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68章-成为我的奴隶!

第1768章-成为我的奴隶!

轻歌站在昏暗的长廊里,隔着鬼火,抬头看去。

乌黑的房间,一张鎏金宝座,男子背对着她而坐,隐约能看到那纤细的身影。

何西楼手执酒杯,轻轻摇晃,杯中液体随之晃动。

十一看了眼轻歌,躬身离去。

何西楼是天启海域内最小的一个领主,脾气诡谲莫测,性格阴柔决绝,手段更是雷厉风行。

听说,他十年前孤身一人独自闯荡天启海,靠着手中的剑,杀出一片天。

宝座上的何西楼身着黑色蟒袍,巨蟒用金线勾勒而成,他没有用玉冠束发,反而将头发搭理的很完美,所有的头发,柔顺地的垂至一边,看似奇装异服,特别的怪异。

轻歌往前走了几步,双手拱起,“看来,我的战斗,何领主很感兴趣。”

“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何时发现我的存在?”宝座转动,何西楼面朝轻歌,一张琉璃面具遮住双眼,薄唇颜色极淡,鼻子高挺,眼神深邃,双眸狭长,目光透露出古怪之色,亦正亦邪。

“何领主阴气太重。”轻歌淡淡的道,“你何时出现,我便何时发现。”

是的,从何西楼出现在海边的刹那,轻歌就已察觉,才会如此搏命。

“说吧,你的目的。”何西楼问。

轻歌仰起脸,不卑不亢,毫不怯弱,“听说何领主以往是天启海八大王之一?”

轻歌扬眉。

何西楼神色凛冽如寒霜,骤然间,眼眸中迸射出犀利锋锐的光、

刹那,一道黑中带金的身影掠至轻歌身旁,修长如玉的手紧扣着轻歌的脖颈,五指收拢,他缓缓把轻歌提起。

“低等大陆夜轻歌?的确有些本事,不过,在诸神天域还是收敛点比较好。”何西楼冷漠的道。

何西楼的手,比美人还要柔嫩白皙,像雪一样近乎透明的皮肤,就连绒毛都难以看见,指头晶莹圆润,骨骼分明,甚是好看。

轻歌不由想到,死在这样的手中,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下一刻,轻歌回过神来,目光落在何西楼身上。

何西楼和蔼的脸上,浮现出了浓重的杀机。

解霜花走来时,看到这一幕,眼眸微凝。

她冷嗤了一声。

伴君如伴虎这句话所说不错。

何西楼方才还非要此人不可,如今又想要了她的命。

君王之心最难测。

解霜花看向轻歌,何西楼要杀的人,没人谁活下去,夜轻歌也不例外。

轻歌的胸腔被窒息感填满,每一次呼吸都痛苦万分,咽喉酸痛,眼眶干涩。

她用尽力道,淡然的道:“与我合作,我能帮你重回八大王的宝座!”

“就凭你?一只渺小的蝼蚁?”何西楼夸张的笑着。

笑起来的何西楼,披散墨黑的发,眼眸水润却泛着杀气,真是人间尤物。

解霜花皱眉。

她以为夜轻歌挑战三头战地兽,是为了加入何西楼的海域。

看来,她还是低估了夜轻歌的胆识。

合作?

一个二阶大灵师,竟敢口出狂言,谈合作之事。

何西楼没有收手的打算,轻歌闭上眼,一簇青莲异火在脖颈处绽放,灼烧何西楼的手。

她虽然还没把青莲异火修炼到家,但措不及防的一簇异火,绝对会烧痛何西楼。

何西楼白嫩的手,焦黑了一小部分。

何西楼双目发红,下意识一巴掌就要甩至轻歌脸上。

轻歌就地滚去躲开攻势,何西楼掌风向下而去,在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轻歌看着那还在冒烟的深坑,黛眉皱起,若这一巴掌打在她的脸颊,只怕脑袋都要碎了。

“何领主下手可真狠。”轻歌笑靥如花,眸光深处一点寒。

何西楼曾是八大王,在无边无际的天启海上呼风唤雨,可惜,遭情同手足的朋友所害,海域被占领,送到诸天荒岛,与那些十恶不赦的囚徒关在一起,受了三年残忍的折磨,所谓的朋友手下留情,把何西楼带出诸天荒岛,成为了风云镇外这一片海域的领主。

每隔半年,领主们就要朝拜八大王。

他想践踏何西楼的尊严!让何西楼,跪在仇人的面前,碎掉那一膝盖的黄金。

轻歌没有筹码,唯有如此,才有一搏的机会。

可惜的是,何西楼的反应在她的意料之外。

但她也留了后路。

若引起何西楼的杀意,她当然逃不走。

好在虚无境如今修炼到了一定的境地,暂时用虚无境来个障眼法,再敏捷逃走。

当下,只能如此。

她看见,何西楼双目发红,眼球爬满了血丝,柔顺黑发被掀起,轻歌看到半只耳朵。

不错!黑发之下,只有半只耳朵,和表面已经陈旧结痂的伤痕。

“你觉得我是在愚弄你?”轻歌问。

何西楼收起气势,一个闪身,便坐在了鎏金宝座上。

他右手手肘撑在椅把,指腹拖着脸颊,慵懒抬眸望了望解霜花,道:“把她抓起来,送到紫菱苑萧山燕,萧山燕一定会感激这份大礼的。”

解霜花微怔。

她执剑掠向轻歌。

经过擂台之战,她已经大概清楚了轻歌的实力,此次绝不会掉以轻心,更是要万分慎重。

便见她手执霜花剑而来,袭向轻歌,一朵朵冰寒之花,凌空绽放,转动时,花瓣犹如锋锐的利刃,能切割世间一切坚韧的利器。

解霜花全力以赴,轻歌一旦正面迎战,绝对赢不了,而且她方才大战魔兽,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轻歌转头望着何西楼,道,“你难道不想手刃仇敌,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锋锐之剑挽起霜花攻向轻歌,何西楼拂袖,所有花儿碎裂在风中。

何西楼再度出现在轻歌面前,长臂一捞,搂住轻歌柔软纤细的腰身,他垂着眼眸幽邃的望着轻歌,“你来找我无非是想解决掉萧山燕,何必提什么八大王的噱头。”

细长的手,轻抚轻歌面颊。

“成为我的床/奴,明日他萧山燕就是死尸一具。”何西楼邪肆残忍的笑着。

闻言,解霜花完全怔住,恍惚不已。

何西楼不近女色,独来独往,性子更是喜怒无常。

床/奴?

他那么洁身自好,这种不明来路的阿猫阿狗,他如何看得上?

单单只是那一身狠劲吗?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