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90章-花芬芳,剑长虹,刀如光

第1790章-花芬芳,剑长虹,刀如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何西楼的话使得轻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长生境,万万不敢想的事,她的心里陡然出现了某种悸动。

冥冥之中,似有什么在牵引着她。

何西楼离去后,轻歌还拿着古书在看。

而今世界,千族林立,三师共存。

三师,顾名思义,分别是三种主修职业,轻歌乃是三修之人,此等天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万里挑一。

轻歌把书放下,走出房屋。

紫菱苑的修炼者都来了海域,事情轻歌全交给柳烟儿处置。

当初带头害死乔妃心爱男人的修炼者,被柳烟儿一刀解决。

轻歌等人的到来,海贼们心有不服,却不敢言说。

毕竟,何西楼下过命令,夜轻歌在这片海域有着崇高的地位。如今,谁人见她,都要尊称一声夜主。

轻歌走下轮船,空旷的海岸,修炼者云集。

轻歌一眼就看见了萧山燕,萧山燕行了八百鞭刑,元气大伤,身体无比的虚弱。

“轻歌,那些心有杂念的人处置掉了,眼前这些修炼,虽心有傲气,但可以信任。”柳烟儿道。

轻歌点头,往前走了一步,目光流转在诸多修炼者身上,片刻后,便见她淡漠的道:“诸位,我的目的很明显,在紫菱苑时也跟你们说清楚了。一旦决定跟我上了这船,进了海域,生死就在一线间,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向死而生,视死而归,前尘后路都是空话,说白了,这其实就是一条不归路。但,若走到尽头,可闻花芬芳,可看剑长虹,刀如光。”

说至此,轻歌抿紧红唇。

四周皆是一片沉默,天地无声,万籁俱寂,落针可闻。

彼此的呼吸声如此清晰,一双双眼睛全都看向轻歌。

她着长衫,身长玉立,银白的发,俏皮马尾,眉眼如画,面色冷漠彻底,波澜不起的双眼下是暗潮涌动。

“若愿跟着我走,那便并肩作战,在诸神天域,我们都是同路人,你我熬到今天不容易,千辛万苦来诸神天域是希望更上一层路,而不是自相残杀,彼此虎视眈眈。那些尊者强者高枕无忧,只有低阶级的修炼者,才会叫嚣。”轻歌站在萧山燕面前,停下来,道:“我空间袋里有三千万灵气丹,生活不易,修炼也难,谁若想离开纷争,免受生死之灾,便瓜分了这些灵气丹吧,兴许不多,但作为基础还是可以的。”

诸神天域的货币不是灵气丹,而是金币。

只有低等、中等位面的修炼者,才使用灵气丹来交易流通。

但,灵气丹也存在于诸神天域,一百个灵气丹,可以换一枚金币。

诸神天域的金币与普通金子不同,金币的制作方法繁琐困难。

轻歌空间袋内共有九千万灵气丹,当然,她是不会把底子全都透露出去。

三千万灵气丹,相当于三十万金币,不少了。

众人瞠目结舌,面面相觑,异常的惊讶。

夜轻歌的慷慨大方,让他们刮目相看。

因轻歌来自于四星大陆的最后一丝轻蔑和不屑,此刻全然消失不见了。

萧山燕敛眸。

夜轻歌能拿出三十万金币?

四星大陆的人都这么有钱了?

何况,夜轻歌的大方真是出人意料。

萧山燕不言,肚子里的怒气一直压着,总有一天他要爆发出来,一雪前耻!

“谁要走?”轻歌问。

风声过天启,无人回答她的话。

“既然如此,那就都不要走。”轻歌一锤定音,“机会,我只给一次,往后走便是死。但,日后若是飞黄腾达,荣华富贵,在场的诸位可以分了天下。柳爷,跟弟兄们说说领主之战的事。”

“此事交给我,你放心。”柳烟儿道。

轻歌点点头,退回轮船。

柳烟儿回头看着她的背影,瘦小的身体里有无穷力量,声音淡漠清冽,却能说出豪言壮语。

一片海,一片天,从此人间不复存。

柳烟儿脸上扬起笑。

刀和刀相碰的声响,是世间最美之音。

同时,轻歌走上轮船,来来往往的海贼,或是稚嫩少年,或是中年大叔,见到她都毕恭毕敬的低头弯腰,喊一声:“夜主”。

面上和谐,实则满心的鄙夷。

在诸神天域,阶级划分尤其的严重。

海贼们是相当看不起夜轻歌的。

轻歌走过暗处的一个房间时,听到里面的海贼议论纷纷。

“这几天夜主风头正盛,在这片海域,何领主之下,属她最大了。”

“夜主?什么夜主?”

“你还不知道呢?就是那来低等位面的夜轻歌,是个姑娘,好像不足二十岁,长得可真好看,连霜花姑娘都没她好看呢。”

“听说那天她战胜战地兽后,和何领主在房间里共处良宵一晚上,谁知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依我看啊,就是恶俗的肉体交/易,小姑娘不学好,以为这样就能得来尊重,真是太嫩了。”

“还是霜花姑娘好,实力过人,不骄不躁,虽说性子有些冷淡,但人家干净啊,跟在何领主身边这么多年,从未用过下三滥的手段,也从未有过那一类龌龊的想法。不像某些人,还什么夜啊主啊的,何领主真是脑子进水了,要一个小丫头踩在我们头上,把我们当什么了?”

“……”

诚然,这些话,他们也就敢私底下谈谈,看似义愤填膺正气浩然的抱怨一番,到了何西楼面前,一个个都怂的跟鳖孙子一样。

轻歌听到他们的言语,脸上倒是没有过多的表情。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庸俗人才自以为是,先入为主。

而这,才是之所以平庸的关键。

轻歌抬眸,看见站在前方的解霜花。

她迈动双腿与解霜花走至轮船外边,解霜花抱着一把银色的霜花剑,她轻瞥了眼轻歌,道:“夜主之事,惊动这片海域,大多数的人都心有不甘,他们忠心耿耿,尽心尽力,为何西楼出生入死,却不及你一个夜轻歌,你觉得他们是怎样的想法?”

“何领主将我捧到这个位置,不就是想看我如何面对众人的不屑和排斥吗?”轻歌笑了笑,道。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