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922章-她的小狐狸在哪

第1922章-她的小狐狸在哪

轻歌放下酒壶,目光掠过柳烟儿破皮的膝盖。

纪如雪——

轻歌眼眸灰暗,幽邃森然,深处尽是阴寒。

她从未主动招惹过人,不愿滥杀无辜,哪怕双手沾满鲜血,刀下无数亡魂,她依旧不动如风,问心无愧。

但——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轻歌眸中迸射出寒光,犹如凛冽狂风呼啸而过。

她将放在空间袋里的小药丸取出,冷冷一笑。

纪如雪生来骄傲,那她就粉碎纪如雪的骄傲!

柳烟儿感受到轻歌身上的杀气,愣住,看向小药丸,问:“这是什么?”

“纪如雪能短时间内在暗影阁混的这么好是因为搭上了叶未平这条船,她能让叶未平服服帖帖,便是因为这枚媚/药。”轻歌道。

“媚药?”柳烟儿嘲讽的笑,“她可真行,靠这玩意儿,能走到哪一步?修炼之事从来都没有投机取巧,唯有稳扎稳打,实力取胜。”

“她若能清楚这些,就不叫纪如雪了。”轻歌漠然的说。

纪如雪含着金汤勺出生,修炼之路畅通无阻,从未受过挫折,也没吃过苦。

现在要她独自一人来闯诸神天域,岂不是为难她了,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出个下三滥的手段。

一枚丹药虽能让她少吃些苦,但从那一刻起,她不配成为修炼者,也对不起上天赐予她的天赋。

“纪如雪是炼器师?”轻歌想到纪如雪双手有几处白痕,那是常年炼器留下的痕迹。

轻歌曾脱胎换骨过,可谓是冰肌玉骨,她的双手便是细嫩柔滑白皙如雪,看不出任何修炼的痕迹。

“地级炼器师,她的确有些天赋。”柳烟儿感叹道:“若没出神光大陆,她的身份和实力,普天之下,无人能及。”

“既然来了诸神天域,那就得放弃以前的骄傲。”轻歌道:“哪一个来诸神天域的修炼者没努力过,抛头颅洒热血,过五关斩六将,上天若继续对她仁慈,便是对其他努力者的残忍。”

纪如雪来到诸神天域后,丹田还在适应诸神天域的灵气纯度。

而今她也感受到了修炼的吃力,再也不如以往那般轻轻松松就突飞猛进。

轻歌抿了抿唇。

方狱为她遏制了血魔种子的成长,但她的身体还需要恢复一下才能修炼。

她睿智冷静,沉着理智,可她始终下不去那个杀手。

为了活着,她要亲手杀了她第一个孩子吗?

更别说现在孩子都已经有了生命,要她如何下手?

轻歌指腹摩挲着酒壶的纹路,手放在小腹上,对小腹处两块突兀的骨头念念不忘。

“勋章之事,要如何解决?”柳烟儿懊丧的皱起眉,才解决了生命大事,发现还有勋章这个难题。

“买通关系是不可能的。”轻歌道:“紫水晶测不出段位也没办法,难不成要去神域不成?”

轻歌感到勋章之事的棘手,揉了揉太阳穴。

“纪如雪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咬着你不放,叶未平我们也算是得罪了,以叶未平那狭隘的性子,肯定会跟纪如雪一起同仇敌忾。”柳烟儿冷嗤,嘲讽:“这俩人还真是臭味相投,否则又怎能滚到一张床上去,旁边一张恶心的脸,纪如雪晚上不会做噩梦吗?”

“勋章作不了假,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要魏宗主去找几块紫水晶再让我试试。”轻歌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天赋,区区紫水晶是窥测不出来的。

柳烟儿身上破了许多处,她起身出去准备换件干净的衣裳。

轻歌躺在贵妃榻上,清澈空洞的双眼盯着天顶看。

“人类,本王想吃流火珠。”虚无之境内传来蛇王哀怨的声音。

轻歌头更疼了。

许久没有听到轻歌的回应,蛇王又弱弱来了一句,“实在不行,吃这凤凰蛋也行。”

蛇王双眼幽绿的望着由它架“腿”的凤凰蛋。

轻歌险些怀疑这厮是阎小五那个吃货。

“我也想尝尝蛇王肉的味道,看看是不是如传说般鲜美肥嫩。”轻歌黛眉挑起,嘴角上扬。

忽然,轻歌脸上的笑渐渐凝固住了。

“它呢?”轻歌怒问。

“它?谁?”蛇王满头雾水。

“小狐狸在哪里?被你吃了吗?”

说话时,一个瞬间轻歌的神识便闪进了虚无之境。

她手执明王刀,刀刃落在蛇王脑袋上。

轻歌双眼赤红的可怕,“你吃了它?是不是?”

她的神识找遍虚无之境都没有看到小白狐的存在,那是姬月留给她的。

原先有一堆狐狸,后面妖王之力和姬夜的出现,所有小狐狸融合,成了小白狐,也就是偶尔诈尸的姬夜。

她不过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小白狐就不见了,眼前的蛇王嫌疑最大。

轻歌几乎崩溃。

哪怕再艰难痛苦,抱一抱小白狐,她好似就能满血复活。

蛇王怔了怔,硕大的蛇脑袋疯狂摇晃,“人类,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像是会吃臭狐狸的蛇吗?”

轻歌刀刃往下,眸色冷漠,杀意四起,“那你告诉我,它在哪里。”

蛇王往四周看了看,惊讶的道:“话说回来,那只臭狐狸呢,怎么不见了。”

轻歌无力的放下刀,她已用虚无境探测了蛇王的身体,没有小白狐的踪迹。

它没有吃小狐狸。

她的小狐狸在哪?

轻歌瘫倒下来,杀戮血狼走过来,偌大的身子和暖和的绒毛接住了轻歌。

“它不见了。”杀戮血狼道。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轻歌喃喃着,眼神涣散,意识和精神都无法集中。

所有的坚强在这一刻,像是坚固的城墙终于倒塌。

她蜷缩在杀戮血狼的身上,红的毛发拂过她雪白的脸颊,轻歌双眼空洞的看着前方。

都是些荒唐的事,让她始料未及。

她再睿智聪慧,也无法顾及许多,只能怀着满腔孤勇去战,最终,剩下一些热血和狠劲罢了。

轻歌双手攥成拳头。

杀戮血狼顿了顿,又开口说:“在你昏迷时,我们也沉睡了,醒来后,小狐狸便不见了。”

轻歌脑海里闪过方狱的名字。

唯独方狱有那个能耐,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小白狐盗走。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