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71章家妹乃天域东洲女帝

第2571章家妹乃天域东洲女帝

东陵鳕驻足停步,目不转睛的望着轻歌。

分明才见三次面,为何有种恍如隔世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甚至心疼,这座城的深夜大雪纷纷,是个凛冬,她却穿的那么单薄。

他不喜夜歌头上的炫目珠钗,不喜她身上镶嵌的珠玉石宝。

东陵鳕微微抬起右腿,似是想走近轻歌。

一直警觉而悄然观察着东陵鳕的夜歌见此,瞳眸骤然紧缩,立即挽上东陵鳕的臂膀,说:“外面雪大,王上,该快些进去了。”

怎料,东陵鳕怀中慵懒假寐的白猫突然睁开一双湛蓝如宝石的眼眸,凶光凛冽瞪视着夜歌,张开嘴发出嘶哑的出气声,似是低吼,将夜歌吓得往后一退。

见夜歌距离东陵鳕没有很近,白猫这才继续缩着身子闭眼休息了。

幽族身着红袍邪肆张扬的妖殿下见此滑稽之竟,不由发出肆无忌惮嘲讽讥诮的笑声。

“东陵王,你这未婚妻的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小啊,若青莲王后是这般胆小如鼠之人了,传了出去,那可真是青莲一族的大笑话了。”妖殿下如是道。

东陵鳕不为所动,面色冷峻,目光漠然如霜,唯独在看向轻歌时,眼底的寒霜微微融化。

而被东陵鳕抱在怀里的白猫,懒懒地抬起双眼,看向了轻歌。

白猫的眼神,尤其奇怪,像是在凝视一个经久未见的故人,眼神之中,还有几分温柔忧伤。

若轻歌仔细观察,便会发觉白猫的眼神,像极了一个故人。

只可惜,没人会仔细去观察一只猫,轻歌亦不例外。

她于东陵鳕并无男女之情,却是一种深深的羁绊。

这个人,她曾最是心疼。

但现在,轻歌不愿叨扰。

若她不喜夜歌,她自会杀上青莲一族,取了夜歌的狗头。

但是——她不愿以东陵鳕捡回记忆的方式。

东陵鳕经历了那样的绝望和痛苦才把她忘记,她怎能让他再陷入这个死循环之中呢。

轻歌退避至一旁,把适才取下的面具戴上。

适才进入拍卖场前,听到街道的人说,过拍卖场的浮生门需要摘下面具,在交幽灵令牌时,他们就已把面具摘下。

戴上了暗紫的面具,遮住了清冷而惊世的容貌,轻歌似是不愿意面对此刻的东陵鳕,不断地刻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九姑娘在轻歌身旁兴奋的手舞足蹈:“没想到在四海城能够有幸见青莲王一面,话说回来,青莲上生得可真是英俊,那眉,那眼,那鼻,简直像是艺术品。”

“青莲王眼底隐隐有乌青,大概是没有睡好。”雄霸天说。

“那幽族妖殿下也很是英俊。”阿娇道。

风锦皱眉,搂紧了阿娇,“有我在,阿娇师姐怎能看旁的男人。”

“你最英俊了。”阿娇笑着说。

风锦眉飞色舞,好是高兴。

九辞摇着扇子,打量着这群人。

这些,都是超越九界的大佬啊。

“血族是什么?”轻歌问。

“血族是一个比较隐世的宗族,已经存在数万年了,其底蕴难以想象。”九辞解释。

“这几个种族地位,都在九界之上?”轻歌再问。

九辞点了点头,“这些种族,最近几年,怎么全都跑出来了,以前不都是喜欢隐世吗?”

此时,东陵鳕、夜歌一行人,跨步走进拍卖场。

轻歌下意识站在了九辞的后面,面具之上的一双美眸,淡淡的望着东陵鳕。

忽然,东陵鳕停下了脚步,夜歌的心脏跳动飞速,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可她无法阻止。

“青莲王?”精灵神女看向东陵鳕,颇为不解。

几人之中,精灵神女最是高傲。

她是年轻一辈中新选出来的神女,深得长生界云生的喜欢。

精灵族内无数人告诉她,她未来的夫婿是长生界的神君青帝,故而,眼前之人,不论是青莲王,还是幽族妖殿下,她统统看不上。

她倒没有像夜歌那般满头珠钗,一袭白衣shèng xuě,一头淡绿的长发,头上戴着一个精灵族特有的藤木王冠,手里握着一个镶嵌着宝石的权杖。

而正因为传出与长生界联姻之事,即便她实力不是最gāo qiáng的,其他几个种族甚至还有巴结她的意思。

“王上……”夜歌拉了拉东陵鳕的衣袖,恨不得东陵鳕快点进入拍卖场,不再停留。

东陵鳕止步不前,看向九辞。

不,准确来说,而是看向九辞身后的那个人。

东陵鳕迈动双腿,朝前走去。

九姑娘、阿娇等人纷纷退避,最终,东陵鳕走至九辞面前,停下了脚步。

九辞一步不退,冷冷地看着东陵鳕,“青莲王,幸会。”

九辞虽只是九界之人,但面对东陵鳕等人,却是毫不怯弱。

东陵鳕绕开九辞,走至轻歌面前,解下身上烟青色的披风,递给轻歌:“寒冬雪大,姑娘衣衫太单薄了,怎不知爱惜自己?”

幽族妖殿下挑起眉,好奇的笑了。

素日里,这青莲王沉默寡言,冷若冷霜,他还是头一次见青莲王一次性说如此之多的话。

夜歌站在原地,身子僵硬,四肢紧绷,红袖下的双手狠狠攥紧,任由尖锐的指甲,伸进了皮肉之中。

九辞愣住。回头看去,双眼陡然一亮。

自家妹妹魅力如此之大?

就连青莲王都对歌儿一见钟情?

九辞还寻思着以轻歌对姬月的深情程度,这辈子只怕要孤独终老。

怎知冒出来了个青莲王,优秀如此,岂不是妹夫的上上人选?

九辞干咳一声,聪明地后退了数步。

在这个小范围的世界里,只剩下东陵鳕和轻歌。

轻歌还保持着递披风的姿势,目光温柔地望着轻歌。

轻歌红衣单薄,银发轻披,脸上戴着一张面具,微微讶然地望着东陵鳕。

许久,轻歌才把披风接过,东陵鳕笑了。

那一笑,似温暖的阳直直撞进了心里。

似让山河无色,日月无光,冰雪融化,春暖花开。

“姑娘家住何方,芳龄多少?”东陵鳕问。

夜歌的眼神,愈发之暗沉。

恨的种子,在悄然间生根发芽。

夜歌咬牙切齿,“王上,该……”

“家妹乃天域dōng zhōu女帝,年方二十。”九辞道。

“家中并无夫婿。”九辞又补了一句,“只是有个五岁大的儿子,成为我妹夫可是天底下最便宜的买卖,娶美娇娘,还送一个天才儿子。”

轻歌:“……”恨嫁?

众人:“……”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