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38章-家在何方,家中可有妻儿?

第2538章-家在何方,家中可有妻儿?

嵇华扑在九辞身,本一脸呆滞,听见九辞清冽的嗓音和话意思,嵇华面颊微微红,随即往后退去,“是在下失礼了,敢问这位是?”

“我的哥哥,夜九辞。”轻歌淡声介绍道。

嵇华一愣,他只知道轻歌的兄长是夜府家主夜无痕,这位……?

轻歌似是知道嵇华心疑惑,解释说:“我们原是双生子,出生那日哥哥被奸人所害,好在被恩人捡走,我去了诸神天域才找到他。”

“原来如此……”嵇华感叹其的曲折离,不由朝九辞多看了几眼。

怎知九辞轻甩摇晃着那面写着吾妹最美的折扇,恶狠狠瞪向嵇华:“看什么看你个登徒浪子,没见过美男?”

轻歌捂面,无奈苦笑,她不认识这厮,谁认识谁带走吧。

嵇华干笑了几声,氛围颇为尴尬。

“哎哟,我的老腰啊……”金蝉子忽然捂着腰部大喊大叫,轻歌紧张地扶住金蝉子,“师父这是怎么了?”

金蝉子眨了眨灰浊的眼,脑子里灵光一闪,痛的再次喊叫,“前几日在山下,被野猪拱着伤到了腰子,疼……可疼了……”

轻歌扶着金蝉子神情却是恍惚,想到数年前在炼丹府修习炼药之道时,金蝉子想要把她骗到炼器工会,竟是说他快死掉了。

轻歌再看金蝉子,脸是故作出来的疼痛模样,五官都堆到了一起去,唯独一双眼正期待的看着她。

而嵇华这是一脸呆滞,师父何时下山被野猪拱了?

前几日吃过野猪肉倒是不假。

“要回炼器工会休养休养?”轻歌问。

金蝉子疯狂点头,“回,赶紧回……”

“慢着——”九辞摇着扇子走来,狐疑地盯着金蝉子看。

金蝉子以为自己的小九九被发现,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额冷汗直流,甚至不敢与九辞,生怕九辞有什么不对劲。九辞一本正经时,那双狭长的眼眸凛冽如冰,阴郁似魔,周身散发出气息还真是叫人鬼俱颤。

金蝉子吞咽了几下口水,以为被九辞看透,闭眼睛。

啪啦一声,九辞动作潇洒地合扇子,怒气冲冲道:“哪个地盘的野猪,叫小爷去见识见识,看小爷不弄死他。”

睁开眼睛一脸懵的金蝉子:“……”

嘴角抽搐额冷汗的轻歌:“……”

手握炼器书眨眨眼的嵇华:“……”

整半天,这厮寻思着是去找野猪单挑?

什么仇什么恨,竟连野猪都不放过。

金蝉子无语地望着气焰嚣张的九辞,这货到底是从哪里跳出来蹦跶的,路子这么野?

“哎哟,老夫腰疼。”金蝉子显然不愿轻歌继续留在炼丹府,故而山人自有妙计,支出一招,哄骗轻歌回炼器工会。

许霜风站在炼丹府的门口,额落下一排黑线,脸皮猛地扯了扯。

“幼稚——”许霜风轻嗤。

“不是我说,老头,你这身体还挺健朗的啊,野猪都没把你拱死。”九辞拍了拍金蝉子的肩膀,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金蝉子,由衷的感叹道。

轻歌闭眼,扶额,再度无奈。

熙子言所说不错,九界那条街,论起骂人的毒,何人都要在九辞面前甘拜下风。

“老夫福大命大,那区区野猪区区一拱,自是不痛不痒。”金蝉子怒而回道。

“老头子身体不错哈。”九辞再次感叹,突然,九辞说:“话说回来,你这腰疼不一定与野猪有关,虽然野猪是个畜生,但也是有尊严的,咱不能什么锅都往野猪盖是不是?我掐指一算,觉得你这腰疼,是腰不行的原因,这个很好办了,滋阴补阳,你只需要补阳行了。老头,一大把年纪了,可要节制啊……”

金蝉子气得面红耳赤,“臭小子,你羞不羞耻。”

九辞耸耸肩,看向了嵇华,“这位兄台家住何方,家可有妻儿?”

嵇华愣着,不解的看向九辞,老老实实地摇摇头,“家在圣罗城,家无妻。”

“瞧瞧你,一大把年纪都不娶妻,小心打一辈子的光棍。”九辞嫌弃地说。

金蝉子听着点点头,这点倒是英雄所见略同。

“阁下可有娶妻?”嵇华怔了怔,反问。

九辞翻翻白眼,摇摇扇子,不以为然的说:“废话,像小爷这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怎能为了一棵树丢失整片森林呢。”

嵇华:“……”

他那白璧无瑕如花似玉的小师妹,怎么有个这么虎的哥哥?

“啊,老夫腿疼……”金蝉子大叫。

“师父腿怎么了?”轻歌连忙问。

“前几日从小阁楼摔下来了。”金蝉子泪眼汪汪的望着轻歌。

嵇华:?。

前几日,师父不是正打算与隔壁长老干架吗?

突然,嵇华灵光一闪。

当时师父与旁人吵架时,金蝉子叉着腰怒道:“你再欺负老夫,小心老夫的徒儿回来打断你这狗腿……”

感情师父是想带着小师妹去嘚瑟炫耀。

嵇华突然觉得自己很聪明。

他平时只是不愿意开窍罢了,一开窍哦,那个聪明,是旁人望尘莫及的。

只怕若有旁人得知嵇华此时的心想fǎ huì哭笑不得。

金蝉子软磨硬磨,生生把轻歌给磨到了炼器工会。

金蝉子挺直了腰,走过路过气势那叫个嚣张,炼器工会会长风头还要过分。

金蝉子那架势恨不得写个小纸条贴在轻歌后背,内容是——夜轻歌之师乃金蝉子是也。

这一日,轻歌便在炼器工会住下了,与师父金蝉子、师娘在长夜漫漫聊着过往的事儿。

师娘是个很温柔的人,但每每面对金蝉子,暴躁的很,偏生金蝉子爱她那小暴脾气。

金蝉子喝的半醉,拍着桌说:“你说老夫风流一生,怎么栽在你这女人手里?”

师娘冷冷一看他,随后望向轻歌,替轻歌续一碗热酒:“你师父今儿个高兴坏了,莫要介怀。”

“师父师娘很恩爱,徒儿非常羡慕。”轻歌笑着说。

师娘脸露出了笑容,“你师父当年啊,是个吊儿郎当的,现在老了也是个老不正经的。一喝高了,要所有人陪着他听他说他徒儿有多厉害……”

轻歌几乎能够想象到那样的画面,眉眼是温柔如水的画面。

隔壁屋子,嵇华深夜苦读,钻研炼器之道。

突地,九辞从窗外翻身进来,故作姿态地摇着那把扇子。

九辞走至嵇华桌前,眼睛一亮发现了一个东西。

嵇华正要拦住,九辞眼疾手快把那东西抢走。

是把粉色的扇子,扇子打开,用黑色的墨水写着:师妹最美。

九辞把扇子丢了出去,“抄袭小爷?而且你这用色太恶俗了,不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