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874章-总有人要替天行道

第1874章-总有人要替天行道

洛天睿的脸完全黑了下去。

轻歌一把攥起柳烟儿扛在肩上,“又不是什么好差事,还争着抢着去找死,等缺胳膊少腿了,看不后悔死你。”

柳烟儿疼的倒吸一口冷气,皱紧了眉头,“疼……可疼了……你轻点。”

她没被洛天睿废了,可能要死在这厮手中。

“疼死你得了。”轻歌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柳烟儿缩了缩脖子,忍着疼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吹着口哨看向别处。

“还有心情吹口哨,看来还能多折腾几下。”轻歌淡淡的道。

轻歌扛着柳烟儿走下擂台。

柳烟儿疼的浑身发抖,轻歌却是毫不在乎。

柳烟儿嘴角不由勾起笑,她趴在轻歌肩上,垂下的手流淌着猩红的血。

夜轻歌的修炼速度让她感到非常的害怕,心里又为轻歌感到高兴。

她很清楚,当两个人的实力不在同一个阶段,接触到了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战斗,即便心里有对方,依旧会渐行渐远。

她怕跨过天启海后,轻歌展翅翱翔扶摇直上,而她还在原地踏步。

她想到和轻歌站在这擂台上,面对同一个敌人,哪怕遍体鳞伤,满身的鲜血,她依旧高兴。

解霜花捡起残月刀走下擂台,她冷冷的看着处于疯狂状态的碧玉灵。

轻歌小心翼翼动作轻柔地放下柳烟儿,她从空间袋中掏出两枚止血丹塞进柳烟儿嘴里。

“擂台第二战,请和风派出对战之人。”主管站在金色的铜锣前,看了眼和风海域等人的所在地,高声道。

众人的视线皆落在轻歌身上。

没人怀疑结局,实力悬殊,不自量力,这跟找死有何区别?

和风海域就是自取其辱。

柳烟儿腿上斯拉开了一道口子,皮开肉绽,褐色的血液凝固住。

轻歌沉下双眸,拿出一瓶止血药粉洒在柳烟儿大腿的伤口上。

轻歌把手中的药瓶递给柳烟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记得给我留些药粉,等会儿给我上药。”

轻歌拿出一条黑绳将垂下的三千白发束起,扎成了高高的马尾,银发尾部往上翘,而今发已及腰。

她将长衫撕裂,露出修长雪白的双腿和莲藕似得胳膊。

轻歌闭上眼,旋即吐出一口气,转身走向擂台。

一只满是血的手忽然攥紧了她的手腕。

轻歌脚步顿住,回头垂眸看着坐在椅上的柳烟儿。

“既是两副棺材,要么一起进去,要么谁都别进。”柳烟儿颤声道。

轻歌眸光微闪,笑:“好。”

柳烟儿缓缓松开手,在轻歌的手腕留下了血痕。

轻歌缓步往前走,轻轻一跃上了擂台。

刹那,一层明黄的保护屏障自然落下,护着擂台,里面的战士出不来,外面的看客进不去。

“终于轮到你了?”洛天睿道。

轻歌右手伸出,明王刀赫然出现。

她一步一步往前走,一面走一面道:“我来到这个世界后,见到了千奇百怪的人,也许,这就是众生相。”

她的声音透过保护屏障传到了每个人的双耳中。

擂台的路很长,她步步生花走向洛天睿。

洛天睿站定不动,皱紧眉头,满头的雾水,不知这和风月主是几个意思。

云寒敛眸。

来到这个世界后?

难道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吗?

莫不成她是说来到诸神天域?

不,不是这样的。

云寒抿紧薄唇,深深的望着擂台之上的那一抹倩影。

尽管在心里一次次的告诫自己,那是一杯毒酒,可明知有毒,他还是不由自主地一饮而空。

轻歌目不斜视看着前方,继续走,继而道:“最惨之事并非心死,擂台四方的修炼者们都经历过生和死,也亲眼目睹同生共死的

战友尸骨无存,战斗之所以存在,那是因为这场战斗,意味着成王败寇,输的人只能落魄狼狈。”

“我遇见过一些人,冠冕堂皇,满口的道德仁义,背地里却做着龌龊之事。我也见过温柔善良的人心如毒蝎。人活着是为了战斗

吗?并不是……”

轻歌抬起手,手中明王刀指向洛天睿,“活着,是为了斩杀像你这样的畜生之辈。总有人要替天行道,也总有人要用命来还债。”

洛天睿眼皮抖动了几下,嘴角疯狂的抽搐。

天启王坐于高台,云寒在他身旁坐着。

天启王手执镶嵌着宝石的鎏金酒杯喝了满满一大口酒,“这丫头,很有意思。”

天启王看向云寒,道:“你喜欢他?”

云寒垂眸,“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流水无情只能说明你这意还不够。”天启王道。

“若是和风月主早已心有所属呢?”云寒问。

“不厚道的事,少做。”天启王坐直身体,目光重新回到轻歌之上。

轻歌所言,他深有感触。

所谓众生相,其实就是千奇百态。

谁也不知那肚皮之下的心是何种颜色。

谁都不知一个人能心狠手辣到什么地步。

擂台东侧,洛天睿终于站不住,一步掠起冲向轻歌,一拳打向轻歌。

轻歌不敢马虎,洛天睿是七星修炼者,七大王之中最弱的一个,但于她而言,乃是很厉害的强者。

她并非是想战胜洛天睿,而是要拖延时间。

可何西楼的魂元丹才炼化掉十分之二,她难不成能拖延一个月吗?

若真到了那时,恐怕她就是尸体一具了。

轻歌很迷茫。

但身为一个战士,一个坚定不移的人,既然上了擂台,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该战下去。

轻歌用尽所有力气,将全部灵气涌入四肢筋脉,依旧没躲过洛天睿这一拳。

洛天睿一拳砸在轻歌下颌,轻歌整个人都朝外翻飞,稳稳落在地上。

她单膝跪地,拿着明王刀的手在颤抖,虎口一阵阵发麻,痛苦不已。

实打实的一拳下来,脏腑都要碎裂了。

轻歌一抬头便看见高架台上的云寒。

她嘴角溢出一口血。

洛天睿紧追不舍,朝她奔去。

唯有段位的提升,实力才能威猛。

不论是防御值,战斗力,还是速度和敏捷,那都不是一个等次的。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