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93章-从不做人妾

第1793章-从不做人妾

萧山燕漠然,默不作声。

柳烟儿讥讽的笑着。

她最恨萧山燕这类人,何东野的死,哪怕根本原因是她,也是由萧山燕一手造成。

萧山燕的感情让她感到无比的恶心!

那侧,轻歌听到碧玉灵满是嘲讽的话,不为所动。

她与何西楼互相利用罢了,自然不会为了何西楼,真的得罪洛氏夫妇。

轻歌有自知之明,她现在若是得罪这二人,怕是在天启海站不住脚。

何西楼站在轻歌身旁,脸上露出笑容,深情的看向轻歌,那眼神,看得轻歌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尤其的恶寒。

何西楼嘴角噙着一抹笑,转眸望着洛天睿夫妇,“洛王,灵儿就交给你了,她腰上有一块疤,大腿有一块青紫的痕迹,你们亲爱时,一定要多加注意。”

何西楼也是个腹黑的主儿。

三言两语,就把碧玉灵说的面红脖子粗,一双眼更是泛着泪光。

何西楼当着众人的面,是在说,碧玉灵是他不要的女人,洛天睿可要好好爱护着。

何西楼甚至把隐秘之事都说了出来。

这一刻,碧玉灵真的察觉到,何西楼的眼中是彻底没有她了。

“夜轻歌是吗?西楼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跟着他,也只能守着这一片海域了。你来当我的妾,我保你荣华富贵,一世无忧,在天启海翻云覆雨,无所不能,如何?”洛天睿捏碎掌中酒杯,清凉酒水沿着指缝流出。

碧玉灵抬眸看向洛天睿,洛天睿另一只手按了按碧玉灵手背,凑在碧玉灵耳畔,轻声道:“妾是什么?一个洗脚婢而已。”

他说的话,任何一个女子都会心动。

而他也只是想肆意羞辱夜轻歌和何西楼罢了。

听得此话,碧玉灵的心终是安定下来。

她隐忍着情绪,水灵的眼看向何西楼,眸底深处,是一场极致的风暴。

她扯了扯唇,神色诡谲莫测。

看吧,何西楼就是在嫌弃她不干净的身子。

何西楼亲眼看见过她被人凌辱,又怎能接受她?

一切不过是假象罢了!

才没了她,才几年的时间,就有了别的女子。

那个姑娘叫做夜轻歌吗,一身长衫,束起马尾,银白的发看起来很高雅纯净呢,不像她,脏如粪坑。

这姑娘一定是不谙世事,未经人事,没有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的精灵。

碧玉灵忽然趴在洛天睿身上,眼睛肿了,红了。

何西楼隐藏的再深,终有一日,被她发现了。

从她失去清白后,何西楼就没爱过她。

她嫉妒,愤恨,痛苦不堪。

洛天睿眸色微沉,他抬起手轻揉碧玉灵后脑勺,似是在安慰碧玉灵的情绪。

“抱歉,夜某此生不做人妾。”轻歌眸色冷漠凉薄。

洛天睿勾唇邪肆的笑:“真是个有傲气的姑娘,那我分一半洛王海域的权力给你,如何?那片海域,你我共同坐拥天下,而且,我给你天启通行令,从此往后你可以自由出入天启海,你是其他位面而来的修炼者,应该想去暗影阁,我可以亲自送你去,你在海域的权力不会有任何改变。”

洛天睿抛出了极大的诱饵,他自信满满,稳坐钓鱼台,就等鱼儿上钩了。

论样貌,他不输何西楼,论地位,何西楼在他之下。

他坚信着,夜轻歌一定会上钩。

似是怕轻歌不愿相信他的话,洛天睿复又加了一句,“你若怕我出尔反尔,我可以写下血书,请天启王作证。”

洛天睿可算是下了血本,有天启王作证,他要是反悔,天启王会亲手来制裁他。

何西楼的心往下沉去。

洛天睿为了羞辱他,真是不惜一切。

当初抢走碧玉灵,而今要当着众人的面,把夜轻歌也带走。

何西楼绝望的闭上双眼。

若洛天睿不立血书的话,何西楼相信轻歌有自己的想法,绝不会跟着洛天睿走。

但血书一写,有天启王保命……

夜轻歌是如此渴望权力地位的一个人,她,该是沦陷了。

何西楼袖下的手,攥紧又松开,痛苦而犹豫。

趴在洛天睿怀里的碧玉灵,悄然拭去眼尾泪痕,她扭头看向夜轻歌。

一众人的视线,全都落在轻歌身上。

或是羡慕她有此机遇,或是等待她的答案。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

就连柳烟儿,也很好奇轻歌的决定。

柳烟儿承认,那样的诱惑,她抵挡不住。

就算洛天睿暗中想要使坏,只要在天启王的见证下得到了地位荣华,她就有信心,有朝一日必能取代洛天睿。

这是千载难逢百年一遇的机会,错过,再也没有了。

柳烟儿皱紧眉头。

萧山燕低头看向柳烟儿,道:“看来,夜轻歌的主子不再是何领主了,而是洛王。”

“洛王为人不予评论,但轻歌若是跟了洛王,坐拥洛王海域半壁江山,那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你萧山燕怕是没这个本事,不必在这冷嘲热讽。”柳烟儿嗤笑道。

柳烟儿的话,何西楼听得清清楚楚。

他睁开黯淡无光的眼,轻拂衣袖,转身走去,背影寂寥落寞。

“西楼,夜姑娘尚未回答呢,你何必走这么快?”洛天睿笑道。

何西楼脚步停下,脊椎骨好似都僵硬冰冷了。

他低着头,苦涩的笑着。

这两人,一向如此,非要赶尽杀绝,将他逼至死路。

当着他所有属下的面,正大光明地抢走他名义上的娘子。

好狠的手段!

解霜花攥紧霜花剑。

她此生信仰是守护何西楼,她杀不了洛王,若夜轻歌让人失望,哪怕两败俱伤,她也要亲手了结夜轻歌的生命。

解霜花凛冽的眼,死死的盯着夜轻歌。

她甚至已经做好了死的打算。

因为,她也下意识的相信,轻歌留不住了。

她会跟着洛王离开这片海域。

解霜花咬紧下嘴唇。

轻歌目光闪烁,在万众视线之下,她犹豫了许久,仰起脸,扬起笑,道:“洛王美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若就此离开,何郎会生气的。”

演戏演全套。

何西楼很危险,但洛天睿绝不是什么好人。

何西楼她能够掌握,洛天睿却是个定时炸弹。

她若是去了,一切就脱离控制了。

何西楼猛地看向夜轻歌,满眼的震惊,匪夷所思。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