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931章-帝君九子帝云归

第1931章-帝君九子帝云归

轻歌在血魔花旁把小小月哄入睡了,才疲惫的离开赤红筋脉,神识回归本体。

她的精神很疲惫,但更多的是幸福。

她将有一个三口之家,她盼望期待即将到来的小美好。

轻歌躺在床榻睡到了傍晚,赤阳宗其他人都没来喊她。

因为凤羽勋章之事,夜轻歌这个名字算是传遍了五湖四海,乃至于整个诸神天域。

傍晚,柳烟儿前来找轻歌,一脸的兴奋,“歌儿,魏宗主说了,下月月初九州皇室的临风宴,邀了你去,对于赤阳宗和暗影阁来说,这可是绝无仅有的事。听说是镇国将军屠烈嫣亲自为你写的请柬,点名要你去呢,皇室的那些人,也想看看凤羽勋章的得主是什么人。”

说至此,柳烟儿皱皱眉,严肃的道:“不过,九州皇室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凤羽勋章的确会为你带来荣耀,但更多的是危险,你一定要步步小心。”

“你要记着,我会一直陪着你。”柳烟儿握住轻歌的手。

轻歌苦笑,“生死不说,能有柳爷的陪伴,是我的荣幸。”

柳烟儿翻了翻白眼,“少来,净会说些好听的。”

柳烟儿看向挂在轻歌肩上的勋章,就差没把羡慕写在脸上,“跟在你身边可得心脏好,谁知道哪一天你又创造了什么奇迹,把人心脏都给吓死。”

轻歌耸了耸肩,“那你得多备几个心脏才好。”

一阵尖锐的哀嚎声响起。

轻歌和柳烟儿全都转头看去。

火雀鸟打开了柜子最下面的一个抽屉,惆怅的望着空空如也的抽屉,委屈郁闷死了。

“这鸟儿又在发什么疯?”柳烟儿不解的问。

轻歌无奈摇摇头。

火雀鸟转过头泪眼汪汪的看着轻歌,“我的小肉干呢?”

原来,火雀鸟早上偷偷买了几个小肉干来藏在柜子里,怎知到了晚上就不见了。^

火雀鸟顿感鸟生绝望,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她。

轻歌目瞪口呆,不得不说,这鸟儿真有灵性。

“它说它的私房肉干不见了。”轻歌道。

柳烟儿恍然大悟,“那肉干吗,中午饿的时候被我吃了。”

火雀鸟再次受到打击,哀怨的看着柳烟儿。

柳烟儿阵阵恶寒,打算溜之大吉。

“皇室临风宴,你要做好准备,三日后是两宗弟子的兵器职业选择,不过依我看,你应该跟我一样选刀客了,剑客,弓箭手,都不适合我们。我怕死在你家鸟的手里,先走一步,告辞。”柳烟儿逃也似地离开。

轻歌有些头疼的看着火雀鸟。

“走,不就是肉干,买一堆回来藏着。”轻歌道。

火雀鸟一改苦瓜脸,兴奋地扑进轻歌怀里,“好耶,老大,走,去攻克小肉干。”

轻歌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把赤红筋脉里的小小月哄睡,还得来给火雀鸟喂肉。

人生如此无趣。

轻歌抱着火雀鸟,约上柳烟儿,走在帝都的街道上。

帝都甚是繁华,来来往往的修炼者实力都很强,肩前皆挂着不同的勋章。

今日的街道有些不同,路人们都退在街道两侧,几只飞行魔兽浮在半空,缓缓飞来。

半空中的飞行魔兽,都是些以华丽和速度闻名的幻翎鸟,羽翼柔软,像丝绸一般,飞行时翅膀扑闪,好似美人站在黑夜水面来

一支丝绸舞。

“怎么这么热闹?”柳烟儿问。

旁侧路人嘿嘿一笑,道:“你们是刚来九州都城的吗?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帝君九子回来了,这九皇子可真惨,在外颠沛流离,当初逃走时母亲惨死,其他亲人全都死于非命,而今倒也风光归来。帝君亲自赐名帝云归,寓意盼望九皇子归来九州。”

帝云归。

轻歌挑了挑眉。

她朝幻翎鸟看去,幻翎鸟身上,站着一名男子。

男子身着蓝袍,脸被幻翎鸟的翅膀遮住全然看不清。

“帝君寻子多年,终于盼来了九皇子,可谓是普天同庆,可喜可贺。”那甲乙丙丁般的路人感叹道。

柳烟儿随着轻歌的视线看过去,笑了笑,道:“云王最爱穿的便是蓝色锦袍了。”

“那会是他吗?”轻歌问。

“云王的确是九州中人,儿时家破人亡逃到天启海,被天启王拯救。但会是九皇子吗……不一定。”

柳烟儿摇摇头,“他是天启海八大王之一,他向往自由,以往的仇恨全都一笔勾销,他不愿踏入九州纷争,就算是他,他也不会回到皇室。九州皇室,华丽的囚笼,来这里让那些恶人吃的不吐骨头吗?与其如此,倒不如在天启海潇洒占一岛,坐立岛上王。”

轻歌神情恍惚,眼神随着幻翎鸟往前。

许久过去,幻翎鸟消失在视野中。

幻翎鸟掠向皇宫,在宫门前停下。

帝云归优雅走下来。

他回头看了眼渐远的街道。

方才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熟悉的人。

“轻歌,我来了。”帝云归淡淡的说。

说吧,帝云归走向皇宫深处。

街道处,柳烟儿四处晃悠,突地发现轻歌不见了,火雀鸟也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肩膀上。

柳烟儿朝周围看去,始终不见轻歌的身影。

柳烟儿皱眉,“轻歌呢——”

与此同时,轻歌眼前景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好似来到了一个幽暗的山谷,流水拍打岩石,鸟儿鸣叫。

有一人盘腿坐在水面,古琴放在腿上,指腹拨动间,高山流水之音传来。

轻歌眯起眼眸看去。

是那晚的神秘人,方狱。

一曲终,方狱不疾不徐收好琴,起身走向轻歌。

每一步踩着水面,水面却没有任何的涟漪波澜。

轻歌仔细观察才发觉,方狱的脚步,根本没落在水面上。

他踩的是空气。

轻歌能偶尔做到,能无法一直这样走。

灵气和精神力都不足以支撑她。

方狱头戴斗笠走向她,接近轻歌的刹那,轻歌出手之快迅如闪电,将方狱的斗笠掀掉。

而后,轻歌悲剧的发现,方狱还戴着一个斗笠。

轻歌颇为抓狂。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变态的人?

戴两个斗笠出门?也亏他想的出来。

这倒是让她想起了阎狱,彼时阎狱便是戴两个面具。

还真是清奇的脑回路。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