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957章-化水为冰,月炎独火

第1957章-化水为冰,月炎独火

许薇拿着一截剑柄指着轻歌的场景着实搞笑,尤儿见此破涕为笑。

许薇的脸彻底黑了。

这剑,是师父赠她的上等好剑,就这么没了。

轻歌看了眼地上的白色粉末,惊讶,旋即拍了拍手,“许姑娘,你看我,真是鲁莽,这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

“夜轻歌!”许薇双眼赤红。

彩翎风坐在雅房内乐得自在看好戏。

帝云归见许薇走火入魔丧失理智,终于走了过来,“夜姑娘,你怎能如此不小心?”

“夜轻歌,我要杀了你!”许薇崩溃。

帝云归拉住暴走的许薇,朝着轻歌喝道:“若非看在皇兄的份上,我定要把你带到七杀堂去,还不快走!”

帝云归这也算是个拉偏架的。

他一直在后面站着,轻歌先声夺人气势汹汹时他就当个吃瓜群众看好戏,而今许薇想出手他倒是出来了。

就算帝云归呵斥轻歌,那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把戏,凶两句又不会掉肉,但许薇却是失了一把上等宝剑。

“告辞!”

轻歌双手拱起,与柳烟儿对视一眼,带着尤儿和火雀鸟离开。

许薇眼睛通红。

帝云归把自己的剑给她,“这剑不算什么好剑,好在陪伴我多年,希望日后它也能陪伴你。”

许薇看向晃着白光的剑,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诧异的看向帝云归。

轻歌走下环形阶梯时抬眸看了眼帝云归手中的剑,嘴角抽搐。

现在小姑娘真是好骗,那就是一把破剑,也没有陪帝云归很久。

帝云归三言两语许薇就感动的稀里哗啦。

许薇颤抖着手接过剑,暗中看戏的彩翎风咬牙切齿,眼红的看向那把剑。

轻歌无奈摇头,走下阶梯,消失在众人眼中。

帝云归轻声安抚许薇,许薇见好就收,接过帝云归的剑。

用一把上方宝剑换一把破剑,许薇还在沾沾自喜。

帝云归看着许薇手中的剑,心里在默默赞许自己的机智,出门时随便拿了把破剑出来。

轻歌走在街道上,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馒头和几根手指粗的红色蜡烛。

回到西玄宫后,白月初上,夜色氤氲。

轻歌把馒头放在桌上,插上蜡烛,用青莲异火点燃,算是煞费苦心。

柳烟儿蒙着尤儿的眼睛,推动着尤儿走进屋内。

“睁开眼。”轻歌道。

尤儿一打开双眼便看到大馒头和蜡烛。

尤儿双眼倒映点点火光,惊奇的看向轻歌,“师父,这是什么?”

“在我的家乡,每到生辰就吃馒头,吹蜡烛,你闭上眼睛许个愿,然后把烛火一次性吹灭,来年必能如愿。”轻歌道。

这个时代没有蛋糕,她只能找馒头替代了。

轻歌看着尤儿微微一笑。

尤儿内心深处对许薇的恐惧,从许薇前两日来西玄宫时她便知道了。

但尤儿的恐惧超乎她的想象。

光是许薇的一言一行,就能支配尤儿,十几年来必然如噩梦一般存在。

许流元投靠长公主,勾结多方势力,阁主就算知道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阁主是个有想法的人,否则不会让她收尤儿为徒。

尤儿闭上眼虔诚许愿。

往大了,她要天下无魔。

往小了,她想见到那个红袍男子。

再往偏了许愿,许薇这种人最好早死早超生得了。

尤儿睁开眼,眸中流转着光,“师父,现在要做什么?”

“吃馒头。”轻歌面无表情的说。

“好诶,吃馒头。”尤儿兴高采烈的笑。

柳烟儿:“……”这妮子真傻,一个馒头就能哄高兴。

而后便见三人一鸟分掉一个巨大的馒头,尤儿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地抚摸着肚子。

夜晚,尤儿缩在轻歌被子里睡,火雀鸟回到屋子见尤儿占据了它的位置,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火雀鸟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尤儿挪开,而后把轻歌的脸转向自己这边,火雀鸟窝在轻歌怀里睡得香甜。

子夜,白月悬于墨蓝的天。

柳烟儿手持残月刀在院内认认真真的修炼。

她马不停蹄的修炼,只为能追赶上夜轻歌的脚步。

夜色如墨,柳烟儿挥汗如水。

天光渐亮,柳烟儿沐浴过后睡了两个时辰。

叶未平失踪的事惊动了整个暗影阁,最后在枯井下找到了叶未平的尸体。

昏暗的屋子里,轻歌把玩着流火珠。

蛇王躲在虚无之境里画圈圈甚是哀怨,“女人,说好给我吃流火珠的,你怎能言而无信?你们人类都这么不讲理的吗?”

“我可没说给你吃。”轻歌耸了耸肩。

赤阳流火珠可是好东西,她怎么舍得让蛇王一口吞了。

蛇王瘫在九龙宝座上泪流满面。

它就不该相信一个人类,还是个女人。

“夜轻歌,你无情你残忍你蛮不讲理。”蛇王委屈的说。

轻歌:“……”蛇王是紫薇上身了?可惜她不是尔康。

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真元,还有临风宴。

若是可以,最好把那条引起洪荒和九州战争的火系丹晶脉一并收了。

她的五行天赋中,化水为冰,月炎独火,在战斗中必不可少。

正在此时,院外异动。

屋门被人踹开,许流元之声响起:“夜轻歌,死出来!”

轻歌把玩着流火珠,眼眸折射出点点火光。

轻歌将流火珠放进虚无之境,旋即走出卧室。

屋外的檀木门被许流元一脚踹飞。

许流元面目狰狞,怒视缓缓走出的轻歌,“叶未平为你所杀?”

轻歌浅笑,脑子高速转动。

她一袭红衫,银发束起。

她走至桌前倒了一杯茶,轻呷了一口,从容优雅,贵气迫人。

“许导师这是怎么了?”轻歌眸光转动看向许流元。

隐藏在骨子里的恨,不经意流露出。

她是个很完美的伪装者。

许流元敲碎了夜惊风的骨头,意味着,终有一日她要敲碎许流元的躯壳。

“怎么了?夜轻歌,我真是低估你了,你杀了自己导师,竟还能如此风轻云淡的饮茶。”许流元面容扭曲,“此事我已禀报七杀堂,自会有七杀堂的人来惩罚你!”

许流元身后跟着许薇和谈如花。

显然,这两姑娘追来看戏,等着看轻歌的笑话。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