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41章-非我族类,必有异心

第2541章-非我族类,必有异心

雄霸天的胜利近乎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如此一来,雄霸天就能选择一名宗师为师,顺其自然的成为宗师弟子。

最简单的路是取代被其打败的四宗师兄,成为药宗四宗师的弟子。

大宗师诧异地看了看雄霸天,“的确出人意料,你选一名宗师为师吧。”

雄霸天轻拂衣袖,在晶石盆内洗了洗手,擦干手掌两面的水渍后走向大宗师,再次在大宗师面前跪下。

“大宗师,弟子雄霸天,不求成为宗师弟子,只求一人为弟子之师。”雄霸天诚心的说。

他此次挑战宗师弟子,是在打宗师弟子的脸,他心里清楚,他之所以如此着急,是因为他还有个请求。

唯有成为宗师弟子,他才有资格身份把这个请求说出口。

大宗师白眉微微蹙起,他还从未遇见雄霸天这样的人。

“你要选何人为师?”大宗师眉头宛若打了死结一般,四周的药宗弟子们震惊过后宛若看好戏似得戏谑嘲讽地望着炼药台旁侧的雄霸天。

以雄霸天的资历能够成为宗师弟子已是抬举他了,怎知此人如此的不知好歹,才取得一点成绩就自鸣得意忘乎所以了,大部分人都以为,雄霸天不愿为宗师弟子是想要成为宗主弟子。

开什么玩笑!上有大宗弟子药宗大师姐夜轻歌,众所周知,夜轻歌极有可能是下一任宗主的传承人。

若此时出现一个宗主弟子,岂非是在打夜轻歌的脸?

显然,大宗师亦是这般认为,看着雄霸天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不悦。

围观者诸人都在等待着雄霸天的回话,雄霸天始终保持跪在地上的姿势,身着白袍服饰,肩佩药宗内阁弟子的勋章,但见他两手掌心向下,撑在了地上,身体俯下,匍匐在大宗师的脚边。

雄霸天声音硬朗道“弟子雄霸天,想成为大师姐之徒,永生追随大师姐,若有违背,不得好死,天打雷劈。”

雄霸天的嗓音犹似雷霆般炸开,无数人在风中宛若石化,震惊地望着雄霸天,又看向站在栏杆旁侧两袖清风闲来无事的轻歌。

于药宗弟子来说,不论出身如何,夜轻歌往那里一站,便是高高在上。

至少迄今为止,无人敢去与她争锋。

四周静默许久后,便是无情无尽的嘲笑。

一些弟子们小声的议论着——

“这雄霸天莫不是疯了?竟还想成为大师姐的弟子,他这马屁拍的也太恶心了吧?”

“他似乎比大师姐大十几岁,竟有脸拜大师姐为师。”

有一些男炼药师不屑地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大师姐风头正盛,是下一任宗主最好的人选,但花无百日红,再者大师姐到底是个外来者,从古至今,各宗宗主之位鲜少传给女子,更别说一个外族人。我们都知道的道理,宗主他们怎会不知?非我族类,必有异心啊!”

“雄霸天真是愧对这个名字,能够成为宗师弟子,竟然拒绝了,要认一个女人为师。疯了吧他。自古以来宗主之位传男不传女,而且谁知这夜轻歌什么来路,什么心思,于药宗来说是福是祸?”药宗男弟子如是说道。

人群中,阿娇正好站在那人身旁,听到药宗男弟子的话,不由反驳道“便是雄霸天想认其为师,大师姐何许人也?不一定会答应。大师姐父为dōng zhōu夜君,兄为映月楼主,夫为夜神宫主,便是女子又如何,始终是你们仰望的存在。”

“你……”那男弟子回头瞪视,甚是愤怒。

这名男弟子,正是那领了鞭刑的三宗弟子。

他气色极差,领了鞭刑之后本该休养,得知有人挑战与他同好的四宗弟子刘师弟,特地前来观战。

三宗弟子回头见是阿娇,脸上的怒容瞬间收住,咧开嘴阴鸷一笑“哟,这不是阿娇师妹吗?听说在天地院你与夜大师姐水火不相容啊,现在怎么了,还为她说话?听说阿娇师姐曾被千人骑万人枕,不知师兄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尝一尝师妹的**滋味?”

阿娇愤怒至极却是面色煞白,清白被羞辱的那一件事,永远是她的噩梦。

她始终不愿提起,从此低头做人,如今被人当众拆穿,她狼狈痛苦地甚至想到一死了之。

无数双目光,犹如烈火般注视着她,燃烧着她。

阿娇无法反驳三宗弟子的话,论地位,对方是宗师弟子,论情理,他说的没错。

她就是这么不堪……

三宗弟子冷笑,“既然知道自己不堪,在我药宗就夹着尾巴做人,否则我药宗绝不容你这等污秽之人,我药宗百年清誉怎能败在你的手中?”

“方师兄,你何必与一个身败名裂之人一般见识呢,让她下跪磕头认错,此事便就了了。”另外一名与三宗弟子方云交好的药宗弟子不怀好意地道。

这方云此前在轻歌那里受了气,平白无故领了百来鞭罚,而今怒气未消,恰巧阿娇撞到了枪口上,便以阿娇泄气之。

嘶……

方云双手环胸时,扯痛了背部的伤口,倒吸一口气,疼的呲了呲牙。

方云怒目瞪视阿娇,不屑地笑,冷嗤道“阿娇师妹,听到没有,你若下跪磕头道个歉,此事便了了。”

“敢问方师兄,我何错之有?”阿娇到底是有骄傲的,哪怕早已支离破碎。

方云大笑,“顶撞师兄,对师兄不敬,还不是错?”方云怒道。

“跪下!”方云面色大变,冷喝。

“我没有错。”阿娇咬牙切齿。

方云面色愈发的黑,脸颊浮现一抹狞笑“听说你那相好的小兄弟,叫做风锦是吧?我方家在北洲也算的上是个百年世家,若我要弄死他,岂不是掐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阿娇一愣,最后的一块傲骨,被焚烧至烟消云散。

眼睛通红,鼻腔酸痛,面对强势恶徒,终是无可奈何。

“师兄我不为人所难,跪与不跪,全看你的心情了。”方云邪笑。

阿娇双肩不住地颤抖,她闭上眼,曲下双膝。

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为人践踏,毫无尊严。

便在阿娇双膝即将碰触地面时,一只纤细雪白的手,那么轻轻一托,瞬间便托稳了阿娇,随即将阿娇扶起。

阿娇转头惊诧的看去,看见面前国色天香的女子,阿娇眼中的惊讶还在不断扩散。

夜轻歌……

不……是大师姐……

轻歌淡淡看了眼阿娇之人,转头冷冷地看着方云“一百鞭罚,教不会你做人?”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