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宋帝国套装全3册 > 大宋帝国之东风破 > 二

北宋末年是个十分矛盾的时期。一方面,大宋朝的政治、经济、文化发达程度雄居列国之首,应属当时最先进的封建王朝。另一方面,它却又积贫积弱已久,难以根除的军政积弊和深入骨髓的糜腐之风,将朝廷大厦侵蚀得已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但是,这种深刻的危机很少有人能及时地清醒地认识到。特别是京城里那些生活在纸醉金迷中的达官贵人,举目所见均是形势一片大好,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好。

汴梁作为帝都是始于五代时的梁朝,此后的唐晋亦以其为都。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后,再次定都汴梁城,历经太宗、真宗、仁宗、英宗、神宗、哲宗诸代,传至徽宗赵佶时,已逾一百多个春秋。汴京也逐步扩展到了包括皇城和里外城十八厢方圆逾百里的规模。

一座城市一旦被定为京师,便具有了得天独厚的发展条件。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人们莫不趋之若鹜,悉聚于斯。经过了一百多年的营造积累,汴京城里的繁华锦绣之状,自是不言而喻。

城市繁华的重要标志,是商业的发达。在汴京城里,无论是里城外城,商业街衢早已是星罗棋布,鳞次栉比,其间吃穿玩用五花八门、包罗万象。许多的店铺夜过戌时灯火方熄,不到卯时便又开门迎客。更有些热闹去处,以及那勾栏行院,甚至通宵灯火不绝。巨大的商机吸引着天下商贾,因而这皇城脚下,每日里是人来货往,川流不息,有无数的生意在这喧哗的闹市中洽谈成交。

燕青便是奉主人卢俊义之命,运送一批货物来到汴京的。

这燕青乃是大名府人氏,自幼父母双亡,被一名急公好义的大户户主,人称卢员外的豪杰卢俊义收养在门下。卢俊义因见燕青生得俊朗挺拔,聪明伶俐,殊堪造就,便为他专聘了文武师傅悉心教导。燕青本人亦肯刻苦用功。十几载寒暑下来,这燕青已是练就了一身的本事,拳脚刀棍、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在经营管理方面也颇显才干。被恩公卢俊义将他与另一个在卢府中深受器重的后生李固,同倚为得力的左右助手。因这燕青容貌英武俊俏,举止飘逸倜傥,人送一个绰号,唤作浪子燕青。加 入 会 员 微 信 whair004

目下,李固是卢家庄院的大都管,燕青为副都管。李固专长于文且心思缜密,燕青更擅于武而处事果敢。根据两人的秉性区别,卢俊义分派李固掌管庄院内务,而跑外的差事则多交由燕青承办。

这一回,燕青是运送了一批竹骨花扇,到汴京一家经销商处交货收款,顺便再到几处素有来往的商家那里,洽谈一下其他货物的供求订单。办理这种事情燕青已不是第一次,合作对象都熟,几宗交易很快就协商妥当。只是有一家纱罗店的店主外出未归,而这笔生意若签下来,利润比较可观。燕青便决定略等几日,谈妥了这桩生意再走。

往常来京,燕青总是谨遵卢俊义嘱他速去速返的原则,干脆利落地办完差事便登归程。对汴京城他有些个走马观花的印象,足迹遍布城内的大街小巷,但却不曾认真玩过。这次既然要等,正好利用这个时间,拣几个有意思的去处,细细品味一下京城的风情。

今日燕青起床后略用了些点心,便闲适地步出客栈,沿街而去。漫游了东华门、晨晖门一带汴京最为热闹的地界,顺路观赏了几处前朝遗迹,他又信步拐进了松石巷。

松石巷位于由宣德楼门向南延伸开去的御街以东,原本是一条很不起眼的无名陋巷。不知从何年何月起,这里陆续出现了几家旧货铺子。随着生意的开展,有的旧货铺渐渐演变成了古玩店。开店铺讲究扎堆儿,后来就不断有些石雕玉器、笔砚书画之类的店铺落脚于此,形成了一定的规模,茶坊酒肆等配套服务性项目亦应运而生,这条巷子便日甚一日地繁荣起来,并且得了“松石巷”这样一个雅称。时至今日,这里已成为京城最具特色的商业街之一。不仅文人墨客古董藏家常常流连于此,皇宫里的御用文具,亦多来此采办。

游荡了半晌,燕青有些口渴,便踅进一家茶肆小憩。坐下之后,要了一壶碧螺春慢慢地品着。一种略带苦涩的清香,在燕青的口腔中蔓延开来,令他十分惬意。他一面品茗,一面随意地打量着这个茶肆的环境布置。

这茶肆虽面积不大,但收拾得甚为整洁。墙壁上悬挂着以隽秀书法写就的吟茶诗句,以及几幅笔墨清丽的写意山水,均装裱得古色古香,显示着松石巷中店铺特有的儒雅风格。此时的时辰大约在巳午之间,来此品茶的客人不多。里面有张桌边,围坐着几条汉子,却是一副市井流氓模样,在那里挖耳抠脚,闲聊着些偷鸡摸狗的俗事,与茶肆里的幽雅氛围很不协调。

燕青厌恶地皱了皱眉,将目光移开去,便看到了临窗独坐一隅的楚红。

楚红已在这里坐候了大半个时辰。

自从追踪仇人来到汴京,为了寻找潘世成的踪迹,她费了很多周折。潘世成没有下榻普通旅店,而是住进了为各地官员来京办差专备的官家驿馆,又有一段时间蛰居在内不曾外出,使得楚红寻觅多日一无所获。但她坚信,潘世成不会永不露面。只要是他外出活动,总能揪住他的尾巴。为此她花银子秘密雇用了几个无业游民充当线人。那些个无业游民只要可以挣钱,乐得做这差事,至于内中情由,他们并不多嘴过问。

近日以来,随着潘世成出行次数的增多,楚红渐渐地掌握了线索。昨日得到线人的情报,说是她欲找的那个人,在松石巷的一家古玩店订了件货,约定次日上午去取。楚红再三叮问,感到情报比较可靠,重赏了那个线人。今日一早,她便赶到这里勘察地形,选中了古玩店斜对面的这家茶肆,作为行动地点。她认真地目测了从茶肆至古玩店门口的距离,确信从这里出手刺杀潘世成有绝对的把握。

燕青的目光落在楚红脸上时,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异样之感。这个后生生得太清秀了,清秀得宛如一个姑娘。但燕青的异样感觉主要不源于此,而是源于他隐隐地感到了一股杀气。大凡终年习武、富有搏击经验的人,对于这样一种气息都是相当敏感的。直觉告诉燕青,眼前这个清秀的后生,坐在这里似乎不是仅仅为了饮茶歇脚,而是在等待着做一件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

这种异样的感觉,令燕青的目光不由得在楚红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楚红感到有人在看她,转眸向燕青瞥了一眼。燕青英俊的面容突如其来地撞入眼帘,搅得楚红的心弦怦地一动。一种难以言说的吸引力,牵动着她的视线,令其不忍移开。但她还是坚决地马上将视线转向了窗外,同时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混账。在这等要紧时刻,容得你有一丝一毫的分心分神吗?

就在此刻,潘世成乘坐的独牛厢车到了。

根据线人的描述,楚红一眼就认出了那辆厢车。她全身的神经立时本能地绷紧起来。这是她历尽艰辛、奔波多日才抓住的一个机会,她必须准确无误地一镖命中潘世成。她知道,只要这一支暗镖飞出,市面立刻便会大乱。潘世成若是没死,会立即找到掩体隐蔽,她再补镖也无济于事了。而且一旦行刺失手,潘世成将会更加警觉不说,自己在京城中的处境也会变得很困难,那么报仇雪恨的使命,又不知要拖到何时方能完成。

虑及如此种种,楚红的右手禁不住有点轻抖。但她马上意识到,这样的紧张情绪会妨碍命中率。她缓缓地将一口气吸入丹田,努力平抑下心底的躁动,隔着已被她预先弄成半开启状的窗扇,目不转睛地盯住了那辆厢车。

先下车的是潘贵。尔后他转回身,从车厢里扶下潘世成。潘世成全然不知死神将至,颐指气使地吩咐车夫将牛车停到一旁候着,然后在潘贵的陪同下,走向古玩店的店门。在这一刻间,潘世成的后背毫无障碍地暴露在了楚红眼前。

一切杂念都不翼而飞。支配楚红的,只是经过了千万次苦练的下意识的娴熟动作。说时迟那时快,但见银光一闪,一支飞镖如闪电般直取潘世成的后心。

潘世成负痛惨叫一声,扑面倒下。潘贵被唬得愣了一瞬,接着便恐慌地用变了腔的嗓音狂呼起来,杀人啦,有刺客。紧接着,正如楚红所料,市面上顿时炸了窝。

燕青出于一种好奇心,一直在暗中注意着楚红。虽然是已经有所预感,这个清秀后生如此果决的出镖杀人行为,还是令他大为惊讶。他扭头向外张望了一下,想看看中镖者乃何等人物,却只看到了街面上众人的一片混乱狼藉。当他再回过头来时,楚红已经不见了。桌面上遗留着她的茶资。而那几个在里面桌边吃茶的汉子,也在这倏忽之间离开了茶肆。

燕青正揣测那几条汉子与那出镖行刺的清秀后生有何关联时,一片惊呼之声传来,将燕青的目光又引向窗外。

原来是那头拉厢车的驾牛,受到意外混乱的刺激,惊厥暴怒,竟带着身后的车厢在街面上横冲直撞起来。惊马的场面燕青见过,这惊牛还是头一回碰上。只见那头惊牛正使着蛮劲,向着前面一群东躲西藏、混乱不堪的人们冲将过去。其势猛不可当,较之惊马更凶狠了十分。

首当其冲的是两位青年女-子。她们见势头不好,四下顾盼着欲寻路闪避。但身边全是乱糟糟拥挤着的人群,急切间哪里挪得动步。

眼看着惊牛就要狂撞上去。那两位青年女-子顷刻间若不粉身碎骨,也得非死即残了。周围的人们感到一场血肉横飞的惨祸几乎已是无可避免,不约而同地发出一片绝望的叫声。

惨祸总算没有发生。

惊牛在距离两位青年女-子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住了疯狂的脚步。它是被燕青勒着绳套生生地拽住的。

燕青在看到窗外惊险情形的同时,就离弦之箭一般冲出了茶肆。他飞步追上惊牛,疾伸双手抓住牛车套绳,使出全身之力向后狠拽,终于在被惊牛拖出丈余后,迫使它止住了四蹄。那头牛喘着粗气,扭转头看了看胆敢与它较劲的这个对手,居然一下子安静下来。

燕青抹一把额上的汗水,用手掌轻抚着同样是汗漉漉的牛背。那牛圆睁着惊奇而顺从的眼睛看着燕青,含糊地冲他叫了一声,似乎是表示很钦佩这个人居然有同自己角力的胆量。方才那些张皇失措的人们如噩梦方醒似的安定下来,许多人情不自禁地喝起了彩。

脱离了险境的两位青年女-子缓过了神色,向燕青面前走过去。走在前面的那位看上去稍长几岁的青年女-子感激地向燕青道了个万福说,多谢公子搭救。公子幸无恙否?

燕青一只手揉捏着因用力过猛,而被扯得有些酸痛的臂膀,谦和地答道,不妨事,小姐无恙便好。

说话之间四目相迎。两人都觉如蓦见三春艳阳,眼前灿烂明媚地一亮。

那青年女-子乃是位惯看秋月春风的人物,形形色色的伟男俊少,曾经见过无数。但能似燕青这般,令她于一视之下怦然心动者,在此之前委实还未曾碰到过。燕青虽然生性风流潇洒,且有个“浪子”诨号,其实在女色上面并不十分上心。而且燕青的品位极高,一般的俗艳女-子,根本入不得他的眼眶。像眼前的这位青年女-子这样,容貌气韵令其一望而为之痴迷者,亦是前所未遇。

方才大家都在慌乱中,无暇顾及其他。此时险情乍除,心境初定,英雄丽人迎眸对视,相互间始将对方看得真切。一层涟漪便不由自主地同时在这一对意外相逢的绝色男女心底荡开。

一见钟情,此其谓也。

容貌的相互愉悦是一见钟情的重要原因,但非其全部因素。男女之间的相互吸引,原因十分复杂。据说内中乃是有一种神秘的气场在作怪。双方的气流若是对了路,相互间便会产生出强大的引力,令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图像

燕青与那青年女-子,这时就同时感受到了那神秘磁场的作用力。

两句寒暄的言语道过后,双方都想再继续说点什么,却一时都想不起说什么好。人群忽然又骚动起来。原来是京城东西厢巡察捉杀使孙荣闻知此处出了命案,带领大批捕快赶到了现场,正在驱赶纷乱拥挤的百姓。于是燕青关切地对那青年女-子道,此处甚是混乱,小姐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那青年女-子原本正欲开口询问燕青的姓名,听得燕青这话,倒不好意思再多言,话到嘴边改了口道,公子说得是。那些衙役净不问青红皂白地胡乱抓人,公子也快走吧。

燕青拱手冲青年女-子道一声再会,又向那已经挤到近前来的牛车车夫叮嘱一声看好了你的牛,便转身挤出了嘈杂的人群。

走了几步,他情不自禁地回了一下头。却见那青年女-子也在边走边扭头望他。燕青觉得仿佛是心里的什么秘密被人窥破了似的,面皮上一阵发热,忙回脸躲了青年女-子的目光,大步流星地走去。一丝遗憾从他的心底生将出来,为什么不问一下那青年女-子的姓名呢?但他马上又自问自答地摇了摇头,感到自己的遗憾很可笑。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一个陌生姑娘,问了姓名又如何,难道你还想娶了她不成?

此刻的燕青绝未料到,他很快便会与这个强烈地牵动了他心弦的青年女-子再度相逢。而他此生的际遇,竟与这青年女-子乃至大宋皇帝赵佶,产生了斩割不断的瓜葛。并且因之在他的心灵深处,埋刻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隐痛。

这个令燕青萍水一遇竟难释怀的青年女-子,便是在宣和年间名噪京城、红极一时的汴京名妓李师师。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