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87章蓝尾狐娘

第2587章蓝尾狐娘

轻歌是外冷内热之人,看见小fèng huáng这般可爱,便忍不住动容。

轻歌蹲下身子,将小fèng huáng抱起来。

诸人依旧觉得轻歌是疯了,他们何等之人,把手放在小fèng huáng的头顶,都会被流云凤火灼烧。

夜轻歌这般不知死活抱着小fèng huáng,岂不是要被烧个死无全尸?

这些人之中,尤其是夜歌,瞪着猩红充血的眼,死死地望着轻歌。

她在内心祈祷,祈祷小fèng huáng愤怒之下,把夜轻歌给烧得灰烬。

如此,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拦她高升的步伐了。

当轻歌将小fèng huáng抱在怀里,众人心中所想的烈火灼烧没有到来,相反,小fèng huáng极其的乖巧,蜷缩在轻歌的怀里,竟然是香甜的睡去了。

流云小fèng huáng,怎会这般信赖夜轻歌?

包括蓝尾狐娘在内的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满头的雾水。

轻歌揉了揉小fèng huáng的脑袋,几片金色的羽毛掉落下来。

小fèng huáng更加的舒适了。

反观趴在轻歌肩上的小白猫,湛蓝的眼里全都是仇视,充满了敌意的瞪着小fèng huáng。

小白猫泪眼汪汪的看着轻歌,轻歌察觉到了小白猫的不对劲,在小白猫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顿时,小白猫心情雀跃,好是欢喜。

小白猫一面发出咕噜的声音,一面在轻歌颈窝和侧脸上蹭。

轻歌左拥右抱,不可谓不幸福。

而正是这样幸福的画面场景,叫一众rén dà跌眼镜,惊的说不出话来。

蓝尾狐娘怔愣,就连她都在怀疑小fèng huáng是否流云凤族的纯种血脉了。

她真是看遍古书,都没见过这么稀奇的事。

便是开天神族,也不能让流云fèng huáng这般服服帖帖吧。

宫殿里的众人看着怀抱流云凤,肩立小白猫的轻歌,只觉得风中凌乱。

轻歌看到了小fèng huáng受伤的一面羽翼,有些心疼,抱着小fèng huáng的动作愈发小心轻微了。

“这绝对不是什么流云凤,一定是杂交出来的物种!”夜歌眼红嫉恨到失去了理智,匆忙奔向轻歌,伸出双手,企图掐死小fèng huáng。

轻歌眼中寒意一凛,脚底生起冰雪,冰雪朝着夜歌呼啸而去,冰封住了夜歌的身体。

“你……想死?”轻歌微微垂头,眼眸犀利,满头银发,无风自吹。

那一刻,她身上所散发出的君王气势和萧杀之意,叫一众千族王侯肝胆俱颤,神魂碎裂!

妖殿看着轻歌的眼神里是兴味盎然,这个人间女子,倒是有趣。

这样的气势,当真属于人间吗?

片刻,冰雪化开,夜歌一身湿漉漉,满头珠钗掉落在地,腰上的玄金玉佩也摔碎了。

她的发和衣裳,贴合着没有什么曲线的身体,脸上的脂粉,糊在了一起。

少了脂粉和珠钗,夜歌就像是花儿失了颜彩。

现在的她,眉眼之间的神态,周身的气质,与轻歌是截然不同的。

她落魄的像是个流浪者。

精灵神女的目光,在轻歌与夜歌之间来回。

仔细看去,夜歌与轻歌之间的五官非常相像,尤其是眉眼,就连唇形都是不可思议的像。

哪怕如此的像,依旧是两个人的感觉。

从气质上看,完全不同。

原来,同一种容貌,也能有米粒之辉和日月之光的区别。

精灵神女心内暗自感叹着。

夜歌甚是难堪,却是无处可逃,无路可走。

她像是个穷途末路的疯子,被人扒光了光鲜亮丽的衣裳和皮囊,将黑心逃出来让众人嘲笑。

东陵鳕面色愈加的冷,像是带起了刺骨的寒风,“夜歌,你该庆幸隋族长保你一命,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东陵鳕话里有警告的意思,东陵鳕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想杀死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

他不知人心可以黑到什么程度,他只知,他厌弃夜歌,像是厌弃这世间的所有xié è污秽。

东陵鳕的话,像是凛冬的寒凉,激得夜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夜歌身上滴着水,恐惧又不甘地望着东陵鳕。

夜歌把头低下,满面眼泪和从发丝滴出的水交汇在一起。

“天光即将破晓,诸位,该回了。”蓝尾狐娘说道。

四海城,白日是一座空城,是夜里的繁华和万家灯火。

蓝尾狐娘的话,提醒了诸位。

妖殿、精灵神女等人纷纷离开拍卖场。

临走之前,精灵神女说:“夜姑娘,务必放心,我会带到的。”

妖殿离开拍卖场时,指着轻歌,道:“夜轻歌是吧,本殿记住你的名字了,还不三叩九拜好好谢过本殿。”

“……”

妖殿等人,几乎全部离开,就剩下了个夜歌。

夜歌擦了擦脸上的泪,走向东陵鳕,忐忑的说:“王上……该回了……”

这一句话,夜歌说的非常没有底气,可她不得不问。

“姑娘喜欢青歌,便让它多陪陪你。”东陵鳕道。

蓝尾狐娘站在了夜歌的面前,“夜歌殿下,你该回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赶我走?”夜歌喊的声嘶力竭。

蓝尾狐娘收起了脸上的笑,“既然如此,那我重说一遍,这位姑娘,你是自己滚出去,还是我送你出去?”

夜歌怔住,没想到一个拍卖场的妖侍,也敢对她指手画脚。

她的人生究竟是有多么的悲哀啊。

最终,夜歌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拍卖场的宫殿。

轻歌抱着小fèng huáng,不解地望着东陵鳕,“天快亮了,你怎么还不走?”

“喜欢吗?”东陵鳕摸了摸小fèng huáng的脑袋,答非所问。

“这般可爱,自是喜欢。”轻歌道。

“等它的伤好了,就送给你。”东陵鳕说:“现在,它还很脆弱。”

轻歌一头雾水,不懂东陵鳕话中的意思。

东陵鳕朝前走去,“姑娘与小舅子请随我来。”

这一声小舅子,叫的九辞脸颊一红。

三人到达了宫殿内视,殿内只有他们和随后才来的蓝尾狐娘。

蓝尾狐娘看向东陵鳕,道:“青莲王,此次拍卖收益数百亿,最后还留住了小fèng huáng,你这个主意,可是真的好。”

……

那是,东陵鳕的主意?

此刻,不仅是轻歌,就连九辞都懵了。

“这个拍卖场,是在万年之前,我与友人一同经营。他是拍卖场明面上的主子,而我,是幕后的那个。我也是在这段时间才知,拍卖场之事,青莲一族和隋族长都不知晓。”

东陵鳕随意说的话,让轻歌和九辞感到了沉重。

天大的秘密,他不介意告知他们。

而且,最后的拍卖,明显是圈钱,可惜其他几个种族,还傻傻不知,一拍几十亿。

“狐娘,这位姑娘是四海城主,是本王的心上人,你知道该怎么做?”东陵鳕说道。

狐娘微微一笑,双手拱起,弯下腰部:“狐娘明白。”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