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878章-请你去死吧

第1878章-请你去死吧

扑通一声,解霜花跪在轻歌旁,不断摇头,泪流满面。

“月儿,咱认输,我们去北海岛喝龙姑娘的酒好不好?去天启海看菩提树,还可以去九州吃肉,上好的猪头肉,下酒味道特别好。”

解霜花泣不成声。

轻歌不为所动。

解霜花无力的说:“我求你了……”

轻歌吐出一口气,唇边的白发吹散。

她笑了,洁白的牙齿染着血。

“认输,开什么玩笑?”轻歌擦拭掉唇角的血,扶着保护屏障站起来。

“柳爷。”轻歌高声喊。

柳烟儿拐着腿往前走,“爷在。”

“去棺材里躺着。”轻歌道。

柳烟儿大笑,无声的哭,整张脸都是泪水。

轻歌站在原地不动,微抬下颌睨向洛天睿。

“有骨气。”洛天睿兴致愈发的浓郁,戏谑的望着轻歌。

既是猎物,那便是俘虏,他要好好的折磨才行。

洛天睿双手如风划过,二十道雷光刃迸向轻歌。

轻歌无法闪躲,身体完全被雷光刃碾过。

雷光刃犹如刀刃,轻歌全然被雷光刃钉在保护屏障上。

轻歌身体朝后拱起,她紧抿着唇,血却是不断的从缝隙中涌出。

她闭上眼,精疲力竭。

她的身体能坚持到几时?

她真的要认输吗?

又回到了黑暗的水面世界。

水花不断飞溅。

一双黑色软靴狂奔在水面,软靴之上绣着金蟾图腾。

那是……

何西楼的软靴。

顿时,轻歌眼中出现了亮光。

她抬起头看向前方,风从两侧拂过,她浑然感觉不到疼痛。

洛天睿走至轻歌面前掐住轻歌脖颈,将其提起,轻歌嗓子火辣辣疼完全说不出话来。

但落魄狼狈时,她笑靥如花,风采不变。

世人不知,她在笑什么。

“和风月主,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洛天睿五指不断收拢。

周围的人心情不断变化,最后都变得沉重。

一个女子尚且如此英勇,不畏生死。

洛天睿碧玉灵那档子破事,天启海谁不知?

洛天睿有多缺德,众所皆知。

那个姑娘,真的要死在洛天睿手中吗?

从最初的嘲讽,到现在的可惜,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而已。

破风声起,一道身影狂掠而来,出现在几十万席位的最上方。

他望着擂台,他说话时的声音好似让空气都静止了。

“这一战,和风投降,请天启王打开保护屏障。”

这道声音响起,犹如巨石砸在海面,惊起了浪花和水下的鱼儿。

无数视线都汇聚在他身上。

他站在席位的最高处,身着紫袍,风度翩翩,器宇轩昂。

他单手负于身后,端着王的气势。

他腰配一把南山剑,眼神邪肆又凛冽。

陷入自我挣扎的碧玉灵听到熟悉的声音,一瞬间就已清醒。

她机械般的转过头看向何西楼,恍惚着,好似回到了从前。

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王,在这片无边的海域征战四方,谁人不知他何王大名?谁又不知他爱妻如命。

人人都羡慕何夫人碧玉灵。

何西楼沿着阶梯缓步走下去,碧玉灵挪动双腿追过去。

“小楼……”碧玉灵拉住何西楼的衣角。

何西楼忽视掉她径直朝前走。

碧玉灵的手空无一物,衣角从指缝滑落。

碧玉灵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去,是何西楼的背影。

何西楼无视她,走向了解霜花,将跪在地上的解霜花搀扶起。

洛天睿瞧见何西楼,怔了好一会儿,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连忙攥紧轻歌脖颈,想掐死她。

天启王手轻抬将保护屏障打开,默契的是,云寒在这个时候凝起双眸,手微动,一道尖锐的寒光刃刺向洛天睿手腕。

云寒释放出的灵气直接把洛天睿震开。

洛天睿松开手轻歌摔在擂台,何西楼一步掠上擂台将轻歌横抱起,把丹药塞进轻歌嘴里。

轻歌苍白的笑着,“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辛苦了。”何西楼走下擂台,把轻歌放在柳烟儿旁侧,“霜花,照看好她们两个。”

解霜花擦掉泪痕惊喜的笑,“好。”

何西楼步步走上擂台。

“原来和风海域的杀手锏是你?”洛天睿挑衅的道,揉了揉流血的手腕。

云寒下手还真是重。

洛天睿眼角余光冷冷的瞥着云寒。

天启王轻笑一声,“云王,你偏心了。”

“和风已经认输,洛王非但没有停止战斗,反而不依不饶要取人性命,我这是秉公办事,绝无半点的私心。”云寒面不改色的道。

天启王摇摇头不说话。

云寒之心,人人都知。

轻歌停下战斗好才发觉伤口异常的疼,柳烟儿拿出之前的半瓶药粉洒在伤口上,动作粗鲁,没有半分温柔。

轻歌倒吸一口冷气。

柳烟儿抬眸看了眼她,“疼不死你。”

轻歌:“……”这厮还真会记仇。

雷光刃伤及骨头,好在轻歌的雪灵珠会修复伤口,否则她这条腿基本废了。

轻歌嘴角一抽,洛天睿下手还真狠。

她抬头看向何西楼。

何西楼会在此时出现绝对意料之外。

她不想认输,当身体撑不住的时候,她已做好投降的准备。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但在此之前她必须拼一次,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擂台。

何西楼一身紫袍风华绝代,面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时,他心如止水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

他从空间袋中拿出玉冠将头发束起,露出那只残缺的耳朵。

碧玉灵望着何西楼损坏掉的耳朵,目光泛起了涟漪。

她被凌辱时,何西楼为了她与山贼殊死拼搏,耳朵断了一半,血流不止。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下跪磕头苦苦哀求。

碧玉灵咬着唇,脸上伤口处的血已经凝固。

“擂台第三战,开始!”府灵地主管敲锣大喊。

不知为何,擂台下的人们心情开始澎湃。

他们眼神炙热的看着擂台。

“何西楼,我还以为你只会躲在女人背后呢,终于有勇气出来了?不过,结局并不会有任何改变,就你那具破身体,也想战胜我?你活在梦里吗?”洛天睿嗤声道。

何西楼站得笔直,眼神冷漠,“我从未想过,我们兄弟二人会有对战擂台你死我亡的这一天,这一天终于来临,若有一个人要死,那还是请你去死吧。”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