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沉睡的森林 > 1

1

加贺和太田两人抵达舞团是下午三点左右,石神井的警员们已经开始实地检查了,尾田案件的搜查总部也已经有几名搜查员赶到了现场。

石神井的小林副警官靠在走廊的墙上注视着鉴定工作的进行,加贺走了过去,问道:“柳生呢?”

“送到医院去了,应该没危险了。”

“没有其他人喝过吧?”

“没有,好像毒是下在柳生自带的水壶里。”

“毒的种类是?”

“还不知道。”

小林明显有点不高兴,也难怪,前一起案件还完全没有看到进展,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又发生了新的案件。

加贺朝训练室里望去,舞蹈演员们都闲着没事儿做,不过这个时候也不好继续练习,他们有的在地上做着柔韧操,有的抓着横杠轻盈地活动者身体,还有人蹲着脸朝下一动也不动。

浅冈未绪正站在镜子跟前发呆,加贺一直凝望着她,她好像有点发现似的转过头来。他微微颔首,想向她示意说什么都不用担心,不过不知道她会不会注意到这个细微的动作。

“柳生水壶里装的是什么呢?”加贺问小林。

“今天是咖啡。”

小林说着,命令身边一个年轻刑警把水壶递过来。

“今天?您的意思是?”太田从边上插嘴。

“柳生好像一直从家里带便当来吃,随着食物的变化水壶里装的也一直会变。今天他带的是三明治所以配的咖啡。”

“你是说如果是太阳旗餐的话就配日本茶?”

太田说。

“正是此意,不过他们连太阳旗餐是什么应该都没听说过吧。”

小林苦笑着说。

年轻刑警拿来了水壶,小林递给了太田。外面套着一个大塑料袋,尽管指纹采集工作已经结束,但加贺二人还是戴上了手套。

“闻上去是咖啡。”

太田打开盖子把鼻子凑近了闻了闻,那是不锈钢制的抗压式的水壶。

“好闻吧?完全不像掺加了毒物的样子呢。”

“不过真的是加了啊。”

“是,你要喝喝看吗?”

“算了,不用了。”

太田把水壶递给了加贺,加贺发现这个盖子内侧是湿的,

“他是用盖子代替茶杯喝的吧?”

加贺说道。“貌似是。”太田点点头。

“他什么时候喝下去的?”

“午间休息的时候,大概是2点左右吧,有几个目击者,所以那个时候的情况调查的很清楚。柳生在休息室准备吃饭,之前喝了点咖啡,那时好像柳生立刻就发现有点不太对劲,喝了两三口后说这味道似乎有点奇怪。然后有点纳闷地准备开吃三明治,突然表情痛苦起来。倒在地上像是胃和头都痛。不一会儿脸色变得煞白,直淌着冷汗。在场的人都惊呼起来,事务所的人都纷纷飞奔着去联系医院和警署。一般应该先联系医生,警察在医生诊断完之后才有必要的,然而接连发生这样的案件之后,大家都开始这样应对了。”

真是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会有习惯的时候啊,太田有一种很别扭的感慨。

医生立刻诊断为中毒症状,让他把喝下去的都吐了出来,并让他嗅氨水刺激他的神经。就在他稍稍调整了紊乱的呼吸后,警车赶到了。

“柳生喝下去的只有咖啡吗?”

关上水壶的盖子,加贺问。

“是啊,三明治动也没动过呢。”

“水壶是放在哪里的呢?”

“更衣室柳生自己的衣柜里,只是衣柜没有上锁。”

“很危险啊。”

“因为他信任伙伴们啊。”

说着,小林立刻更正道,“不对,应该说是曾经信任。”这个修正暗示了以后高柳舞团里可能出现的变化。

太田去更衣室查看现场,而加贺走进了练习室,里面一向热情与汗水并存的空气今天也有一丝冷飕飕的感觉。舞者们都穿着上衣。

看见加贺进来后,谁都没任何反应,可能就像太田说的那样,这也成为他们的习惯之一了。只有未绪用乌黑的双眼欢迎了他。

他走到她身边不由得咳嗽了一声,低声说:

“你受惊了吧?”

本来还想说一句“昨天真是让你费心了”,不过发现有点不合时宜。

未绪没有点头,而是垂着她那浓浓的睫毛,眼眶是红的,但从脸颊到脖子却是毫无血色的惨白。

“他……柳生先生每天都带水壶吗?”

加贺把柳生称为“先生”是略微作了些挣扎的,因为他想起了他那挑衅的目光。

“嗯,一般都会带。”

“这事儿谁都知道吧?”

然后她转动着眼珠扫视了一下周围舞者们的样子后,回答:

“几乎应该都知道,可能就大学生和来芭蕾学校帮忙的那些人不知道吧。”

加贺明白了她话的意思,而她开始用余光环顾着练习室内,好像松了口气一样。这么一来,加贺总算是明白演员们异常安静的原因了,他们已经开始意识到凶手就在他们之中。

“他一直是到了午间休息的时候用水壶喝饮料的吗?”

话音刚落,他又继续问道。

“是的。”未绪回答得很干脆,“柳生从来没有在上午的课上喝过东西。”

也就是说凶手是从柳生换完衣服后到午休开始的这段间隙在水壶里下毒的。

“那换个问题吧,”加贺说,“上课的时候从练习室里溜出来困难吗?”

这个问题暗示着犯人在演员当中,然而未绪已经对这点没有任何避讳,

“有时会有人出去上洗手间,不过很少。”

“今天呢?”

“应该没有。”

加贺觉得,即使有,这个人就是犯人的概率也很低,因为这么做的话肯定会遭到怀疑。所以肯定是在课程开始之前就偷偷潜藏在更衣室里然后下毒的。

加贺原本还想问她对于矛头指向柳生这点有没有什么头绪,不过发现在这里问这个实在是太不谨慎,就道了声谢走出了练习室。

到了更衣室后,鉴定人员已经采集完了指纹。这里面积大约3榻,进门之后左边并排着十个更衣箱。问了身边一个年轻警员柳生是哪个衣柜,他指了指离得最近一个相对较新的说,“是这个。”

“好像只有进团时间较长的人才可以使用更衣箱呢。”

突然传来声音,回头一看,太田正站在门口。“柳生虽然跳的是准主角的角色,但从资历来说正好排到第十位,刚到可以使用衣柜的水平。”

加贺往里走着,点了点头。最里面是尾田的更衣箱,边上的是另一个芭蕾男教师的,连绀野的衣柜也只有排到一半附近。

房间的最里头有扇窗户,外面能够看到杜鹃盛开着,加贺察看了一下窗户的锁孔。

“窗户并没有打开的迹象。”

太田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走过来说。“窗户缝隙间的灰尘没有变化,要是打开过的话肯定会留下痕迹。”

“要说能够随意进出这里的人,那些男性舞蹈演员们就变得可疑了。”

“要下定论还为时尚早吧,据我们问下来,一般男性演员换衣服要比女性演员快很多,他们更早进练习室。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人了之后女演员那边还剩了很多人,其中某个人趁大家不注意溜进去下了毒之后,再掩人耳目地出来,也并非没有可能。”

“真是大胆的罪行啊。”

“这次的犯人可是胆大包天噢。”

然后太田把声音压到最低,“虽然不知道是何种动机,在这种地方想要杀害柳生这件事本身就不可能是谨慎者的所作所为,因为这样一来嫌疑人就被锁定在相当小的范围里了。”

太田又补充道,胆大可是女性的特征。

这天晚上涉谷警署的搜查总部进行了案件的汇报,这件事虽然是石神井警局的管理范围,但鉴于与尾田案件的关联性,实质上两者正进行联合调查。所以现在会议室里的搜查员出奇的多。

案件的经过正如小林所说,而关于更衣室的说明并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然而和之前会议室气氛大相径庭的是,关于犯罪动机方面有几处发现。

“柳生讲介认为,杀害尾田的凶手和风间利之是同伙。”

一个叫鹤卷的精瘦的老刑警,望着大家说道。“柳生为了证明齐藤叶琉子确实是正当防卫,似乎打算把风间潜入高柳舞团的动机查清楚,所以基于上述推理,他准备找出尾田和风间之间的关系。很多舞团成员曾透露,柳生曾扬言他不惜怀疑舞团的其他成员,也要拯救叶琉子给大家看。”

加贺想象着柳生说这话时的样子,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容。那个男孩儿会发表那般激昂的言词一点也不足为奇。

“柳生有什么具体行动吗?”富井问。

“关于这点,事务局长坂木说了一些值得我们深思的话。”

鹤卷松了松领带,接着说,“这个情况已经不光是我们掌握的了,两年前尾田不但去了纽约还去了美国其它地方以及加拿大,为的是视察一下各地的芭蕾舞团。据坂木所说,柳生好像向他要了当时的有关记录,他的理由是反正自己也希望进行相同的旅程,可以做做参考。而且貌似昨天柳生训练完之后,独自一人留在了事务所里进行调查哪。”

这话立刻引起了其他的警员们的轩然大波。

“关于两年前尾田在纽约的事情,相信派过去的警员已经进行了详细调查了吧?”

“他们正在查,”小林回答,“然而目前什么也没查到,也没发现和风间有过接触的证据,所以他们准备把两年前这个时间范围再扩大一点搜查一下。”

“之前说的风间在那里结识的日本人不可能是尾田吗?”

对于太田的问题,小林直摇头。“把照片传真过去让证人看了,他们都说不是。”

“也就是说柳生盯上尾田去过纽约之外地方的这件事情啦?”

富井问了柳生的这次调查别的舞团成员都知道与否,鹤卷回答说,几乎所有的人应该都知道。据说坂木和柳生的对话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如果凶手听到了这个而想把柳生杀人灭口的话,说明柳生意图调查的方向正中本次案件的靶心。”

某个警员说道,富井突着下颚,带着厌烦的表情点点头。

“虽然一开始只感觉他是个不肯配合的家伙,没想到还隐瞒着这么重要的信息呢,真希望它能就这次事情吸取教训呢,话说回来柳生状况如何?”

“医生说今天晚上就让他安静呆会儿,明天早上应该就能问话了。”

年轻警员回答。

“看守着吗?”

“看着呢。”

“好,你们得提醒一下,如果柳生是因为刚刚说的理由遭到了毒手的话,这家伙现在没死,凶手有可能会再次下手。”

“还真是期待从柳生口里会打听到什么呢。”

“是啊,要是能一下子把案件解决就再好不过了——”

富井话说到一半,鉴定人员进来交给他一份文件,富井瞥了一眼,开始向大家汇报。

“毒物种类查清了,还是尼古丁,肯定是用烟叶浸泡出的液体。和尾田遇害的时候一样。只是浓度比之前要低,因为掺在了咖啡里所以就淡了。柳生就是因为这个得救了啊。”

“是这样的。”鉴定人员说,“就是因为这次并非像上次那样注射而是混入饮料中。对犯人来说可能还需要准备浓度更高的毒物才行,而对被害者而言则非常幸运。”

“是不是这次犯人开始慌乱行事了呢,这使得我们对柳生的话更为期待了呢。对了,对舞团其他成员的监视如何?”

听到几人正轮流监视着,富井满足地点点头,今天要进行尾田的守灵。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