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953章-我佛慈悲不杀生

第1953章-我佛慈悲不杀生

许薇与帝九君谈笑风生,彩翎风眼神愈发的幽冷。

轻歌三人倒是吃的有滋有味。

轻歌正要添汤,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按住了汤勺。

轻歌抬眸看去对上帝云归幽邃的眼,帝云归嗓音温润:“这汤凉了,你有孕在身,别太马虎。”

若非怀孕,只怕屋子里的姑娘们都会仇视轻歌,现在怀孕倒是成了轻歌的保护伞。

“九皇子真是细致入微,未来肯定是好丈夫,好父亲。”彩翎风说,“来人,把汤给换了。”

彩翎风倒是很感谢轻歌,至少现在她插上话了。

“九皇子,你喜欢小孩吗?”彩翎风问。

帝云归抿了抿唇,答道:“那要看是谁的小孩了。”

此话听得彩翎风云里雾里。

“夜姑娘,冒昧问一句,孩子的父亲在哪里?”

许薇把矛头指向轻歌,饶是轻歌怀孕,帝云归对轻歌的关心打断了她的话。

“无可奉告。”

轻歌说完,明月阁的人端了新的汤来,尤儿倒也乖巧懂事,起身为轻歌添汤。

“师父,你快趁热喝。”尤儿道。

轻歌端起碗喝了一口,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

“你有孕在身,怕是不能参与朱雀之灵的传承。”许薇冷声道:“传承者都必须是处子之身。”

尤儿猛地拍了下脑门,“我怎么忘了这事。”

轻歌颇为优雅的喝着汤,淡淡瞥了眼许薇,“朱雀之灵是选择传承者,既是传承,有缘者得之,许姑娘这番话说下来,旁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朱雀之灵是要择妻呢。”

许薇眯起双眸,眼神犹如刀刃,似火焰灼烧。

尤儿点了点脑袋,“师父说的对,都什么年代了,还处子之身。”尤儿鄙夷的看着许薇。

用另一种方式来说,尤儿现在就是轻歌的小迷妹,轻歌所言皆是人生真谛。

见轻歌刺了许薇,彩翎风不由多看了几眼轻歌。

“许姑娘,你可要好好看清楚,夜姑娘肩前挂着凤羽勋章。”彩翎风道。

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满屋子的女人戏不完。

帝云归犹如独坐高台的帝王,默默望着她们你来我往藏枪夹棒火药味十足。

帝云归眼角余光不着边际看向轻歌。

许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的原因,她消瘦了许多,犹如弱柳扶风,风一吹就倒。

帝云归不知他放下天启海的一座岛孤身前来九州是对是错,但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四楼雅房的门被推开,一锦衣华服的男子走进来。

这男子走进来的刹那,自带金光,耀眼的那种,闪的屋子里人眯起眼睛。

饶是镇定淡然的轻歌,在看见男子的刹那,不由瞠目结舌。

便见那人一身金袍,整件袍子皆是用金线勾勒而成,袍摆下方又交织着一大簇一大簇的猩红玫瑰,这样的骚包品味,真是让人无法点评。

“九州大皇子,帝无邪。”柳烟儿凑在轻歌耳边,道。

帝无邪算是九州帝国的储君,奈何不务正业吊儿郎当,满后院的姑娘,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不成器。

“小九,明月阁那就是皇兄的地方,你来这里喝酒,还有美人在侧,怎的不叫上皇兄?”帝无邪缓步走来,在轻歌身旁坐下。

帝无邪手肘撑着桌面,指腹托着脸颊,转头看向轻歌,只觉得满眼惊艳。

帝无邪看了眼轻歌的锁骨以及肩前的勋章。

“凤羽勋章?有点儿意思,姑娘芳龄几许,家在何方,婚否?”帝无邪自认为潇洒帅气的打开扇子,扇面金光闪闪四个字朝着轻歌,我佛慈悲。

轻歌看着那四个字,只觉得心灵都被洗涤了。

轻歌头疼不已,也不知这帝无邪是哪里跳出来的怪物。

世界之大,什么人都有,千奇百怪。

轻歌指了指小腹,“看见没。”

帝无邪好奇的睁大眼,看过去,满头雾水,“看什么?”

“孩子都有了,就算想当干爹,也得排队。”轻歌面无表情的道。

还有墨邪和东……要当干爹呢。

轻歌脸色骤变,面容煞白。

她始终记不起来一个人,但她知道,那个人曾真实存在过。

她的念头总是戛然而止,那种感觉尤其的难受。

轻歌眼神空洞了几分,帝无邪扇子上金光闪闪‘我佛慈悲’四个字闪了轻歌的眼,硬是把轻歌思绪拉了回来。

“这感情好,父君天天念叨着要我传宗接代,这不是有现成的吗,父君知道他有皇孙了,一定会高兴的。”帝无邪道。

轻歌:“……”

帝无邪跟尤儿很配。

果不其然,尤儿双掌一拍,“好诶,我师娘就是皇妃了。”

轻歌嘴角疯狂的抽搐,尤儿就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

“皇兄。”帝云归朝帝无邪点点头。

“我吃好了,诸位慢用。”轻歌不愿多呆,起身走出雅房。

长廊尽头有个窗台,她站在窗台前,能够看到整个都城的景致。

像是笼罩在云里雾里,一重山来一重楼,层层叠叠,辉煌又华丽。

这是个安详的地方,不如其他的硝烟战场。

朱雀之灵吗……

她仰头看去,眼神透过湛蓝天穹似是看到了无尽的星辰,诸多星辰连在一起成了朱雀图腾。

巨大的朱雀,朝她咆哮出声。

轻歌抬起手,手放在左心房。

那一刻,她觉得胸膛里面空荡荡,似是缺少了什么。

而她,又在寻觅什么?

她活在人世,周转多年,是为了生存,还是寻觅?

现在的她,还是她吗?是个完整的人吗?

轻歌听见脚步声,思绪回到脑海,一回头看见扇面上的四个字。

帝无邪挑眉,脸上扬起笑。

帝君的血脉自然差不到哪里去,容貌必是过人,只是帝无邪这穿衣品味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那袍摆的大红玫瑰,真是不忍直视。

“你知道我为什么信佛吗?”帝无邪问。

“……”

“因为,我佛慈悲不杀生。”帝无邪说。

“……”

“可我杀了很多人。”

帝无邪眼眸流动着诡谲的光,像是袍摆上的猩红玫瑰,新鲜血液在缓缓流淌。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