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44章-厉鬼在人间

第2544章-厉鬼在人间

九辞此次之所以跟着轻歌前来神域,便是为了撑腰。

他在的时候尚且有不长眼的人欺他亲人,若他不在,谁知这些人会何等的得寸进尺。

九辞一袭墨色长袍曳地,身材颀长灵修,丰神玉朗,双眸狭长若星。

九辞的肩头,立着一只巴掌大的黑雀。

黑雀歪着头,赤红的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四周,最终望向轻歌,咧开嘴一笑。

轻歌看了眼黑雀,挑眉一笑,倒是个极有灵性的小家伙。

轻歌再度面朝神主背影,从容抬头望向百丈金阶的五洲之神,和煦一笑,落落大方,拳掌相碰的刹那,便道:“dōng zhōu东帝,前来神域熔岩见过神主。”

九辞冷不丁加一句,“神主好歹是五洲一大人物,该不会欠本楼主洗手费吧……”

良久,才传来神主的声音。

“dōng zhōu东帝,映月圣女,夜神宫主……果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神主道:“来人,还不速速给东帝佩勋章!”

顿了顿:“映月楼主不必担心,不日后洗手费会派人亲自送往映月楼。”

轻歌所佩乃神域当年所赐的凤羽勋章,便见一身着青衫的女子到来,站在轻歌面前盈盈行礼“东帝,请把凤羽勋章给我。”轻歌毫不犹豫取下凤羽勋章给了眼前的女子,女子当着一众人的面,周身青烟起,全部涌入勋章之,在勋章表面加了青烟浮现的古老图腾,边沿处还有较为古老晦涩

的‘东帝’二字。

此次四洲朝的奖赏里,有一项则是由神域颁发出东帝独有的勋章,这样的殊荣,放眼五洲境内,享有者不超过三人。

青衫女子将勋章雕刻而成,微微一笑,把勋章归还于轻歌。

轻歌接过勋章,女子款款行礼,施施然离去。“鲛南珠、御锐甲、东帝凤袍、四海城城主令牌,朝奖赏,全部在此。剩下的神兽,便要东帝亲自去契约了……”百丈之的背影不起波澜涟漪,传来了神主颇为沙哑的声

音。

随着神主声音落下,轻歌面前光芒涌动,圣光之,神主所赐的宝贝全部在此。

轻歌一声恩谢,笑着收下这些宝物。

“神域有天兽地牢,地牢之有一三宗神兽三尾青鸾,去契约吧。方大人,把东帝、映月楼主带去天兽地牢吧。”神主渐渐说完,那一抹淡光背影逐渐完全的消失。

“是——”

方狱从金阶旁走出,头戴斗笠,身着黑衣,不知是不是轻歌的错觉,一眼望去,方狱的身影似乎之以往更加的健硕?

隐隐透出一种年轻感……

看见方狱,九辞下意识往前了走一步,站在轻歌面前,警惕的看着方狱。

方狱的实力,绝对在他之下,但方狱身有一种让他较为戒备的危险感。

“东帝、映月楼主、三宗大人、五十二门主,请随我来。”方大人说。

方狱朝熔岩大殿外走去,与轻歌擦肩而过时停下了脚步,“是了,有一句话该亲口与你说,恭喜。”

九辞插入二人缝隙之间,目光森寒望着方狱,“方大人,吾妹是有夫之妇,算你半只脚踏进了棺材板,也得有点距离才好。”

“东帝是有夫之妇,据在下所知,楼主大人似未婚配?”方狱意味深长的话,叫九辞毛骨悚然。

九辞从未遇到过这般恶心的人,对方的一个眼神,一道笑声,一句话,足以让他干呕。

四周诸人,听着二人的对话只觉得莫名其妙。

倒是三宗代表,药宗宗主、段芸以及风青阳三人望着方狱,心情颇为沉重。

那日在西洲祭坛,夜轻歌向方狱讨一个女人,那还是夜轻歌的母亲,足以见得二人之间的关系势同水火。反倒是弓门门主楚长歌是个神经大条的,神主走后,楚长歌蓦地蹦出来,勾着方狱的肩膀,“方大人,没想到你好这口啊,你喜欢男人?你喜欢在下这样xìng gǎn火辣的吗?”

说至此,楚长歌歪下头,炸了眨眼,自以为可爱xìng gǎn极了……方狱下意识远离楚长歌,有深度洁癖的他,像是个被踩了尾巴的恶狼, 恐慌地,又发疯一般在一旁拿着帕子狠狠擦拭着被楚长歌碰过的地方;用力擦了好几遍,许是觉得

还不够干净,方狱痛苦而绝望,猛地脱掉了被楚长歌碰过的外袍丢在地狠狠踩着,似是在宣泄某种愤怒,又像是在践踏某种不容他眼的肮脏污秽。

楚长歌还是适才搂着方狱的姿势,见此,楚长歌嘴角抽了抽,满脸的震惊之色。

“这也……太夸张了吧……”楚长歌吞了吞口水,闻了闻左侧肩膀,随后又闻了闻右侧,楚长歌茫然地喃喃:“不臭啊……”

熔岩大殿的柱后,神王漠然的望着方狱。

方狱并非喜欢男人,只是喜欢所有与阎碧瞳相像的人和事物罢了。

偏执到了极端的地步,是一种另类的神经病。

譬如此刻的方狱。

足足过去半晌,方狱才恢复正常。

他打了个响指,一道火焰将地的外跑烧毁,方狱优雅淡定地从空间宝物取出一件新衣穿在了身。

方狱似是忘了方才自己癫狂般的行为,系好腰封之后,走向轻歌等人。

九辞长臂一展,拦在轻歌面前,警惕的望着方狱。暗嗤,疯子!

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疯子,让人琢磨不透,叫人恶心,像跗骨之蛆一样。

“诸位,随我去天兽地牢吧。”斗篷之下,方狱发出了笑声。

那轻笑声,像是置放于深渊的两块腐石互相摩擦时发出的响动,叫人似有脏污梗在咽喉。

轻歌淡淡的望着方狱。

时至今日,她终于明白,何为厉鬼在人间。

轻歌不动声色,不疾不徐与众人一同走向天兽地牢。

雄霸天似个乖巧的孩子,亦步亦趋跟在轻歌的身后,雄霸天皱眉看了眼方狱的背影,紧抿着唇。

朝天兽地牢走去时,雄霸天凑在轻歌耳边,小声的说:“师父,这个方狱,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克服你的恐惧,才能战胜厉鬼。”轻歌撂下一句话,继续往前走。

雄霸天若有所思。

轻歌半眯起眼眸,衣袖下的双手攥紧。

难以想象,她的母亲,竟然跟一个疯子生活了二十年。

这世间有许多种情爱,方狱这一种,叫人死生不如,最是恶心!

美眸内,骤然迸射出愤恨的火光。待她青云,定要以方狱尸骨头颅,鲜血皮肉,祭母亲在天之灵!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