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915章-做牛做马,报此大恩

第1915章-做牛做马,报此大恩

赤阳流火珠已是叶未平能够拿出来的极限.

他本以为,用此来交换一个夜轻歌绰绰有余.

怎知魏安虽心动,但夜轻歌成了不可动摇的底线。

“好大的口气!”叶未平怒不可遏。

砰地一声,传来几声尖叫。

叶未平朝前看去,便见方才还安然无恙的轻歌,此刻两眼一黑一头栽在地上。

轻歌满头冷汗,即便昏睡过去,眉头依旧紧蹙着。

她的嘴唇干涸苍白,看起来尤为的虚弱。

柳烟儿旋即把轻歌扶起来,心急如焚,低声呼唤,“轻歌?你怎么了,你醒醒……”

柳烟儿焦急的看向魏安,“魏宗主,快,快去找医师来。”

“让我看看。”

古青玉走来看了看轻歌的状况,一愣,道:“她已有身孕,奇怪的是,她体内的生命迹象,一下有一下没,情况看起来很不好。”

闻言,柳烟儿想起轻歌所说的血魔种子。

她双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

“怎么会这样……”柳烟儿怔住。

血魔种子怎么会有生命迹象!

腹中胎儿的生命不是已被血魔煞气给吞噬掉了吗,怎么还会有生命?

这样的事,超出了柳烟儿的认知范围。

她的身体不由自主颤抖,微微睁大的双眸,透着忧心。^

“先回赤阳宗。”

魏安想要抱过轻歌,柳烟儿小心翼翼抱着轻歌,朝九州殿外走去。

萧山燕等修炼者也甚是担心,一路走来,互相扶持。

他们能来九州,进赤阳宗,夜轻歌功不可没。

若非夜轻歌,他们只怕还在风云镇紫菱苑互相埋怨,看不到希望。

魏安、古青玉旋即跟上柳烟儿。

叶未平虚眯起双眸,自言自语似得轻声低喃,“已有身孕?”

这样的姑娘,应该更诱人才对。

撞击声,是世间最为美妙的响动。

纪如雪见一群人拥着轻歌离去,她扬起眉,眼底皆是嘲讽。

她学过几年医术,虽说没什么大成就,但方才夜轻歌的反应,不像是怀孕。

夜轻歌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一定要探究清楚!

暗处,神秘人旋即离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

双黄门内,赤阳宗。

柳烟儿抱着轻歌进了浸月院,她把轻歌放在床榻上,紧握着轻歌冰冷的手,不断呵出热气,试图把温暖传递过去。

轻歌面颊惨白毫无血色,额头脸上溢出冷汗,眉头深锁,眉心深红。

她疼的拱起身体,犹如野兽般低吼出声。

轻歌下意识反扣住柳烟儿的手,指甲扣破柳烟儿手背,留下几道痕迹,转眼间就已血肉模糊。

柳烟儿浑然不觉,忧心忡忡的望着轻歌。

古青玉找来几枚入口即化的丹药给轻歌喂下。

她懊恼的皱起眉,魏安、萧山燕一行人担忧不已。

“怎么样?”魏安担心的问。

古青玉摇摇头,“我的实力有限,我帮不到她,我根本无法了解她的身体状况,也没法对症下药。”

“啊——”

床榻,轻歌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同时,指甲蕴有灵气,将柳烟儿手背抓的皮开肉绽。

柳烟儿紧咬着下嘴唇,两行清泪流出,淌过侧脸延伸至锁骨的猩红疤痕。

柳烟儿不敢把血魔种子的事说出,她不知眼下有几个人可信。

若被帝国皇室得知血魔种子,只怕会铲除掉血魔种子。

她能够看出,轻歌很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

在天启海征战,她们闲暇时会讨论孩子的名字和性别。

轻歌说,她希望是个男孩。

被血魔吞噬掉的孩子,注定要吃许多苦。

若是姑娘,定要好好宠着,怎么舍得女娃娃吃苦?

柳烟儿抬起手擦了擦泪痕,豆大的泪珠却是源源不断涌出。

猩红的鲜血糊至满脸。

柳烟儿鼻子通红,她苦涩的笑着。

夜轻歌说她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

柳烟儿便想着去当干娘。

血魔种子的秘密,她绝不会说出。

她只相信自己不会出卖夜轻歌,除此之外,谁也不敢信。

可看着危在旦夕的夜轻歌,柳烟儿几乎要崩溃。

她回过头看向魏安,朝魏安狂奔而去,抓着魏安的衣袖,急道:“魏宗主,你告诉我,这里最好的医师在哪。”

“没用的。”古青玉摇了摇头,“最近的医师是暗影阁导师之一,袁天,他怎么会来医治赤阳宗弟子?其他厉害的炼药师要么在药

宗,要么为皇室所用,而我,不过半吊子罢了。”

“袁天,袁天……”

柳烟儿状若癫狂,双眼涣散。

她不断重复这个名字,随后狂奔出去。

半晌过后,萧山燕也离开浸月院。

柳烟儿寻到一名暗影阁弟子,血肉模糊的双手紧抓着那名弟子,语无伦次的问:“袁天袁导师在哪里,他在哪,快,快告诉我。”

弟子怔了怔,而后指了指一个方向,“那座阁楼便是袁导师的住所。”

柳烟儿用尽所有的力气去奔跑,阁楼外有弟子拦住她,恰逢袁天从外而来。

“袁导师!”弟子恭恭敬敬的喊道。

袁天一身灰袍,气度不凡,左右不过三十岁,他瞧了眼柳烟儿,问:“这是怎么回事?”

弟子回道:“袁导师,这里有个疯女人说要见你。”

柳烟儿理了理衣裳,走至袁天面前,正正经经行了个礼,道:“袁导师,弟子乃赤阳宗人,有一位朋友危在旦夕,恳请袁导师救

救她,只要袁导师同意,弟子愿为袁导师做牛做马报此大恩。”

“赤阳宗、暗影阁一向水火不容,但人命关天,我便去看一看罢。”袁天说。

柳烟儿惊喜过望,脸上糊着血,嘴角扬起笑,眼眸闪莹光。

“袁兄且慢。”一道苍老之声响起。

当柳烟儿转头看到那张脸,陷入了绝望。

叶未平与纪如雪快步走来,纪如雪满脸骄傲的看着柳烟儿。

柳烟儿目光落在袁天身上。

“叶兄所为何事?”袁天问。

“袁兄,你可能不知,病重之人已入住浸月院,名为夜轻歌,低等大陆四星人,她错过了暗影开阁的时间,后被魏安那狗东西收

了去。这夜轻歌四处诋毁暗影阁,为人嚣张,心狠手辣。”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