几步道:“恕小弟不能从命。”

“啊?”陈逸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结果,“莫非孟德对我还有什么怀疑?”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卷书简递给曹操,“在下却是子远差来,此物你必识得。”

曹操展开一看,不由感慨万千:此物岂能不识得,这是桥公家学,昔日亲笔所写的《礼记章句》啊!看见桥玄的笔迹,曹操一阵哽噎。

陈逸见状忙趁热打铁:“孟德,此乃桥公赐予许子远之物,你看在桥公之面可否相助?”

曹操闭上眼摇了摇头:“桥公若知,必不肯纵容子远为此无父无君之事。”陈逸又道:“那周旌呢?当年你为争一婢打死人命,周旌与你不过一面之交,竟上下打点。沛国相师迁获罪亦与此事有干,如此厚重的恩德,你都不念吗?”

曹操心头又是一震,叹息道:“此婢现乃小弟内子。小弟自当感念周旌之德,但师郡将一代耿介之臣,若在天有灵,定不会同意私自废立之事。”陈逸见此二人无用,忙起身再揖:“此二人不论,在下之父名扬海内,为一代士人之尊。终被昏君阉竖所害,孟德请念家父之冤,怜在下之孝,解天下黎民之倒悬。”

曹操心绪更乱,只得搀扶道:“陈兄执迷不悟,令尊为斗--奸-人三贬三复,几曾有过废立之心?当年他有太傅之尊,窦武有国丈之威,二人忠心报国只除--奸-佞未有僭越。兄如今所为对得起令尊吗?对得起朱震一门舍命相救吗?”

陈逸反被他问得哑口无言了,只得仰天长叹:“唉……人各有志不得强求。因愚忠失此良机,天下百姓还要受苦。大义当前,大义当前啊!竟不念伊尹、霍光之义哉?”说罢就要走。

“陈兄请留步。”

陈逸回过头来:“孟德回心转意否?”

曹操依旧是摇头:“你们太痴了!此事绝难功成,小弟试为汝等解析,可否?”

“愿闻其详。”

“夫废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古人有权成败、计轻重而行之者,如兄所言伊尹、霍光。伊尹怀至忠之诚,据宰臣之位,处官司之上,故能进退废置,计从事立。至于霍光,他受孝武帝托国之任,乃是外戚之人。内有太后居宫中秉政决策,外有群卿处朝堂随声附和,加之昌邑王即位日浅,未有贵宠,朝乏党臣,议出密近,故能废立于掌握,事成如摧朽。”曹操走到陈逸面前,拉着他的手,“陈兄,今诸君徒见昔日之易,未睹当今之难呐!您好好想想,结众连党,串通诸侯,这何异于当年的七国之乱?以合肥侯之贵,难道比得上吴王刘濞、楚王刘戊吗?行此非常之事,欲望必克,岂不危乎!”

可谓一言点醒梦中人,陈逸不禁悚然:“这、这……”

“你劝我回心转意,我劝你回头才是!兄速速回转冀州,对王使君晓以利害,劝他不可行此凶事。”

“晚矣!晚矣!”陈逸顿足失色,“王芬已借黑山之事上疏请兵,恐怕现已在军中安插亲信了。”

曹操拍拍他的手:“纵然是不可解,陈兄当设法营救许周二人。”

陈逸失魂落魄往外走:“弥足深陷不可返矣。”

“那陈兄你去哪儿?”

“我说你而来,事不得成有何颜面见王使君?又岂能反说许攸、周旌?出了你的家门,我便四海漂流再待天时……”陈逸回头略一拱手,“孟德,有缘再会吧。”说罢踉踉跄跄而去。

曹操望着他的背影心里越发不是滋味:虽然自己有理有据,却将许攸、周旌一干故人也得罪了!秦宜禄替何苗拉拢我被我骗了,崔钧请我出山被我驳了,陈逸替故友来求我又被我拒绝了,朝廷的征召也躲了……我这是怎么了?人缘都伤尽了!就为了当这个乡野隐士割舍了那么多,可是我为什么还不满足呢?

踱了几个圈子之后,曹操越发心中恼恨无以排遣,眼瞅每一样东西都不顺眼。气急败坏出了客堂,看见院子里丁氏、卞氏、吕昭、卞秉又回来削竹简,走上前一脚把堆好的竹片子踢了个满天飞!

“你干什么?”丁氏蹙眉站了起来。

曹操也不理睬,继续踢。卞秉忙一把拉住他,笑嘻嘻道:“姐夫!姐夫!消消气儿,你这是跟谁生气呀?”

曹操这会儿已经不讲理了:“我、我……我跟你们生气!”

四个人面面相觑。曹操低头拾起一条竹片子,借题发挥:“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竹简能削这么宽吗?没读过书还没见过书吗?这些竹片削得这么宽,怎么穿成简!”

卞秉也真好性子,明知不宽,拿过来把玩道:“没关系,前面的不要了,我后面的削窄些。”

“别削啦!”曹操指着他鼻子吼道,“我老曹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刚花出去一亿钱,还由得你这么浪费!说不要就不要了,你去给我种竹子吗?”

小吕昭过来要劝:“大爷,我们……”

不待他说话,曹操就冲他嚷道:“闭嘴!你算哪棵葱?不好好读书,跟着起什么哄?走走走,读书去!”

丁氏气大了,把手中刀子一扔:“你这老冤家,平白无故拿我们撒邪火!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我们大人孩子一直哄着你。原本指望你别拉那张驴脸,你可倒好,越哄越来劲了!”

“我用不着你们哄!”

丁氏气得一摆手:“走走走!咱都走,谁也别理他!没他更自在,咱姐们就当守活寡了。没人理你,疯子!”

眼见得四人散去,曹操在院里来回踱着步,最后嚷道:“你们走……我也走!官都不当了,这家我也不要了!”到马厩寻得大宛,跨上就往外催。纵马出了庄园,正遇见楼异:“大爷!您去哪儿?天冷披件衣裳……”

曹操看都没看他一眼,纵马狂奔,半个时辰间就到了草庐。拴住马,把柴门用力一推——只见屋内竹简遍地,衣物散乱,一切还是曹丕降生那天的样子。严冬的寒风凛凛,茅舍漏风,几案上落了一层土,砚台里的墨都结了冰。

“难道这就是我曹孟德所期之归宿吗?”他怅然坐倒,顺手取过砚台哈了一口热气,边想边以手指沾着墨在桌上写道:


粒米不足舂,寸布不足缝。

罂中无斗储,发箧无尺缯。

友人与我贷,不知所以应。


“又何止是友人,如今家人也不理我了……”曹操将写字的手指在衣服上蹭了蹭,随后往寒冷的草庐里一躺,默默听着外面呼啸的北风。

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有马车的声音,紧接着听到弟弟的喊声:“哥!你出来。”

“我不出去。”曹操翻过身背对着柴门。

“出来看看吧,有朋友来了。”

“我没朋友!我曹孟德不懂得交朋友,不配有人来看我!”

曹德再没有答话。突然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琴声,那韵律沁人心脾,在这严寒之日如送来一阵暖风,那么悠扬脱俗。曹操不由得站了起来,轻轻打开柴门。

只见外面已经飘雪花了。在苍穹之下,篱笆之外,曹德和卞秉赶车而来,楼异在车前插手侍立。而在一旁,赫然坐着个白衣文士,身披白狐裘,头顶文生巾,罩着狐裘帽。那相貌温雅俊秀,超凡脱俗,白净的脸膛生着修长的三绺墨须,在风中飘逸而动,好似神仙。就是他合着双目,信手拨弄着瑶琴。

“你是……”曹操不敢认了,“子文……是你吗?”

来者正是王儁。他停下手,睁开眼笑道:“孟德,你不拿我当朋友了吗?”

曹操脸一红:“岂会?岂会?咱们十年没见了,外面冷,快请进……”他倏然而止,茅舍里面也没个火。

曹德笑道:“你这个鬼地方有什么?”说着招呼卞秉、楼异从车上搬东西,炭盆、灯油、裘皮、香炉,还有几样酒具和菜肴,所有该准备的都带来了。

少时间三个人就把草庐打扫得干干净净。暖呼呼的炭盆点上,毛茸茸的裘皮铺好,筛好酒摆上菜,曹操与王儁相对而坐,曹德、卞秉一旁作陪。王儁一进屋就注意到曹操刚写的那首小诗,笑道:“既然有酒有食,何言‘不知所以应’?你太无病-呻-吟了吧。”

“游戏之作,游戏之作。”曹操嘿嘿一笑,敬了他一盏酒,“桥公可好?”

“老人家已经故去两年多了。”

“唉……”听他这么一说,曹操无意饮酒了,“他老人家的恩德我再无机会报答了。”

“你不必挂怀,师傅生性开朗,从不想让任何人挂怀。他是寿终正寝无疾而终,我一直守在他身边。”王儁说着回敬了一盏,“桥羽兄离官奔丧,师傅家无余财,是他侄子桥瑁发动睢阳士人,帮忙置办的棺椁。清白而来清白而去也好,不过大桥、小桥二位妹子可怜啊。”

“他们现在如何?”

“丧葬已毕赶上黄巾事起,桥羽兄妹离乡躲避,听说是到江东去了。我在睢阳答谢了一番,到扬州之地又寻不到他们踪影,于是各处漂泊、四海为家。”

“你不还乡吗?”

王儁惨然一笑:“父母仙逝,无有兄弟,族人离散,家产凋敝。我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家。”

曹操有些同情:“你还是不肯为官吗?”

“你呢?”王儁轻轻反问,却把曹操噎住了,“你这样的都不做官,我何必去趟浑水?四海为家,书琴相伴,也是逍遥自在。”

“肉食者鄙,蔬食者明。我很羡慕你这种日子啊!”

王儁笑道:“我上无父母,下无妻儿,茕茕孑立,形单影只。而你呢?”曹德听他提到这里,怕老哥再犯脾气,连王子文都一并得罪了,忙举起盏来:“子文兄,昔日相见之时小弟还在总角(童年),那时便觉得您潇洒俊雅,如今王兄更添几分飘逸,小弟仰慕得紧呀!请……”

“不敢当。”王儁饮了一口,又道,“我到济南,听说孟德辞官,特意来探望。想我等如今皆是岩居之客,必有共通之处喽!”

曹操满面害--羞-:自己这个隐士跟人家怎么比?

卞秉却插嘴道:“小弟唐突,愿与王兄合奏一曲。”说着掏出形影不离的笛子。王儁也不推辞,一个拨琴、一个吹笛,欢快的曲子跃然而出。犹若阳春的小鸟叽叽喳喳,又似风舞柳条荡荡飘飘。

少时奏罢,卞秉一抹嘴:“哈哈!我是俗人一个,只会这等曲子。难登大雅之堂,王兄见笑。”

“大俗亦是大雅,你之所奏颇有风雅之韵。”

曹操笑道:“内弟原是卖唱的,其实也靠《诗经》吃饭。”

“这就难怪了,”王儁频频点头,“世俗之物皆是风雅,何必攻乎异端,逃避世俗?”

曹操知道他话里有话,却装作没听出来,笑道:“我不会弹琴吹笛,为你们唱支曲子吧!”说罢清了清嗓子,唱道:


明明上天,照临下土。

我征徂西,至于艽野。

二月初吉,载离寒暑。

心之忧矣,其毒大苦。

念彼共人,涕零如雨。

岂不怀归,畏此罪罟。


这首《诗经・小明》第一阙未完,王儁就笑道:“你所怀之归竟是何处?可是此间?”

曹操不唱了:“即是为此小弟才还乡的。”

“哦?”王儁捋了捋俊美的长须站了起来,在屋中环顾一遭,先指了指墙上挂的弓箭,突然探手在曹操腿间摸了一把,问道:“箭弩尚在,髀肉未生,既已闭户怎弓马未弃?”

“闲来射猎无非健体。”

“也有你这么一说。”王儁一笑,又自地上拾起一卷书,“《兵法节要》,可是孟德大作?”

曹操也不谦虚:“正是。”

“兵者,凶也。你一个乡间隐士,为何在此玩味凶险之事?”

曹操默然无语了。

“孟德,你不想过这样的日子。”王儁又坐了下来;曹德、卞秉尽皆点头,这一年来谁都看得明白。

曹操叹了口气:“即便我曹某人一心仕途,可是朝廷未清局势未明,我岂可舍身入虎口?”

“哼!”王儁冷笑一声,“你总算说了一句良心话。”

曹操也笑了,便把崔钧造访、朝廷征召典军校尉、陈逸替许攸等传信,还有父亲亿万家资换太尉之事尽皆道出,最后从怀-里掏出那卷《礼记章句》交与王儁。

王儁看见这卷书很意外:“哎呀,许攸竟拿师傅之书当做表记。这套《礼记章句》共六十六卷,散佚各处。老师去世时余下三十余卷,皆留于两位妹子收藏,另外我和子伯、子远处各有几卷。”说罢展开来看,第一眼就瞅见孔夫子论道,便念了出来,“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人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这些都是士人皆知的。”曹操也随之背诵道,“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睦兄弟,以和夫妇,发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智,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以考其信。著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势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不错吧?”

“孟德真是好记性啊,不过师傅的东西,我可要收走啰。”王儁卷了起来,“孟德既然能背,还在这里耗什么光阴,可以为官去了。”

“你劝我出仕,你为何不为官?”曹操反诘。

“你刚才未悟到吗?吾乃大同之士,尔乃小康之臣。”

“你真自信。”

“非是自信。”王儁眼神炯炯,“人各有志,弃功名利禄于身外,我王某人做得到,而你曹孟德……恐怕放不开手吧?”

曹操的头终于低下了。

卞秉见状拍手:“哎呀!总算有一个治得了他的人来啦!”

这时楼异走了进来:“舅爷,外面的雪下大啦。”

“那咱快回家吧。”卞秉立刻起身,“天色不早,二哥还不随我回家吗?”

“我不走!”曹德一拍大腿,“我哥不回家,那我也不回去了。”

“你跟着搅什么乱呀?”曹操道。

曹德笑道:“哥,你这话就不对了,当隐士我比你有资格,至少我连官都没当过。”

曹操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看看王儁。王儁却道:“我今天本就打算与孟德共宿一晚。”

“好好好,咱仨一块儿在这里隐居了。”曹德笑道。

“我看这里只有一位真隐士,其他两个都是装着玩的。咱不多说,我得走了。”卞秉说着披上裘衣,“一家子连大带小都得罪尽了,我得回去哄他们。是不是,姐夫?咱不多说了。”

“你这闲话就不少了!”曹操白了他一眼。卞秉随楼异这一去,连马车都赶走了。外面又下了大雪,曹德与王儁轰都轰不走了。曹操往榻上一躺,不再理会他们。

曹德与王儁也不管他,饮酒吃菜谈笑唱曲。天黑了点上灯,俩人继续唱《诗经》,什么《无衣》、《瞻彼洛矣》、《兔罝》、《破斧》,除了战歌就是唱建功立业的。唱得曹操脑袋都大了,蒙着头忍受。不知过了多久,才恍惚睡去……

一阵寒风袭到曹操身上,他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天已经亮了,坐起来见屋中杯盘狼藉,弟弟与自己抵足而眠。王儁呢?

曹操忙开门,只见大雪把世界染成了白色,银装素裹一般,空气凛冽,沁人心脾。在厚厚的积雪上留下一条连绵的脚印,王儁披狐裘背瑶琴正向远方而去。

“子文!子文!你去哪儿?”

王儁回首喊道:“我该走了……去找桥羽兄和大桥、小桥妹妹。”

“那你要是找不到他们呢?”

“找不到就继续找,直到累了,就寻一处地方随便住下。”

曹操现在才意识到,隐士的追求离自己是如此遥远,这一去还能不能再见面啊?他呼喊道:“子文!你多保重啊……你没有脚力,我的马你骑去吧。”

王儁已经走得很远,嚷道:“千里良驹当效力疆场!不能沉沦于乡野……”说完这一句,他突然又提高了声音,“曹孟德!当年许子将的评议你还记不记得?治世之能臣做不了,你还有另一条路!”

乱世之--奸-雄!曹孟德心中一凛,抬头再看,只见王儁慌张转回,忙问:“怎么了?”

王儁定下脚步喊道:“孟德,我几乎忘记一事。许子远虽智谋精奇,然贪而好利;楼子伯刚毅俊杰,然未免倔强耿介。此二人与我同门,若有一日得罪于你,望孟德多多容让。”说罢一揖。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关照他们。”曹操此刻信誓旦旦!

王儁似乎感叹了些什么,欲言又止,但还是转身而去。他一袭白色裘衣,不多时就融入了冰天雪地之中,再也寻不见了,只留下一条孤寂的脚印……

“哥,外面冷,快进屋吧。”曹德醒了。

曹操长叹一声坐下,木讷良久,才道:“我打算应征为官!”

“早知道会是如此。”曹德拿起笔来,在桌上写了一个丕字,末尾一横却下拉了一个拐弯,“你看看,这就是你那天写的那个字。你或许早就想给侄儿取‘丕’字,而脑子里想的却是‘否’,仓促之间手自随心,才会拉出一个拐弯。”

曹操点点头。

“丕与否同音形近,意义大不相同。否者,凶也。《易经》所谓‘否极泰来’。你根本不快乐,这种隐居也不是你想要的。在你心里现在是‘否’,是你生来最倒霉的时候。你一直在自欺欺人!我早就想与你谈谈了。”

曹操不得不点头:“从小到大在一处,我的心思你最清楚。”

“我不清楚!”曹德将笔一扔,“我不知道你还会诓骗乡人,不知道你还有招兵聚众的心!更没想到你会以此为喜、以此为能,你这一年最高兴的事竟然是领兵押运!那时候我就想到,你快要走了……”

曹操叹了口气:“我欲做能臣,世人逼我为--奸-雄。”

“天生地长赖不得别人。你少要装模作样,自小到大坑骗之人还数得过来吗?你又不是今天才--奸-的!”曹德起身收拾东西,“走吧!这世道正适合你,我是个只会说不会做的窝囊废,而光耀我曹家门庭……就靠哥哥你啦!”

“弟弟!”曹操一把将他揽入怀中。

兄弟二人一马双跨赶回家中,当即命楼异置备车马礼物,来日拜谒使君袁忠。得了个空子,曹操又窜到丁氏房中。

丁氏见丈夫进来,理都不理,只顾推着织机。

“妻啊,别生气啦!”

丁氏瞧都不瞧他一眼。

曹操抚摸她的背,道:“你跟我说句话呀。”

她依旧充耳不闻。

曹操按住她的手:“大奶奶,从明天起,我叫下人每天给您预备十根竹子,您爱怎么削就怎么削!”丁氏“扑哧”一笑,在他头上戳了一下:“我呀,这辈子就毁在你这张嘴上了。”

“嘿嘿,您笑了就好。”

“要走了吧?我早想到了,按理也应该如此。到了京里见了公公多说些好话,以后好好谋你的仕途。等咱昂儿大了……”

“好啦好啦,你省省心吧,又来了。”

“不说这些了。”丁氏上下打量他,“你还有什么事要说吧?”

“不愧我妻。”

“什么事?”

“我是想……嗯……”曹操手捻衣襟腹中措辞,“我是好意啊!我想带着她们娘俩进京,也好有个人伺候爹爹。昂儿大了出去耽误学业,丕儿还小,正好哄爹爹一个高兴……我没别的意思。”

“哼!我几时吃过醋,要带你就带着,何必找这么多借口呢。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有一个看着你的也好,省得你不安分,香的臭的乱来。”

“那我就叫环儿跟他们准备去了。”

“等等!”丁氏听出毛病来了,“你是惦记大的还是惦记小的?”

“孩子大人我都惦记。”曹操憨笑道。

丁氏冷笑一声:“少装傻!你知道我问的是谁。你又惦记上环儿了,对不对?刚把气喘顺溜,就又得寸进尺了。”

“怎么会呢?环儿还是个小丫鬟。”

“怎么不会呢?当初昂儿的亲娘怎么被你收了房的?你呀,灾星未退色心又起,就是鸡鸣狗盗有才华!环儿的事情你可得想好了,她和阿秉那么好,你可别弄得大家都不好看。”丁氏正色道。

“环儿和阿秉不合适,她是那边的义妹,论起来跟阿秉也是干兄妹,兄妹成亲成什么了?”

“我算是把你看透了!兄妹成亲不合适,你就想来个亲上加亲。”丁氏不看他,继续织布,“反正我管不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我就看着办了。”曹操坏笑道,“我去忙了,今晚我一定过来!”说完兴冲冲去了。

丁氏把梭子一丢,眼泪簌簌而下:“我是心太善,还是太傻呀……”这时门一响,曹昂蹦蹦跳跳跑进来,好奇地问道:“娘,您怎么了?”丁氏紧紧-搂-住儿子,哽咽道:“昂儿……娘谁都可以不要,但是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得为娘争气啊……”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