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98章-血魔的霸道

第1798章-血魔的霸道

“若我拒绝呢?”轻歌眸色深寒,往后退去,脱离洛天睿的桎梏。

洛天睿轻笑出声,“你想死吗?你从低等大陆努力到诸神天域,不就是想出人头地荣华富贵吗,若就此死去,成为天启海下的一具尸体,你甘心吗?”

洛天睿特别清楚这些修炼者的心理,他们热血沸腾,心怀鸿鹄之志,哪怕在诸神天域的边角旮旯,也期盼憧憬着未来,能有朝一日翱翔天穹,随风直上九万里。

洛天睿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若轻歌拒绝他,他会要她无处生。

轻歌面色默然。

诚然,现在的她没实力对付洛天睿,得罪洛天睿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她闭上眼,徘徊不定,犹豫不决。

洛天睿坐在旁侧,志在必得,自信满满。

他软硬并施,夜轻歌不得不从。

他为自己倒了一杯凉茶,抬眸笑望着轻歌。

轻歌蓦地睁开双眼,攥紧双手,道:“洛王,夜深露重,请回吧。”

洛天睿喝茶的动作止住,薄唇碰触茶杯的刹那间,洛天睿手中用力,茶杯碎裂成齑粉,冰凉茶水流满掌心。

他拍桌而起,一面水晶桌裂缝犹如蜘蛛网般朝四周无规则地扩散开去,皆被震碎。

轰隆一声犹如天雷在乌云里翻滚,震耳发聩,轻歌身子一颤,洛天睿释放出的灵气疯狂挤压着她,让她感到窒息和压迫,无所适从。

洛天睿蓦地出现在轻歌面前,狠掐住轻歌脖颈。

轻歌头晕眼花,薄唇苍白干涸。

她能走到今天,更多的是因为在这条路上,孤妄的她从未失去过那颗心。

她所有的手段在洛天睿面前都像是跳梁小丑,缓兵之计不可行,一旦答应,她便沦落为洛天睿的奴隶,想要翻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她的灵魂和身体都渴望自由,生杀予夺,亦我行我素。

枷锁和桎梏,都不该束缚着她。

轻歌头疼欲裂。

曾经让夜青天、祖爷等人引以为傲的实力,在萧山燕、何西楼面前都不值一提,更别说是洛天睿了。

权力威压之下,她从未低头过,除了朝寻无泪的那一跪。

当她从四星大陆的统治者,成为诸神天域的蝼蚁,并非心态好,只是不得不接受事实。

她一向随遇而安,与其怨天尤人,倒不如咬紧牙关,爬出泥潭,伸手触摸太阳。

半个月的时间,她努力修炼,突破自我,在紫菱苑的几场战斗,已让她精疲力竭。

她脆弱似细柳,钢筋铁骨般的身体在这一刻终于崩溃瓦解,她不再是那个所向披靡的王,创造奇迹的夜主。

她撑不住了,双眼如山千斤重耷拉下来,疼痛感席卷全身。

洛天睿骨骼分明的手,恨不得揉碎她的脖颈。

“夜轻歌,得罪过本王的人,都不得好死,你绝不会是例外。不知趣的东西,没有任何存活的价值,本王以为你是聪明人,可惜,本王看走眼了。”洛天睿道。

轻歌沉睡前,听到这样一句话。

她恐慌迷茫,好似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强迫她失去意识。

洛天睿望着手中脆弱无比的女子,勾唇笑着,有九五之尊的气概,也有修罗魔鬼的阴狠。

在他五指用力的瞬间,本该沉睡的女子骤然打开双眸,眼瞳猩红如宝石流转着诡异妖冶的光彩,如血的唇浮现阴郁的笑,双眉好似也更加凌厉了些,杀意暴涨,杀机四起。

饶是作恶多端的洛天睿,此刻不由夹紧双腿,内心衍生出无尽的恐惧之意。

洛天睿眼眸微睁大,错愕的看着轻歌。

一瞬间,气息骤然改变。

海风卷过浪花,猛地推开紧闭的屋门。

当刮起轻歌满头白发时,一朵猩红之花开始绽放,随着灵魂深处里一道雷声的响起,银白的发,像是鲜血缓缓流动,霎时变红!

长衫染红,血衣如火。

她纤细的手搭在洛天睿的手腕,咔嚓一声,猛地用力,迅速折断洛天睿手腕骨。

洛天睿疼的低吼出声,汗水全都溢出,他往后退了几步,抬头震惊的望着轻歌。

轻歌妖孽似魔,她走至洛天睿面前,宛如血魔临世,杀伐不断。

“血魔……”洛天睿惊讶着,“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血魔气息?”

最可怕的是,夜轻歌体内住着一个如此强大的血魔,她却能保持理智,没有沦落为杀人机器。

“你不是夜轻歌。”洛天睿低沉嗓音道。

轻歌走向她,一脚踹在洛天睿的下颌骨,洛天睿身体后翻,最后摔在地上哀嚎出声。

轻歌低头俯身,雪白的手擒着洛天睿下巴,“你敢动她,我会杀了你。”

洛天睿震惊。

这究竟是血魔,还是夜轻歌?

言语之中的她是谁?

若是血魔的话,血魔都是嗜血而生的产物,怎会有理智。

洛天睿甚至不敢与那双邪恶的眼对视,八大王的他,没了方才的气势,瑟瑟发抖,惶恐害怕。

轻歌的手往上轻抚洛天睿脸颊,冰冷的触感,洛天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寒毛竖起。

他看着轻歌,喉结滚动,吞咽口水,额上淌下一滴汗。

毛骨悚然的感觉,凛冽寒意涌遍全身。

啪——

轻歌一巴掌拍下去,尖锐指甲往下扣,在洛天睿脸颊上拽出了五道血痕。

轻歌背朝着洛天睿,回眸看向她,眸中寒光乍现,杀意凛然,“滚出去。”三个字,不容置疑,不怒而威。

七分雍容,三分慵懒,杀意尽藏在眉眼间。

洛天睿几乎连滚带爬般离开屋子,房屋的门骤然关上。

轻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嘲讽一笑,讥诮轻蔑的道:“真是废物东西,连自己都保护不好,果然还是要靠我吗?”

说罢,轻歌两眼一黑摔了下去,倒在冰冷的地面。

屋外头,脚步声骤然响起。

屋子里的动静太大,已经引起注意了。

何西楼和碧玉灵几乎同时抵达门外,看见颇为狼狈的洛天睿。

碧玉灵看着洛天睿脸上的血痕,眸光微闪,心微微扭曲。

洛天睿为何会从夜轻歌房内出来?

这满脸血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甘和仇恨的种子,在七魂六魄里生根发芽。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