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76章恨不相逢,她年少时

第2576章恨不相逢,她年少时

轻歌没想到东陵鳕这般耿直,只得眼睁睁看着东陵鳕把她想要的至尊令牌收了回去。

东陵鳕望着轻歌,微微一笑,揉了揉轻歌的头,“会有更好的。”

轻歌蓦地看向东陵鳕,这个人,是故意的吧……

兴许,她还停留在旧时候,那个纤尘不染,极为固执的影子上。

而今在她面前的,是青莲王啊……

轻歌垂下双眸,倒有几分愁态。

旧时候,再也回不去了。

轻歌不愿再重蹈覆辙,再次轻声强调:“你知道一生一世一双人吗?那是我心中所求。”

“我们真是心有灵犀,那也是我的心中所求。”东陵鳕微笑。

轻歌扶额,头疼,“我已有心上人……”

东陵鳕伸出手,长指放在轻歌唇前,堵住了轻歌接下来的话,“不要再说让我难过的话了。”

九辞听着二人的对话,心中那一丝玩味也全然消失不见。

这个青莲王,比他想象的还要认真。

轻歌睁大灵动的明眸望着东陵鳕,她好似在东陵鳕的眸中看到了往日的忧伤。

为什么呢……

都已经失去了记忆,为什么还是她?

“此生,没有可能了吗?”东陵鳕问。

“没有。”轻歌斩钉截铁。

“那真是太遗憾了。”东陵鳕失落地低下头。

忽然,东陵鳕凑在轻歌耳边,声音非常的温柔,说:“下一世,我可以早些遇见姑娘吗?”

轻歌瞳眸睁大,两行清泪滑出,身体僵在原地,竟是一动不动。

那日,在落花城。

东陵鳕说,来生,一定要早点遇见她。

这辈子,他就不跟姬月抢了。

……

为什么,为什么忘不掉这些?

不,东陵鳕早就忘掉了,只是那些话,那些情,深入骨髓和灵魂。

他深爱的,喜欢的,从来都不是她的皮囊,而是她的灵魂。

那一句话,东陵鳕说的很小声,除轻歌之外,并无人听见。

轻歌垂下湿润的睫翼,好在戴着面具,侧对着诸人,淌过脸颊的泪水被面具遮掩。

轻歌怀中的小白猫似是察觉到了轻歌的伤心难过,小爪子轻拍了拍轻歌的肩膀。

轻歌转身离开,走到另一个窗台前,望着拍卖场内的景象。

她错了。

莫说没了记忆,便是烈火烹油,皮肉碾碎,灵魂破裂,东陵鳕依旧无法新生。

东陵鳕转过头看向她,眼眸里,流淌着一抹悲哀。

恨不相逢,她年少时。

东陵鳕不知,仅仅三次见面的女子,为何让他这般着魔。

看她伤心,他几乎要疯了。

看她唇角上扬,他便也眉开眼笑。

“青莲王是认真的?”精灵神女手持权杖,走至东陵鳕的身边,垂眸俯瞰着拍卖场的无数异族人,用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问道。

“神女相信一见钟情吗?”东陵鳕问。

“青莲王对她一见钟情?”神女反问。

东陵鳕笑了,“一见难忘,二见钟情,三见倾心。”

“她有未婚夫了,还有个五岁的孩子!”神女道。

“世人谁不怕青莲?”

“你想把她抢过来?”神女诧异。

“若那个男人能给她温暖快乐,本王便放弃。若那个男人无能,本王为何不能照顾她们母子?”东陵鳕说的非常认真,一本正经。

神女蓦地看向了东陵鳕,眼前的这个男人,比精灵族的少年们都要英俊,尤其是他的身上,有一种出尘的气质。

初见时,神女便已被惊艳,只可惜,青莲王后另有其人。

那个叫做夜歌的女子,浑身上下都透着庸俗的气质。

而她,是要嫁给神君青帝的,哪怕东陵鳕曾惊艳过她,但青莲王后的位置不足以让她动心。

能够成为神妃青后,那才是真正的至高无上,母仪天下,实实在在的风光。

否则的话,以她的身份地位和手段,对付一个夜歌还不是手到擒来。

虽然她鄙夷夜歌,但不得不说,比之那个叫做夜轻歌难以琢磨的女人,她更希望夜歌成为青莲王后。

一个能让她操控的愚蠢女人。

而且,她也是想留一条后路。

神君青帝留下十年之约,迟迟不肯嫁娶,还是个不举的……

若真是无可奈何,她至少还能取代夜歌,成为青莲王后。

在这个拍卖场顶楼的雅房里,各族王侯,都在打着不为人知的主意。

阿娇与风锦在角落里,那么的没有存在感。

能够与眼前这些人同在一屋,已是极高的荣幸。

雄霸天亦在角落里苦读医书。

倒是九姑娘,目光四转,晶晶发亮。

幽族妖殿、龙族仙君、青莲王,就连血族赤阳王都是无比的俊美。

九姑娘双手托着脸,轻咬着下嘴唇,还是楼主大人最好看。

“这位姑娘,喝一口仙魔酒?”幽族妖殿端着酒杯走至九姑娘面前,把自己喝了一半的酒杯递给九姑娘。

九姑娘手足无措,眼睛一直眨,她往后退了一步,指了指酒杯,“妖……妖殿下,小女子怕亵渎了殿下的杯中酒。”

“不妨,本殿见你甚是可爱,赏你一杯,听话,喝了。”幽族妖殿下逼近九姑娘。

九姑娘忐忑不安,小手直绞着袖子,没有接过酒杯的打算。

那仙魔酒,寻常xiū liàn者饮不得,会爆体而亡的。

“这份薄面,你是不肯给本殿了?还是你看不起本殿?”幽族妖殿嗜血一笑。

九姑娘慌了神,她不愿给轻歌带来麻烦,可眼前的局面她看不懂。

她颤抖地伸出手,想要接过半杯仙魔酒。

倏地,九辞快步而来,一扇子打在九姑娘的手背上,疼得九姑娘触电般把手收回去。

“不是跟你说了吗,陌生人给的酒不要乱喝,小丫头片子这么不懂事?”九辞愠怒,“那仙魔酒是你能喝的吗?”

九姑娘咬了咬下嘴唇,心里委屈,却不敢说话。

轻歌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中南幽族,一个能与青莲一族分庭抗礼的势力种族。

底蕴浑厚,万年之久……

她之所以静观其变,是想看看九辞是什么反应。

“青莲王的小舅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本殿的酒,上不了档次是吗?”幽族妖殿眯起双眸,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火,雅房内的氛围陡然剑拔弩张。

幽族妖殿显然是没事故意找茬,谁也不知他故意挑起事端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在东陵鳕开口前,幽族妖殿看了看东陵鳕,就已把话说绝了:“青莲王,本殿敬重你和你的朋友,我幽族一向广结善缘,呼朋引友举杯高饮,但你这朋友,就不够意思了吧……”

“姑娘,来,给本殿一个面子,喝了它!”幽族妖殿继续把酒递向九姑娘。

九姑娘不愿事态继续发展,咬了咬牙,还是决定过去喝了这杯酒。

她是大师姐带来的人,就算爆体而亡也不该丢大师姐的脸才对!

九姑娘才把手伸出,九辞又一扇子打在了九姑娘的手背。

“站一边儿去,男人说话,没你什么事。”九辞道。

九姑娘的手背被打了两下,两道红痕出现,疼的很,但她看着眼前男人宽厚的背影,却觉得心被无边的暖流包裹。

楼主大人,真好呢……

东陵鳕走来,九辞陡然打开折扇摇晃,几分风流韵,他朝着东陵鳕伸出手,掌心向着东陵鳕。

“青莲王,这里没你什么事,若你还想成为我的妹夫,就不要插手此事。”

他乃九界人,自然知道一些青莲和幽族的恩怨。

而且,他很喜欢东陵鳕,是新妹夫的最佳人选,至于旧妹夫,早就被他忘诸脑后了。

他是夜轻歌的哥哥,此时,他不能退步。

他不是逞强,而是不能后退。

他一定要成为轻歌最坚实的后盾。

而身后的九姑娘,异常的感动。

只觉得男子能顶天立地。

“这半杯仙魔酒,我替她喝了。”九辞说。

“你行吗?”幽族妖殿轻蔑地看着九辞。

九辞接过半杯仙魔酒,打算一饮而尽。

在九界以上,流传着这么几句话。

一滴仙魔酒,浮生已过半。

半杯仙魔酒,魂魄不再有。

一杯仙魔酒,从此仙魔人。

……

这几句话,无非都是在说仙魔酒的厉害之处。

仙魔酒,有利有坏,能促进人的xiū liàn,亦能让人承受不住酒的烈气爆体而亡。

正在九辞要一饮而尽时,一道残影掠来,一只雪白好看的手,夺过了酒杯。

九辞皱眉,错愕的看着轻歌:“歌儿,你做什么,快还给我,这可不是醉花阴那种品阶的酒!不能胡来!”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