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381章燕府看门狗

第2381章燕府看门狗

凤栖在精神世界掩着嘴儿笑,“你这儿子,简直逆天。”

小包子甚是软萌,非常的讨喜。

本打算冷眼旁观的五大家族人,看见小包子都喜欢的不得了。

反观那燕管家,面色可就阴沉了。

狗叔叔……

这个小孩在说他是狗。

“小孩,你在找死吗?”燕管家愤怒之下竟要对小包子出手。

小包子脸上的笑愈发浓郁,眼中却凝聚着魔君之力。

暗黑的雾色,正在眸内氤氲。

一抹杀意之光,稍纵即逝。

而就在燕管家动手之时,柳烟儿往前一步踏出,寒冰从她体内席卷出去,瞬间覆盖了燕管家的手。

铮——

琴音响起,夜倾城就地而坐,盘着的双腿上面放置着伏羲琴,夜倾城拨弄着伏羲琴,激昂的琴声从指尖倾泻而出,无形之中,铺天盖地的音刃包围燕管家。

却说帝云归拔出长剑,气势凛然,如一个王者降临,冷睨燕管家。

龙释天瞬间出现在燕管家身后,手中的剑,放在燕管家的肩上,剑刃贴着燕管家的侧面脖子。

尤儿身子翻空,长枪一指,抵在燕管家的太阳穴,只要再稍稍往前,长枪定会贯穿燕管家的头颅,燕管家必死无疑!

魏伯站在轻歌身后,虽无动静,却是眯起了眼眸。

仿若,只要燕管家敢再对小包子动手,下一刻燕管家必然死无全尸。

骤然间剑拔弩张,燕管家辉煌风光多年,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好似死神已经朝他发出了邀请。

轻歌牵着小包子的手,背如青松站得笔直,面颊是风轻云淡的笑容,笑容之下,乃无边杀机!

而燕府的精锐护卫,与此同时,全都拔出兵器,掠至前方。

两方对峙!

“老匹夫,若你不会做人,你柳爷不介意教你如何做人。”柳烟儿踏着寒冰霜气而来,双腿修长,青丝飞扬,她拔出了脊背之后的残月刀,抵在燕管家的额头上,“燕府的看门狗,也敢在东帝面前叫嚣?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东帝爷爷让位?”

白发轻舞,轻歌转头看去,眸中倒映出柳烟儿嚣张狂妄的姿态,轻歌眼底涌入了笑意。

你柳爷,永远是你柳爷。

这才是柳爷!

燕家主身上全都是兵器,还有无数音刃悬浮半空,随时将他的身体贯穿。

这一刻,燕家主不寒而栗,深深的恐惧。

他终于明白,何为亡命之徒。

也终于明白,东帝能够有今天地位,绝非侥幸得来。

眼前的这些人,个个都非善茬。

顾熔柞在旁侧看得都要气疯了,“夜轻歌得罪了燕府,岂不是东洲得罪了燕府?这个女人自己疯了要去找死,别带上东洲!”

张君主看得却是热血沸腾,比之顾熔柞的阴险狡诈老谋深算,张君主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

他本就厌恶其他地方的人欺负到东洲来,以往的朝比,他张君主那一次不是夹着尾巴做人。

这回看见轻歌等人气势如山,雷霆万钧,竟教燕管家做人,张君主看得无比痛快。

“顾君,要我看,那燕府的看门狗就是欠揍,该打,死了也不无辜”张君主脱口而出道。

林君主的胳膊肘撞了撞张君主,张君主还要把燕管家骂一顿,似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一转头就看顾熔柞的面色如罩氤氲,张君主吓得吞了吞口水,脸上堆满了讪讪的笑容,“顾君,还别说,这夜轻歌就是不知好歹,自己头脑一热也就算了,连累东洲那可是天大的罪过!”

再观练武场之地,夜神宫人与燕府精锐对上。

柳烟儿等人的兵器就差没把燕管家的脑袋削了,而燕府精锐手中兵器亦是指着夜神宫等人。

“夜轻歌,你敢!”燕管家虽心有恐惧,但料定了眼前这些人不敢动手,还在叫嚣着。

轻歌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料,绑在小包子的眼睛上。

“娘亲?”小包子紧抓着轻歌的衣袖。

轻歌安抚小包子,“狗叔叔有病,娘亲要给他治病,晔儿怪,等等娘亲。”

“好。”小包子逐渐松开手。

轻歌精神力微动,便见小包子两耳旁的空间好似都要扭曲。

她以精神之力,堵住了小包子的双耳,不让小包子听到接下来的声音。

轻歌脸上的笑逐而凝固,渐渐收起,狭长的凤眸邪魅冰冷,此刻,她残酷冷血宛如丛林深处的野兽之王。

轻歌走向燕管家,柳烟儿等人皆有默契后退数步。

轻歌猛地身子快旋而过,修长右腿高高抬起,旋身之际,一记鞭腿狠狠甩在燕管家的侧脑上。

用力之猛,速度之快,叫人震惊骇然。

在燕管家身子要飞出去之时,轻歌一把攥住燕管家的头发,往前两步,将燕管家撞在练武场的石碑之上。

但见固若金汤的石碑,顷刻之间碎裂,燕管家头破血流,满面土灰。

燕府的精锐侍卫们,立即提着兵器战来。

轻歌松开手,燕管家倒在石碑废墟中,轻歌一脚踩在燕管家的脑袋上,冷眼望着燕家侍卫,“你们再往前一步,我这脚下的东西,生死可就保不准了。”

闻言,诸侍卫全都停下,他们对上轻歌的双眼,像是陷入了无尽的冰寒之中,害怕不已,两股战战。

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侍卫,如今面对一个年轻的女子,却是惶恐无边。

傍晚的残阳如血,乌云密集,雷霆滚滚,电光闪烁,唯独不见大雨倾盆。

轻歌邪佞一笑,把脚放下,又攥着燕管家的头发猛地将其提起。

轻歌绝色的脸,在燕管家眼前放大,轻歌另一只手扣住燕管家的下颌,说:“我的儿子,你敢动?”

燕管家不停吞咽口水,脸上全都是血,眼前的美人,容貌倾城,然而在燕管家的眼里是个披着美人皮的厉鬼!

轻歌把燕管家丢到了燕府精锐侍卫里,夜倾城递来一张帕子,轻歌接过帕子擦了擦染血的手。

“给燕留芳一个面子,留他一条狗命,再有下次……”轻歌说至此,顿住。

一道雷霆炸响,电光闪过,将她那美丽的脸庞映照得妖娆,“万死难辞!”

她卖给燕留芳一个人情,留燕管家一条命。

同时也不愿彻底把燕府得罪。

她已得罪北洲王府,再来个南洲燕家,那可真是没完没了。

而且,燕留芳不比王轻鸿那个没脑子的,他是个聪明人。

燕管家被侍卫扶起,面颊上粘稠猩红的血液甚是骇然,他瞪大眼睛望着轻歌,眼中除却恐惧还是恐惧。

燕府侍卫们面面相觑,却不知该如何处理这样的事儿。

五大家族之中,仅次于阎家的叶家,其中正盘腿闭目休憩的绿衣女子,抬眸看了看夜轻歌。

此人乃叶家天才,在南洲之名不逊色于燕留芳,叶府小姐叶玄姬。

另一侧,燕留芳从后方走来,逐步走向轻歌。

站在轻歌面前,燕留芳双手拱起,颇为歉意的道:“燕叔多有得罪东帝,我便替燕叔给东帝赔礼道歉了。”

“燕公子,我并非得寸进尺目中无人之流,只问一句,这练武场,我东洲人可还能留?”轻歌问道。

燕留芳笑,“自是能留,练武场不归属任何一方,而练武场如此之大,无需赶走任何一人。”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