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道朝天小说 > 第二十六章再至三千院

第二十六章再至三千院

  青儿完全不懂,问道:“她很困吗?怎么会忽然就这么睡着了?”
  “你可以理解为冥想入定或者冬眠。”
  童颜解释道:“她被烈阳幡所伤,才会进入这种状态。”
  井九看了他们一眼,提醒声音小些,莫要吵醒了她。
  他与童颜是人族最精于计算的棋道高手,先前那段时间的沉默,是在观察分析推算。
  最终得出雪姬已经沉睡的结论。
  青儿很是意外,心想这位怎么会被烈阳幡重伤?
  与冥界相比,雪国才是人族最大的、真正的威胁,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但凡人对那片冰雪世界只有恐惧,并不明白真正的原因,只有修行界的强者与她这种天宝真灵才明白,雪国女王才是所有恐惧的源头。
  雪国女王是朝天大陆最高阶的智慧生命,即便是麒麟这样的远古神兽也在她之下,是近乎神话般的无敌存在。
  按常理来说,烈阳幡就算拥有通天境大物的威能,也不可能伤到她。
  “如果来的是那位,自然不会受伤,但她只是那位的女儿。”
  童颜看着雪姬,眼神有些复杂说道:“这种高级的血脉拥有无比漫长的生命,二十年太短,她还只是个孩子。”
  井九同意这个判断,当年他在雪原里感受过那道威压,烈阳幡对女王来说就是个普通的小旗子。
  但他算错了一点。雪姬会被烈阳幡所伤,不是因为没有成年、缺乏经验,而是她忘记了自己很虚弱,还是像以往那样看待这个世界,按照从前的眼光判断强弱,真以为烈阳幡就是个小旗子……
  青儿开心地说道:“太好了,那咱们赶紧走吧。”
  童颜再次沉默,井九望向崖下的风雪,不知道在想什么。
  冷山北麓在人族设定的雪线以南。
  雪姬出现在这里,可能会给人族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
  她就算只是个孩子,也是那位的孩子。
  井九与童颜这时候最应该做的事情,当然就是想办法通知最近的白城方面,让刀圣与禅子来此地镇压她。
  如果她醒过来,他们哪有能力把她留下?
  “如果不是她吸引了烈阳幡的异火,我们这时候可能都已经死了。”
  童颜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他不忍心把雪姬交到刀圣与禅子的手里,让她被处死。
  那就让雪姬留在雪山里沉睡?这同样不行,谁知道她醒过来后会给人间带去怎样的灾难。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解决方法,带着雪姬离开,由他们来负责看管。
  问题是如此大的责任,他们承得得起吗?
  ——中州派果然喜欢掌控所有,哪怕是个弃徒。
  这是井九的想法。
  他看着崖下的风雪,说道:“糟透了的主意。”
  童颜盯着他的眼睛说道:“要不然……你杀了她?”
  井九当然不会杀雪姬。
  首先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能力杀死她,其次就算他能杀死她,雪国女王知晓此事后替女儿报仇怎么办?难道他要把整座青山陪葬进去?不要说什么母女相残之类的废话,只能自己杀不能别人杀的故事在历史上已经上演过无数次,青山也见得极多。
  他不知道该怎样回应童颜的言语挑衅。
  别的挑衅他自然会一剑斩回去,但与雪国女王相关的挑衅……无妨忍忍。
  正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忍一世云淡风轻。
  ……
  ……
  烈阳幡被王小明收走,青天鉴不用再抵挡天火,温度自然早已变得正常起来。
  青天鉴幻境里的天空渐渐变暗,不再昏红一片,阴沉的仿佛墨一般。
  张大公子早已注意到天空的变化,心想陛下果然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不禁有些得意。
  清风拂过他的身体,他好生舒服地……打了几个冷颤,才想起自己没有穿衣服,浑身都是汗,被风吹着容易得病。
  这个世界已经变得越来越奇怪,但谁知道会不会还有病这种大苦处?
  他拄着木棍走回山脚下的院子里,依次看了看儿子、孙女、孙子以及儿媳,确认都没有出事,才放下心来,套了件夹衣,去了隔壁不远的赵举人家,确认他家的人与牲口也都还在睡觉。然后他去了举人家后面的那口井边,探头望了望,确认那条红鲤鱼没有回来,不禁有些失望,想着今天的异象,又有些担心,心想它不会出事吧?
  这几年整个村子只有他一个人醒着,连那些牲口与村头的喜鹊都在睡觉,他没有被这些诡异的景象吓疯,却难免有些孤独,直到去年还是什么时候,忽然发现这口井里多了一条红鲤鱼,而且那条鲤鱼还可以与人对话,这可喜死他了,每天起床第一句便是去与鲤鱼说早安,然后每天与它说话,不知打发了多少时间。
  通过那些对话,他知道那条红鲤鱼原来是某个异界的至尊神兽,叫做火鲤大王,生活在一片无比炽热的岩浆里,唯一可惜的就是那位火鲤大王有些呆呆的,好像也没去过别的什么地方,能聊的内容翻来覆去都是它有多么厉害,让他觉得有些无趣。
  结果前些天,那条红鲤鱼忽然消失了。张大公子急得差点跳下井去,又在村子四周的河里找了很久,甚至找到了县城里的市集,在鱼铺里把那些永远不会腐烂的鱼肉翻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找到它的踪迹。
  ……
  ……
  荒原地底深处,炽热无比的岩浆河流,火鲤感觉到那道可怕气息正在快速远离,不由松了口气,终于浮出了河面,欢快地打了几个滚,溅起无数红色的岩浆,在石壁上烧出一幅画来。
  走了就好,越远越好,人族会遇到什么麻烦,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只是一条鱼。
  紧接着,它感觉到青天鉴的气息也在随之远离,不由停止了摆尾,担心地望向上方,心想张老弟不会出事吧?
  ……
  ……
  最近这些年,雪原的寒意越来越重,居叶城等地的雪期也越来越长,就连气候宜人的大原城也变得冷了很多。
  好不容易熬到入春,大原城天空放晴,暖和了数日,却又忽然迎来了一场大雪,倒春寒随之而至。
  街道上到处都是积雪,河面上结着薄冰。
  如果有修行者从高空望向地面,仔细观察很长时间,或者可能发现这场落雪与倒春寒与北方的冷空气没有任何关系。
  北方的山野里已经开始生出青翠的颜色,只有大原城及四周覆着白雪,就像是一个白色的圆。
  越往圆心去,地面的积雪便越厚,空气便越寒冷。
  大原城东北山溪相交之处,向右转行至水尽处,有座庵堂。
  这座庵堂被白雪覆盖,正好就是那个圆的中心。
  庵堂前的地面上卧着块旧石。
  石上刻着两个字。
  三千。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