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964章-再动,砍死你

第1964章-再动,砍死你

而今的轻歌,是西玄宫导师,地位与叶未平同等。

当然,轻歌的底蕴不及叶未平,毕竟她初来乍到,羽翼未丰满。

现在轻歌多了一个朋友,阁主。

院子里,月光如斯,轻歌看着尤儿天真的面孔,苦笑。

都说阁主宠女如命,实则不然。

她之所以会快速答应与阁主合作,便是因为阁主把尤儿交给了她。

这是阁主的诚意。

阁主早便知她是夜惊风的女儿,先把尤儿给她,后来看她表情,深思熟虑过后决定把宝压在她身上。

夜深时,轻歌躺在床榻,眼角流出一行泪。

是多愁善感,还是过于敏感?

轻歌睁开眼,她推开门看见柳烟儿在院子里修炼。

柳烟儿每日至少比旁人要努力一倍。

轻歌关上门,悄然走出偏门。

她独自一人走到幽幽无人的街道,是机缘还是巧合,她随着心走到巷子里的那家小酒馆。

即便是深夜,小酒馆的门依旧敞开着。

没有闪亮的菱形水晶和夜明珠,一盏烛火随风摇曳。

光线昏暗,轻歌缓缓朝前。

她走进酒馆中,看见躺在椅子上的男人。

男人一条胳膊看起来很不协调,似是有些不对称,总而言之,看的很奇怪。

男人身着红袍,戴着金色的面具。

听到脚步声,他睁开双眼坐直身体,愣愣的看着从门外逆着月光走来的姑娘。

墨邪张了张嘴几乎要喊出来,然而,他沉默了。

真是个美妙的梦。

午夜梦回,心心念念的姑娘入梦来。

一切都很美好,没有世间的邪恶。

“这酒馆有点偏,平日会有客人吗?”轻歌问。

她目光紧盯着墨邪的面具,心脏疯狂跳动,好似要破皮而出。

她每走前一步,眼底深处的狂热如火绽放。

墨邪知道,她是个聪慧的姑娘,不能在她面前自乱阵脚。

否则会不攻自破。

墨邪起身伸了个懒腰,他扭动了下胳膊,道:“在外历练胳膊断了,几个月前才把胳膊接好,但还要恢复一段时间才行。这小酒

馆是我最近盘下的,修炼之余,酿酒也是乐趣。”

“来一坛酒。”

轻歌坐在墨邪面前,“夜下无人,不如一起喝?”

墨邪看向轻歌平坦的小腹,想到夏风的话。

墨邪皱紧眉头,这丫头怎么还不知道照顾自己,这怀着身孕呢,还喝什么酒。

“也好。”墨邪笑了两声,起身走至屏风后取酒。

好在墨邪也酿了一些甜酒,梨花酿酒,也是轻歌最爱,还不会损伤胎儿。

话说回来,那孩子爹是姬月,他小心翼翼做什么?

可孩子关乎轻歌的身体,他爱屋及乌要一同护着。

墨邪万分纠结,最后黑着脸拿出一壶梨花酿。

“梨花酿,不知合不合你胃口。”墨邪拿出两个光泽饱满的酒杯放在桌上,手提酒壶各倒一杯。

“有没有烈一点的酒,譬如断肠?”轻歌面无表情的问。

轻歌衣衫单薄,整个人都很消瘦,但不是皮包骨那种。

至少在墨邪眼里,多日未见后,轻歌真的瘦了,以往脸上不至于肉嘟嘟的,但很圆润稚嫩,现在小巧的脸特别精致,棱角分明

,五官深邃,借着烛火看去,眉目如画,风采依旧。

听到断肠二字,墨邪心脏猛地咯噔一跳,他眨了眨眼故作镇定,道:“断肠过于沉重,酒馆里从未有过断肠酒。小丫头,你太瘦

了,不要喝那些烈酒,听叔叔的,喝梨花酿。”

“我就想喝断肠酒。”轻歌说完抬眸固执的看着轻歌,紧咬着下嘴唇,偏执倔强起来还真是让人头疼。

轻歌眼神暗了暗,叔叔?哪门子的叔叔?

墨邪心疼的看着轻歌,几乎就要服软,可想到轻歌有孩子还如此任性,墨邪皱起了眉。

“你一个姑娘家在外能不能注意安全?”墨邪呵斥:“你与我素味平生,你怎知我是好人还是坏人,若我是个十恶不赦的人,趁你

喝醉行了坏事,你哭都没处哭。若连你自己都不爱惜你自己的身体,日后谁还会爱惜你?”

墨邪一堆话噼里啪啦说下去,墨邪看着轻歌的脸,心脏迅速一缩。

天!他刚才做了什么,他竟然把夜轻歌给凶了一顿。

不过竟然有些爽是怎么回事?

简直就是恶趣味。

墨邪心里一阵恶寒,嘴角疯狂抽搐。

来到九州都城后,他一直呆在小酒馆养身体,等风波过去了就离开都城开启征服之路。

这段时日他心情异常的沉重,直到这一刻看见轻歌后,仿佛又是一如既往的轻松。

墨邪真希望明月可以在群星之中停留久一些,黎明和朝阳都晚点到来,他不愿看到那万丈霞光和清晨霜露,他只想看着面前的

姑娘。

若这一刻便是天荒,他恳求成为永恒。

他是一个小偷,偷走了属于姬月的时间。

他没有非分之想,羁绊和情谊早已超越生命。

至于是何种情,已经不重要了。

轻歌听着墨邪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不怒反笑。

她的手伸向墨邪,墨邪下意识往后去,欲要躲开。

“再动,砍死你。”轻歌另一只手把明王刀拍在桌上。

墨邪:“……”看吧,她还是那个她。

一如数年前。

轻歌手放在墨邪的面具上。

她吐出一口气,想把面具取下来。

她就不信眼前此人会跟方狱的斗笠以及阎九哥的面具一样,摘下一张底下还有无数张。

奈何,轻歌失望了。

底下的确没有其他面具,但轻歌摘不掉这张面具。

轻歌掀掉墨邪双鬓间的碎发,惊恐的瞪大眼。

她终于发觉,这张面具和脸生长在一起。

面具与皮肉,严丝密合的贴着。

轻歌脸皮抽动了几下,她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墨邪眼底一片落寞。

像是乌云笼月。

墨邪垂下眸子。

旋即,墨邪笑了,“你再不松手我会以为你爱上了我。”满嘴都是苦涩。

轻歌脚步踉跄险些跌倒,墨邪眼疾手快扶住她。

轻歌失魂落魄坐在椅上,她端起酒杯欲要酒水,拿着酒杯的手却在不断颤抖,导致酒杯震颤,酒水一直往外洒。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