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宋帝国套装全3册 > 残阳烈 > 九

事情发生在宗泽外出进行微服私访的次日上午。事发地点是城东草关镇。是日,王子善部的一位女头领钟离秀,在镇上的一个茶肆中突然遭到了一伙官军的武装袭击。钟离秀的两名亲兵一死一伤,钟离秀则被袭击者绑走,下落不明。

这件事发生得极其意外,以致无论是宗泽还是王子善,乍一闻听,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钟离秀是个年方二十三岁、容貌十分出众的姑娘,也是一位深受王子善器重的巾帼豪杰。她出身于京郊农家,上有一兄唤作钟离英。其父钟离广,是个伤残军人。因钟离广很热衷于钻研武学,他的这一双儿女除了耕种纺织外亦熟刀枪,在父亲的教习下,自幼皆练就了一身出色的武功。

去冬金军重兵压境,在合围汴京的同时,对京郊的许多乡镇进行了疯狂的蹂躏。钟离广之妻为帮助一个少-女摆脱金兵的凌辱而惨遭--奸-杀。钟离广惊悉噩耗,以独臂之躯执刀独闯金营,手刃仇寇十二名,而其自身则被金兵乱刀剁成了肉泥。

国仇家恨,不共戴天。钟离兄妹卖掉田地耕牛,组织起一支义勇队,向金军展开了凶狠的复仇行动。这支义勇队的成员男女老幼混杂,原本都是乡间农人,若论军事素质战斗技术,可谓一塌糊涂。但因这些人皆为被金军糟蹋得家破人亡的幸存者,个个对侵略者恨之入骨,人人面对仇人都舍得玩命,令金军大吃苦头。他们或者单独寻找战机,或者主动配合其他抗金武装的行动,进退无常神出鬼没,逮着机会就咬上一口,一时间将金军搞得扰不胜扰防不胜防。

渐渐地,被咬痛了的金军开始重视起这支一点作战规矩都不懂的“匪帮”,而沉浸在复仇快感中的义勇队却开始麻痹轻敌。终于有一天,义勇队在一次倾巢出动的夜袭中遭遇了埋伏。除钟离秀带领十数人杀出重围外,包括钟离英在内的数百名义勇队员,在这次战斗中全部战死。

钟离秀毕竟是个年轻姑娘,失去了哥哥这根顶梁柱,颇感独木难支。为手下那十余名兄弟姐妹不致被金军赶尽杀绝,或被土匪流寇吞并,也为了能继续抗金报仇,她在经过一番权衡后,投靠了在京畿一带势力最大抗金呼声也最高的王子善。

王子善对钟离兄妹奋勇杀敌的事迹早有耳闻颇为赞赏,尤其将钟离秀视为世间罕见的奇女-子。当时他的部伍里也有一些妇女兵员,却是缺乏合适的女将。见钟离秀率部来投,王子善如获至宝,就将她委任为女军头领,把以往分散在各部的女兵统一整编起来,形成了一支独立的女兵之旅,号称木兰军。

木兰军的主要职责,是负责义军的军需供给。王子善部兵马甚众,军需用品种类繁杂,钟离秀以前并无操持军需的知识和经验,但因她勤勉好学不耻下问,又兼天生聪颖触类旁通,很快便由外行变成内行,不仅将物资调配和进出账目管理得井井有条,还把战地救护和家属安置等后勤机构都健全了起来。

这些琐碎事物,平日里很容易被人忽视,但战事一起便不可或缺,事到临头再抓是来不及的。钟离秀未雨绸缪,使部队免去了很大的后顾之忧。王子善从中看到了钟离秀的才干确实不让须眉,遂命其兼任了义军的粮秣副都总管,让她协助都总管王子腾统管全军的粮草供应事宜。这是个非常重要的位置,非王子善特别信任之人莫可染指。范光宪曾试图谋此肥缺,就始终未能如愿。钟离秀十分珍惜王子善的这份信任,因之对其所担职责,越是事必躬亲。

这一日她轻骑简从前往草关镇,就是要亲自洽谈一桩食盐交易。

在宋代,盐、茶、酒、香、矾等商品是朝廷的专控物资,由政府垄断经营,其中又以盐业的禁榷专卖制度最为严格。盖因上述诸行业,特别是盐业,在政府的财政收入中所占的比重极大。故后世有论者云,北宋末年在仓廪匮竭边备空虚,积贫积弱症状已入膏肓的情况下,朝廷仍能维持官冗俸优丰亨豫大局面,支撑数倍于开国初年的庞大户部开支,就在于拥有数目可观的盐收入。所以,朝廷对贩私盐者,历来查之甚严处罚极重。

目下虽说是烽烟遍野时局混乱,官署残缺纲纪废弛,但因毕竟有个赵构新朝已在应天府宣告开张,大宋在各地的军政机构仍在维持运转,该管的事总还是有人在管。私盐贩子们慑于刑威,其违法行径到底还不敢过于明目张胆。尤其是当进行大宗交易时,行事都是比较谨慎。另外,在商贾眼中,所有称霸一方的民间武装,无论是何来路,打着何等旗号,莫不具有匪的性质。与匪榷货,货量又大,自然是更要小心。所以对货主提出须双方先议定有关事项再进行实际交易的要求,钟离秀认为可以理解。

宋时之设镇标准,曰“民聚不成县而有税者,则为镇”。草关镇位处京郊的交通要道边,其居民人数和商业发展状况,已达镇级规模。只是官方尚未在此正式设镇,亦未设置监镇官员。这里的税收,是委托当地有名望的富绅代为承办。因而这草关镇的“镇”称,目前还只是个民间叫法,尚非行政区划之义。长期以来,这里就是一个人们约定俗成的货物集散地,许多合法或者非法的批发交易,都是在这里进行。

置身此地来洽谈生意,一来不似在山寨里那样容易给货主造成店大欺客的心理压力,二来也不似在城里那样须提防隔墙有耳,一不留神便有可能碰上官府的眼线,谈话环境比较宽松,钟离秀与货主都觉得这是一个合适的地点。

约定的见面时辰是上午九时。钟离秀带着秋桂冬梅两名女亲兵,提前一刻来到了镇上的馨茗茶肆。

盛夏时节,茶肆里除了经营通常的茶点,还供应各种应季的清凉饮料及消暑果品。宋代是个食不厌精的时代,于美食开发方面大有成就。仅就清凉饮料而言,在这座普通的乡镇茶肆中便备有十几种,如甘豆汤、鹿梨浆、卤梅水、姜蜜水、木瓜汁、荔枝青、金橘团、香薷饮、紫苏饮等。这些饮料中皆含有若干种中药成分,配伍十分巧妙,俱为清热佳品。更有一种可称道处,在于它们仅以天然物性之作用,便可保持品质和口感在常温中存放上百日不变。可惜那些包含着古人智慧的配方,于今大都失传。

草关镇是每隔三日一集,但早市是日日都有。这一日不逢集,钟离秀一行三人骑马驰达镇上时,早市已接近尾声。在茶肆里打尖的商贩和行客们亦已逐渐星散。这个相对宁静的时刻,正利于她们与货主缓饮细谈。

三个走方艺人装束的姑娘在茶肆里坐定,要了三碗“雪泡缩皮饮”,便一边休息一边等待中间人带着货主到来。这“雪泡缩皮饮”山寨里也有,却不似此处的味道地道。三个姑娘一面饮着一面品评,看来山寨就是山寨,仿冒之物与正宗货色相比,外表大约还像那么回事,可内里的滋味,到底是差得远了。

那件出人意料的祸事,就是当她们正在闲聊时不期而至的。

事情发生得突然而急促,而且很是令人莫名其妙。当时先是钟离秀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起初她还以为是那个中间人和货主到了,但马上便敏感地觉察不对。因为,听上去来者不像是只有一两个人,而像是有一帮人正在对茶肆实行包围。

这是怎么回事?她正要提醒秋桂冬梅注意,几个身穿官军服装手执闪亮单刀的汉子,已从茶肆门口汹汹然大踏步闯了进来。

茶肆掌柜不知这帮军爷要来做甚,慌忙跑出柜台亲自逢迎,却被当头一个汉子一掌搡开。接着那几条汉子便一拥而上,径直朝着钟离秀她们扑去。

从地理位置上说,草关镇距王子善的临风寨较距京城为近,这个地方实际上是处于王部势力范围,官军到此活动,一般不敢嚣张。今天这事反常,钟离秀甚觉惊诧,急推案起身,喝问来者有何公干。那当先的汉子扯着嗓子高叫,某等是奉宗泽留守将令,特来捉拿京东反贼。说着将手一挥,便带头抢步上前拿人。

秋桂冬梅见状既惊又怒,她们一面立即闪身向前护住钟离秀,一面厉声叱问对方凭何说她们是反贼,可有留守司签发的捕文。岂料那些人根本不理会她们的叫嚷,冲到近前七手八脚便去揪扯。

王子善对部属下过命令,不许任何人擅自与官军发生冲突。但面对这般无理行径,不采取自卫措施显然是不行了。事在必行,也无须商量,钟离秀三人在一瞬间便很默契地腾挪开去,同时与那几条汉子交了手。然而她们不知,那帮人如此穷凶极恶咄咄逼人,就是为了迫使她们动手开打,以便大张旗鼓地制造流血事件。

钟离秀曾经浴血沙场斩敌近百,秋桂冬梅也都是江湖艺人出身,自幼练得全身功夫,在多年走南闯北的卖艺生涯中,与地痞恶棍过招也不止一回。一般来说,这几位女侠每人对付三四个壮汉不在话下。但因今日那些汉子是蓄谋而来,人人皆持利器,而钟离秀她们则是无所防备,身上除了护身匕首外别无长物,并且相继出现的对手还越来越多,不下二十个,这就使得她们陷入了明显的劣势。

茶肆里的空间不大,她们挥舞着椅子板凳进行抵抗,百般施展不开,只三五个回合下来,便俱已带了刀伤。钟离秀眼见情况不妙,一面抵挡着对方的围攻,一面低喝冬梅赶快寻隙冲出去报信。冬梅自是不忍丢下钟离秀和秋桂,但在情急下却容不得她犹豫,于是她只好硬起心肠,乘钟离秀连续掀翻几张桌子的空当,踹开茶肆的后窗飞身跃出。

后窗外亦有埋伏,但那几个鸟人似乎功夫过于稀松,冬梅没费多大气力,便将他们先后放倒。

钟离秀听得冬梅策马而去,即招呼秋桂边打边撤。就在这时,她感觉一股风声从脑后袭来,正欲侧身躲避,头部已受到了重重的一击。秋桂见了,急欲趋身过去救护,却从斜刺里冷不防横扫过来了致命的一刀。

冬梅在奔回山寨途中路遇正带领士兵进行野外骑射演练的中军头领周虎旺。周虎旺惊闻其事,当即率骑百余随冬梅疾赴草关镇。当他们赶到茶肆时,那帮号称前来捉拿反贼的人已经杳无踪影。留在现场的,只有激烈搏斗后的遍地狼藉和倒卧在血泊中的秋桂姑娘。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