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经济学书籍 > 低智商社会 > 畅销书刻画出现代日本人的精神面貌

畅销书刻画出现代日本人的精神面貌

我看了近些年的畅销书后感觉到,与其说是日本人的阅读理解能力下降了,还不如说人们只关注像前面提到的那类“内容简单”和“即刻见效”的书。

这几年“内容简单”、“即刻见效”之类的书层出不穷。“不用多考虑就能得到答案”……这些书清楚地刻画出了日本人寻求安逸的形象。

所以,当一本书成为畅销书后,它的销量就会直线上升,最后很可能形成“垄断”。

经过对垄断现象的观察和思考,我在1999年出了一本名叫《无形的大陆》的书,在书中对日本人“选择能力”和“质疑能力”的日趋低下敲响了警钟。还有就是有些东西在日本往往并不具有很高的价值,但是有些日本人偶尔会跟风似的去选择。对于这些现象,我是这样解释的:


因为自身没有明确的判断标准,所以就寄希望于大众的选择。“垄断”经济学的另一个侧面反映的就是大家盲目跟风的现象,如果概括为一句话,那就是日本人的国民性有非常危险的一面。


姑且不论这种推测是否完全正确。但是这种趋势,也就是日本人盲目跟风的行为,我认为比以前更厉害了。

再举一个关于畅销书热潮的例子。

前一阵大家对“脑科学”的兴趣大增,书店里和“脑科学”有关的书琳琅满目,买的人也很多。当然,对于现在还有许多未解之谜的“大脑”抱有好奇心无可厚非,但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会由此衍生出那么多像《让大脑变聪明的科学方法》之类的书呢?这不是正迎-合了大众“想走捷径让头脑变聪明”的愿望吗?

关于图书,最后还有一个趋势需要引起注意。那就是现在出现了很多以“日本人变笨了”、“智商衰退”为题目的书,我写的这本书也是这个主题,都是出于对日本人“停止思考”和“智商衰退”的恐惧,对各种事情和现象经过分析和考察之后才写的。

关于这类书,编辑之前给我列举了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图书,大致如下:


●像《考不出高分的大学生:21世纪的日本处在危机中》(西村和雄等著,东洋经济新报社,1999年)、《东京大学的学生变成笨蛋了吗:知识的亡国论+现代教养论》(立花隆著,文艺春秋,2001年),批判“富裕教育”导致了“学习能力的低下”。

●像《拿手机的猴子:“人性”的崩溃》(正高信男著,中公社,2003年)、《失败的日本人:告别对手机和网络的依赖》(柳田邦男著,新潮社,2005年),指责手机和网络导致了“思考能力下降”和“道德水平低下”。

●像《下流社会》(三浦展著,光文社,2005年)、《下流志向:不学习的孩子,不工作的年轻人》(内田树著,讲谈社,2007年),指出“全球经济委靡”和“新自由主义的蔓延”导致了年轻人对学习和工作“没有欲望”。


虽然这些书就“网络社会”、“教育、学习能力低下”、“年轻人的意志”等问题进行了一些详细的探讨,但是我感觉2005年小泉在“邮政选举”中获得大胜而引发的图书热潮,要比之前的这些探讨更加受人关注。比如,当时的文艺评论家斋藤美奈子这样描述道:


对于小泉的自民党将取得大胜的事,出版界好像是很早就知道了似的,短时间内便针对此出版了很多书,然而这种盲目跟风的行为所传递给大众的,只不过是一些只言片语。

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们过于依赖书了,所以不能了解真相;然而从某一方面来说,却是助长了执政者的肆意妄为,因为我们只能从畅销书里了解国家的形势。也许该是停止这种做法、通过对话来修复我们的思考能力的时候了。

(《朝日新闻》,2005年10月27日)


我想她说的恐怕是很有道理的,如果要做一点补充的话,我认为现在的日本人对政治压根儿就不关心。

我以前出版的两本书《新国富论》和《平成维新》都曾达到了百万册以上的销量。但是,在今天,我想这样的书是不会再有这么好的销量了。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呢?

在当时,日本虽然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但是国民并不富裕,所以那两本是我基于“为了让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都能过上富足生活”的信念而写成的。我固然认为这两本书对于现在的日本依然具有现实意义,但是当下日本民众的价值取向已经和当时完全不同了。

当时有100多万不同年龄段的日本民众抱着“改变日本”的想法在读我的书,一时间引起了巨大反响,媒体采访和演讲邀请也蜂拥而至。在这期间,有人问我“要实现国家真正的富足,需要采取什么样的政策?”

然而现在,别说是我的书,就连真正事关政策的“权威书”都卖不动。也难怪编辑曾对我说:“大前先生,现在即便写出深奥的政策书也不会有人买,还不如写一些内容最简单的书。”

现在接受采访和演讲时,被问到的不是诸如“这个国家该何去何从”的问题,而尽是一些类似于“怎样能变成强者”、“怎样能赚钱”这样肤浅的问题。

那些问“怎样能变成强者”的人,至少说明他们是有上进心的,这是值得鼓励的,然而以自己身边半径3米的范围为着眼点,又怎么能“变强”呢?

与其说是“变强”,还不如说是“贪婪”。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造成的就是视野狭窄,做事情只注重速度而不讲究效率。说得更露骨一点,这种想法是那些既想享受又想成功的、擅长异想天开的人常有的。

在这样的社会价值取向下,似乎谁都可以写出畅销书,但是造成的结果却是读者们的阅读需求和水平整体下降。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