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都挺好小说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明玉去了北京。蒙总打点得非常周到,机票,北京的宾馆,还有送她去机场的车,热烈得就像是欢送。

很多电话问询。他们闪闪烁烁地向明玉打听真实原委,而明玉则是通过他们了解公司的乱如汤粥。但又一想,这些还了解来干吗?人家都已经不要她参与游戏,她还自作多情干什么?她干脆关了手机。到了北京,有柳青安排的客户单位接机,也是非常周到,反而让一贯独行侠一般的明玉颇不适应。

明玉前脚离开这个城市,明哲后脚携妻带子来到这个城市。这是个周六的早晨。吴非不放心明哲一个人回国,非得请岀年假过来帮着明哲安顿了才能放心。所幸,他们来前卖掉了明哲当年比较烧包时候买的SUV,反正以后明哲回去也未必会用得到它,放着只有折旧。所以他们现在手头略微宽裕。

与大多数回国探亲的人一样,明哲一行一回国便享受到亲人无微不至的关怀。吴非的弟弟特意从北京赶来等在机场,在姐姐一行上明成的车子之前与姐姐可以共叙几分钟的天伦。吴非没想到弟弟会来,只能把手中又累又困哭得声嘶力竭的宝宝交给明哲,与弟弟说了几句。可是事出仓促,她带来的礼物没法开箱交给弟弟,很是尴尬,觉得对不起弟弟兴师动众过来机场迎候的盛情。

苏大强非要跟着明成一起来上海迎接儿子。可真见了明哲,他又保持一贯地没有话说,只在旁边搓着手嘿嘿地笑。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他的第一个第三代,他看了都不敢接近,怕哭叫不停的小孩会伤在他手里。吴非自然也是不肯将孩子交给公公去抱,尤其是她早就知道苏大强手上生有灰指甲。当年苏家两老去美国他们家的时候,即使公公客气帮她洗碗,她都要回头等他们睡下后悄悄将碗重洗。她怎敢让公公的灰指甲碰到宝宝娇嫩不设防的皮肤。

上了车后,宝宝依然时不时地哭叫,不哭的时候就闭着眼睛养精蓄锐。如果有谁在她睡觉时候说话,她便睁开眼睛继续哭。搞得整辆车子的大人没一个敢说话。本来大家准备先到明成家吃个中饭说几句话,再去明成给明哲订的宾馆房间,现在只有先把吴非母子放宾馆里睡觉,明哲跟着明成他们回家。

明成家里,朱丽早指挥着钟点工打扫岀房子,花瓶里插上春天里自然开放的花。一大束最普通的嫩黄剑兰插在阳台旁的水晶玻璃直身瓶里,居然也非常好看。一束小小蔷薇花球插在圆圆的彩陶罐里,也是相映生辉。公公入住后,她既因为工作忙,又因为回家的吸引力不是最大,不知不觉加班时间大增,这等布置家居的爱好好久不曾拿出来操练。今天去小区附近花店,老板都说快不认识她了。

但是,她能不操心工作吗?记账后发觉,明成这个月的收入大减。问他原因,他说因为母丧,因为要照顾父亲,所以得罪了最大客户,业务提成大大降低。一家收入重心极度偏向朱丽。可是,上月的电费单子却是令人吃惊,还有其他零碎支出,比如公公急诊,房子月供之类,而且,他们还计划每月存下一笔钱为公公换房用。又不曾想雪上加霜,朱丽的手机给偷了,不得不买一部新的。她虽然有精打细算的考虑,可到了手机店一圈逛下来,还是买了最心仪的,自然也是相对比较贵的。于是,未到月底,手头现金已经亮岀红灯,若再不拘起手脚,本月准备用于储蓄换房的数字将被挪用。可朱丽与明成都大手大脚惯了,明成不会因此退回家自己做饭吃,朱丽休息下来还是会去花店买几束花装饰房间,养成多年的生活习惯岂是那么容易打破。

朱丽只有加班工作,以增加收入来维持家庭收支平衡。但朱丽当然不会忘记催促明成收起懒筋,好好寻找业务机会。以前,这等督促明成使劲加油的工作都是苏母暗暗在做,现在换成了朱丽,朱丽偶尔会想,怎么她就不用别人督促?明成为什么就可以像个没责任心的小孩?但据说丈夫都是需要妻子好好教导成材的,每个成功男人的身后都有一个女人撑着,朱丽便隔三岔五地抓住明成好好询问他的工作进展。但时不时地,明成要埋怨朱丽一句,说她太争胜好强,太追求完美。

但朱丽并不觉得追求完美有什么错,她有这能力有这财力,为什么不可以追求相应的享受?而且,她是个爱面子的人,就如今天,大哥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她家,但她还是尽力将自己的家布置得美丽精致,就如同她平日里严谨地护理她美丽的脸一样。

客人终于到来。明哲此次因为工作有了着落,虽然一路辛苦,但脸上没了上回奔丧时候的阴郁恍惚,整个人神清气朗,与开朗随和的明成站在一起,一时瑜亮。

当然,中饭还是在外面吃。苏大强已经跟着习惯了下馆子,走进饭店不再缩手缩脚,但看见服务生们看他的时候,他还是客气地赔笑。明成与朱丽早就看得习惯,明哲却恨不得揪直父亲那看似总在打躬作揖的背脊。

坐下点菜罢,明哲便转入正题,“明成朱丽,这回幸亏有你们两个支撑着这个家,谢谢你们。”

朱丽听着微笑,明成立刻道:“大哥怎么谢我们来?我们都是苏家人,多做一些有什么?”

明哲笑道:“前阵子我工作没着落时候,与吴非说起家里的事,都说幸好家里有你们。但不能总辛苦你们。本来想拉明玉一起再来商量一下爸的事,前天明玉来邮件说她去北京培训,让我们讨论后知会她一下就行。我与吴非商量了一下,有个方案,也想听听你们的意见。主要是听听爸愿不愿意。”

明成与朱丽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想到那次与明玉的讨论,那次的讨论结果,他们已经发邮件给大哥,不过讨论的过程没说。但看来大哥不肯置身事外。明成不由问道:“大哥是想把爸接到上海去?”

明哲忙道:“我在上海暂时住公司提供的公寓,比较小,而且不是长期住,经常需要回美国。爸住过去不实际。以前爸妈在家,都是你和朱丽在照料,我们最多只有一个电话。你们做了很多,让我们在国外没有后顾之忧。不过暂时这种局面还不会变化,明成朱丽,主要还是靠你们照顾爸,明玉……先不考虑明玉。我和吴非商量了一下,爸一直住在你们家不是办法。考虑到爸还不是很老,我们想,爸自己住,请个保姆照料,应该比较合适。”

苏大强立刻插话:“我不能一个人回去住,我害怕。”

明哲道:“我们知道。我们想由我们出钱给爸换套大一点的房子,保姆可以有地方住,我们偶尔回来也可以住家里。我带来五千美元,往后每个月拿来三千美元,但还是得请你俩出力帮爸买下房子,按揭可以吗?保姆的费用也由我来。爸你看这样行不行?明成朱丽你们呢?”这话说出来,明哲感觉前一阵因为失业而拒绝父亲签证去美的那份内疚心事终于可以放下。

当诱惑摆在面前,而且这诱惑又正是眼下面临的最大困难的唯一解决办法,有几人能抵御诱惑的魅惑?朱丽心中翻江倒海地思想斗争,明成心中一样翻江倒海。反而是苏大强毫不犹豫地反对:“老年人还是跟着儿女住比较好,从来大家都这么在说在做。”

明哲没想到第一个反对的是父亲,“爸,你年纪大了,该好好享受生活了。跟儿女住一起,吃穿住行都没自己住着方便,作息时间也不同,大家都拘束。你现在身体健康,自己单住,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怎么安排时间就怎么安排,多自由。再给你请个保姆照顾你,你独自享福有什么不好?”

明哲简直说出了明成朱丽的心里话,两人也心里清楚明哲真心明白体谅他们两个照料老人的辛苦,而不是光在嘴巴上说说你们辛苦了之类的话,不由得在一边连连点头称是。但苏大强还是有意见,“可是现在报纸上说有很多恶保姆的,请一个保姆进门等于请小偷进门,丢性命的人都有。”

明成忍不住道:“爸,你还有儿子帮你盯着呢,怕什么?保姆我会帮你找,一直找到你满意为止。”

明哲笑道:“爸,你看明成都会替你扛着的,你别担心。那就这么定吧。一步到位买有三间卧室的房子,最好是能立刻搬进去住的二手房,省得你们还得为装修操心。明成你去打听一下政策,以爸的名义能不能办理按揭?一次性拿出所有的钱,我有点力不从心。那套一室一厅的老房子先放一放,等买下新房了再说。”明哲估计老爸肯定还会提出反对意见,他不能再让老爸继续了,否则没完没了。他们是照道理说话,而老爸则是罔顾他自己感受,照老规矩说话,两下里怎么能说得到一起?明哲开始理解妈为什么以前总不给老爸发言权,因为爸说的东西都不是他自己真心想要的,更别说是涉及旁人的。行使民主有时也得考虑一下面对的是谁。

明成刚回了个“行,我去……”,腿上便着了一脚,显然是来自朱丽。明成略一停滞,立刻醒悟,忙改了话头,“大哥,买房子的钱,我们一起岀吧。其他我都会办好。”朱丽在旁边一听,不由轻轻“呜”了一声,心里满是失望。

明哲听了笑道:“以往我不在家,爸妈都是靠你们两个照料看顾着,你们从无怨言,这回也让我来尽点力。你们出力我来出钱,但跑腿的事还是需要明成来做。再说给爸买的新房里还有我回来要住的房间,难道也要你们拿钱出来?明成你不用与我争,回头你开始找房子,找到了就通知我付钱。不够的话,我会问明玉先借一些。”

明成想着也对,大哥说得合情合理。所以他不再看向朱丽,笑道:“这样吧,大哥,我们本来也存着给爸换大房子的打算,已经开始存钱。既然大哥也有这想法,那我们一起来吧,我能岀多少就岀多少,一点不出我心里会内疚。”明成一言既出,朱丽终于忍不住一个白眼飞了过去,他这是什么话啊,他难道忘记了拿着父母亲的十二万块,和后面陆续“借”的几万块钱了吗?他脸皮够厚。但此时苏家人一起讨论苏家事,她好像不方便插嘴,而且,插嘴的话,她怎么说呢?把事实透露给明哲?她暂时没这个胆量。

明哲上回来的时候从父亲嘴里听到明成没有积蓄,吃光用光,有时还问父母拿钱,本来就没指望明成能为父亲换房出力,没想到现在明成也会存钱给父亲买房,看来,明成也成熟了。他不由扭头高兴地对父亲道:“爸,你看,你的儿女们都很不错,你晚年好好享福。”

苏大强没敢掉以轻心,买房子的钱、保姆的好坏,哪是说好就好的?但儿子们既然这么决定了,他只有答应,可他殊无欢颜,反而沉重。离了明成家,他往后一个人可怎么过?

但明成还是问了一句:“明玉肯借钱给你吗?呵,我还是先打听了二手房政策再说。”

“先这么打算。”明哲道,“明玉是我们的小妹,以后不能再让她游离于苏家之外。我会慢慢找她谈话。”

明成忽然心虚,但还没等他说话,他的手机响起。是他上司,一个四十来岁的精明女人周经理。

“小苏你还睡懒觉呢,快点过来,我们跟沈厂长吃饭,正商量合作的事。好事。”

明成笑道:“周经理有偏见吧,我刚从上海接了大哥回来。我大哥从美国回来,我们正吃饭,我就不过来了。对了,我们跟沈厂长有什么合作的事吗?”

“你来就知道了,不来我也懒得说。我们部门就你不来,我们过时不候。”

周经理虽然说话时候笑嘻嘻的,但明成知道她说不候就是不候,往往干脆得让人吐血。明成只得赔笑道:“周经理不要这样嘛,我吃完饭就到。你就悄悄透露一下,究竟是什么好事。”

周经理笑嘻嘻地道:“对你小苏我总是硬不下心肠。告诉你吧,沈厂长把他工厂旁边的厂房吃下来了,听说是现成的厂房,我们今天下午就去看看。他有意上新生产线,设备早已经定下,但资金不够,一直没法取来安装,这才想与我们合作。我提出我们就私人合作吧,以后产品归我们包销。你们一起过来跟沈厂长谈,人多力量大,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我们一起剥老沈的皮。你看,我吃肉时候总不会忘记你们几个。”

明成连忙道:“那还用说,周经理一向是最照顾我们兄弟们的。好,我一定赶着过来。”

放下电话,明成心中高兴,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掩饰不住。这个沈厂长他有接触,农民一样一个人,一向都是周经理自己在拿他的货,已经打了好几年交道。估计如果不是生产线价格太高的话,周经理肯定自己独吞这块肥肉,她才不是大公无私的人。但既然她吞不下,只有做个好事,部门里面熟人一起分享,好过与别的不知根底的人合作。现成的厂房,现成的技术,现成的管理人员,还有现成的销路保证,从目前的市道看,这简直是现成的赚钱机会。

朱丽旁边听见问了一句:“什么事?那么要紧?”

明成笑道:“周经理想整个部门几个人私下凑钱投资老沈厂里的一条新生产线,让我们一起过去商量。”

“我们哪有钱。”朱丽微喟,看起来存些钱还是有必要的,现在到哪儿都需要钱。

明哲听见了跟明成道:“明成,既然是正经事,你就过去吧,别耽误了。我们自家人,不用拘礼。”

明成略微犹豫,这毕竟是大哥从遥远的美国过来后的第一顿家宴,走了好像很不好。但是,那边的谈判是如此诱人,而他现在正急于寻找赚钱机会。这时朱丽轻声道:“你去吧,大哥说了,别耽误事。晚上赶回来陪大哥,晚上大嫂也该醒了,大家再聚。”

明成这才与大哥与父亲道了别,先行离去。

明哲吃了饭直接回宾馆。打开门,里面静悄悄暗沉沉的,只有空调通风的声音回旋在空间里,而母女俩各自睡在床上。但等明哲轻轻走进脱下外套挂上,再岀来,吴非已经翻身张开眼睛看向他。他不由想起以前他们打趣时候说的话,有了宝宝后,吴非就成了母老虎,宝宝身边略有风吹草动,吴非立刻一跃而起亮岀爪牙。

明哲轻轻走到远离宝宝的那一侧,坐到吴非床头边地毯上,吴非也移过来面对明哲,听明哲悄声说起在饭桌上的讨论。吴非听着听着,终于忍不住问:“你说的是每月三千美金还是三千人民币?你确定?我们当初讨论的不是两千美金吗?”

明哲有点心虚地看着吴非笑道:“我忽然心疼起爸的老房子来,想把那套一室一厅先放放,以后再说。我想我在国内时候节约一些,尽快将房款付清了。”

吴非看着明哲,心头一股火焰腾腾燃起,“你的工资,扣去杂七杂八的税,再扣去你在国内的开支和给你爸的保姆费,留给我们母女的是多少?不到一千。我一个人在美国带着宝宝支撑不住时候请我妈过来照顾,靠我的工资加你给的不到一千,怎么够应付?天哪,你还要我辞职了跟你回国呢,我若是辞职,我们不得喝西北风?”

明哲道:“非非,你别心急,这只是暂时,两年不到可以付清全部款项。而且我考虑的是全部用我们的钱,房子写我们名字,虽然是让我爸住着,可这也算是投资不是?”

吴非冷静地道:“明哲,你喜欢充好汉,相信你今天中饭时候大方说出你负担房子费用那一刻,你一定很爽,一洗前阵因为失业不得不拒绝父亲去美的尴尬。不错,你是大哥,应该多承担一些责任。但是,你现在所做是拿我们小家陷入温饱困境来换取你父亲中等偏上的生活层次。现在你的弟妹们哪个生活不是处于中上或者上层的?而我们,才开始起步进入中产。我们出于种种考虑为你父亲提供优裕生活环境,但你不能牺牲我们母女啊,你何苦打肿脸充胖子?谁不知道我们在国外不过是个打工?”

明哲被吴非数落得非常尴尬,不由自主地避开脸去,想起身坐到凳子上,但动了动屁股,终于还是没挪窝。“非非,我怎么会牺牲你们母女来充胖子呢?实在是明成不争气,只有我们这边咬紧牙关了。这样吧,我问明玉借点钱,到时我慢慢还她。”

“这话更离谱了,你爸妈当初都没出钱供明玉上大学,这会儿养老倒想到她了?换我做明玉,连你这糊涂大哥一并骂了。还有个问题,你让明成帮你看房买房,明成可靠吗?他能精打细算着用你的钱?万一给你找个豪华地段的高价房,不说我们苦不出头,未来物业费都咬死你。我说,我们别要什么面子,还是维持原来的讨论,把你爸妈的老房子卖了,差不多地段买个两室一厅,保姆来了方便住,我们自己过来住宾馆行了。房产也不要签上我们的名字,就算送给你父亲。这儿的房产,即使投资了,我们以后也不会来住。最要紧的是,你必须自己操作买房。钱交给你们家明玉,我放心,一个女人赤手空拳打下高层地位,有她本事,她做事不会离谱。交给明成,我坚决反对。”

明哲终于受不了,起身走开几步,但碍于宝宝好不容易睡着,不得不又走回来,但没坐下,弯腰轻道:“我都已经跟明成谈好了,难道你要我做出尔反尔的小人?买房子的事,明成帮我们找,我也会在网上看价钱看地段,又不会撒手全交给他,你怎么这么小气。”

“咦,这话说的,怎么成我小气了?我摊着手问别人拿钱才是大方?你倒是给我算算……”吴非说得激动,不知不觉声音就高了,旁边床传来宝宝“嗯嗯”的响声,吴非立刻刹车,连舞起的手都凝固在半空不动了。等了好久,见宝宝舞动几下小手又安睡了,她才放心,但已经没了斗志,懒洋洋地道:“你就生生良心让我们母女过得稍微宽裕一些吧,别总让我们挣扎在温饱线上。”说完便拉上毛毯继续睡觉,不想再与明哲争辩。他要面子,她难道就肯拉下面子与他争吵?

明哲看着吴非留给他的背影,心中生气,他难道不是为着这个家吗?他将喉管间的气流压抑再压抑,换成涓涓细流轻声而出:“我还不是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快点结束父亲的房贷,我们自己可以全心全意过生活。我们辛苦一两年,很快就会到头。”

“有的窟窿是没底的,今天是买房子,明天还指不定有什么呢,谁知道。我本来还以为今天讨论大家总会有句客气话,伸一把援手,好嘛,原来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吴非说话时候都不肯转身。

明哲忙道:“我爸一向都不能独立,有什么办法?年纪这么大了,还能训练得出来?而且明成也说他想分担,但他不是没积蓄吗?”

“谁有积蓄了?谁不是牙缝里省出来的?我们能省明成不能省?他们经济又不差。本来还以为一室一厅换两室一厅,我们最多拿出十来万的事,你倒好,狮子大开口一下来个四五十万。我反对,坚决反对。这件事,原则问题,关系到我们的温饱,你不肯说,我会跟你弟妹们说。”

明哲急道:“你不能跟他们说。”

“为什么不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谁也别想降低宝宝的生活质量。”吴非的话虽轻,但掷地有声。

明哲无奈,长叹一声,坐到窗户边的椅子上,半天才说了一句:“你逼着我去出尔反尔。”

吴非不肯示弱:“是你逼着我逼你。”

两人都陷入沉默,知道再吵下去只会拉长火线,将问题扩大化。

明成晚饭还是没回来,晚饭是朱丽带了公公去明哲他们住的宾馆吃的。朱丽很喜欢宝宝,奇怪的是宝宝也喜欢她,一大一小都顾不得吃饭,絮絮叨叨地说话。吴非虽然因为明哲买房的事而对明成起反感,但见朱丽这么喜欢宝宝,她立刻对朱丽刮目相看。席间她问朱丽这么喜欢孩子,为什么不自己养一个。朱丽感叹说工作紧张,天天干不完的活,又不甘落后,只有将生孩子的事搁置。两人说起来还挺有同感。反而吴非对明哲是淡淡的。

但朱丽心中并不快乐,她心里只想到中饭时候明成的再一次推卸责任。犹如愧对明玉一样,她现在又愧对明哲夫妇了。

饭桌上,吴非闲闲地问起国内的所得税,然后又闲闲地将美国的个人所得税详详细细告诉朱丽。朱丽最先听着有趣,还职业性地多问了几句,但很快,她将吴非闲闲透露的明哲夫妇的收入心算一遍之后,联想到今天中午明哲提出的购房方案。如果减去这笔支出,他们一家三口的生活费折算成人民币,不是与她和明成一个月的花销差不多持平了吗?而他们是在美国花钱啊,还两地分居。可是他们却拿出全部的钱给公公换大房子。他们不知,他们为谁辛苦为谁忙,他们在为明成填补对父母的亏欠。

一向好强的朱丽沉默了,除了与宝宝玩,她后来几乎没说几句话。反而是苏大强高兴得很,引经据典地评论吴非给宝宝起的名字。苏大强说话口无遮拦,好好坏坏一起说。吴非维持着微笑,但反感地不予置评。在明哲的圆场下,一顿饭终于不尴不尬地结束。

明成回来时候微微有点酒气,他这点挺好,外面即使应酬,也不会喝多了酒,更不会吸烟,回家到浴缸里浸一下,全身恢复清爽。他进洗手间洗漱了出来,猫到朱丽身边,兴奋地道:“你知道我们今天一行做了多少事。先去沈厂长工厂看场地,果然已经具备所有基础配套,什么都是现成的。周经理这个老狐狸还不放心,追着老沈打开保险柜看了所有文件才罢休。然后老沈带我们去隔壁市的设备生产厂。他们的设备都已经造好了,看见老沈就骂他还不拿钱过来取货,老沈低头哈腰请了一顿晚饭。然后,我们回市里一起商量合作办法。现在基本上这么定下来,房屋和水电配套都是沈厂长已有的,设备费用我们六个岀,周经理岀大头,百分之五十,我们下面的每个人岀百分之十。利润分配,老沈拿百分之二十,我们六个拿百分之八十。我们不怕老沈不分配利润,他的产品都拿来出口,出口都是我们抓在手里,他没有滑头可耍。刚才我们和老沈签下意向,明天等周经理把意向给她的律师朋友过目了,我们再签合同。”

朱丽这个专业人士一句话便直奔本质,“第一笔投入的时间和数量是多少?有没有追加投入的可能?年回报是多少?我们短期内可以拿出三万块钱,再多的就没有了。”

明成笑道:“一说到投入支出,你这职业病就犯了,最近你犯职业病的机会特别多。我拿出百分之十,是二十六万。大家都说家里的钱又不是拿麻袋捆着塞床底,都要求给两周时间筹备。我们自己能拿出来的现金是三万吧?别的要么去借借,我明天就开始打电话。不行的话,我把车卖了,这种装饰的车值十万多。”

朱丽忽然想到,这事,如果明成的妈还没去世,会不会把仅有的一室一厅当了,支持儿子的投资?想到这个,她不由得心中一阵无力,看明成说得多轻易啊,二十六万,哪那么容易借到?又不是问他妈去借。“明成,多大脑袋戴多大帽子,投资的事算了吧。我们还是存钱给爸把房子换了,别让你大哥出钱。他们在国外不过是拿工资过日子,拿点钱出来不容易。”

明成笑道:“你别两眼只盯着眼前,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去还爸妈的钱。我这不是在大力寻找发财的机会吗?有投资才有产出,否则单纯靠从工资里面省,省到什么时候。我不能看着你吃苦啊。”

朱丽摇头道:“除了垄断行业的,投入产出比都维持在正常高度,尤其是工厂的利润都不是很高。大家都是靠着细水长流辛辛苦苦赚钱。你拿着不高的回报,又要付给借钱人的高额利息,留下给你的还有多少?如果我们自己手头有闲钱,那投资你说的生产线是不错的一件事,总比存银行强。但我们现在手头没钱,而且当务之急应该是还给你爸房子,拖着人家的钱不还是很不好受的一件事。你说你可以把车子卖了,我倒是想到了,不如把你车子卖了,也差不多够给你爸换两室一厅。你早点换好,省得要你大哥出钱,否则以后只要明玉一句话,我们还有脸出去见人?这辆车子我们也玩得该腻了,正好过几个月我们存钱下来换新的。你说呢?”

明成听了,脸上的表情僵了好久,才又笑道:“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区别了。男人喜欢以进攻作为积极的防守,女人喜欢消极地防守。”

“少打岔,这话跟明玉去说,人家非打你一个大嘴巴。这跟女人男人有什么关系?你明天就跟周经理说,你的钱都吃光用光了,没钱投资,请她另寻高明。再多多道歉,表示你的诚意。弄不好周经理还高兴呢,这百分之十也可以给她吞了。别怕没面子,大家都拿一样的收入,都知道根底。我们还是把车卖了给你爸换好房子是正经。”

明成看了朱丽会儿,心中不快,但也不便去否认她的话,免得这么晚了大家还闹不快,只不痛不痒地道:“这样吧,我明天问问沈厂长,新设备上马之后,会怎么产生利润。回头再和周经理他们商量一下。周经理他们也都精着呢,不肯做亏本生意。”

朱丽听得出明成阳奉阴违,但她不是妥协的人,抓住想慢慢滑下去睡觉的明成道:“明成,你别睡,你听我说完。我认了吧,我是好面子的人。我们一天不还你爸妈的钱,我一天抬不起头来做人。今天中饭你大哥勒着自家裤腰带说要给你爸供房的时候,我真是无地自容了,希望你跳出来自己承认拿了你爸妈的钱,你会设法把爸的房子问题解决。我们即使不承认,但我们走快一步把事情解决了也行啊,起码我们表明态度。我们不能再拖了。既然你肯卖你的宝贝车,我们就开始看房给你爸买吧,早一天是一天,我们也可以正常做人。”

朱丽一边说,一边推着明成不让他睡。明成被她念得烦死,终于粗了声音,“朱丽,我从一大早接大哥回来到现在,都开了一天车了,你让我休息好不好?你再不让我睡,我会过劳死。”

朱丽听了不由一愣,只得放手。两人一时都想到了苏母。换作以前,遇到这种大事,明成之前就已经给他妈打电话商量了,他妈肯定会有个旗帜鲜明的意见。那样的话,他,朱丽,母亲三个人一人一张票,2∶1或者1∶2,干净利落,哪用得着像今天一样,1∶1处于胶着状态?而朱丽想到,以前这种时候,她只要打个电话给婆婆表示对明成的不满,明成第二天早乖乖换了脑子,哪像现在冥顽不化?

两人到今天才隐约体会到,苏母在他们两人中间的重要位置。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