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935章-暗影阁的邀请

第1935章-暗影阁的邀请

诸神天域,风起云涌。

凤羽勋章的问世,犹如石激千层浪,秋风过落叶。

同时,帝君九子帝云归回都城之事,传遍帝国的大街小巷。据说,临风宴便是为帝云归而设。

赤阳宗,浸月院。

初秋,叶尚未泛黄。

槐树之下,轻歌盘腿修炼。

她现在的实力已经到了五阶大灵师中期,放在暗影阁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最为关键的是,她才来诸神天域三个月就已修炼到了这个地步。

须知,其他位面的修炼者来到诸神天域后,至少要用三个月的时间去让丹田适应这片位面的灵气,甚至有些修炼者得用一年时间。

从未有哪一个修炼者的丹田像轻歌这样金刚不坏,拥有超强的接受能力。

修炼完毕,轻歌起身拔刀,一招一式,角度刁钻,灵气氤氲。

便见她身轻如燕,脚踩狂风,零零散散几片落叶卷起的瞬间,一刀隔空劈下,仿佛高山被一分为二,气势磅礴,浩浩荡荡。

柳烟儿站在门前,观望,挑了挑眉。

她的刀法以刚猛为主,但由于性别原因,大多数男人身体强壮,女子走刚猛之道很难长久。

可轻歌不同,她的刀法中结合了诡异和刚烈。

诡术以快著称,鞭和剑都适合,唯独刀不适合。

刀重在劈和砍。

但那把明王刀在轻歌手中轻似羽,淡如风,可出刀瞬间,刀的威猛之力释放出来,让人闻风色变。

石桌上摆着两壶酒,轻歌单膝落地,将刀收起,身后狂风卷起的叶全都被搅碎成齑粉。^

轻歌缓步走向石桌,提起一壶酒便喝了起来。

啪啪啪——

清脆的拍掌声响起,一道人影从院外走出。

轻歌喝了口香甜美酒,抬眸朝外看去,眼瞳剧烈一个紧缩,泛起点点冰寒之意。

轻歌身体紧绷,右手不由放在了刀柄之上,浓烈的杀意被她悄然掩盖,嘴角扯开一抹嘲讽的笑。

许流元不疾不徐走进赤阳宗,双手拍着,欣赏的望着轻歌。

“十八般武器,女子爱耍鞭,也有舞剑的,鲜少有人选择刀客。”许流元一面走一面说:“刀的威猛女子无法演绎出来,因为刀天生为男人所用,选择刀客的男人都是豪情天下壮志凌云之人,从一个人的兵器职业,完全可以概括此人的一生。”

“许导师。”轻歌皮笑肉不笑。

魏安说,眼前的许流元,敲碎了她父亲的骨头。

魏安说,她父亲当初会上断头台,都是许流元的手笔。

轻歌不动如风,气质优雅。

面对阴诡之人,她唯有比狐狸狡诈,蛰伏暗处,才能出击杀人。

有勇无谋乃是莽夫。

柳烟儿走至轻歌身旁,警觉起来,怕许流元对轻歌动手。

“不必害怕,我今日来赤阳宗带来了阁主的意思,你和其他修炼者之所以没有赶到时间,是因为纪如雪暗中下手,阁主得知此事已惩罚纪如雪,夜丫头,你可愿意随我去暗影阁,只要你来,暗影阁将送你去天地院。”许流元道。

轻歌与之对视,久久不语。

许流元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若不去,势必会引来暗影阁的敌对。

兴许,稍有不慎,她就会步夜惊风的后路。

轻歌眸光暗闪,薄唇抿成一条苍白的线儿。

“许流元,你未免太放肆了,挖墙脚都挖到赤阳宗来了?”魏安与古青玉缓步走进浸月院,魏安一身儒雅,看了眼许流元,道:“你当初没能把夜惊风带去暗影阁,如今也带不走夜轻歌。”

“魏兄,你这就有点不仁义了。”许流元淡淡一笑,道:“夜轻歌唯有来暗影阁,才有好的出路,留在赤阳宗不过是埋没人才罢了。”

魏安蹙眉,“你当年想把惊风挖走,惊风不肯,你便去长公主那里诋毁他。”

“我们现在说的事并非夜惊风,而是夜轻歌。”许流元双眼逐渐暗沉。

魏安看向轻歌,眼神中透了几分无奈。

暗影阁开出的条件太诱人,赤阳宗留不住夜轻歌。

夜轻歌天赋过人,可心性再好也抵不住年纪小,年纪小便经不起诱惑。

魏安叹了口气。

轻歌一言不发。

“我去暗影阁。”轻歌道。

魏安蓦地看向轻歌,古青玉蹙眉,咬牙切齿:“夜轻歌,魏叔待你不薄,你难道也跟那些庸人一样吗?真是看错你了。”

柳烟儿转眸看着轻歌,抿了抿唇。

“许导师,我有个条件,柳烟儿要与我一同去暗影阁。”轻歌道。

“自然是没问题的。”许流元笑着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是个好丫头。”

轻歌挑眸。

“柳爷,走吧,去收拾东西。”轻歌干净利落回身走进浸月院。

许流元双手环胸,轻蔑的瞥了眼魏安,“这小丫头就比那夜惊风聪明,知道暗影阁是最好的选择,否则,你当初没能保住夜惊风,现在也保不了夜轻歌。”

是的,她太聪明了。

魏安无奈苦笑。

他不再理会许流元,走进了浸月院内。

轻歌二人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收拾,倒是火雀鸟趴在床上有几分不舍。

“这个床榻好大好软,鸟鸟不想走。”火雀鸟委屈的说。

轻歌双指一夹把火雀鸟揪了起来,一转身就看见颇为落寞的魏安。

魏安坐在桌前,手提茶壶,斟茶入杯,动作不紧不慢,很是优雅。

“不喝杯茶再走?”魏安倒了三杯茶,茶水早已凉了,味道很涩。

轻歌坐在桌前,喝了一口。

“你的选择没有错,这样也好,你与赤阳宗从来没有什么瓜葛,不必为了赤阳宗而卖命,这是应该的。”

魏安说:“这一生最后悔的事,说白了,就是当初阻止你父亲进暗影阁,若你父亲没来赤阳宗,以他的天赋,也能走到一定的高度,只不过少受了断头台的苦罢了。”

“孩子,你魏叔无能,这一辈子也就守着赤阳宗了,等一个能光复赤阳宗的修炼者。”

魏安道:“你是我见过最具有天赋的修炼者,有勇有谋,偶尔锋芒毕露,偶尔收敛低调。你去吧,在暗影阁若是受了委屈,就回来,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护好你们两个。”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