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421章-内定之人

第2421章-内定之人

四雅先生,皆有爱才之心,不愿东帝丧身西洲。手机端 .odt.o

西洲祭坛,朝尚在进行。

一场朝,风云四起,天才荟萃,接连精彩叫人看得目不暇接。

祭坛旁侧,站着身着紫衣风华而立俊美灵修的男子;此乃神王,他抬起双眸淡淡的望着轻歌,唇角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朝继续,三宗朝。”林鹤山道:“风青阳大师与药宗大宗师为诸位带来了药材和炼器材料,至于如何发挥,全看诸位,而客卿段师,带来了一头高五段的罕见凶兽,一直用镇魂尺压着。诸位朝者,请尽情发挥,各展神通吧。”

药宗大宗师站起来,仙风道骨,眉眼慈祥温和,他回头看了看,一抬手,便见药宗的侍者侍女们拿着事先准备好的药材走祭坛,分派给各个朝者。

侍女之,其有个人便是宗主之女,药宗九姑娘。

轻歌与九姑娘倒是有几面之缘,九姑娘瞧见轻歌,在分派药材之时,朝着轻歌俏皮地吐了吐舌。

轻歌微微一笑,轻点螓首。

药材分派完毕,每个朝者面前皆有一面黑木桌,桌面置放着相同的药材。

药宗大宗师看了眼轻歌,笑着面向诸位朝者,温声说:“诸位并不全是炼药师,诸位炼药之外,亦可发表自己对于炼药的见解。炼药师炼药,通常是照着古循规蹈矩的来,老夫给你们的药材,大多都是下等药材,至于能炼制出什么丹药,全看诸位。诸位切记,必须用到七种丹药。”

话音一落,朝者们开始紧锣密鼓的炼丹。

现如今,只剩下二十左右朝者,其擅以炼丹之人,少之又少。

当然,这也并非是在切磋炼丹术,只是让擅药者脱颖而出罢了。

轻歌垂眸望着桌面药材,并未急着炼药,而是陷入了沉思之。

眼前共有七种药材,皆为下等药材,其三种药材乃是剧毒之物,四种药材相克。

不像是精心挑选的药材,反而像是随手抓一把来刻意刁难。

轻歌抬头看了眼笑容可掬的大宗师,暗暗思忖大宗师此举的用意。

“这老头在刁难人呢……”凤栖笑道。

轻歌点头:“按照古医药材相克论来讲,这七种药材全部加在一起,是炼制不出丹药的。若真要炼制,除非摒弃三种药材,才能炼制出一枚低等的解毒丹。可大宗师说了,除非七种药材全部加在一起,否则不算丹药。”

每个朝者皆坐在桌前皱眉丧气,最终,一一放弃。

王道眉头紧蹙宛若死结,“这也太难了……”王道转头看向王轻鸿,怎想王轻鸿亦是一筹不展,束手无策。

最终,大多数的人都放弃了。

直到只剩下夜轻歌一人还坐在桌前,静心沉思,试图找到一个切入点。

王道目光薄凉轻瞥轻歌,嘴角掀起了嘲讽轻蔑的笑,“东帝,放弃吧,何必逞强浪费大家的时间呢?”

大宗师微笑,“东帝,莫急,遵循自己的内心。世间万事万物万象,囊括炼药之内,是为变化无穷。何为无穷,即是没有定数,如你之前所说,世间之事,从无定数,世间之人,黑白皆有。”

轻歌看向大宗师与之对视,大宗师年过古稀,面容慈祥温柔,眼眸虽已因年迈而灰浊,目光却是和蔼。

他像是一个慈悲的长辈,期待着萌芽的成长,少年绽锋芒。

而大宗师一番话,犹似醍醐灌顶,让轻歌幡然醒悟。

轻歌沉下心来,全神贯注之炼丹。

便见她玉手轻挥,轰然一声,随之嗤嗤作响,长空被撕裂一道银黑色的口子,一方硕大的鼎炉悬浮。

银白为色的月蚀鼎,在看见月蚀鼎时,大宗师猛地站了起来:“血蚀鼎……”

“怎么会是月蚀鼎?”段芸错愕,“十年前血蚀鼎在诸神天域出世,不是被神秘人契约了去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丫头身?”

风青阳目光扫过悬浮当空的月蚀鼎,抿了抿唇,一言不发,随后看向轻歌,一抹了然的神色。

一旁淘汰出局的碧玉青,在看到月蚀鼎的那一刻,几乎是倒吸一口冷气。

想要炼制珍稀丹药,成为杰出的炼药师,除却炼丹天赋以外,更要有一方绝世鼎炉和炼药之火焰。

碧玉青曾以为,自己的红珠异火、青蓝鼎是世间少有的宝物,能让她成为这一代炼药师成最为巅峰的一个。

可当遇见夜轻歌之后,所有的自信骄傲,全都粉碎瓦解。

碧玉青眯起一双杏眸,眼底氤氲着浓郁的诡谲之色。

若青莲异火为她所有,血蚀鼎被她契约,以她之天赋,日后兴许能够成为药宗宗主也说不定。

野心的种子,一旦出现,便会极速的生根发芽。

诸人各怀鬼胎,轻歌犹若不知,聚精会神专心致志的炼丹。

每当轻歌炼丹、炼器之时,双眼之,天地之间,再无杂人,唯有一方鼎。

黑木桌七种药材,轻歌取出四种属性相克的药材,动作漂亮利落地处理完毕药材后,将药材依次丢入被青莲异火灼热的月蚀鼎。

轻歌黑眸倒映着青莲异火,她专心操控火候的大小,一刻钟后,轻歌打开鼎盖,取出一枚乳白色流转着玄烟的丹药。

轻歌将丹药放在紫晶盒内,又取出另外三种属性剧毒的药材放进月蚀鼎。

轻歌额溢出细汗,此番炼制半刻钟,开鼎盖,取赤红琉璃色的丹药。

两枚丹药,一白一红。

王道嘲讽道:“东帝,你炼制两种丹药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糊涂了?”

王轻鸿半眯起狭长的眸,细细打量着轻歌。

叶玄姬望着那两枚丹药,却是舒展眉头,恍然大悟,“不愧为东帝。”

“炼药方面,确有才。”燕留芳赞叹道。

大宗师在看见桌两枚丹药后,捋了捋雪白的胡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东帝炼药之能不负药宗所望,不愧为老夫内定之人!”

四周,喧哗一片。

虽说众人早有准备药宗内定之人会是东帝,可当药宗大宗师亲口出来,那种难言而微妙之心情却是不同的。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