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459章-佛礼教

第2459章-佛礼教

九辞用了许久时间才笑话掉小外甥是魔君的事情。

九辞望着面前清冷美人,只觉得玄乎。

自己这个妹妹,未免太神奇了。

九辞挑挑眉,耸耸肩,魔君、妖王什么的他还是能接受,要是扯上了什么青莲王情史,九界秘密,神月都贵族,那他才是真正的震惊呢。

而九辞自然想不到自己一语中的了。

“除却xiū liàn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去往长生界?”轻歌问道。

九辞蓦地看向轻歌,显然,得知长生界堪比登天之难后,轻歌非但没有颓废,反而愈勇。“神月都的精灵,可嫁到长生界。长生界的联姻对象,基本都是与神月都精灵。精灵貌美乃百族千古第一,此为公认。早在万年之前,轮回大师便与精灵一族水灵女水矜安

结qín jìn之好,此乃长生界和神月都的佳话,两人的爱情故事,简直让听者流泪,见者动人……”

九辞话匣子一旦打开,便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数日的接触,轻歌终于发现了九辞话痨的输赢。

精神世界,身子愈发透明虚弱无力的凤栖在听到九辞提及轮回、水矜安时,狭长美眸骤然而逝一道火光。

轻歌垂眸……轮回大师一直是凤栖心内的痛。

凤栖本可一步踏入长生境,轮回大师为了救水矜安,放弃了她。

任由她被那些仇敌诛杀,任由她被南雪落带走关在密室,剥下她的丹田放在容器内。

凤栖垂眸,眼眶颇为湿润,她那么得意风光的一个人,男宠无数,自认为不羁情爱,怎知最终还是摆在了这一点。

即便心有仇恨,其愤滔天,凤栖亦是有心无力,她连活着都是一件艰难的事了。

只不过……轻歌闻言,却是心脏微颤。

精灵吗……

她体内有着精灵血脉,觉醒的血脉一直被她压制。

半妖、半魔乃天下人的忌讳,若有朝一日妖魔异骨速度增长,她倒不如破茧而出,觉醒精灵的血脉。

而今她已突破幻灵师,此境地在诸神天域不算太差,又有九辞相助,路倒是好走了许多。

“妹妹啊,虽然为兄知道你与姬月至死不渝情深似海,只不过等你到达长生界,黄花菜都凉了啊,你拥有一大片森林,为何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小歌儿啊,不听为兄言,吃亏在眼前,为兄可是为了你好。”九辞一说话根本就停不下来,轻歌走进内屋,九辞便跟着进去,“你若不喜欢诸神天域的凡夫俗子,为兄也可在九界找一些俊俏的男子,绝对让你满意,品行端正,容貌极

佳,还都是尚未成婚的……”

轻歌额上落下一排黑线,捻了捻小包子的软被,走出内屋,去往偏殿,取出月蚀鼎为叶玄姬炼制丹药。

在祭坛的空间内,叶玄姬为救她受伤惨重,她虽用雪灵珠护其性命,但骨裂的伤口必须慢慢调养。

轻歌炼丹,九辞站在旁侧风度翩翩,负手而立,“歌儿,你须知,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你乃东帝,旁人不敢多言,唯有为兄才敢冒死进谏劝说你。”

轻歌太阳穴猛地跳动了几下,脸皮微微扯动。

下一刻,轻歌取出药材,处理冰封过后还算新鲜的药材。

九辞漫不经心看了眼药材,又看向轻歌,“就像你手里的这味药材,虽味道苦涩,但治病极佳。若你情真意切,不如退而求其次?”

“怎么个退而求其次?”轻歌淡淡瞥向他,手里的动作不曾停下。

九辞以为轻歌动容,说得愈发起劲,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尤其儒雅,九辞拿出一把折扇,轻微摇晃。

“你先寻个好男儿陪伴自己,等去了长生界,再让姬月回来,姬月正房的地位不会动摇的。”九辞了解轻歌的固执,打算迂回的说。

轻歌:“……”

轻歌不再理会九辞,炼制自己的药,九辞累了自会停下。

不过见九辞不曾停嘴的架势,轻歌显然是低估了这个哥哥。

“歌儿,姬月一定会理解你的。”九辞说到唇干舌燥。

轻歌炼药的动作一顿,转头望向九辞,“是,他会理解我,如若我另寻良人,他不仅会理解我,还会为我高兴。但是,我也失去了他……”

如若有一天,她千辛万苦到达姬月的身旁,看见心爱的男子另娶佳人,她不会去怨怪,她甚至会祝福,但从此往后便是陌路。

九辞望着轻歌的脸,怔了许久。

他皱着眉,欲言又止。

若姬月还活着,他这般言语劝说的确不大厚道。

然……姬月已经死了啊。

他以为,长生界足以让轻歌知难而退,那是九界都不敢奢想的存在。

看来,他还不够了解自己的妹妹。

九辞轻叹一声,颇为无奈。

如此也好,望梅止渴,画饼充饥,只要轻歌一日不去长生界,这个谎言便是真实存在的。

九辞不再叨扰,让轻歌安心炼丹。

他下意识走向了夜惊风所在的房屋,他透过窗看见屋内身穿盔甲盘腿xiū liàn的夜惊风。

“母亲,我一定会保护好爹和妹妹的。”

这一声话,只说在心里。

轻歌炼药完毕,去往南洲营地,打算亲自送给叶玄姬。

比之初来西洲,而今一路走去,不论是什么人,见到她都毕恭毕敬。

区区东帝不算什么,九辞的妹妹才叫人心惊胆战。

林鹤山与顾熔柞三君远远的望着那一道身影,顾熔柞顶着个光溜溜的大秃头,急得都要哭了。

“林长老,这可怎么办,我们这是惹到了祖宗啊,谁能知晓这夜轻歌会是九辞的妹妹,你说这不是玩儿吗?”顾熔柞全然没了往日的威严。

他以为夜轻歌必死无疑,怕在夜轻歌牵连,连带着张、林、朱三人剔去君主之位。

怎晓得乾坤扭转,故事戏剧性的变化让他们一时之间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儿。

“舍利子还没有找到吗?”林鹤山问。

林君主摇摇头,“已派人四处去找,舍利子便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无踪无影。”

“一定在夜轻歌的身上,若无舍利子,我如何去佛礼教?”林鹤山皱眉。

佛礼教在五洲四部皆有威严,若佛礼教怒而愤告宗府,他现在的地位都保不住了。

“林长老,这夜轻歌只怕是不能动了。”林君主心有余悸的道。“我们不动她,自然有人动她。若她蛮横跋扈抢走了佛礼教的舍利子,佛礼教会放过她吗?九辞的确是个人物,但他会与佛为敌吗?那是不被容忍得暗黑师才会做的事!”林鹤山面部扭曲浮现了狰狞的笑。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