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95章-何西楼是死了吗?

第1795章-何西楼是死了吗?

屋内光线昏暗,何西楼半边脸陷入阴影之中,半垂着的眼眸,闪耀着冷锐的光。

“那你想杀了他们吗?”轻歌突地问。

何西楼一怔,神情恍惚,良久,吐出一个字。

“想。”比之深入灵魂的思念成狂,他更想杀了那两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毕竟,曾经的苦难痛彻心扉,背后推手就是那在人前光鲜亮丽的洛氏夫妇。

闻言,轻歌勾唇张扬的笑,“他们还没死,你凭什么死?既然想,那就活下来,拿起你的剑,亲手杀了他们。”

何西楼低头看去,南山剑,寒芒闪,雷霆现。

此剑不是最好的兵器,但南山二字是由碧玉灵亲自题名,故此,多年来大大小小的战斗,他独爱南山剑。

南山。

天启海海岸东南外有一座山,名为南山,故此碧玉灵取名为南山剑。

碧玉灵是个温婉有诗意的姑娘,奈何,在岁月的折磨下,她变得张牙舞爪。

“想又如何呢,我已是将死之人了。”何东楼道。

雷光戒的威力非常凶猛,他的海域又没有出色的炼药师,想要活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我要你活,你便死不了。”轻歌道。

何西楼蓦地看向轻歌,灵魂都被震撼着。

她总是如此,做出惊人之举,说出惊人之语,可偏生那么的让人感动。

何西楼转过头看去,眼眶微红。

他是行走在夜里的死尸孤魂,他已经没有心了,却是容易被感动。

甚至,在看到轻歌拒绝洛天睿的那一刻,何西楼愿意为这个女人付出生命。

那是他落魄后头一次在洛天睿面前,倍有尊严。

世上有各种感情和羁绊,并非只有男女之情。

轻歌盘腿坐在月蚀鼎前,拿出以前给墨邪炼制丹药时剩下的药材,专心致志炼丹。

青莲异火在鼎下绽放,摇曳纷然,火光扑在轻歌面上,黑瞳深处好似有两簇青色的花儿娇艳欲滴。

何西楼遏制不住雷电元素了,雷电在体内摧残他的筋脉脏腑。

他转过头能看到轻歌的侧脸,面上却是浮现了温和的笑。

何西楼愈发的痛苦,身体微颤,他仰头望着天顶,想起过往种种,笑的肆意疯狂。

他还记得,碧玉灵被凌辱后,性情大变,喜怒无常。

他近乎卑微的守护着碧玉灵,希望碧玉灵能对他敞开心怀。

碧玉灵对他动辄打骂,难听的话比比皆是,一个不顺意,拿起椅子茶杯就朝何西楼的身体脑袋上砸去。

何西楼在天启海是风光的王,回到屋中,却对她温柔谨慎,小心翼翼。

碧玉灵有阴影,不要他碰她,好,那他就不碰,他也不愿看到碧玉灵痛苦的神情。

八年,他从未占有过她,只怕她皱眉。

可何西楼不知,碧玉灵为何要跟洛天睿在床榻之上辗转反侧,他在窗外站了一夜,听了一夜的耻辱声。

雷电摧毁了他的第八根筋脉,再往下摧毁,他的生机就该彻底消失了。

何西楼呼吸急促,空气变得稀薄,他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

何西楼以为自己要死了。

已经绝望。

风声起,月蚀鼎前的轻歌猛地站起,满头大汗,她拿出炼制好的五灵丹塞进何西楼嘴里,五灵丹入口即化,丹药入体,迅速窜入筋脉。

同时,轻歌闭上眼,白嫩手掌放在何西楼胸膛之上。

轻歌将雪灵珠的治愈之力,灌入何西楼体内,与五灵丹一同炼化那一股强/暴的雷电元素。

炼化掉雷电后,轻歌再用雪灵珠稳住何西楼脏腑内紊乱的气息。

何西楼闭目躺着,眉头却不再紧蹙,痛苦已经减少了许多。

轻歌只能暂且保住何西楼的命,被摧毁的七根筋脉想要治愈好,就得慢慢调养了。

她手头的药材紧缺,也炼制不住愈合筋脉的丹药。

轻歌抬起手,擦了把冷汗。

幸好她炼丹的手速快,否则再晚一步,就无力回天了。

轻歌拿出一枚精息丹喂给何西楼,何西楼缓缓睁开眼,双眼迷茫的望着轻歌。

片刻,何西楼眼底充斥着惊讶之色,“你治好了我?”

“治不好,但保住了命,剩下的以后再说。”轻歌道。

门外,响起吵杂的声音。

轻歌与何西楼对视一眼,何西楼眼神愈发冷漠。

解霜花的声音响起,“洛王,洛夫人,抱歉,何领主拒见外人。”

“我们不是外人,是小楼的亲人。”碧玉灵道。

解霜花站在门前,拦住碧玉灵二人的去路,“洛夫人,请自重,你现在是洛王的妻子,何况,你曾与何领主有过那么一段,私自把你放进去,我怕我家夫人会吃醋。”

碧玉灵面色难看,解霜花的话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她心口,堵得发慌。

何西楼所有的青春年华全都耗在她身上,何西楼就算努力拼搏到八大王之一,也是因为她,如今何西楼说走就走?

夫人?

那个夜姑娘?

碧玉灵往前走了一步,斜睨了眼解霜花,“你家主子中了雷光刃,身为旧友,我得为她收尸,你家主子的夫人,看着就不是正经人,也不知是从哪个楼里带来的姑娘。”

“我家夫人怎么不正经?洛夫人,不要自己水性杨花,就看个个姑娘都是骚/浪贱人。”解霜花言辞犀利的道。

碧玉灵脸色发黑,她转头看向洛天睿,洛天睿猛地朝前走去,一把攥住解霜花脖颈。

他将解霜花高高举起,而后狠狠摔在地上。

洛天睿正要踹开门,面前紧闭的门,却被一双葱玉般的手打开。

洛天睿对上轻歌双眸,眼神深邃,凝起双眸。

轻歌看了眼解霜花,解霜花从地上站起来,擦去嘴角血迹。

解霜花走到轻歌面前,冷硬的道:“夫人,外面风大,多披一件衣裳,若被何领主知道又要怪我们了。”

解霜花痛恨着碧玉灵。

她亦是发现,只要提及夜轻歌,碧玉灵的心情就会被扭曲。

看着碧玉灵愤怒的模样,解霜花心里甚是痛快。

“洛王,洛夫人,何郎休息了,不便见客。”轻歌道。

“休息?何西楼是死了吗?”洛天睿问。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