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447章-宠妹狂人莫九辞

第2447章-宠妹狂人莫九辞

轻歌看着不太着调的九辞,额间落下一滴汗。

兴许,九辞是随父吧。

只不过,轻歌有些觉得,上天是在玩儿她呢?

“歌儿啊,半年前我还遇见了妹夫,那会儿他受了伤,还是我为他疗伤呢。”九辞见妹妹还不搭理自己,已经有些心急了,干脆拿姬月说事,如此才能拉近关系。

殊不知,这样一来,等骨髓炎揭晓的时候,他将会死的更惨呢。

果然,轻歌见九辞提及姬月,想起了那一日在鸾凤南山姬月坟前她一时无法接受昏死过去,再度醒来却在映月楼。

这件事一直是她心里头的疑影,如今也算是解了疑惑。

短时间内,轻歌迅消化掉所知的信息,她望着跪地的八百杀手,这些杀手,都是映月楼金字塔站在塔尖上的人。

是一股力量。

轻歌雍容华贵,慵懒妖孽,一抬手,淡淡出声,“不必跪着了,都起来吧。”

九辞两眼一放光,若是换作旁人面对这么多杀手,只怕早便吓得屁滚尿流了,歌儿却能镇定,不愧是他的妹妹。

其他人,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尤其是碧玉青,终于明白适才九辞为何会动怒,因为她出言训斥了夜轻歌。

林鹤山两腿软,颤抖他这是得罪了一个怎么样的怪物吗?

轻歌究竟是何方妖孽啊,为何连九辞都能成为她的哥哥?

而洪荒紫夫人,面色彻底白,脑子里的想法不停转换,始终想不出个所以来。

紫夫人不甘心,走至九辞面前,质问道“映月楼主,若夜轻歌是你的妹妹,你又为何要揭了她的悬赏?”

紫夫人始终想不通,难不成,九辞是想以自己的方式保护妹妹,若是如此,倒是说的过去。

九辞正对着轻歌傻傻的笑着,听到紫夫人的话,九辞脸上的笑意凝固住,笼罩着锋锐寒霜。

九辞转头,眼神如刀剑锋刃,仔细看着紫夫人,言语冰冷,低声问道“什么悬赏?”

七杀火尊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脸色大变,想要立马阻止紫夫人接下来的话,奈何还是晚了一步。便见紫夫人站在九辞面前,理直气壮,心生怨怼,一字一字再度质问“映月楼主真是贵人多忘事,你难道忘了吗,我悬赏要夜轻歌的项上人头,这个悬赏被你给揭了,你

既揭悬赏,为何不杀她?若她是汝妹,又为何揭了悬赏?”

紫夫人声声咄人,越说越气。

当她得知是九辞揭的悬赏,比任何人都高兴,认为夜轻歌必死无疑。

哪怕九辞几个月没有动静,她依旧相信,九辞一出手,夜轻歌就没有活路。

然,她没想到,会出现这么戏剧性的变化。

七杀火尊看着尚在愤怒中的紫夫人,闭上了眼。

火尊悄然退离祭坛中央处。

简直猪一样的队友,竟敢去质问映月楼主。

仔细看去,映月楼主和东帝甚是相似,若真是兄妹,九辞得知紫夫人想要买凶杀人,还能活下去吗?

愚不可及!

“悬赏?那张画纸?本楼主见吾妹被画的美貌倾城,便取下收藏,有何不可?”九辞颇不耐烦的道。

说至此,尤其是最后几个字,九辞话锋夹杂杀机。

“你说那是你出的悬赏?你要吾妹的项上人头?”

九辞震怒,一把攥住紫夫人的将其提起,“你好大的胆子,敢谋害映月圣女。”

九辞欲要出手,忽然想到今日忌血光。

九辞眯起眼眸,一阵紫烟的光从他身上迸出去,碾碎紫夫人的身体。

但见一声长鸣响起,九霄云动,紫烟闪耀的光芒在往前突飞之际,随着长鸣声,化作呲牙咧嘴凶神恶煞的烟雀鸟头。

烟雀的嘴很小,很尖锐,只是当烟雀张开嘴,十足之大。

紫夫人一抬头,只见阴影覆盖着她,四方人山人海,祭坛恢弘,她却只能看见烟雀的血盆大嘴。

这一刻,紫夫人突然醒悟。

她在做什么?

她是真的急了疯了才敢质问九辞。

在九辞没有想到悬赏之事,她就该幸运能够逃过一劫。

可她自己一怒之下,出声质问,反而让自己无命。

只是,事已至此,紫夫人后悔亦无用。

烟雀的大嘴,一口吞没了紫夫人。

须臾,烟雀身体犹若液体,再犹如液体,似水墨晕染开,化作斑驳的光,重回九辞的身体。

此番,便无血光脏了妹妹的眼了。

九辞轻抬手,一寸寸的缓缓转身,烟衣袍摆在长空划出了一个弧度,九辞不苟言笑,似君临天下,如人间毒魔。九辞站在祭坛之上,背后是实力强大的八百杀手,九辞垂眸望着数十万人,唇角一抹邪佞的笑,狂妄道“东帝夜氏,映月圣女,吾妹轻歌,谁若敢伤之分毫,三日之内,

映月杀手将踏其土地,斩其满门。”

直到这一刻开始,五洲的人,再也不敢小觑夜轻歌。

不敢说她是低等人,不敢说她残花败柳肮脏之躯。

只因她的哥哥是映月楼主。

王轻鸿坐在一旁,唇部微动,无声念道“莫九辞”

轻歌望着九辞的背影,眼眶红了一圈。

她以为今日局面,她难以破解,没想到九辞的到来震慑四方。

这个半道而来的哥哥,愿为她血洗天下人。

“哥哥”轻歌的声音轻若蚊蝇。

九辞脊背一僵,收起方才那冷酷无情的姿态,回头欣喜若狂的看着轻歌,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手足无措。

“你方才叫我什么?”

“哥哥。”轻歌微笑,嗓音大了些,更为坦然了些。

这些年,这个哥哥,是否也过的艰辛呢?

无父无母的孩子,最是可怜了。

九辞愣住,眼中热泪滚烫。

他想象了无数次的画面,却不如此时来得真实和感动。

九辞哽咽,别过脸去,不愿被人看笑话。

他以为,自己是个不会流泪的人。

而轻歌的一声哥哥,让夜惊风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他与空虚撕破脸时,空虚像他吐露,夫人当年怀的是双生孩,只不过轻歌之外的那个孩子在出生时就被空虚丢到了乱葬岗。

夜惊风复杂的看着九辞,望着轻歌。

这两个孩子,都如此优秀。而他,却不是个优秀的父亲。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