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沉睡的森林 > 6

6

把搜查重点从注射器转到软式网球充气泵后,探听小组的工作进行得非常有效率。首先他们查了高柳舞团周围以及每个舞者的住宅周边的体育用品店,把最近买过充气泵的顾客的信息基本全都掌握了。

“从结论来看,最近购买的顾客非常少。”探听小组的组长神原在会议上这么发言道,“最近说到网球一般都是硬式的,软式的也只有中学生会玩玩。因此我们问了曾出售过的商店,他们几乎都回答是中学生模样的孩子来买的。”

也就是说,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类似于高柳芭蕾舞团演员们的人物。

他们同时进行调查的还有舞者们身边是否存在打软式网球,或者是曾经打过的人。据他们得知的信息,一般只要是专业组队的人,肯定是有一两个充气泵的。

“在演员里有四个人符合条件,名单如下,这些人和妹妹、弟弟一起住或者曾经一起住过。”

神原铿锵有力地读出了名单,其中有两个人加贺曾听到过。

“目前应该这四个人的嫌疑最大吧?”富井说,“现在应该如何是好呢?”

“其实我正想去查一下业余木匠铺。”神原回答。

“木匠铺?为什么?”

“我是看了这个才想到的,”他拎起网球充气泵,“鉴定报告上也提到,针尖大约几毫米长,那么到底凶手是如何把它切断的呢?”

“原来如此,所以你想到了业余木匠啊。”

有人佩服地击掌叫道。

“如果是细长的注射用针,那么应该可以顺利折断,但这个太粗了所以很难做到。要是弄不好这针就没法用了。”

“用钳子夹不断吗?”富井问。

“要是用钳子切口就被压扁了,我觉得应该是用其他办法。总之切断针是如此,制作一系列其他装置肯定还要买别的道具。”

“你们打算从制作装置的道具入手吗?”

富井好像对这个设想很满意,大幅度地点头后,拍了一下大腿。“好吧,就从这个深入调查下去。”

终于听到了警长久违的振奋呼声。

这是昨天晚上搜查会议的一段对话。

然后到了今天——

正当加贺和太田对富井说明风间利之在纽约的生活的时候,接到了搜查总部的电话。年轻的警察手拿听筒叫了富井的名字。

“我是富井。”他对着听筒说。下一瞬间他的表情骤然严肃起来,“什么?找到了?硅胶和锉刀……嗯……是吗,那家店的店主……回来了。好,那么迅速赶回来进行笔录!”

挂了电话后,富井的周围集中了很多警员。

“找到了吗?”其中一人问。

“找到了。”

“是谁?”

“森井靖子。”

“森井……”

警员们的脸上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这无疑是因为在昨晚列出的嫌疑犯名单的四人当中,她是最不被大家怀疑的一个,连加贺都不太相信。

“真是人不可貌相,特别是女人。”

说到这里,富井似乎也有着同样的心情。

“她买了什么呢?”太田问,“刚才听你说什么硅胶锉刀之类的。”

“嗯,就是这两个,不知道硅胶是派什么用的,锉刀应该就是用来弄断针的,连不锈钢也能切开,这是商店的老板说的。”

如果上述所说的四人中有人去过业余木匠铺的话,肯定会立刻执行搜查民宅的程序,并希望能尽快得到那家业余木匠铺的供述笔录。

“搜查的时候最好森井也要在场。”年轻刑警说。

“她必须得在场,应该这么说。跟在监视舞团的几个警员说明一下情况,指示他们回来的时候把森井逮捕回来。”

“知道了。”

在他去打电话的间隙,富井举起双手舒展了一下身体。“我不清楚,这个硅胶到底是派什么用的呢?”

“会不会不是防水用的?”加贺思忖了一下说。“虽然不知道这个装置是什么样的构造,但既然用到了尼古丁浓缩液,就不得不把整个容器封得严严实实的吧?”

“是这样啊,应该正中靶心了。”

富井作出开枪瞄准的手势用手指顶着加贺的胸口。这说明他此时的心情非常好。

然而好景不长,打完电话的刑警转过身说,

“警长,好像森井靖子向舞团请假了。”

“什么?”富井的声音又开始严厉起来,“怎么回事?”

“那是——”

年轻的刑警又在电话里说了几句话后,用手捂住话筒看着富井。

“好像从昨天开始就请假了,据说是感冒。”

“昨天也休息?”

“这是经过报告的,有关训练请假的人我们一定会以某种方式进行确认。昨天傍晚时分田坂刑警应该登门造访了森井的公寓。”

“嗯……”

富井哼哼了一声,嘴里嘀咕着:“总觉得很可疑,竟然连休两天。”然后猛然张大眼睛大喝道,“太田、加贺!现在立即赶往靖子的公寓!”

森井靖子的公寓位于的居民区由多条狭窄道路分割而成。这里聚集了很多小型楼房,那幢两层楼的公寓看上去像被埋在里面一样。

这栋建筑门朝东开而阳台朝西,完全照不到阳光,况且靖子的房间还位于一楼。不过因为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高柳舞团,对白天太阳的位置可能完全不介意。

加贺站在昏暗的门前,敲了两下门。但是没有回音,接着他又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太田转动了下把手,发现门牢牢地锁着。

“不在家啊。”

加贺说,太田没有回答。他带着扫兴的表情观察了一下门,推开了邮箱的门。

“看,”他说,“里面有东西。。”

加贺也往里窥视了一下,可以看到里面叠着报纸。

“早报?”

“好像是。”

两人几乎同时行动起来,太田敲了敲旁边人家的门,加贺则跑了出去。

加贺绕到建筑的背面,走进靖子家的阳台,从那儿往房间里望去。透过白花边的窗帘,微微能够看到里面的样子:衣柜,矮桌,电视,床——

床上有个人影,好像谁睡在上面。

加贺又绕回正门,太田不见了踪影。不过稍过了会儿,他带了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回来了,那男人手上还拿着钥匙。他原来是去找房东了。加贺把从阳台上看到的景象跟前辈一说,秃头的房东立刻板起了脸。

戴上手套,太田把备用钥匙插入锁孔,喀嚓一声他打开了门。

两人脱下鞋子,小心注意者不碰到身边的物品,走进了房间。这里是老式的一室户:一进去左边是厨房,径直走进去就是一间日式房间。

房间整理得很干净,桌子上只有玻璃杯和瓶子放着。完全没有散放在外面的衣服和裤子,梳妆台什么的也没有。

在床上躺着的果然是森井靖子。她身穿粉色的毛衣和黑色裙子,两腿牢牢并拢着,双手合十放在胸口。就算是午睡,睡姿都显得过于工整,有点不自然的感觉。

加贺脱下手套拿起她的手腕,感觉冰冷,没有脉搏和呼吸。

“没有外伤。”他说。

“是这个。”

太田拿起桌上的瓶子,“这是安眠药,不知道本来还剩多少,现在已经空了。”

“联络总部吧。”

“拜托你了。”

“我猜想到警长的表情了。”

“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啊。”

用余光望着太田的摇头晃脑,加贺拎起了听筒。觉得异常的重。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