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820章-八方云动,天才云集

第1820章-八方云动,天才云集

老人和侍女连忙把东陵鳕扶到床榻,半日后,东陵鳕醒来,双眼迷茫。

方才那一瞬间的气场大开,好似并未发生。

老人看着他,攥起了双手。

他这一生的指责所在以及精神信仰,都只为东陵鳕和青莲一族而活。

东陵鳕是驾驭天地的人,决不能被儿女私情所困。

老人很开心,青莲王有了心爱的姑娘。

可惜,那姑娘的身子,已经被其他人占有了。

这样的人,配不上青莲王。

东陵鳕闭着眼,紧皱着眉,疯狂按揉太阳穴。

方才昏睡之时,他仿佛看见白雪皑皑大风刮过,他好似看到一座高山,有一个人,精疲力竭的情况下还在不断往山上爬,山很高,有很多阶梯,有士兵阻拦他,一脚踩在他的脚掌。

他不依不饶,终于爬到最高的巅峰。

他看见一名女子,却始终看不清那女子的脸。

东陵鳕头疼欲裂,他紧咬着下嘴唇,双手抱着脑袋躺在床上,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他的精神和灵魂仿佛被撕了一道口子。

他想看清那姑娘脸,等姑娘转过身来时,他尚未看清,那具身体在他眼前炸飞,与万千雪花一同落下。

东陵鳕犹如绝望的狮子,发出痛苦的低吼声。

面色苍白,满头大汗。

老人伸出手放在东陵鳕的肩上,甚是心疼的望着他。

黑衣侍女眉头紧蹙。

老人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饶是天地主宰也逃不过儿女情长。

尤其是青莲王这样的人,能数万年无情无爱无欲,一旦有了情爱,至死不渝,上穷碧落。

他不顾一切想要救活的姑娘,若死在青莲一族的手中,他绝不会放过杀人者!

黑衣侍女走出宫殿,站在云端,望着九天之下。

深海无边无际,世界也没有尽头。

但,所有的位面,都在青莲一族之下。

青莲一族沉静多年,终要复苏。

就算是九界守护者还不得乖乖让位!

天地法则,将要彻底改变。

九州八荒,云海翻腾,震裂苍穹。

胜者为王?

谁才是唯一的主宰?

不好说。

八方云动,天才云集,又算的了什么。

唯有能经历磨难,有着上好机遇的人,才会被上天选中,成为天地的宠儿。

黑衣侍女双手环胸,她的目光穿过云层,落在和风海域。

她看见站在轮船前端任由海风吹的女子,她一袭黑衫双手抱胸,一双墨色软靴勾着金线。

一个月,领主之战。

时间如此紧迫。

想要在领主之战拿得名次都是不容易的事,更别说取代洛王了。

洛王左右逢源,与其他天启海的几位王关系甚好,尤其是天启海,尤其的喜欢洛天睿。

此次领主之战,洛天睿肯定会盯着和风海域。

不仅如此,其他海域的海贼和修炼者们,也想借此机会羞辱何西楼。

雪中送炭少之又少,落井下石还自以为是的庸人比比皆是。

光是天启海,就有一箩筐。

轻歌是个有信心的人,从不畏惧生死,她有着满腔热血和英勇,生杀予夺,我行我素。

但她也有自知之明。

她的实力,顶多能与黄大龙相提并论,放在天启海,那就是渺小若尘埃。

可何西楼不同,他之所以被人践踏于脚底,是他心软失策着了洛天睿的道,灵气暗黑修为齐齐倒退后,实力不如以前的十分之一。

更别说他的血肉之躯还中了雷光刃。

遥想当年,他手持南山剑,戴雷光戒,坐镇一方。

他是广袤的海域之王,如今落魄西山,人人都要来踩一脚?

轻歌靠自身的实力,就算逆天变/态也难于踏足洛王海域。

时间如此短,她的目标不是天启海,她只是想翻阅天启海。

她只有炼制出能让何西楼恢复实力的魂元丹,就行。

魂元丹劲道强,想要炼化,起码要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后,领主之战就要开始了。她却没把药材凑齐。

轻歌走至海岸,柳烟儿和萧山燕融入了海贼的生活,照常修炼。

轻歌回到轮船,拿出解霜花找来的药材。

像魂元丹这样的丹药,她得小心炼制。

每一种药材都相当珍贵,若是炼制失败,相当于所有的药材都毁之一旦。

她不能拿着平常心去炼制,她必须把握好每个看似繁琐的细节。

轻歌从虚无之境里拿出三生水清洗药材,后用冰封水封存。

她现在还缺三种药材。

她没有一夫当关的本事,她不能拿活生生的命去拼。

她只能赌在何西楼身上。

轻歌收起药材,闭上眼冥想赫如是的传承。

关于魂元丹制作的方法,最为重要的便是火候把握。

药材不比炼器材料,炼器材料大多数牢固坚硬,药材一碰就碎。

如凤毛麟角般的珍稀药材,若不好好保护,随之化作空气流失。

轻歌在心里头不断念着炼丹法子。

成败,在此一举。

她心里头大概有个数,除了火候的把握后,她还得把药材的精髓融入丹药中。

丹药是否成功,有多成功,在于丹药的精纯度和成分。

普通炼药师碰到十种珍稀药材手忙脚乱还炼制不好,稍微好些的炼药师,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从药材里取出精华出来,取出来后遇到精神火,火候或大或少,都会流逝掉精华。

所有,炼制完成后丹药内有怎样的成分,就意味着是几品的丹药。

一个人的天赋相当重要。

譬如轻歌,炼器时得心应手,记炼器材料更是非常简单。

这些药材,药材,排斥性,融合性,轻歌头疼不已,只能死记硬背。

就算她得到了赫如是的传承,也没一丝天赋。

是的,在炼药方面,她毫无天赋。

勤能补拙,天道酬勤。

前前后后的麻烦从未停下过,战斗也一直在继续,她一旦得空,就会钻研炼丹术。

解霜花推开房间的门,将手中的黑布袋子丢给轻歌。

“这是另外两种药材,只差一种三肾草了。”解霜花皱眉,道:“十一在那里出事了,取不回三肾草,我傍晚要去找他,把他和三肾草带回来。”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