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412章寻找最亮的光

第2412章寻找最亮的光

“老大,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

火雀鸟可劲儿的撒娇,也不管是不是合时宜。

轻歌把火雀鸟往衣襟里塞去,冷瞥了眼王轻鸿,随后身子翻空落在平地。

王轻鸿手执长剑回到地上,剑抵地面,脚步踉跄,身子摇晃。

“哥哥!”王三公子一个箭步而来,扶住了王轻鸿。

“夜轻歌,你真是厚颜无耻,故意激怒哥哥,让哥哥拿出南翎血玉,原来一早就存了心思,要夺走我王家的镇族之宝!”王三公子指着轻歌破口大骂。

“王府有公子二位,亡矣。”轻歌漠然的望着王府俩兄弟。

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俩兄弟的厚脸皮还真是如出一辙。

噗!

王轻鸿瞪着轻歌,身体猛然一颤,左手握着拄地的剑,右手捂着胸口,若非王三公子的极力搀扶,只怕已摔倒在地。

王轻鸿吐出了一口血,双眼充血赤红的可怕,布满了血丝。

镇族之宝,就那样被一只畜生吃了!

怎么可能!

他要如何给王家,给父亲一个交代?

又如何给南阁下交代?

精神世界,南雪落两眼森然幽邃,“冲动行事,活该!”在王轻鸿祭出南翎血玉时,她拦也拦不住。

她本想着,南翎血玉若能杀了夜轻歌,倒也是极好的,便不极力阻止。

没想到半路杀出一只破鸟。

南雪落闭上双眼。

万年前,凤栖身旁便有轮回大师、神王哥哥、邪情领主、魔煜奴仆……

这些人,多少与她有些关系,他们的眼中却只有凤栖!

而今,她选择的寄宿之人,亦不如凤栖所选的夜轻歌。

天要亡她吗?

南雪落双肩微颤,一滴泪,沿着眼尾滑落,南雪落苦涩无奈的笑着。

火雀鸟再度从衣襟里探出个脑袋,灵性十足红如宝石的眼眸眨了眨,“老大,还有吗,宝宝好饿好饿。”

轻歌:“……”终有一日,她要被火雀鸟给吃得倾家荡产了。

火雀鸟深吸一口气,目光晶亮的望着轻歌,“老大,好香。”

轻歌警戒的望着火雀鸟,只怕是火雀鸟闻到了千年幽灵玉的味道,那可是她的宝贝!哪怕至今为止不曾用到过!

“不行!”轻歌斩钉截铁的拒绝。

火雀鸟两眼泪汪汪,抽噎着,伤心到变形。

火雀鸟悲伤的把脑袋埋在轻歌两胸之间,又深吸一口气,一副‘宝宝有小情绪’了的模样。

虚无之境内,超神兽的残魂之灵,玄武与朱雀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飞溅。

上古时期威震四方叱咤风云的尊兽大人,竟沦落到了卖萌打滚为生存的地步。

真是笑死超神兽了。

轻歌颇为头疼,揉了揉太阳穴,盘腿坐下休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远古尊后整日找她唠嗑诉说当年风流事。

超神兽就差凑齐一桌麻将了,而上古尊兽只怕是来搞笑的。

轻歌本想聚集四位超神兽,现在突然有一阵后怕,四位超神兽,恐是在虚无之境打麻将吧……

轻歌额角落下一滴冷汗。

王轻鸿还想去轻歌面前找茬,精神世界,南雪落蓦地开口:“朝比榜首不想要了?你若继续找死,没人拦着你。像只跳梁小丑一样,还不够吗?难道这一次次的事不足以证明,你根本就不是夜轻歌的敌手吗?王轻鸿,若无王府豪门的底蕴,你连街头流浪散修者都不如。”

南雪落把王轻鸿贬得一文不值,王轻鸿面色几变,铁青着脸,渐渐黑如锅底。

即便王轻鸿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说,夜轻歌此人,过分强大,实在是诡异。

王轻鸿不甘至极,可是再不甘,还要保持理智。

他亦失去了王家的镇族之宝,若不将功补过摘得朝比桂冠,回到北洲,自要受罚。

“南阁下,请助我夺得朝比榜首之位!”王轻鸿诚诚恳恳的道。

南雪落轻笑,嗓音低沉沙哑,“乖乖当一条听话的狗,朝比桂冠非你莫属,若不听话,这具尸体只怕也不是你的了。”

听得此话,王轻鸿面色惨白,下巴还遗留适才的血,王轻鸿吞咽口水,双眼惊惧。

“哥哥,你怎么了?”王三公子问。

王轻鸿摇摇头。

“这夜轻歌,如何处置?”王三公子仇视轻歌,又问。

王轻鸿低声道:“安心朝比。”

王三公子:“兄长聪慧,当务之急的确是朝比。”

……

风波过后,剑阵空间恢复此前的安宁平静。

无数视线,落在那盘腿安静修炼的女子身上,一阵唏嘘。

叶玄姬望着轻歌,微微一笑。

她便料定了夜轻歌能安全渡过此劫,故而,不顾自己生命,亦要去救夜轻歌。

若她死在畸形灵兽手中,日后看在她一条命的份上,东帝亦不会动北洲。

若她未死,她与东帝,自有一份患难之交。

她本欲利用雪中送炭之情,然而,在看见危难之际夜轻歌将她送出危险之地时的那一刻,叶玄姬忽然觉得,若为东帝之友,必是十世修来的福气。

她终于明白,琴神夜倾城,大周龙释天,九州皇子帝云归,其徒尤儿,控冰柳爷柳烟儿,这些人,为何忠心耿耿生死不离而追随东帝了。

因为,东帝正是那一道炽热的骄阳之光,是黑夜中最为耀眼的光火。

叶玄姬眼中,忽而出现了一抹向往之色。

“玄姬,你究竟要做什么?”燕留芳走至叶玄姬身旁,低声问。

叶玄姬低头垂眸,低声淡淡的道:“追随神的脚步,成为浩瀚黑夜里的一颗星。”

“你疯了?在胡言乱语什么?”燕留芳皱眉,万分不解。

叶玄姬蓦地看向燕留芳,不再冷漠,炙热的目光与之对视,“燕兄,朝比过后,我要离开南洲。”

“离开南洲?你要去哪里?是去历练吗?”燕留芳疑惑。

叶玄姬笑:“去东洲……”去追随她的神,去寻找最亮的光,成为光中的一部分。

燕留芳眸子微微一缩,“你在胡说什么,东洲是非之地,而今多事之秋,东、北一战必不可免,你现在过去,岂非卷入纷争?”

“正因是非纷争,才该死生不离。”叶玄姬执意如此,燕留芳无奈摇头。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