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800章-不惧生死,不论生死

第1800章-不惧生死,不论生死

月姬——

何西楼怔愣着,许久,点头。

何西楼曾经好歹是八大王之一,在那个位置,他拥有过许多,想要抹去轻歌痕迹,重建一个身份,兴许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但他能做到。

何西楼离开后,轻歌躺在床榻上,想着有关血魔的事。

血魔花的衍生物,怎么可能有意识?

但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她体内,有另一种精神灵魂的存在,无比的强大,神不知鬼不觉,甚至能在她危险之时取代她,随后又把身体换回来。

这一切足以见得血魔是有意识的。

她本以为,她的理智能够战胜血魔煞气,怎知血魔煞气成了一个生命体。

轻歌沉沉睡去。

混混沌沌迷迷糊糊时,她感受到自己在浩瀚星辰中行走,大雪纷飞,湖边断桥,她看见红发女子坐在桥上望着湖面,满夜星辰倒映湖光,美的像一幅画。

似是感受到轻歌的存在,女子回头看向轻歌,绝美的脸,肌肤白皙似雪,远山般的黛眉下镶嵌着一双血瞳。

她好似这天地的统治者,站起身子,在断桥上居高临下眺望着轻歌。

眼神里蕴藏着几分轻蔑和几分无情。

她轻撩着垂在肩前的红丝,把玩着,慵懒如狐,眼眸微垂。

“夜轻歌,若你主宰不了这具身体,我会掠夺回来。今晚这般废物的狼狈姿态,最好不要再让我看见。”说话时,她的身体化作一道光,一缕烟,缓缓消散在天地间。

轻歌甚是恐慌,迅速踏上断桥,想要追赶那人的身影。

有意识的血魔……

这,太可怕了。

她体内的血魔煞气,成了一个灵魂,随时会掠夺掉她的身体,成为新的主宰。

当她赤足榻上残桥,整座桥,犹如纷飞的雪,瞬间虚有。

轻歌即将落入湖水之中,在坠落的过程,她低头看去,湖面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湖水漩涡成为一只魔鬼,魔鬼张开血盆大嘴,露出尖锐乌黑的獠牙,朝她肆意的笑着。

眼见着轻歌就要摔进魔鬼的嘴里,被獠牙咬断腰身。

轰!

天启海靠海轮船的屋内,轻歌打开双眼,惊坐起,心有余悸的看向四周,擦了把脸上的汗。

她面色苍白如纸,眉头紧蹙着,满脑子都是残桥上那人的身影。

轻歌走下床,打开门,迎面遇上柳烟儿。

“轻歌,你醒了?”柳烟儿问,“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轻歌摇摇头,“洛王夫妇呢?”

她想去看看洛天睿脸上的伤痕。

轻歌心情无比的沉重,自从当初血魔占据身体杀上龙凤山后,来到诸神天域,她一旦遇到情况危急的战斗,会下意识用到血魔煞气,让煞气涌入筋脉四肢,脏腑百骸。

这样做虽能提升战斗力,但也给了血魔足够的空间,久而久之,兴许会有那么一天,血魔彻底成为这具身体的主宰,这具身体,也会成为她的坟墓,她将永久沉睡。

“洛王夫妇昨晚连夜走了。”柳烟儿道:“轻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你和何西楼之间会有情谊,洛天睿心术不正,跟着他没有出头之日。但轻歌,你要知道,洛天睿只是个踏板,你进了洛王海域,分了一半地位,以你的本事,不出两年,绝对能将洛天睿取而代之。轻歌,你太糊涂了。”

柳烟儿恨铁不成钢般,深深叹了口气,“何领主是三十六领主当中实力最差的一个,而且世人皆知,他再也无法修炼了,如今又中了雷光刃,必然伤及筋脉,还如何修炼?你觉得凭着一腔热血,说动何西楼,跟着何西楼迟早能杀回去,但你不知这个世界的残酷,这片海域的杀戮,他一旦没落,再也没机会东山再起了,你跟错了人,就注定翻不起天启海的浪花。”

柳烟儿苦口婆心的道,为轻歌失去良机而感到痛心。

她本以为,轻歌只是暂时性的利用何西楼,等解决掉萧山燕的事,就没必要这么在乎何西楼了。

夜轻歌太意气用事了。

“洛天睿是八大王之一,何领主在三十六领主中垫底,领主之战,年年都没有何西楼海域的风光时,回回都灰头土脸的回来。就连那些外来者,听到海域领主是何西楼,都不会给什么过海财。”柳烟儿眉头紧锁,道。

轻歌眸光闪烁,许久,她走至轮船边缘,朝远处看去,道:“不要太相信洛天睿,也不要太相信我,你也要相信仇恨能让一个人的潜能爆发,我相信,有朝一日,何西楼能踩着那两人的骨头,重回巅峰。”轻歌风轻云淡的说。

旁侧,何西楼躲在暗处,她听到了轻歌二人的对话,抿紧了唇,攥紧了拳头。

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能回到巅峰之时,但夜轻歌坚信着。

无言的感动犹如温暖泉水流淌在血液。

何西楼悄然离去。

柳烟儿看着轻歌的背影,往前走了几步,跟上轻歌,道:“他拿什么重回巅峰,哪怕他能正常修炼,我也不会这样说。”

“柳爷,你在怕什么?”轻歌问。

柳烟儿怔住,完全说不出话来。

她的心脏猛地一跳,身体发颤。

是啊,她在怕什么?

怕杀不出这片海域,怕成为不了人上人?

她怕,最终只是一片骨灰,洒在天启海。

柳烟儿蹲下来,哈哈大笑。

酒香味四溢,柳烟儿抬头看去,一坛断肠酒出现在她面前。

柳烟儿看向轻歌,轻歌笑靥如花,道:“迷茫只在一时,而不是一世,若是不再迷茫了,就喝了这坛酒,拿起你的刀,上路,不惧生死,也不论生死,无怨无悔。”

轻歌朝柳烟儿伸出手,柳烟儿接过酒坛,一手打在轻歌的掌心。

啪。

清脆的一道声音伴随着浪花响起。

“轻歌,我无话可说,你信何西楼,我信你,天启海又如何,终将翻了它。要么杀上洛王海域,要么成为枯骨一堆黄土一抔,爷从未怕过。”柳烟儿痛快饮酒痛快喝。

轻歌笑了,双眸明媚。

想到体内的血魔,轻歌的心情再度低沉下来。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