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398章她不是人,是神

第2398章她不是人,是神

寂!

死一般的寂!

一刹那,四下里落针可闻,鸦雀无声。

全都错愕的望着轻歌。

青莲异火,源自于东帝?

天!

东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无极弓神,神级天赋,凤羽勋章,如今还有青莲异火。

世上,当真会有如此变.态的怪物吗?

碧玉青脸上自鸣得意的神情尚未褪去,还凝固在面颊,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化作震惊和不可置信。

青莲异火?

怎么可能!

异火榜上的火种有多难得碧玉青自是清楚,更别说榜上排前的青莲异火。

一瞬间,碧玉青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

一直以来,她有个红珠异火恨不得全世界知道,得意洋洋,终日把玩着火光,并以此为荣。

再说夜轻歌,分明有青莲异火,却从不显露出来。

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最是可怕。

如此一闹,祭坛四周的所有人,全都看向此处。

青莲异火,叫所有人为之一惊。

柳烟儿回头与轻歌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的双眼中看到了浓郁默契的笑容。

柳烟儿自信,就算碧玉青奋力一击,只要有夜轻歌在,就不会伤到她。

“既有青莲异火,又何必藏藏掖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碧玉青强压镇定,丢下一句话灰溜溜的离去。

她本以为药宗内定的大弟子绝对是她,她与叶玄姬也一向是死对头,以为她最大的敌人会是叶玄姬,没想到杀出个东帝,一手青莲异火让她落荒而逃,引以为傲的红珠异火,反而像是仇敌的一巴掌,狠狠打在她的地上,让她无地自容,面上无光。

药宗大宗师急匆匆想要跃下祭坛去寻轻歌,林鹤山拦住大宗师的去路,“大宗师,莫急,马上便是朝比,切不可节外生枝浪费时间,若大宗师已有内定人选,既是药宗天才,还怕这天才会跑了去吗?”

大宗师停下脚步,垂眸看着放在自己身前的林鹤山臂膀,大宗师眯了眯眸不再和颜悦色,单手负于身后,冷漠的瞥着林鹤山,“林长老,以往的纠葛我药宗不再追究,从现在开始,东帝若在朝比之时出了事,我药宗绝对不会放过你。”

大宗师嗓音如雷,四方数万人皆听得清清楚楚,神魂也为之一颤。

林鹤山蹙着眉,忍下不甘之气,随后干笑,“大宗师,你这可就说笑了,东帝乃神主亲封之东帝,我又怎敢伤她分毫?”

大宗师后退几步回到原地,双手环胸,怀中拂尘洁白如雪;大宗师眼观鼻鼻观心站而不动,冷哼了好几声。

他那一番话,不仅仅是说给林鹤山听,更是表明了药宗的态度。

什么叶玄姬,什么碧玉青,皆不是药宗内定之人,大宗师显然是为夜轻歌而来。

笑话,便是红珠异火再珍稀如凤毛麟角般存在又如何,在青莲异火面前,简直就不堪一提,完全是个滑稽。

碧玉青回到北洲之地后,面色更是差到了极致。

她适才就跟跳梁小丑一样,在数万人面前闹了一个极大的笑话。

南洲之地,叶青衣倒吸一口凉气,转头看了眼淡然冷漠的叶玄姬,眯了眯眼,苦笑一声,道:“看来果真如你所说。”

“青姨,夜君主此人重情重义,就算没了夜轻歌与其母,夜君主也不会续弦。”叶玄姬看了眼叶青衣,意味深长且意有所指的说,叶青衣面色骤然一变,脸皮一扯,目光冷然的望着叶玄姬,不再说话。

诚然,叶青衣什么心思,叶玄姬都清楚。

“玄姬,那是青姨的事,青姨自有分寸。”叶青衣面如锅底,语气冷了许多,不似之前那般热情。

“东帝此人,不要去招惹。”叶玄姬淡淡的道:“夜轻歌乃奇人,注定是一代豪杰,若还想要命的话,就此收手吧。”

“夜轻歌就算再能耐也是个人,你可是北洲的叶玄姬啊,畏首畏尾,这还是你吗?”叶青衣甚是不悦,亦有心事被然戳穿的尴尬愤怒不自然。

叶玄姬摇摇头,眼中一抹了然,“她不是人,是神。”

神?!

叶青衣呼吸急促,错愕的望着叶玄姬。

她听不懂叶玄姬此话是什么意思!

就连神域的神主,都不配称之为神啊。

夜轻歌怎么可能是神?

一个人族修炼者要成为神,必劫劫泣血,路路杀戮,最终脱胎换骨化作神。

“玄姬,你未免太高看她了?”叶青衣不以为然的冷笑。

“青姨,你若不得罪她,活长一些,你能看见她成为神的那一天。”叶玄姬淡淡的道。

话已至此,点到为止,至于叶青衣能不能听进去,那就要看叶青衣的造化了。

叶青衣皱眉,看着叶玄姬冷峻倨傲的脸,欲言又止。

无数人的视线,从轻歌收了回来,还处于浓浓的震惊之中。

轻歌望了眼大宗师,眸底一束清幽的光泽。

若非寻常时刻,她亦不愿暴露自己的青莲异火。

仅仅只是救命之恩,以及对一个人才的可惜,不至于让药宗大宗师拼死救她,以至于搭上整个药宗与映月楼为敌。

可纵观药宗,虽有数人拥有异火,却都是如同红珠异火般,没有上异火榜,只是珍稀的野火罢了。

她这个是堂堂正正异火榜前十的青莲异火,大宗师就算拼死,也会保住她这条命。

一个天赋异禀且拥有异火榜之异火的炼药师,会对推动整个大陆的药道文明。

若大宗师见死不救,余生只会活在悔过之中,这种悔过的心结,甚至会阻碍大宗师的炼药之道。

轻歌微微垂下双眼,敛起柳眉。

她看似暴露青莲异火的行为,实则是在逼大宗师。

为了活命,她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但——

哪怕不择手段,她也要留下自己的命。

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小包子似是察觉到轻歌的情绪波动,捏了捏轻歌的手掌,仰头望着轻歌,天真一笑,“娘亲,晔儿能与你一同进祭坛吗?”

“朝比之事,你年纪还小,不能参加,娘亲去参加朝比时,你要跟在外公身边知道吗?”轻歌捏了捏小包子的脸颊。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