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888章-等她归来,仍是月王

第1888章-等她归来,仍是月王

萧山燕忽然走来用尽全力抱了抱云寒,“云王,保重。”

云寒:“……”

他的温香软玉呢?

这糙汉子是谁?

画风跟想象中的有点不对路啊。

云寒干咳一声,忍着洁癖不去擦衣服,恨不得立即把衣裳给换了。

轻歌挑眸,这萧山燕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何西楼走向轻歌,郑重地拍了拍轻歌肩膀,“海域以你为名,有些话说多了也是矫情,有什么委屈告诉我,就算不要这片海了,

也得帮你出口气。”

“老何说的不错,谁欺负你了,跟老何说。”解霜花道。

可,纵使天启海的手再长,也伸不到九州境内。

云寒在旁侧一脸的哀怨,想到萧山燕的那个拥抱,他就吃不下饭。

轻歌双手拱起,一脸豪爽的笑,“山高路远,诸位来日再见。”

轻歌与柳烟儿等人登上船儿,去往天启海的另一端。

解霜花依偎在何西楼身旁,看着船儿渐行渐远。

“真舍不得呢。”解霜花说。

“是啊。”何西楼拢了拢解霜花的衣裳,“等她归来,仍是月王。”

云寒看着轻歌站在船上单薄的身影,皱了皱眉。

“云王,别再看了,人都走远了。”何西楼伸出手在云寒眼前晃了晃。

云寒沉下眸,面色漠然,道:“昨晚九州秘密传话,让我回去皇室。”

“你去吗?”何西楼虽是问句,但他隐约能够猜到云寒的答案。

“若是以前,能在海面自立为王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可如今,我也想去九州了。”云寒道。

“为了月儿?”何西楼问。

“不,为了我自己。我母亲惨死,家破人亡,九州皇室欠我一个交代。”

云寒说完立即离去,回到屋中将衣裳换掉。

真是太恶寒了。

他被一个糙汉子给熊抱了。

解霜花靠在何西楼身旁,一双黛眉深锁着,“云王也要去九州了吗?九州有那么好,值得他们全都过去?”

“强者往往向往修罗战场,正因为他们是不败者,越是死神的坟墓,他们越是向往。”何西楼望着海面,小船已经化作一个黑点

慢慢消失在视野中了。

他曾经也是这样的一个修炼者,他太了解轻歌这种人的内心了。

——

船上,紫菱苑的修炼者们一个个兴奋不已,就连站在轻歌肩上的火雀鸟也一脸的高兴。

“老大,此去九州,乘风破浪,你我……”火雀鸟尚未把话说完,便被轻歌丢到了地上。

她最讨厌文艺的鸟儿。

说的好听,乘风破浪,情比金坚,只怕危难当头这鸟儿飞的比谁都快,恐怕连恐高的事都会忘了。

火雀鸟可怜巴巴。

柳烟儿把火雀鸟捡起来,走至轻歌身旁,看着海面浪花起伏,笑道:“这鸟儿的生命力真是顽强。”

“祸害遗千年。”轻歌淡淡的道。

火雀鸟瞪大眼睛,“你才是祸害。”

轻歌一记冷冽的眼神扫过去,火雀鸟下意识用翅膀捂着脑袋,“我是祸害,我才是祸害。”

轻歌脸皮扯了扯,真是个怂货。

柳烟儿看了看轻歌,又看了看火雀鸟,而后拉着轻歌走到小船的无人处,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你懂兽语?”

“能听懂一些。”轻歌道。

柳烟儿发觉轻歌身上技能满满,眼红的说:“真叫人嫉妒,三系同修,三大辅助职业样样精通,你有这能耐咋不上天呢,啊,嫉

妒到发狂。”

柳烟儿愈发觉得上天不公平。

轻歌看着柳烟儿叫苦连天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

她闭上眼仰起头感受海风的抚摸,突然,轻歌仿佛感受到有人在观望她。

她睁开眼,湛蓝的天际,白云如雪,一只偌大的飞行魔兽悬在长空,飞行魔兽浑身赤红,羽毛由火焰组成。

旁人看不清,但拥有虚无境的轻歌感知力特别强。

她看见了。

那个白袍男子。

她曾在迦蓝见过他的画像。

是四长老空虚!

是他!

轻歌双眼赤红,双手紧攥着拳头。

她还看见空虚身旁有一名女子,女子裹的严严实实,脸上戴着黑色的面具。

她能看到女子的双眼,一双绿宝石般的眼眸。

轻歌浑身的毛发全都竖了起来,气势大展,水面浪花四起,一道道水柱拔地而起。

“老大,你怎么了。”火雀鸟担心的问。

“发生什么事了?”柳烟儿察觉到不对劲,压低眉。

其他修炼者见此纷纷赶来。

“我好像……看见了我娘。”轻歌颤声说,双眼发红。

她的虚无境探测不到空虚的实力,天知道她要使多少劲才能忍住冲动。

柳烟儿怔住,“你娘?你娘在哪里?”

飞行魔兽上,空虚虚眯起眼睛。

“歌儿,是歌儿,她都这么大了,她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了吗?”阎碧瞳从未这样紧张过。

她挣扎着想要跳下去,空虚扣住她,寒声道:“既已看过,就该回去了。”

“空虚,我求你,你让我抱抱她好吗,就让我抱一下她。”阎碧瞳的面具之下早已流满了泪水。

她跪在飞行魔兽上,紧揪着空虚的衣袖,“那是我的女儿,你看见了吗,她都这么大了,这么多年,我没有抱过她。”

阎碧瞳紧咬着下嘴唇,情绪激动到语无伦次。

她身体颤抖,她看见了轻歌,距离很远,不是很真切。

但她知道,那是她的女儿。

她一眼就能看清。

她的女儿一定很强,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独自一人来到诸神天域。

这些年无父无母她吃了多少苦?

夜青天再好终究不能无微不至。

在她最孤独落寞的时候,不能吃上母亲做的饭。

在她迷茫无奈的时候,没有父亲的指点迷津。

碧玉灵泣不成声,连话都说不出来。

空虚驱使飞行魔兽离去,碧玉灵匍匐在魔兽脊背上嚎啕大哭。

“歌儿,我的歌儿,那是我的歌儿。”碧玉灵一拳又一拳砸在魔兽脊背上。

空虚深深的望着她,最后,拥住她。

那个姑娘,真是叫人喜欢。

他会爱屋及乌,因为他深爱阎碧瞳。

可他恨极了夜惊风。

杀意一闪而过。

空虚的目光落在轻歌身上,却见那姑娘一双眼睛赤红如血,与他对视。

眸光里掩藏的邪恶和杀戮,让空虚震惊。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