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67章坛子里的骨髓烟

第2567章坛子里的骨髓烟

九辞背着九姑娘行走在四海城内偏僻的荒地。

穿过梧桐树林,进入主城的街道,朝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四周各式各样的异族人,在黎明破晓前,握着幽灵令牌,穿越通道,离开这座夜里繁华的城池。

当次日旭阳东升时,四海城,再度成为一座几乎无人的空城。

大街小巷,冷冷清清,难见一人,仿佛昨夜繁华只是海市蜃楼,昙花一现。

城主府内,轻歌在那十床厚被之下渐渐熟睡,小脚脚还露在外面汲取渴望的凉气。

昏昏沉沉,混混沌沌间,轻歌做了一场梦。

在梦里,她抱着小狐狸坐在风月阁的大院晒着暖阳,小狐狸一舒适就会眯起双眼。

在这场梦的后来,轻歌看见姬月身上的骨髓烟被装在一个坛子内。

他早就死了。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就算你飞升长生又如何,你始终见不到他。

这个世上,再也没有小狐狸了,更没有姬月。

姬晔是个没有父亲的野种。

……

一道道声音,犹如魔障,犹如跗骨之蛆,不死不休。

她在黑夜里奔跑,她想要去追那一缕泛着淡淡微光的骨髓烟,她想找到真相。

啊!

轻歌低吼一声,猛地惊醒坐直了身体。

脑子里,似有根神经在疯狂的跳动,那根神经相连着双眼,双眼胀痛,犹如火烧,头疼欲裂,难以承受。

轻歌双手抱头,紧咬着下嘴唇,身体不断地颤抖。

她的头痛症,永远都没有治好。

哪怕她自己是药宗最出色的炼药师,她依旧对头痛没有办法。

每当她情绪激烈时,藏在灵魂深处沐血而生的厉鬼就会发出尖锐的咆哮。

轻歌疼到浑身乏力,无力地倒在了床榻,她望着屋内简陋的天顶,一滴泪滑出,没入发间。

长生,好难啊……

轻歌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疲惫而无奈的笑着。

头痛加剧,轻歌抬起手疯狂揉捏眉间,甚至把眉心掐的深红,尖锐的指甲,似要破开眉心的皮肉。

每当头痛症发作时,轻歌都无法思考,像是陷入了某种暴戾的状态。

她的双手紧攥着被子,眼中是一片死灰。

她甚至怀疑,自己得了不治之症,自己的头颅里藏着个恶魔。

这一刻,轻歌想啊,她许是没有多久的活头了。

轻歌蜷缩在十床厚被之下,四肢却是发冷,浑身都在颤抖,脑子里的那根神经还在跳动,不依不饶折磨着她。

屋外,九辞敲门,“歌儿,起床了。”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里面还有细小的呜咽声。

九辞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把门撞开,屋内没有看到轻歌的身影。

九辞看向那十床厚被,堆积很高的厚被时不时颤动,九辞的步伐在此刻尤其的沉重。

走至床榻旁,九辞动作轻柔的掀掉十床厚被,床榻之上的画面却叫九辞的心脏揪一般疼。

身着单薄衣裳的少女满面泪痕,眼神涣散,眉间和下嘴唇都被咬破染上了殷红的鲜血。

她的身体犹若筛糠般剧烈颤抖,双手紧抱着头,蜷缩在床榻最边缘的角落。

九辞的心,裂开了几道缝。

他情愿心脏被刺几刀,也不愿看到宠溺心疼的妹妹受这般折磨。

世间最苦不是皮肉之苦,是精神和灵魂的不足为道。

九辞抓住轻歌的手,“歌儿,怎么了……”

轻歌像是陷入了癫狂而极端的状态,甩开轻歌的手,一直往边缘躲去。

身体蜷缩成一团,如此才能得到一丝的温暖。

九辞发现轻歌的身体无比冰冷,那种冷,彻骨都不足以形容出来。

九辞轻拥住轻歌,眼睛微红:“哥哥在,不要害怕,哥哥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哥哥两个字,好似让轻歌找回了理智。

轻歌机械般一寸一寸地转过头,双眼空洞的望着九辞。

像是跌入悬崖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紧攥着九辞的衣袖,泪流不止。

“哥,我做了个梦。”

“我梦见小月月眉间的骨髓烟被装在了一个坛子里。”

“我梦见小月月走了,不要我了,他把我丢下了。”

轻歌极力的瞪大眼,“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视线被模糊了。

控制不住的眼泪遮住了她的视线,她什么都看不清,她什么都抓不住了。

“我想娘亲……”

轻歌几乎嚎啕大哭,扑在九辞的怀里。

九辞手足无措,心脏咯噔一跳,微微往下沉。

轻歌怎会做这个梦,最为关键的是,这个梦并非虚无缥缈的假象,而是真实存在的。

九辞开始心虚,面色微微发白。

在西洲的时候他便知道,骨髓烟这件事他不能说出来,莫看轻歌钢筋铁骨,似有盔甲般坚强。

但她也脆弱的像是一张纸,弱不禁风。

九辞只有心疼,而今看见轻歌这样,九辞更不敢把骨髓烟的事说出来。

他情愿编造出一个让轻歌向往的假象,也不要看轻歌就此崩溃,从此绝望痛苦。

九辞紧抱着轻歌,紧咬着牙。

姬月不在,他一定要保护好妹妹,拼了这一身骨头。

屋外,雄霸天正要来请教轻歌炼药之术,听见轻歌崩溃的哀嚎,雄霸天顿在门槛处,目瞪口呆。

师父……

他一直以为,师父是旷世奇才,非寻常女子所能比。

她能抗下无数伤痛,经历千锤百炼,在死神的考验里活下来。

直到此刻,雄霸天眼中涌起了热泪。

他的师父,也是个人,是个女孩。

她才二十岁,不该经历这么多。

她懵懂天真,享受温暖喜乐。

雄霸天退了出去,在屋外靠着墙壁坐下。

师父是个骄傲的人,不允许旁人窥测她的脆弱。

师父,霸天会保护你。

雄霸天望着升起的朝阳,暗暗立誓。

无人发现,林山和小书童在不远的暗处,悄然望着房屋的方向。

“城主好像很痛苦。”小书童于心不忍。

林山意味深长说:“进了城主府的人,哪个不痛苦呢。”

小书童望着屋外长廊旁的一颗梧桐树,轻声道:“进相思门,闻梧桐芬芳,这苦情人,最怕相思梧桐了……”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