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46章-绚灵树枝,九尾血鸾

第2546章-绚灵树枝,九尾血鸾

九辞邪佞而笑:“七彩阁下,吾妹还小,本楼主怕她受了惊吓,陪她一同进来,可否?”

九辞妖孽的脸是肆意的笑容,说的却是那么风轻云淡,宛若家常,闻者个个瞠目结舌,犹似石化。

怕她受了惊吓?

众人下意识看向清寒冷艳的女子,虽一袭白袍难掩君王之气,尤其是骨子里流动的血腥气息,叫人不敢靠近。

这样一个毒辣的女子,会受到惊吓。

唯有轻歌清楚,九辞是不放心她一人。

“师父,我亦为你hù fǎ!”雄霸天进了铁牢之,固执地望着轻歌。

药宗宗主正要踏步其,段芸先一步进去,“宗主,老婆子能陪小丫头的时间不如你多,这会儿,可别抢了。”

七彩浅笑:“里面不可再进人了,请诸位在外等候吧。”

楚长歌本还想着进去,听到七彩的话,闷闷不乐地垂下脑袋。

楚长歌唉声叹气走向方狱,冷不丁凑在方狱耳边轻叹:“方大人,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在下吗?”

其他门主皆是不忍直视,难以想象,他们竟与这样的人平起平坐。

方狱宛若炸毛般,迅速后退,目光阴鸷森冷地看向了楚长歌,“你,想死?”

方狱言语间略带怒气杀意,七彩见此,倒是一愣。

方狱为人沉默寡言,喜怒不形于色,这还是方狱第一次在人前失了方寸。

楚长歌缩了缩脖子,往后退去,变戏法般摇出一把油纸伞撑着,理了理短衫,“不考虑便不考虑,这般凶做什么,方大人,可记着了。今日的我你爱考虑不考虑,明日的我你便高攀不起!”

众门主:“……”

药宗宗主与器宗风青云皆干咳了一声。

楚长歌不论何时何地,从来没个正经的。

轻歌正朝鎏金绚影走去,听见后面传来的楚长歌的声音,轻歌脚步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轻歌回头,恰巧望见方狱心情阴郁,满身森气,不由冷嗤,到底是一山更有一山高。

反而是九辞,想到自己亲手摘录的‘新妹夫’小本本里曾有楚长歌之名,便想给自己来几巴掌。

方狱戴着的斗篷之下,额脖颈处血筋暴起, 若是可以,他恨不得将楚长歌烈火烹油,碎尸万段。

他从未遇见过这样恶心的人,把他恶心的寒毛四起,甚至让他稳不住平日里的睿智沉着。

楚长歌好似感受到方狱正在看着自己,撑着油纸伞,穿花裤衩,着火红短衫,看向方狱,一个飞吻。

那一刻,方狱的血液逆流,骨子里似有万只蚂蚁来回的走动啃食。

方狱周身阴郁之气愈发恐怖,楚长歌一下子躲到了风青阳的后面,“人家怕怕。”

风青阳头疼,这楚长歌还真不是一般的欠揍,不过看到方狱吃瘪,风青阳的心情倒是很好。

楚长歌望着方狱眨了眨眼,眼眸深处,一抹睿智的光,一点星辰芒。

轻歌收回眼神,望向鎏金绚影,深吸一口气,即将进入鎏金绚影的空间内。

跨步前,段芸拦住了她。

轻歌眸光清澈碧透,诧然地望向段芸:“段大师?”

“丫头,拿着这根绚灵树枝,若有意外,我可去里面帮你一把。”段芸道。

轻歌没有想到,段芸次次出言相助,此次更是做到了这个地步。

方狱冷漠地看着段芸,那样森寒幽然若蛇蝎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具冰冷的尸体,目光无情而残忍。

“好。”

轻歌没有拒绝,接过了段芸递来的绚灵树枝。

段芸在驯兽方面的造诣,乃是兽宗顶级大师,若出了什么问题有段芸相助,倒也是一份救命的保障。

轻歌站在鎏金绚影前,闭眼,微扬脸,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木架前的金台,鎏金绚影内迸射出一道光,将轻歌吸纳进鎏金绚影内的空间。

千里之地的空间内,一片漆黑,轻歌似是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抬头望天,美眸骤然紧缩。

便见半圆形且无边无际的苍穹天际,出现了两道光,铜陵般大小。

那两道光,血红似得颜色,偶尔还会闪烁一下。

与那光对视之时,不知为何,轻歌毛骨悚然,脚底有寒气直冲天灵盖。

光……两道光……

是太阳?还是明月?亦或是星辰之光?

不……都不是……

那光,究竟是什么?

轻歌暗暗沉思,周身戒备。

忽而,一声怒吼声响起,随之嘶吼,天地飓风起,风似锋锐光刃铺天盖地刺向轻歌。

轻歌下意识后退,以仅有的星辰之力堪堪挡住狂风暴击。

星辰之力有淡淡的光,借着光,轻歌终于看清了!

天穹的两道光,是一双眼睛。

眼睛下方,是一只身躯铺千里之地的庞然巨兽。

巨兽的身后,有九条血红的尾巴!

九尾……

九尾……

轻歌全身毛发骤然倒竖起来……

那是黑暗殿主曾经的坐骑,九尾血鸾!

并不是什么三宗三尾青鸾。

神主夺走黑暗殿主的九尾血鸾后,兽宗无数炼药师全都无功而返,无法驯服这一头神兽,只得关押在天兽地牢。

她前来契约神兽,神主给她九尾血鸾是什么意思?

九尾血鸾的主意,究竟是神主的想法,还是方狱的目的。

一瞬之间,轻歌脑子里的念头千回百转。

为今之计,燃眉之急,是眼前的九尾血鸾凤!

轻歌想要离开鎏金绚影,才发现,鎏金绚影内部被封印扣死,只能进,不能出。

现在,她只能掐断绚灵树枝,把段芸召唤进来,才有一线生机。

但……便是兽宗宗主都不能驯服九尾血鸾,段芸亦不能,此时叫段芸进来,无非是送死?

轻歌望着手的绚灵树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最终,轻歌收起了绚灵树枝,抬眸望向九尾血鸾。

方狱……有何目的?

神主……有何想法?

轻歌双手攥紧,握成拳头,仰头笑望着九尾血鸾凤。

三宗神兽有什么意思,若得驯服九尾血鸾凤,往后的战斗,犹如神助!

轻歌眼的茫然迅速褪去,只剩下一片狂热和战意。

身为一名驯兽师,魔兽的战斗力越强,驯兽师越是兴奋。

这不仅仅是契约精神,更是职业迷恋。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