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正文 第一卷 四星_第1868章-刀出鞘,取谁之首级?

正文 第一卷 四星_第1868章-刀出鞘,取谁之首级?

轻歌脑海里不能出现东陵二字,否则便是钻心刺骨般的疼痛感,深入灵魂,生不如死。

像是万千蚂蚁啃食骨髓心脏,一阵阵的酥麻和刺痛感,让她无所适从。

轻歌等着血魔花里的小婴儿陷入沉睡后,退出第二十五条筋脉世界,回到灵宫房内。

火雀鸟飞进屋内,狠狠扑到轻歌怀里。

“老大,我要跟你睡。”火雀鸟扒拉着轻歌。

轻歌嘴角一抽,不再多言。

沐浴过后,轻歌揪着火雀鸟躺在床上陷入沉睡。

她的身体过于疲惫,努力奋斗是好事,毕竟天道酬勤。

但凡事过犹不及,这两个月来,她的修炼速度以及突破都太快了。

即便没有姬月和魇在,轻歌也知,现在的她不能盲目修炼。

她必须稳定如今的基础,体内的各种元素绝对不能紊乱,否则身体完全承受不住。

轻歌走至何西楼闭关炼化魂元丹的密室,她站在窗外,看见何西楼盘腿坐在石床之上,闭目静心。

一颗硕大的魂元丹悬浮在何西楼面前,一丝丝元气,犹如赤红的丝绸,纤细若丝,灌入何西楼的两侧太阳穴内。

何西楼正在全神贯注的炼化魂元丹,他也知时间紧迫火烧眉毛,拼了十二分的劲儿去炼化。

何西楼满头大汗。

轻歌看着那魂元丹,陷入了沉思当中。

这二十天的时间里,何西楼只炼化了十分之二的魂元丹。

也就是说何西楼还需要炼化十分之八的魂元丹,炼化完成之后,还需要一个过渡期来恢复实力,直到重回巅峰。

然,两天后,就要和洛天睿对战了。

她和解霜花能坚持到何西楼来吗?

轻歌垂下双眸,默然。

她走过隧道,走上环梯,离开这个空荡荡的密室。

密室门外解霜花等候已久,看见轻歌上来,紧张的问:“如何?”

“就算再坚持一个月,恐怕也没有希望。”轻歌开门见山的道,没有一丝隐藏的意思。

解霜花的脸沉了下来,她扯了扯唇,脸上的笑满是苦涩。

“你放弃了?”轻歌问。

解霜花笑,“怎么会,我会努力到他出关,我期待他大杀四方踩着洛天睿脑袋回到自己的位置。”

“你能在洛天睿手里坚持几个时辰?”轻歌嘲讽的问。

“你呢?你能坚持多久?”解霜花双手环胸,挑眉,“说起来,咱俩实力半斤八两,我赌你只能坚持两个时辰。”

“半斤是你,八两也是你,我没那么蠢。若我只能坚持两个时辰,恐怕半个时辰不到你就成了洛天睿的手下败将了。”

轻歌突地认真起来,冷凝双眸,淡漠的道,“我不给你做决定,但你要接纳我的建议。你若上了战场,洛天睿绝对会要你死。你是何西楼的女人,他怎会放过你?”

“让其他人上去,就能活着回来吗?老何来之前有两场战斗,分别是你和我。洛天睿会要你生吗?若一定要死人,是我又如何?众生皆平等,我怎能置身事外,就因为我是何西楼的妻子?正因为我是他的妻子,我才更应该义不容辞去应战。”

解霜花咬字清晰,明亮的双眸深深望着轻歌,道。

两人对视一眼,沉默许久,却是极有默契的笑了。

“让我去吧。”旁侧响起一道声音,轻歌转头看去,柳烟儿背着残月刀缓步走来。

解霜花皱眉,“烟儿,不要胡闹。”

“何领主战胜洛天睿,重回巅峰之后,你若死了,便没人陪在他身边了,还有比这更残忍的事吗?”柳烟儿问。

解霜花皱眉,“你的实力……”

“我很弱,但我会想尽办法坚持半个时辰。”柳烟儿道。

提及半个时辰这个梗,三人皆是笑了。

解霜花眼眶发红,“何苦如此?”

柳烟儿眼角余光里皆是轻歌。

她想和夜轻歌出现在同一个战场上,哪怕不自量力,至少死无遗憾。

柳烟儿走至一旁坐着,拔出挂在脊背上的残月刀,拿出软布不停地擦拭,将刀刃擦的锋锐锃亮。

“刀已出鞘,就差面朝敌人而战了。”柳烟儿扬起脸,侧脸延伸至锁骨处的深红疤痕,在白月光下演绎出了凌虐性感的美。

解霜花欲要说些什么,听着柳烟儿的话,却是缄默了。

“霜花,你去为我和柳爷订两副棺材,要上好的水晶棺,若战死在擂台,就把我们装进棺材里带走,找一块好地埋了。”轻歌道,“若我们坚持到老何出关,这两副棺材就留给洛王夫妇吧。”

柳烟儿一个转眸,笑道:“正合我意,深知我心。”

解霜花心情无比的沉重,她闭上眼,眼尾皆是泪痕。

她是何其有幸,才能遇见她们。

解霜花抱了抱柳烟儿,而后拥抱轻歌。

她转身离去时,就连背影都是极其压抑和沉重的。

此地只剩下轻歌二人。

“柳爷,你还真是勇猛。”轻歌微抬下颌轻蔑的看向柳烟儿,讥诮的道。

柳烟儿蓦地看向她,道:“姓夜的,记住,不要命的不只是你一个人,既要痛快疯狂,你可不能自己一个人去,那样就不厚道了。”

“你现在才看出我是个不厚道的人?”轻歌反问。

“很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好意思说。”柳烟儿漫不经心的说。

“……”

两人闲聊许久,嘴巴一张一合便是到了后半夜。

昏昏欲睡之际,轻歌二人各自回到房内休息。

接下来的两天便是等待天启王的到来,擂台对战洛天睿。

时光流逝,第三天,终于来到。

凌晨时分,淡淡金光浮在海面,朝阳尚未从云中探出头来,那片光亮也没洒满苍茫大地的所有角落。

天,渐渐亮。

金色的船只徐徐而来,没有其他轮船的大,却足够豪华奢侈,一瞬间便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船上站着一名中年男人,男人身着墨黑蟒袍,负手而立,一双讳莫如深的眼,观望着府灵地。

除去男人以外,船上只有十余人。

船的侧面,雕镂着金色手骨的图案,像两把剑交叉在一起。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