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410章一度陷入尴尬

第2410章一度陷入尴尬

千钧一发,危机之时,凤栖还如此调侃打趣儿,轻歌嘴角猛地抽搐了两下。

凤栖闷哼一声,又道:“只不过,这种破石头也能为镇族之宝吗?可见如今的修炼文明真是落后了。早在远古,本后抬抬眼皮就能解决的事,竟让你如此烦扰。”

轻歌的衣襟里面,小小的火雀鸟缩成了一团。

最近半年,火雀鸟一直都没什么活力,在轻歌衣襟里沉睡。

上一次苏醒,还是吞噬矿脉内的晶石之气时。

此刻,窝在衣襟里的火雀鸟,突然动了动小脑袋。

一双眼,猛地睁开,似红宝石般的眼眸,极为机灵的转了转。

火雀鸟深吸一口气,眼睛里的光愈发亮了。

哇!

好香!

……

轻歌并未注意火雀鸟,便是火雀鸟此刻醒来,她也必须全神贯注的战斗。

此刻,畸形灵兽把叶玄姬逼得无路可退,叶玄姬无法再退,视死如归,临危不惧,仰头直视畸形灵兽。

在畸形灵兽欲要将叶玄姬吞了时,一道光影猛如雷霆迅如疾风轻似冬雪快速而来。

畸形灵兽正想把叶玄姬给一口吞了,下嘴之后却是发现,叶玄姬消失不见。

不,准确来说是叶玄姬被适才那一道光影带走。

但见右侧一处,红衣如火的女子单膝落地,怀中稳稳抱着叶玄姬。

叶玄姬被轻歌抱在怀中,双手下意识搂着轻歌的脖颈,她抬起一双清冷漠然的眸,诧异的望着女子无可挑剔的绝美侧颜,平静无波澜的双眸深处,一丝涟漪缓缓漾开。

轻歌背对着畸形灵兽,垂眸淡淡望着叶玄姬,“为何?”

为何舍身救她,又为何孤身引走畸形灵兽?

甚至在此之前,不惜得罪王轻鸿,也要向她示好,却丝毫没有巴结谄媚之意。

轻歌不懂。

“大道三千,众生万象,皆有定数,我不愿看着神陨落在庸人的目光中。”叶玄姬语气平缓的道。

吼!

身后,畸形灵兽一声怒吼,便见畸形灵兽的血盆大嘴里,迸射出诸多唾沫星子,血红的唾沫星子,化作万千箭矢,射向轻歌。

轻歌放下叶玄姬,缓缓站起,转身面朝畸形灵兽。

轻歌眯了眯眼,锐光乍现,她一刀劈砍下去,凶兽明王于她头顶出现,随着一声怒吼,朝万千血红箭矢与畸形灵兽扑去。

万千血箭被击落化作血雨喷洒而下,抬头看去,漫天血雨倒映在黑眸之中。

轻歌不疾不徐,左手伸出,一把珠玉作响清脆悦耳的胭脂伞出现在手中。

轻歌手执胭脂伞,挡去无数血雨,并为叶玄姬遮去血雨。

“天真,一把破伞,也想挡去血雨的侵蚀?”王轻鸿摇头,不屑的笑着。

王轻鸿脸上的笑凝固在脸上,随后渐渐收起,他眼中倒映的画面,似极为美丽高贵又古老的画卷。

轻歌手中的胭脂伞,竟当真挡住了血雨的侵蚀,血雨滴滴答答全面喷洒在伞面,伞面竟然毫无损伤。

轻歌抬头看着精致绝美的胭脂伞,目光神情皆一阵恍惚。

这是她与姬月在四星夜府订婚时,金蝉子赠她的胭脂伞。

她称手的兵器唯有明王刀,极少用到胭脂伞。

却没想到,这把胭脂伞,能够抵御南翎血玉的攻击。

轻歌眼眶颇为湿润,微微一红。

她想师父了。

金蝉子的炼器水平,只怕放在诸神天域,也是极强的。

只是金蝉子不愿舍弃妻子,独自一人前去诸神天域,所以一直在隐藏实力。

由不得轻歌多想,掉落在地上的血水雨珠,逐渐汇聚一体,重新回到了畸形灵兽的身体。

王轻鸿见此,显然不愿让轻歌喘气,直接控制南翎血玉,再度施以幻灵力。

畸形灵兽由南翎血玉控制,体型变大数倍,羽翼载着它飞至高空,所过之处,身下皆为一片血雨。

畸形灵兽从天空降落,朝轻歌扑去。

胭脂伞只能挡血雨,却挡不住庞然的畸形灵兽。

畸形灵兽在滑翔往下之时,但见轻歌的四面八方,都出现了血水一样的粘稠体,并且在不断的爬向轻歌。

就算胭脂伞有用,能抵得住头顶的吞噬侵蚀,却也抵不过地面的血水。

轻歌看了眼已经站起身子的叶玄姬,随后一掌打在叶玄姬的身后,便见叶玄姬犹若稻草人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随后朝南洲朝比者所在的安全之地摔去。

叶玄姬身子翻空了几下,单膝落在地上,她猛地站起,不可置信的望着轻歌,眼底一抹愧色。

轻歌苦苦一笑,低声自言自语道:“哪是什么神,就是一个人呐。”

陡然,轻歌眯起双眸,眼底寒芒四起。

天雷引她能渡过,舍利子苦痛她能停住,又怎甘心死在一块破玉?

轻歌眼角余光暗中观察了一眼王轻鸿,她若与畸形灵兽硬碰之,只怕有一场恶战。

但她若抢走南翎血玉,强行断开南翎血玉与王轻鸿的精神联系,胜率会增加许多。

正在轻歌打算掠走之时,火雀鸟从轻歌的衣襟里探出了脑袋,血红澄澈富有灵气的大眼睛直盯着畸形灵兽望,随后眨了眨。

火雀鸟扑闪着翅膀,飞在轻歌面前,不高于轻歌头顶。

火雀鸟梗着脖子,与畸形灵兽大眼瞪小眼。

此刻,无数视线落在火雀鸟的身上,皆是大跌眼镜。

而氛围一度陷入了尴尬冷凝之中。

轻歌看着火雀鸟,脸皮扯了扯。

北洲除却王轻鸿外,只剩下一名朝比者,便是王三公子。

王三公子与王轻鸿一同愤恨仇视着轻歌,看见火雀鸟之后,王三公子夸张的捧腹大笑,指着火雀鸟,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说:“东帝,这就是你的实力吗?这只病恹恹的破鸟?我看你是病急乱投医了吧。”

“夜姑娘好歹是个东帝,你可要个她留一些面子,看破不说破才好。”王轻鸿暗喻嘲讽。

王三公子当即正儿八经行了个礼:“兄长教训得极是,东帝临终前要些面子,弟弟不能坏了她的颜面。”

王轻鸿欣慰的笑着。

剑阵空间的朝比者,祭坛内外六环数十万人,皆满头雾水的盯着一直小小的火雀鸟看。

火雀鸟闭上眼睛,极为满足的吸了口气。

好香!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