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卑鄙的圣人曹操(1-10全集) > 卑鄙的圣人3 > 第四章   招兵买马征讨董卓

第四章   招兵买马征讨董卓



散资之议


有人相助,从豫州到兖州的行程便一路平安。

数日后,曹操就带着丁斐等从人到达了陈留郡。令他始料不及的是,在离着陈留县还有十里的鸣雁亭,就受到了隆重的迎接。

曹操骑在马上,远远就见旗帜招展,兵丁整齐,郡县全体官员列立驿道两旁。正当中有一位中年官员,头戴委貌冠,身穿深服,肩披青绶,腰横玉带,相貌憨厚,笑容可掬——正是东郡太守张邈。

张邈字孟卓,是曹操多年的朋友。长期以来,在解除党禁、打击宦官的斗争中,他始终与曹操站在同一战线上,特别是在何进当政的那段日子,两人的交往更是愈加亲密。董卓进京后,张邈也以假意逢迎的策略骗得其信任,被外放为陈留太守。

曹操见他以这样隆重的队伍迎接自己,受宠若惊,赶紧下马跑了过去:“孟卓兄,别来无恙啊!”

张邈笑呵呵走到近前:“可把你给盼来了,老伯父爱子心切,日日都在向我打听你的消息啊!”

“小弟家人承蒙你照料。”

“见外了。”张邈拱手相让。

曹操环视着两旁的官员:“小弟何德何能受此隆重之礼。”

“你今到此,愚兄添一膀臂,举义之事可就矣!”张邈招呼着众官员,“这位就是当年威震黄巾的曹孟德!”他这一声喊罢,两旁的官员纷纷一揖到地,颇为恭敬。

曹操赶紧作了个罗圈揖,抬头又见弟弟曹德也来了,兄弟相见甚为喜悦。曹操又将丁斐引荐诸人,大家也不上马,与张邈说说笑笑往县城而去。

“要说董卓倒也慷慨,竟给了我这么一个太守之职。”张邈说这话的时候带着笑,似是嘲讽又似是感激。

“要说董卓一心败坏大汉之天下我不信,他确有带兵之才、用人之胆,而且还有心思重振朝纲。”曹操郑重道。

“哦?”这种说法倒叫张邈十分意外。

“但是董卓不通天下之势。”曹操摇头叹道,“自我孝桓皇帝以来,天下黎庶穷苦民不聊生,先帝更是恣意享乐不思国政。黄巾之乱民生凋零,朝廷既铲除小人,就应当兴宽柔之道,与民休养生息。在生灵嗷嗷百废待举之际,董卓却横行刚愎私自废立,这岂不是杀鸡取卵?”

张邈理解了曹操的意思,也点头道:“沉疴之人难受猛药,饥馑之徒不堪硬食,这就是武夫当国的害处啊。”

“岂止是如此?最可恶的乃是他视人命如草芥,滥杀无辜,河南、颍川之民深受其害。”曹操语重心长道,“孟卓兄,我从洛阳逃出的这一路上,到处是残垣断壁,百姓死走逃亡。泱泱中原之地,竟然被董卓的兵马糟蹋成一片废墟。长此以往社稷将危,为了我大汉江山之国祚,必须铲除此贼!”

“你还不知道吧,袁绍在渤海、桥瑁在东郡、袁遗在山阳招兵买马准备举兵,还有我弟张超也在广陵筹划军事,众人同心协力便可以声势大振,咱们也得尽快行动了。但是……”张邈停下了脚步,“不怕贤弟你笑话,愚兄实在不是治军之才,行伍之事还要多多偏劳你了。”

“小弟自当尽力,不过义旗高举之时,你可要出来做统帅。”

“我!?为政教化抚慰百姓愚兄还行,领兵打仗嘛……”张邈苦笑道,“只怕我有那个心,却没那个力。”

曹操瞧他一脸无奈,忍俊道:“孟卓兄误会了,小弟并不是让你冲锋陷阵。我如今乃负罪之人,洛阳朝廷严令缉拿的要犯。由我做一郡兵马统帅,无名无分岂不成了土匪头了?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难成……”

“那好吧,愚兄便勉为其难。”张邈欣然允诺,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渐渐褪去,“可是招兵的事情却不好办。虽然到任以来我已经调集郡兵,但是毕竟捉襟见肘。现在莫说去打董卓,只怕董卓来攻咱都难以自保。陈留虽为兖州首郡,却也不是富庶之地,特别是当年黄巾之乱,皇甫嵩与张角部曲几番作战于此,民生凋敝,户籍减半。”

“可招颍川流民至此。”

“这我也想过,”张邈说着停下不走了,转脸瞧着曹操,“但如今是荒年,钱粮不足就招不到人。流民一旦大量涌入反而会滋生事端,进而危害我郡。”

“难道不能寻此间豪强富户募集钱粮吗?”曹操没觉得这有何难,“莫说别人的财产,就是我父亲的财货也够武装个两三千人的。孟卓兄谦谦君子太过客套,其实不必待我前来,大可以与他老人家先议此事,想必我父定会……”

这话未说完,就感觉身旁的曹德拉他的衣袖并故意咳嗽了两声。

曹操颇感诧异,便住了口。曹德却趁机接过话茬道:“张郡将事务繁忙,兄长不要多延误。以小弟之见,咱们还是上马而行,速速回城,待我们父子相聚详加叙谈之后,再往郡府商议大事。”

曹操何等聪明,一见弟弟把话收回去就知道必有内情,赶紧打圆场道:“子疾说得有理,咱们别在这里耽误工夫了。我先到父亲跟前尽孝,然后再寻兄长谈为国尽忠之事。”

这句话说得诙谐,张邈一阵莞尔,众人便各自上马齐奔县城而去。曹操悄悄靠到弟弟马边,低声问道:“怎么了?”

曹德苦笑道:“募集财货之事张孟卓已经跟咱爹提过了。老爷子如今犯财迷,不肯掏钱呐!”

曹操刚才把大话说到天上,老爹却早已驳了张邈的面子,不禁一阵-脸-红,又跟弟弟嘀咕道:“咱爹那么疼你,你就不会劝劝他吗?”

“我劝不动呀!你去试试就知道了。”


曹操进城后来到家人临时栖身之所,一看之下更觉惊诧。张邈可谓款而待人,早将他一家子安置在陈留县城里最好的房舍,这套宅院虽不甚精细,但大小已远胜曹家在京师的那套;因为曹操是出逃之人,为了以防万一,张邈又派郡府的差役来保护他家眷的安全,甚至还分了一些自己的家丁仆妇过来伺候他们起居饮食。

眼瞅着丁氏、曹昂、曹安民围在眼前,夫君、爹爹、伯伯地叫着,曹操却丝毫高兴不起来。人家张邈这么周到地照顾自己家小,可老爹竟一毛不拔,这太让人无地自容了。曹操与亲人们闲话了几句,便拉过小管家吕昭:“我父住在哪里?快带我去!”

曹嵩这段日子苍老了不少,头发差不多全白了。西凉兵横行劫掠打到颍川,他怕那些禽兽再前行一步杀到沛国,赶紧收拾金银财宝,撇下族人迁往陈留避难。这一路上的颠簸倒也罢了,只是精神上的紧张承受不起。一怕凉州兵突然出现危及性命,二怕护卫的家兵乡勇谋财害命,三又怕张邈乘人之危侵占财货。好在一切称心如意,他才松口气。

“爹爹,孩儿不孝,让您受颠簸之苦了。”曹操见了父亲,慌忙跪倒磕头。

“逃出来就好,逃出来就好!”曹嵩很激动,“只要你来了,我就彻底踏实了。”

“您老在这里住得可还安心?”

“吃的喝的都好,倒也罢了。”曹嵩虽这么说,但脸上的表情却显得不甚安心。

“董卓占据朝堂私自废立,西凉兵到处为虐侵害黎民。孩儿这次逃出洛阳,所经颍川之地满目疮痍,真是国之不幸啊。”

“别想那么多了,你来了就好。咱们平平安安比什么都强。”

曹操感觉到父亲是在故意转移话题,才明白这张弓确实不好拉,干脆挑明话题:“爹爹,您今后有何打算呢?”

“这个嘛……陈留这地方毕竟离河南不远,河北之地袁绍备战,济北鲍信也在招兵,万一打起来这地方也不安全。咱们应该东去青徐沿海,或者南下荆襄渡江避难。那时候咱们寻一处妥当的地方,购置田宅高垒院墙,雇佣当地乡民耕种纺织,可待乱世清明。”

“若是董卓得胜,东至兖青,南下扬州,大肆兴兵祸连四海,到时候咱们还往哪里躲呢?莫忘了儿子是出逃之人,祸及九族啊!”

“这个……”曹嵩皱了皱眉头,“先顾眼前吧。”

曹操边听边摇头:“父亲大人,若是人人皆是这般想法,纵容董贼肆虐横行,天下何时可以清明?”

曹嵩被噎得无话可说,好半天才道:“那依你之见呢?”

“兴义军讨凶逆。”

“你好大的口气!”曹嵩瞪了儿子一眼,“凭你一己之力,何以能成此大事?”

“岂是儿子一己之力?你刚才说了,现在关东诸州都在整备军械、招兵买马,众人齐心协力,我料董卓也不能抗拒。咱家世受国恩,就应当散家财招兵马,披坚执锐……”还不待他讲完,曹嵩便急道:“原来你跟张邈一条心,说到底还是算计我这点家财呀!少要说那些大话。”

曹操见苏秦那一套是不行了,干脆以歪就歪,换了一张笑脸,拿出小时候要糖吃的劲头,软磨硬泡道:“老爷子,孩儿不是算计家财,是想做出一番事业,功成名就有封侯之位啊!抛开大义且不论,您能成全我这点志向吗?”

“这次可不行。”曹嵩断然拒绝。

曹操憨皮赖脸道:“您这是说话不算数。当初在洛阳,您不是说过我今后可以随意行事,您都会支持嘛,为何今日出尔反尔?”

“我可没说过你可以败坏家产。”

“这怎么能说是败坏呢?这是义举啊。”

“怎么说都一样,还不是要花钱吗?你好好想想吧,这份家业乃是你爷爷和我辛辛苦苦挣下的,怎么能说散就散呢?既然到处兴兵也不缺你这一处,何必趟这浑水,这不白扔到水里去了吗?”曹嵩拿起手杖连连跺地。

白扔到水里去了?你花一亿钱买了个太尉,才当了七个月,那才真叫扔到水里呢!曹操敢怒不敢言,要是这时候顶嘴,就更没有说动他的希望了,平复了一下情绪才道:“父亲大人,请您扪心自问,咱们家的钱财是从何而来?”

曹嵩想都不想就答道:“就算是贪赃受贿而得,那也是钱。这年头不要与我讲大道理,活下去才是好样的。”

“儿子这也是求活之道,而且是为天下人求活,为我大汉江山求活。”曹操又换说辞,希望以感情触动父亲,“您替我想想吧,儿子眼看就要三十六了,现在成了白丁之身,难道蹉跎半生不思进取了吗?我自洛阳逃出,若不举义岂不被天下人耻笑?而且曹氏仕路就此中断,我对得起祖父大人起家兴业之恩吗?”

不论如何争辩,曹嵩在道义上总是有亏的,他起身搀起儿子,以恳求的语气道:“你让我替你想,你也替爹想想行吗?我都这把年纪了,岂能再受离乱之苦,还指望这份家产养老善终呢!《尚书》五福以‘考终命’最难,离乱人不及太平犬,你想让我这一把老骨头还受苦受穷吗?爹原指望你保着我,现在你要干大事,若帮张孟卓出兵我不反对,这散财招兵之事就免了吧。”

“不是都散了,总得留一部分。”

“一分一毫也是钱。”

“您带着这么大一份家产流落在外,乃是招祸之道。身处乱世,这钱多了不安心呢!”

“没钱更不让人省心。”

“爹爹,丁文侯也跟着我来了,他如此吝啬之人如今都甘愿追随大义。您就不能吗?”曹操真想把小秦真抱过来,让他把那晚说的话再说一遍。

“他年轻不晓事,我要是学他岂不成了老糊涂了。”

你可不就是老糊涂吗?曹操见自己的感情触动不了父亲,想想又道:“张孟卓如今厚待咱家,您就不能慷慨一点儿以示报答吗?”

“傻小子,欲先取之必先予之,这是张邈动的心眼啊。”曹嵩拍着他肩头,“算了吧!我看你也别跟着他了,你保我寻个安稳去处,且由着别人去打去杀吧!”

曹操都快哭出来了,这一路千辛万苦都闯过来了,没想到自己老爹却搞不定,还想再试试,但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说辞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门外有人大呼:“亲家爹,你好狠的心。”回头一看,小舅子卞秉怒气冲冲闯了进来。

曹操看见卞秉来了,心中便觉有愧。他从洛阳脱逃,但是卞氏却没带出,到如今生死不明,这可怎么跟卞秉交代呢?只得强笑道:“阿秉,你来了。”

卞秉理都不理他,又对曹嵩嚷道:“国仇家恨你都不顾了吗?”

“什么国仇家恨的!我们家的事情不用你管。”

“呸!”卞秉微微冷笑,随即指着曹嵩的鼻子,“不识好歹的老家伙!董卓占据朝堂虐待百姓,这是不是国仇?我姐姐还有你孙子被困洛阳,是不是家恨?你好狠的心啊,国家的事你不管也就不管吧,反正你当官的时候抱着宦官大腿,也不是什么好官。媳妇是外人也罢了,算我姐姐倒霉,上辈子没修德错嫁到你们家了。可是那曹丕不是你们曹家的骨肉?孙子你都不管了吗?在洛阳抱孙子的时候那股爱劲都他妈哪儿去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呀!等将来你落一个六亲不认子孙离散,到时候抱着你那些不义之财哭去吧!”说罢扭头便走。

曹嵩被他骂得又-羞-又怒,却一句话都说不出,眼睁睁看着卞秉扬长而去。曹操这会儿左右为难,按理说卞秉骂他爹,他绝不能看着不管,但人家句句在理,而且他还对卞氏姐弟愧着心,不好意思说什么,见卞秉出去,只好安慰道:“父亲息怒,孩儿去与这臭小子理论。”但刚追出门去,却见卞秉气哼哼等着他:“姐夫,咱哥俩也得算算账了吧。”

曹操一阵-脸-红:“你说吧。”

“这头一件,我喜欢那环儿妹子你不是不知道,可你故意将她带入洛阳据为己有,这是不是你不对?”

环儿乃昔日郭景图收养的孤女,临终托于曹操,在卞氏身边明为丫鬟,实际待若义妹。卞秉与其可谓两小无猜,曹操却横刀夺爱带入京中强纳为妾,如今一并撇在洛阳了。此乃他一大短处无可争辩,只道:“环儿的事情是我不对。”

“好。这第二件,你带我姐姐与环儿到洛阳,却把她们撇在虎口自己逃出,大丈夫不能保护妻妾,这是不是你的不义?”

“这实是无奈之举……”眼见卞秉的拳头已经举起来,曹操一闭眼,“你打吧,我该打。”卞秉攥紧的拳头又放下了,只恶狠狠道:“我姐弟自小卖唱无依无靠,是蒙你带大的,吃着曹家的饭喝着曹家的水,我今天打了你就是我不义了。哼!举兵之日也算我一个,倒要看你如何调遣,能否救我姐姐!”说罢扭头气哼哼奔前面去了。

曹操咽了口唾沫,转身再进屋劝慰父亲。曹嵩一脸的晦气:“算啦算啦,你不就是要钱嘛,给你分一些,愿意做什么做什么吧!省得有人再来骂我,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要受这等气,真是……”

曹操趋身听着他唠叨,心里却颇感有趣:这小子骂人还真有效,说不定日后能有大用处。



英雄汇集


尽管曹操兄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但曹嵩还是只愿拿出一小半财物绢帛。曹操见多说无益,便用这些钱买粮购铁,勉强在县城外立下一座营寨,竖起招兵旗,并请来刀师工匠打造武器。

但是陈留之地久经灾荒户口减半,将近一个月过去了,应招之人还不到两千,凭这点儿兵力莫说杀入京师诛杀董卓,就是想打到河南之地都困难。无奈之下,张邈召集陈留士人募集他们的家兵。

无奈这些土豪乡绅只有自保之心,并无诛贼之志,家兵乡勇倒是有,皆护了自己的宅院,没有一个愿意贡献出来让曹操调遣。张邈也是谦谦君子,并不强人所难,客客气气把他们送走,改日再换请另一拨人。但是请来请去,终是收获甚少。

这一日,曹操正在火炉边与工匠打造兵器,张邈又亲自带着一群豪绅款款来到大营。这样的事情见多了,曹操便觉有些不耐烦,干脆抡起大锤低头打铁,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张邈招呼了诸乡绅几句,让他们随便走走看看,便蹭到曹操近前小声道:“孟德,你也去与他们客套几句,请他们帮帮咱们。”

曹操兀自抡着大锤:“说了也是白说,费的口舌还少吗?”

“今天来的不一样,这些豪绅都是其他县的,济阳、封丘、襄邑,还有几位客居于此间,都是我亲自下书找来的。咱们再试试,哪怕有一个人帮忙也好啊!”

“哪儿来的都一样,我算明白了,善财难舍啊!”

果不其然,这些豪绅见兵士稀少军械缺乏,都连连摇头,看意思又是白费工夫了。张邈不放弃,还想尽力说服他们,拉了几位衣着华贵的来到火炉边,介绍道:“这位贤弟就是曹孟德,曾任骑都尉、典军校尉,久掌朝廷之兵,此番举义我陈留之兵将交与此公调遣。”哪知一人尖声说道:“罢了!就冲孟卓兄以此人掌兵,这仗就不易打赢。”

曹操听了有气,回头瞥了一眼说话之人,气哼哼问道:“先生是谁,敢在这里妄加推断?”张邈顿觉尴尬,强笑道:“孟德,此公乃北海孙宾硕,客居此间,是我特意登门造访请来的贵客。”

孙氏是北海望族,这位孙宾硕更在东州小有名气,不但是一位豪强地主,传言还是个仗义疏财的人,号称一方侠士。

曹操管他什么人物,扭头继续抡锤子,信口道:“先生说以我掌兵不易打赢,不知您从何推断?”孙宾硕嘲讽道:“亏你领兵之人,岂不闻‘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为将者统筹大势,你却与工师在这里做刀,这战事你又岂能处置得好?”

曹操哼了一声不再理睬他,兀自挥动大锤打铁。那些乡绅见状纷纷向张邈表态:“若是郡将大人保护乡里我等自当效劳,但劳师西进我等便不敢相助了。况军旅之事并无完胜之把握,一旦兵败,兖州之地亦不保也。我等打算阖族迁往冀州暂避锋芒,望郡将大人见谅。”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张邈便不好相求了,只得彬彬有礼将他们送出大营。曹操却任他们来去,只管打造手里的那把刀。哪知身后突有一个憨厚的声音问道:“曹兄,刚才孙宾硕强词夺理非难与君,君为何不答?”

曹操略一回头,见还有个乡绅模样的中年人未走,气哼哼道:“明知是强词夺理还答复什么?美其名曰北海侠士,其实也不过是庸庸碌碌之辈。莫看打造兵器是小事,岂不知能小复能大,何苦!”说罢继续干手头的活。那人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又问:“久闻曹兄大名,您为何逃出洛阳单至陈留,难道仅仅是因为您与张孟卓相厚吗?”

“非也!陈留靠近河南,以此举兵西进,可正指敌锋,大事一战可定矣。”

“曹兄有必胜之把握?”

曹操听他如此发问,这才放下大锤,语气柔和了不少,娓娓道来:“兵无常势,自然没有必胜之理。然我等有三胜,董贼有三患,此战大有成算。”

“哦?”那人深深一揖,“愿闻其详。”

曹操摆了摆手,随即正色道:“董卓入京未久立足不稳,我等举兵者皆是他信任外放之人,必能出其意料,攻其不备,此乃一胜也。今东州诸地大兴兵马,北至幽州南至荆襄,可发之士不下十万,而董卓之兵尚少,不足以御我等大兵,此乃二胜也。河南之地颇受董贼暴虐,民不聊生,百姓闻关东举兵,必蹈足相迎处处响应,到时候声势远播,普天之下尽为董贼之仇雠,敌未动而先丧胆,此乃三胜也。”

“那董贼之三患呢?”那人又问。

“并州白波诸部侵扰河东,虽一时被董卓击败,然危及肘腋,终是洛阳之大患,董卓出兵与我等相抗,亦要羁绊白波之众,此乃一患也。今皇甫嵩坐镇凉州,乃董卓兵马之源,若皇甫公断绝关中,凉州部立时人心惶惶不战而溃,此乃董卓二患也。再者,洛阳尚有志士在朝,若董卓出兵,还需牵挂朝中之变故,此乃三患也。”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那人微笑道,“若曹兄不弃,在下愿助一臂之力。”曹操仔细打量这个人,施礼道:“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在下襄邑卫兹是也。”

曹操略有耳闻:“您莫非就是当年拒绝何苗征辟的卫子许?”

“正是在下。那何苗忝居车骑将军之位,然不过是贪财纳贿之小人,绝非可安社稷者。日后可平天下之难者,必曹兄矣。我愿贡献家丁并散财招兵,与曹兄和郡将共举大事。”

“哎呀!多谢卫兄。”曹操要行大礼,卫兹一把搀住:“曹兄不必多礼,在下还有一个建议。陈留之地恐难招兵,倒不如移至我家乡襄邑,那里豫州流民颇多,再有我财力相助,数千人马唾手可得也。”

就这样,陈留之事全权托付张邈,曹操随卫兹一同往襄邑征兵。那卫兹家资殷实又颇具声望,十日工夫便得了三千壮士,曹操带领他们打造兵器操练列队,倒也像模像样。哪知更有意外之事,曹纯竟带着卞氏、环儿等人逃出洛阳来至此处。原来曹操走后,董卓欲杀他家小,赖周毖、何颙等人周全。曹纯趁机利用董卓昔日所赠珍宝财物上下打点,买通了秦宜禄,又进而贿赂诸将。那些西凉部将贪财好货,又有几人与曹操喝酒喝出些交情,便睁一眼闭一眼,背着田仪放他们逃出了洛阳。夫妻团聚,兄弟相逢,自是一场喜欢。

不几日,又有东郡太守桥瑁传来三公讨董的密信,张邈之弟广陵太守张超亦率部下赶到陈留,曹操、卫兹便率兵马同往陈留会合。方至鸣雁亭,又见旌旗林立义旗高举,两骑快马迎面而来,都是乡勇模样。前面一骑正是虬髯虎目的夏侯渊;后面那人个子不高,细眉长须,黝黑的面皮透着殷红,显得格外精干,正是曹操的亲堂弟夏侯惇。

曹操见夏侯兄弟来到算是有了主心骨了,却嗔怪道:“你们弃乡而走哪里去了,用人之际险些急煞我也。”

夏侯渊笑道:“我哥哥早料到你要举兵,见伯父走得太急恐无准备,便寻地方安置好家小,一路招募乡勇流民匆匆赶来。如今得了一千余人,都已进驻陈留,就等你一声令下跟董贼拼命,不想你还挑起我们的礼来了。”

曹操莞尔,见夏侯惇不言不语微微含笑,心下好生感激:夏侯元让全然明了我所思所想,真乃我之心腹股肱也!

诸人各道衷肠,一同进城往郡府面见张邈。张邈又引荐自己的兄弟张超与其功曹臧洪。这二人曹操早年曾在洛阳见过,还一同游猎射鹿。那时张超、臧洪还在弱冠,如今都已英气勃勃,俨然青年才俊了。

张邈取出东郡太守桥瑁传来的三公的密信给诸人观看,但见言辞恳切企望义兵,张超看罢递给曹操,笑道:“今满朝文武尽被董卓监视,桥元伟此必伪信也!”

“信虽然是假的,情理却是真的。有了这封信,咱们起兵更加名正言顺了。”曹操看都不看便把信交还给张邈,“今粮秣乃是大事,不知何人可供军需。”

“冀州户口殷实,田产颇丰。今韩文节为州牧,未肯举兵,但坐镇邺城,专供我等军粮。”张邈说这话的口气意味深长。

曹操不禁皱起了眉,心道:“素闻韩馥是胆小怕事之人,果真不假。冀州如今为河北最为富庶之地,明明有兵可差,却只供军粮。”

张超却不似他二人这般涵养,笑道:“莫看韩文节身为使君坐拥冀州之地,实是怯懦之徒不足以成大事,此番举兵还是要推袁本初为盟主,四世三公舍他其谁?咱们只要任其调遣便好。”

哪知此言一出,忽有个生疏的声音道:“非也非也,举兵勤王臣子责分,不当有尊卑高下。”

众人纷纷找寻,原来说话的是一个衣装朴素的小个子,相貌鄙陋,胡须稀疏,眨么着一双黑豆般的小眼睛,垂首站在卫兹身后。张超白了他一眼,鄙夷地问:“子许兄,这位说话的兄台是谁?”

“他是颍川商贾,常到我家走动。如今豫州遭难客居我处,闻听咱们举兵,也曾贡献粮秣。”说到这儿,卫兹回头看了他一眼,难为情地问道,“戏兄,您叫何名?”原来他也不知这人叫什么。

“在下颍川戏志才。”那人恭恭敬敬作了个揖。

张超闻听不过是个小买卖人,越发不把他放在眼里,似笑非笑道:“商贾之徒为大义奔走,我闻所未闻。”

哪知戏志才张口便道:“昔日陶朱公辅佐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有灭吴之功;吕不韦助嬴政成就帝业,受封文信侯;商人杜吴手刃王莽有功于汉室中兴。郡将何言闻所未闻?”张超被他问得无法答对。

曹操见这戏志才已非一日,只当他是卫兹的仆从,全未理会。这会儿见张超竟被他噎住,甚觉惊诧,正色道:“戏兄,这商贾一道也有治理天下的学问吗?”

“有的。”这戏志才毫不拘束,信步走到厅堂中央,笑呵呵道,“莫说是经济理财之道,就是市井货卖之声,皆有学问。”

“敢问戏兄,若是发卖刀笔,该如何喝卖呢?”张邈好奇地问。

戏志才脱口便出:“毫毛茂茂,陷水可脱,陷文不活!”

这两句话看似是吆喝卖笔,实际上却饱含深意,劝人正行修身,不可为--奸-佞,污秽青史。诸人无不大奇,张邈肃然起敬,起身作揖道:“敢问先生,如果卖的是石砚呢?”

“张郡将真是彬彬文士,开口便是笔砚。”戏志才连忙还礼,“砚台嘛……石墨相著而黑,邪心谗言,无得汙白。”这两句明是卖砚,暗喻提防小人进谗。

张超也问道:“若是贩履呢?”

“履乃行走之物,今大兵未动先提此物恐非吉兆……”戏志才说着话,见张超神色不悦赶紧住了口,转而吆喝道,“贩履贩履!行必履正,无怀侥幸。”这话照旧一语双关。

“履不吉利,若是贩杖呢?”曹操接过了话茬。

戏志才大异,转身端详曹操良久,笑道:“杖者,可为手杖,可为兵杖,能辅人走路,亦能害人性命。要是让我喝卖嘛……辅人无苟,扶人无咎!”曹操起身一揖:“先生不但才学过人,而且心地良善,失敬失敬!”

“在下哪有什么才学,不过一些市井俚语罢了。”说着话,戏志才从怀-里掏出一卷竹简,“此乃文信侯所著《吕览》。吕不韦是我等商贾之人的老祖宗,在下闲来读读,也颇感受教。”

“志才兄,此书中可曾言及兵事?”曹操最关心的便是这个。

戏志才朗声道:“《吕览》有云‘万人操弓共射一招,招无不中;万物章章,以害一生,生无不伤’,如今董贼便是天下仇雠,诸位共举义军征讨国贼必可有所成就。”

曹操大喜道:“不想子许兄家中还有您这等贤才,若先生不弃,可否屈居我营,权当参谋之人,我以国士之礼待您。”

“不敢不敢,”戏志才笑道,“在下逃难之人,能得曹兄录用已是万幸,您莫要谦让。”曹操听这话是答应了,赶紧再揖道谢,戏志才却走过来抓紧他的手道,“《吕览》还有一言‘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烛,四时无私行,行其德而万物得遂长焉’,所以举兵大义还要靠诸家大人一心为公。但若是大家攘攘为私各存心术,曹兄您即便是一片赤诚之心,也只能尽尽人事,却不能逆天意耳。”

“承教。”曹操听他这么说,心头似乎又蒙上一层灰。

这时,一个亲兵捂着脸慌里慌张跑了进来:“外面来了个人,自称还是个县令,一身大红跟块碳似的,着急忙慌要见曹孟德。我瞧他不是本地的官,想问几句话,哪知他张手就打人。跟着他来的还有好几十口子,身带利刃看样子皆非善类,眼瞅着就要闯进来了,诸位大人快去看看吧!”

“莫非是西凉哪部追杀孟德到此?”张邈心下疑惑,赶紧带着满堂的人奔出府门。远远就瞧外面一群人拿刀动棒不似良善,为首之人坐骑一匹雄壮的白马,身穿大红锦袍,头戴武弁冠,须发殷红相貌凶恶。大家紧忙抻刀拔剑就要动手,曹操却不禁大笑:“慢来慢来!这是我兄弟蕲春县令曹子廉啊!”

来的正是曹洪,他哈哈笑道:“孟德,我听说你要举兵,连官都不做了,带着手下弟兄们至此,够不够兄弟交情?”

曹操看了看他带来的人,摇头道:“我久闻你这个县令当得不讲理,连土匪巨寇都招到府里,今天一见果真不假。”

“他娘了个蛋的!”莫看当了几年官,曹洪的口头语却变不了,“这不是个讲理的世道,如今要举兵,这帮人算是有用武之地了吧?不是小弟我说大话,一千多人的队伍小弟招之即来,若不是因为从江夏来的路远,我他娘的把人马都带来!”

“不来最好,中原之地有董卓就够瞧的了,莫要再闹土匪。”曹操玩笑道。

“土匪怎么了?”曹洪悻悻道,“荆州就是个豪强地主的窝子,有三五百人就敢划地闹事,当初跟您打仗的苏代、贝羽如今还不是当了土匪?我们江夏太守黄祖就是个大土匪!”

曹操深恐他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让张邈兄弟笑话,赶紧为他引荐诸人,又唤夏侯兄弟过来相叙。曹洪只道:“闲话回头再说吧,我走了一路着实不易,可有酒喝?今天喝够了酒,来日好跟董卓玩命!”

张邈是憨厚好交之人:“自然有好酒,子廉兄弟一身大红到此,给咱陈留郡添了个好彩头,大家一同饮酒去!”

一场热热闹闹的酒宴直喝到天黑,诸人约定三日后出兵。散席已毕曹操微微带醉回到家中,一猛子就钻到了卞氏房里,-搂-过来便要亲。

卞氏推道:“死鬼!丕儿还睡着呢,你小点声音。当初撇下就走,这会儿才想起我们母子来了。”

“我走的时候不是与你打过招呼了吗?我就知道你母子命大!”曹操使劲将卞氏抱入怀中,却见她泪水簌簌流下,酒醒了一半,温声问道:“你怎么了?”卞氏擦擦眼泪道:“你哪里知道那些天是怎么熬过的。袁术派亲信到洛阳给我送过信,说你半路上叫人擒拿,恐怕遇害了。当时那帮家丁就要散伙,多亏我弹压着才没出乱子,你真是个负心汉!”说罢攥粉拳便捶。

“夫人饶命!别打别打。”曹操抓住她的手,“你们姐弟都是一个样,你弟弟那天就差点打我一顿。”

“该打!你去隔壁看看环儿,她见着阿秉那份难过劲,还在屋里哭着呢。”

曹操叹了口气:“让她自己静一静吧,日子长久也就忘了。”

卞氏这会儿不再哭了:“你怎么不去大姐房里,她那个黄连人为你在家操持多年,拉扯昂儿长大,如今秦邵的三个儿女又托给她了,你就不能多体贴体贴她吗?”

曹操也知道丁氏为他吃了许多苦,但就是受不了她唠唠叨叨的性格,总觉得与卞氏在一起的时候最为安然,只憨笑道:“明天我进营理事,后天正式出征,今晚我去她房里,你舍得吗?”

“谁稀罕你呀,要去就去。别说去姐姐那里,去环儿那里,就是回洛阳找你那个尹氏我都不管。”

提到尹氏,曹操有些-脸-红,避重就轻道:“她是何进的儿媳,孀居寡妇一个,还怀着孩子,我不过是发了恻隐之心救她一命。不是已经送她回家了嘛。”

“送回家就不能偷着想啦?我可不信你的话。”卞氏小嘴一翘。

“你爱信不信吧。”曹操戳了她脑门一下,“等哪天我也死了,让你也当回寡妇,你就信了。”

“别瞎说,”卞氏推了他一把,“说正经的吧,老爷子不高兴了,要带德儿兄弟一家迁往徐州避难去呢,可能明天就走。”

“叫他们去吧。”曹操黯然神伤,多少年来老曹嵩还是偏爱曹德,不喜欢他这个爱招惹是非的老大,“老爷子会想明白的……且叫他在徐州安安心,等我建功立业再把他接过来。”可是曹操怎么都不会想到,此一去竟是他与父亲、弟弟的生死诀别……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