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09章-东洲欢迎你

第2509章-东洲欢迎你

醉花阴,宗府第一酒。

酒国中人的最爱。

据说,酿造醉花阴的酿酒师,是个中年女子。

令人肝肠寸断的酒。

她说,喝过酒的人,都能体会到她酿酒时的心情。

醉花阴不仅酒如烈火,后劲更是极强。

……

冰雾封天,大雪飘扬,似神的哭泣。

烈酒入喉,穿肠而过,如伤心断肠。

药宗盛宴四周的宾客们纷纷涌前,嘴里大喊,将轻歌与刘芸嫦围成一个圈。

单单喝酒怎叫个痛快了得?

刘芸嫦一酒过,拔出一剑一刀,左手剑如长虹,右手刀劈天地。

轻歌见此,丝毫不虚。

但见轻歌把精致剔透的白玉酒壶朝夜空之上丢去,随后脚步翩跹,每一步似君者踏步山河。

白袖如花,灌入长风,长袖鼓荡,似海上惊涛骇浪起。

轻歌玉手探出,盈盈皓腕,纤纤玉手,五指划柔,转开杀机。

一道血光在掌心炸裂,如花绽放,明王刀破空而出,轻歌抓住刀柄,以红的颜彩在黑夜画出一朵怒放的美丽之花。

一道道红光,勾勒出血莲。

轻歌身体纤细,腰肢柔软,犹如弯月往后曲下身体,同时,右手抱刀,左手如探出,抓住那飞掠上天的酒壶,玉手高高举起,壶嘴倾斜下倒,酒水似一条线,没入红唇之中。

一壶醉花阴毕,轻歌身后的血莲之光消失不见,轻歌身子翻飞,稳稳当当落下,给刘芸嫦看了看自己的酒壶:“将军,还不够哦。”

刘芸嫦冷哼:“小年轻就是小年轻,净整些花里胡哨的。”

刘芸嫦双足踏地,一刀一剑挥开,左侧刀龙火,右侧剑凤水,盘旋天地,龙吟凤啸,叫人震惊。

这一刻,众人似在刘芸嫦身后看到了无情的沙场,这个铁血的女将军一刀一剑扭转乾坤,力挽狂澜,那叫个惊心动魄。

拼酒至此,已不仅仅是拼酒了,更是武道上的领悟与切磋。

若轻歌不胜刘芸嫦,只怕精神会被反噬,也无力喝酒。

在诸神天域,这也是酒国文化的一大特色,单纯喝酒毫无意思,唯有以酒会友,以神切磋,看个豪情万丈,叫个明日不休!

刘芸嫦在轻歌面前没有轻敌的意思,反而拿出了看家本领,于众人来说,也算是看得起轻歌了。

这是一场精神力的比试,若无精神力,便再也进行不下去。

适才刘芸嫦的刀剑舞,轻歌的月下独饮,都是花里胡哨的。

唯有拿出强悍的精神力与过往的心境,与之切磋。

刘芸嫦扬起下巴,笑望着轻歌,“东帝,乖乖跟本将去宗府吧,本将教你如何酿酒!”

周围的人,看得心惊胆战。

“刘将军酒量过人,这精神力也过人啊,这般碾压,夜轻歌仅仅是靠灵气对拼绝对毫无胜算,拿出精神力,在一个铁血战神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若夜轻歌没有接到刘将军这一招,只怕就直接输了。”

“刘将军面对夜轻歌,还真是毫不轻敌,真是叫人意外。”

“……”

九辞站在旁侧,想要替轻歌碾碎掉刘芸嫦的来势汹汹。

不过,现在轻歌正酣畅淋漓,他若是强势加入,于酒国中人来说,反而是一种耻辱。

拼酒,也是有文化的。

九辞的心骤然跳到了嗓子眼。

那侧,碧玉青饮了一口酒,看了眼拼酒的热闹地,闷哼两声:“与刘将军拼酒,当真是不自量力。”她就不信了,夜轻歌就算是个精神师,就算熬过了天雷引,在刘芸嫦面前那都是小家子的小打小闹。

砰地一声,下一刻,碧玉青手里的酒杯摔在桌上,脸上的神情犹似冰封般渐渐凝固。

身旁,王上道倒吸一口冷气,指着轻歌半天过去,才憋出一句话:“这……是个怪物吧……”

无数人的双眼里,倒映出冶丽的画面。

远处有高楼,东方有群山起伏轮廓影叠,明月之下,药宗灯火通亮。

刘芸嫦的精神力威压直逼轻歌而去,轻歌明白,这是刘芸嫦给她的考验。

仅仅是拼酒,绝对无法让刘芸嫦心甘情愿驻守dōng zhōu。

但若在刘芸嫦最骄傲的地方,让刘芸嫦败北,刘芸嫦才会对她心服口服,驻守dōng zhōu无怨无悔。

刀火龙,剑冰凤迎面而来,在冲至轻歌的瞬间,轻歌一刀砍出,如破晓之光,似晚霞绚丽,远古之龙明王光影灼灼,立在炼药场,一声怒吼,龙啸出声,天地俱颤,万兽跪地,宾客们虚无之境里契约的兽宠们诚惶诚恐。

在龙啸的瞬间,轻歌背后出现虚幻的画面圣光。

在天南,在地北,在云霄高山,在无尽深海,各个种族,各个位面,皆向一人臣服跪拜。

天地育吾为君者,八荒liù hé临山河。

吾王所至,日之巅峰,月之光华,山河为祭!

那样澎湃的画面,那样宏伟的格局,那样恢弘的天地。

一片天地,无数种族,一个号令群雄的女子。

……

在明王古龙的长啸之下,刘芸嫦的火龙水凤烟消云散。

明王古龙的光阴渐渐消失,轻歌睁开双眼,眸光凛冽似万古宝剑,目光所过之处,无人敢与之对视。

轻歌痛饮醉花阴,一笑山河嘴。

在这炼药场,她心情愉悦,数年来的压抑似得到了释放。

一路而来的鲜血绽放和努力,至少没有被辜负。

刘芸嫦震撼地望着轻歌,“夜轻歌……你真不是人……”

刘芸嫦看不起这世间的闺阁女子,生在暖火,养在温室,活在庇护。

她以为自己是百花之中独一无二的奇葩,偏生一刀一剑猎杀江湖罪恶。

直到她看见了夜轻歌,看见了适才的画面。

她毕生所想是成为一个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将军,成为女子之中的第一人。

而眼前这个姑娘更是野心勃勃,她要成为君临天下号令诸雄的有冕之王!

刘芸嫦的心情难以平复,众人还震惊于适才的画面,就连九辞都被震惊着。

他的妹妹,是个如此有野心的女人。

九辞皱了皱眉,而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若他的妹妹宜家宜室,他便守护她,驱散所有黑暗。

若轻歌想要为王称帝,那他便是这片沙场唯一的战将,为她征战四方,打下一片江山!

半夜一过,刘芸嫦已饮三十五壶醉花阴,到了极限。

刘芸嫦跌跌撞撞,摇摇晃晃,半醉半醒眼前景物被虚化,看的不真切。

轻歌将第四十坛醉花阴饮尽,舔了舔红唇酒渍,放下酒壶,朝刘芸嫦咧开嘴笑:“刘将军,dōng zhōu欢迎你。”

“你……好个阴险的丫头。”

说完这句话,刘芸嫦两眼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轻歌眉梢似染有醉意,她猛地一脚踩在桌上,看向四方人:“还有哪个要来喝上一喝?”

众人看着满地的酒壶和到底醉死的刘芸嫦,吞了吞口水,再看向只有三分醉意的轻歌时,顿感惊诧。

这女人,真的是怪物吧。

彪悍,真的彪悍。

四十壶醉花阴,打破刘芸嫦的记录,日后便是酒国第一人了。

从此往后,还真没人敢跟轻歌继续喝酒。

楚长歌望着轻歌精神抖擞的模样,深度怀疑是不是喝了假酒。

楚长歌喃喃自语:“世上当真有人能喝四十壶醉花阴吗?”

刀门门主冷哼:“世上还有你这般骚包的人,还有什么是没的吗?”

楚长歌:“……”

楚长歌始终不信,走到轻歌身边,拿起酒壶,打开瓶盖,长指往里一掏,沾着一些酒水出来,楚长歌便舔了舔手指。

舔完,楚长歌翻了个白眼,然后黑眼珠子再也翻不回来,就此醉过去了。

如此一来,可见醉花阴的厉害了。

众人崇拜地看着轻歌,这可真是个千杯不醉的人物啊。

砰。

下一刻,醉花阴后劲上来,轻歌两眼一黑,倒在了桌上。

众人:“……”小姑娘还经不起夸了?

“快,快,醒酒汤。”大宗师急喊道。

九姑娘端着醒酒汤过来,则被天地院二长老抢了去,急忙忙到轻歌身边,喂给轻歌。

醉花阴的后劲,沾一杯者都能睡上七天七夜,更别说轻歌和刘芸嫦这样痛饮了,再厉害的醒酒汤都无作用。

扶希把轻歌扶起,“姐姐需要休息了。”

“小公子,慢一点,别伤到了丫头。”天地院院长道。

药宗宗主说:“阿九,快去,把丹楼的驱寒丹全部来。”

“好嘞。”九姑娘道。

宗主说完,看了眼还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刘芸嫦,似是想起了什么,又加一句:“给刘将军也端一碗醒酒汤,拿两枚驱寒丹。”

醉得不省人事的刘芸嫦:“……”她好歹是个将军,能别这么小气吗?夜轻歌就是所有驱寒丹,她就只拿两枚驱寒丹?区别待遇啊!

看见如此场景,宾客们全都相信药宗是真心疼爱夜轻歌的。

扶希扶着轻歌,看了看药宗的前辈们,会心一笑。

幸好……只有一个迦蓝。

九辞从扶希手中横抱起轻歌,感受到四周的温暖,对药宗的最后一丝偏见也放下了。

妹妹在这个地方,他也满意。

酒宴之中,神王与方狱对视一眼。

神王:“方大人,东风来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方狱沉声道:“天助我们。”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