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问题多多的“个人番号制度”

问题多多的“个人番号制度”

每当思考少子化问题,户籍制度就是眼前的一大障碍。说起来,这个制度本身在今日已变得毫无意义。其最好的例证就是约有300人,把皇宫所在地作为自己的籍贯地登录。同理,将富士山山顶作为籍贯地登录,也有300人左右。倘若籍贯地迁移何处都被允许,户籍制就如同虚设。

以前的日本社会是以“家”为基础单位。在此基础上再明确地区分直系和旁系,重视亲属关系和长幼顺序是其特点。但如今推进中的小家庭化,也拥有多样的家庭形态。结婚成家,该居住地才应该成为登录的“家”,也就等于本籍,即可申请居民票。既然已经有了居民票,再个别登记户籍,则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更进一步的是,日本还把户籍信息管理系统(居民基本网络系统)作为基础,导入了“个人番号制度”(指每位在日本有居民票的人,都会被赋予一个12位数字的号码。通称My Number。2015年10月开始实施并发放。2016年1月以后,在征税、社会保障以及自然灾害应对等方面使用该番号)。不过正如我在后面所要叙述的那样,户籍信息管理系统也好,个人番号制度也好,问题过多,白白浪费税金。我在二十多年前就主张把国民自出生后的个人信息全部数字化,建构由国家统一管理与维护的“公共数据库”。个人番号制度看上去与我的主张相似,但其实不同。实际上,在海外有些国家早已在推进与我的构想相类似的数据库。其中,波罗的海东岸三国之一的爱沙尼亚,真正实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e化政府(第四章将详述)。

相较之下,日本还维系着明治时代那套户籍制度。由于直到现在还在用片假名书写,再装订成册,才能进行户籍登记,因此也无法将户籍资料数字化。真可谓是前近代的“古董”。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政策,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规范和影响着每个国民的生活方式?——只要看看各国如何应对非婚生子问题就会明白。在法国,由于法律上认可了非婚生子,1980年的非婚生子比例,仅有11%多一些,但目前已达55%以上。英国也属同样情况,1980年也只有11%的比例,但目前已接近五成。荷兰等国一开始更少,只有4%的比例,如今则增至45%的程度。看来还是要制定制度,增加援助金额,作为结果来看,确实能阻止少子化进程。

相比较这些国家,还不变地执拗于户籍制度、对少子化问题还无计可施的日本,指定它为世界遗产或特别天然纪念物,岂不更好?再加上因不能入户籍就不能结婚,故选择不公开的堕胎,推测可知,这类做法非常多。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